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85  
   
正文 0085

0085

今天上午休息半天.多碼了一千.

無法反抗的被女子帶到偏殿,剛坐在椅子上,女子突然撩開男人的衣擺,蕭暮之驚道:"你做什麼!"

女子一愣,隨即道:"當然是給你揉揉啊,都已經發青了,在這麼痛下去你想廢了不成,我可是南先生的徒弟,放心吧."說著,也不顧蕭暮之驚訝的表情,徑自取了一瓶藥,撩起蕭暮之的衣擺,挽起雪白的褲腿,露出一雙帶著青色的雙腿.

正准備脫鞋,蕭暮之連忙縮起腳,蒼白的面上泛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

"不用了."

察覺到男人居然不好意思,粉衣女子笑著在男人光滑的小腿上摸了一把,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蕭暮之渾身一僵,被女子大膽的舉動嚇住,他實在沒見過如此……如此……

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詞語.

女子趁蕭暮之愣神關頭已經快速脫掉了鞋襪,給男人雙腿莫上了一層細致的粉狀物.隨即雙手開始揉搓起來.

蕭暮之正被嚇住,已經痛的麻木青腫的雙腿突然被人一揉,當即忍不住輕哼出聲,女子手下的動作一頓,奇怪的看了男人一眼,雙手繼續緩慢有力的揉起來.

她怎麼覺得這人的聲音那麼……煽情?

甩甩頭,扔掉剛剛奇怪的想法,繼續專業的揉著,她的夢想可是要當和南先生一樣的神醫呢.

"國師,你醒了."南郭宏松了口氣,自從蕭雪海性格大變之後,他從來沒看過這個男子會脆弱的暈倒.

蕭雪海眨眨眼,迷茫的眼神瞬間閃過一絲痛苦,輕喃道:"疼."南郭宏眸子閃過一絲心疼,道:"沒事,已經上過藥了."剛說完,蕭雪海迷蒙的眼光驀的清醒,狠狠瞪向南郭宏.

南郭宏一陣,隨即有些苦澀的說道:"我只給你開了內服的藥,外傷已經配好了,你自己擦吧."

男子冰藍的眼眸中寒氣驟退,即使是親近如南郭宏,蕭雪海也不願意與人觸碰,或許是孤獨太久養成的習慣,在觸摸人時就會不由自主的感覺到惡心.

除了……他.

海水般的眸子轉向門口,良久,蕭雪海才問道:"我大哥……他沒來嗎?"南郭宏勉強一笑道:"來了.不過身子也不好,在偏殿休息呢."

蕭雪海一皺眉,低聲道:"你把藥留下好了,我自己會擦.去給我他看看."綠兒終于忍不住道:"國師,您干嘛對他那麼好,他打你怎麼也不還手."說著,眼眶一紅,哽咽道:"看到您滿身是傷,綠兒擔心死了."

男子靜靜的坐在雪白的床上,也不說話,許久,才抬頭突然低喝道:"還不快去,難道將我的話當成耳旁風麼!"南郭宏這才起身,粗獷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仿佛一個木偶般,答道:"我這就去,讓他來見你."

"不……不要勉強……他不想見我的."雖然是淡淡的語調,南郭宏卻准確無誤的聽出了其中壓抑著的悲傷,他平息著心中幾欲吼出的情緒,道:"好."

"你也下去,都下去."屋里連著綠兒還有好幾個下人.聞言都退了出去.

綠兒倒退著關門,看著床上神仙般的男子,對蕭暮之的厭惡越發強烈.

直到人都走*,蕭雪海才愣愣的抬起自己的雙手.

那是一雙晶瑩剔透,如冰雪白玉般的手,修長,優美,找不到任何瑕疵.

但就在昨晚,這包著美麗外皮的手卻赤luo裸的現出了它嗜血的一面.

他全都看到了……一切都被他知道了,我是個惡魔,我是個嗜血的惡魔.

雙手不住的顫抖,蕭雪海喘著粗氣,看著那白玉般的雙手,仿佛一瞬間變得殷紅,染滿了鮮血.

白發男子抱住頭,將臉埋在雪白的錦被中,一聲壓抑的悲鳴突兀傳出.

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

後悔,迷茫,害怕,無助.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是一個惡魔,為什麼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

為什麼……

為什麼我永遠無法得到愛?

男人現在一定很怕自己.

抬起頭,蕭雪海含淚的雙眸看著門外,被夕陽染上金光的門窗.

他會來麼?

當然不會!他……怎麼會來.

一聲仿佛骨頭摩擦一樣的笑聲從男子的喉間逸出,蕭雪海咯咯的笑,雙手卻不斷抓扯著身上的雪被,直到被子撕裂,飛出漫天雪白的柔軟棉絮.

恐懼還怕如潮水般湧來,蕭雪海原本冰藍的目光隱隱泛著一絲血紅.

他需要發泄,發泄那久久不曾有過的恐懼.

