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92  
   
正文 0092

0092

蕭雪海唇角揚起一抹笑容.眼中卻越發寒冷,"皇上真是越發的聰明了."小皇帝被男子一誇,頓時更加高興起來,當即讓宮女夾著碳塞到小太監嘴里.

那小太監對那夾著碳手卻不停顫抖的宮女置若罔聞,只是死死的盯著蕭雪海,突然,無法說話的喉嚨卻拼死般的爆發出一個激烈的音節:"妖——師!"剛一說完,突然滿口流血,竟然是咬舌自盡了.

小皇帝看著宮女手中無用武之地的紅碳,忍不住大發脾氣,蕭雪海卻笑了,看著那句尸體喃喃道:"李相柳啊李相柳,你的寶貝兒子可不是我殺的,是你家皇帝逼死的呢."

"把這個奴才扔出去,氣死朕了.國師,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月兒."小皇帝不滿的發了一通脾氣,立刻又跑到蕭雪海跟前,拉著蕭雪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自己則站在旁邊.

兩邊的宮女太監們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喘,生怕惹到了這個權勢傾天的幕後皇帝.

蕭雪海看了眼明黃色的茶杯.笑道:"臣這次來是想讓皇上給大盛送一張通關碟."小皇帝奇怪的道:"通關碟?國師你自己辦就好了啊."

蕭雪海笑道:"這次不一樣,這次是臣親自出使大盛,自然要皇上親送的通關碟."

邀明月原本疑惑的小臉瞬間垮了下來,大聲道:"國師干嘛要親自去,隨便派個使臣就好了,哼!我齊越才不屑于跟他們交好,別國怕他大盛王朝,我們可不怕."蕭雪海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起身道:"事情我已經說了,皇上今天就把碟子送出去吧,半個月後就要啟程了."

邀明月原本怒氣騰騰不屑一顧的小臉上頓時露出焦急的神色,連忙扯著蕭雪海的衣袖,道:"國師……你真的要去?這麼急……月兒舍不得."蕭雪海看著那只扯著自己衣袖的小手,看著才八歲的小皇帝臉上不舍的表情,心中突然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眼前的人雖是皇帝,但到底只是個小娃娃.

他的信任不帶一絲雜質,我又何必……蕭雪海驚異的發現,自己這一刻竟然有些心軟.

一直以來,從來不讓有德行的忠臣接近小皇帝,為的就是要將小皇帝變成一個昏君,只有這樣,他才能沒有後顧之憂.

而現在也確實辦到了.眼前的小皇帝是非不明,貪玩任性,但……卻那麼信任自己.

畢竟只是一個孩子,自己這樣做……

小太監死不瞑目的表情突然閃現在腦海,慢慢的,男子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自己這是怎麼了?

緩緩的.蕭雪海伸出手摸了摸小皇帝的臉蛋,笑道:"皇上聽話,臣不會去太久,你就跟著……李丞相好好學習治國之道,我回來時可是要考你的."說完,蕭雪海徑自拂袖而去,翩然如天邊白云.

小皇帝伸出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隨即歡呼一聲,對著男子的背影大喊道:"國師,月兒會聽話的."出了皇宮,蕭雪海徑自上了馬車.

雪白的馬車穿過繁華熱鬧的都城街道,男子靜靜的坐在平穩的馬車中,耳邊傳來市集兩旁熱鬧的叫賣聲,孩童追逐著嘻哈打鬧的聲音,小販走街串巷的叫賣聲.

"冰糖葫蘆……咚咚……冰糖葫蘆咯."小販一邊搖著浪鼓,一邊高聲叫賣.

原本靜坐著閉目的蕭雪海突然睜開眼.

記得小時候一直想吃那酸酸甜甜的東西,可惜沒什麼機會.突然,蕭雪海對著趕車的侍衛吩咐了一句,不一會兒,侍衛已經拿了兩串糖葫蘆進來.

蕭雪海拿在手上,愣愣的看著.隨即,伸出舌頭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滋味沿著舌尖蔓延開來,甜而不膩,甚至還有一點涼涼的感覺.

輕輕咬了一口,一股酸甜的滋味傳來,蕭雪海忍不住呵呵的笑起來,原來竟是這樣的味道,不知道大哥喜不喜歡?

這個念頭剛一升起,蕭雪海隨即搖頭否決了,將軍的長子又怎麼會喜歡吃這些市井的東西?正准備扔掉,外面的侍衛已經說道:"國師,到府了."

皇宮離國師府很近,因此沒過多久就到了,蕭雪海看了看那兩串糖葫蘆,突然又收了回來.

蕭雪海所住的地方名為弱水閣,西面有一汪浩大的人工湖,就是初囚禁蕭暮之時的地方.

當蕭雪海走進房時,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鼻而來.

男人正坐在桌邊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蕭雪海一愣,隨即眉頭一皺,立刻上前奪過男人手中的酒杯,微帶怒氣的聲音顯示了男子強烈的關心.

"大哥,你這身子怎麼能這麼喝酒."剛說完,蕭雪海愣住了,他知道男人的酒量不好,卻沒想到再喝了這麼多之後依然如此清醒.

男人此刻只穿了一件素色的單衣,漆黑的長發披散開來,兩縷垂落在胸前,毫無表情的英俊面龐上.一雙眸子卻似天上的星辰般閃爍,單手倚著桌撐著額頭,被奪了酒杯的那只手依舊維持著先前的姿勢.

許久,才軟軟的放下.

蕭雪海心咚咚的跳起來,有些害怕男人如此的反映.

"雪海,你回來了."

淡淡的一聲,有些無奈.

蕭雪海松了口氣,立刻道:"送些融冰果來."門外響起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看著門口離去的影子,蕭暮之隨即緩緩起身,向著雪白的床上而去.

蕭雪海伸手欲言又止,隨即快步上前,揭開床上的被子,隨即道:"大哥……你睡了很久了,不如我們出去."蕭暮之抿著唇,默默的坐在床上,隨即緩緩搖了搖頭,道:"困."蕭雪海驚訝的張著嘴,下一秒又恢複如常,低聲道:"久臥傷神,大哥你從昨晚睡到現在,你看,外面太陽都快落山了.不如我陪你出去走走."

蕭暮之側過頭,看了外面有些金色的陽光,這次連話也不說了,直接脫了鞋,睡到了床上,身體微微一縮就閉上了眼.

蕭雪海沉默了.

大哥,難道你真的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

已經熟練的淡漠笑意卻再也無法自如的露出來,許久,蕭雪海才低歎一聲,伸手撥開男人額前的長發,輕聲道:"徐夢卿我已經讓人好好安葬了.大哥,你好歹也該去拜祭一下是不是?"原本以為男人會起身,卻發現床上的人竟然一點反映也沒有.

蕭雪海愣了愣,隨即敏銳的皺起眉,伸手推了推,道:"大哥,醒醒."

"大哥,醒醒,我帶你去看夢卿."

"大哥!"雙手立刻搭上了男人的脈搏,平穩的跳動使得蕭雪海的猛然收緊的心放松下來.

還好……還好,他還以為……男人會自殺.

輕笑一聲,蕭雪海低喃道:"大哥,你差點嚇死我了.是不是真的累了,那你好好睡一覺,醒來一切都會過去的."低頭吻住了沉睡中的男人,靜謐的房內響起唇舌交織間曖昧的濕濡聲.

許久,白發男子撐著雙手俯視著身下的人,忍不住笑了.

"大哥,我差點就吃了你,你也真睡的著."濕柔的吻輕