房里有的人都退了出去.殺人嗜血的欲望不斷加深,當男子想起身沖出門外發泄自己的殺欲時.

渾身的傷火辣辣的痛起來.

男人傷心悲痛的聲音突然在耳邊回響.

為什麼你這麼殘忍!我打你是讓你知道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什麼是仁,什麼是德……

蕭雪海不斷搖著頭,赤紅的雙眸中升起一絲恐懼.

不,大哥,我不是你說的那樣,不是的!

但……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控制不住.

大哥,不要打我,我好怕.

不要離開我……我一定改,我知道錯了.

蕭暮之睜開眼時,粉衣少女正站在南郭宏身邊,粗獷的大漢面上寫滿了鄙夷與憤怒,蕭暮之發現那折磨人的疼痛已經消失了,看著二人沐浴著夕陽而立的身影,蕭暮之這才清醒過來,立刻站起身,道:"雪海呢?他有沒有大礙?"

南郭宏看著蕭暮之連鞋都沒穿就急急忙忙站起身詢問的焦急神情,冷笑一聲道:"如果你真有一點做大哥的自覺,現在還呆在這里干什麼?"

蕭暮之一呆,知道南郭宏不會阻攔自己.當即感激的笑道:"謝謝."說完,立刻穿上鞋襪,連忙向著蕭雪海的房間而去.

推開房門時,入眼是一架雪白的大床,整個房間都是白色的,雪白的大理石地板,雪白的石柱,雪白的絲綢輕紗,還有那抹縮在床角不住顫抖的雪白身影.

目光驀的一緊.

看著殘破的錦被,滿地的狼藉.

蕭暮之甚至說不出一句話.

也就在他進來的這一刻,床上的人終于緩緩的抬起頭.那雙壓抑著瘋狂欲望的眸子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驀的凝聚成血一樣的深紅.

蕭雪海看著逐漸走進的男人,看著他臉上心痛的神情,驀的抓住雪白的枕頭砸了過去,大吼道:"誰准你來的,滾,滾出去."

你為什麼還要來,一切都看到了,你為什麼還要來.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來替天行道?

你是大將軍,是名將,是正義的化身,我呢?我是什麼?我不過是人人口中的妖人,滿朝文舞明著怕我,背地里都叫我妖孽,怪種.

哈哈,現在你看到了.

你也想來羞辱我是不是!

赤紅的眸子瞪著蕭暮之,放在錦被下的手早已經被自己抓的鮮血淋漓.

枕頭剛好打在蕭暮之臉上,使他的臉被打的偏向一邊,然而下一秒,蕭暮之已經轉過臉,漆黑的目光堅定如同天邊的星辰,看著滿臉淚痕的白發男子,蕭暮之一字一頓道:"昨晚我說過,除非我死,否則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

蕭雪海呆了,看著眼前已經蒼白柔弱男人,即使仿佛脆弱的一陣風就能吹倒,但那股如同高山大海般強大氣息卻依舊灼人眼目.

但隨即,蕭雪海卻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仿佛很努力才壓制住笑聲,蕭雪海氣喘籲籲的大聲道:"呵呵,你以為你是誰?大哥?真是笑話,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將你當成大哥,我只當你是玩樂泄憤的工具,你還來干什麼,難道我幾天不玩你就難受了嗎?"

蕭暮之緊抿著唇.心中忍不住抽痛起來,怔怔的看著蕭雪海,當看到男子一邊笑一邊逸出的淚水時,才緩緩搖頭道:"你在騙我."

"不!我沒騙你!"蕭雪海大叫,雪白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切齒的瞪著蕭暮之道:"從一開始我就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只不過是換了種方法報複,現在我已經膩了,你以為你還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些,我不稀罕你留下來,滾,跟著那個賤女人滾!"

剛說完,蕭雪海的面色驀的一遍,又陰狠狠的笑道:"不對,我不快活,你也別想過的舒心,我這就把那個女人的皮剝下了,你帶著那張美女皮走吧,哈哈."蕭雪海驀的掀開被子,正准備下床,突然,男人大吼道:"從頭到尾我都沒說過會離開你,為什麼要把自己陷在臆想的牢籠里.我是人,不是神,我無法時時刻刻猜准你的心思.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肯說清楚,我根本沒說過要跟夢卿走,你……"

蕭暮之還沒說完,蕭雪海已經怒喝道:"夠了!到現在你還來騙我.這國師府有什麼事能瞞的住我,你和那個女人的計謀當真以為我不知道麼!"

蕭暮之一愣,面色慘敗的盯著赤足而來的白發男子,微敞的領口露出大片青紫的皮膚,忍不住後退一步.

蕭雪海一步一步的逼近,強裝出來的暴戾面孔再也隱藏不住悲傷,雪白的面頰上露出絕望痛苦的神色,他看著一步步倒退的男人,聲音壓抑,仿佛那痛苦下一刻就要爆發出來.

上篇:正文 0084     下篇:正文 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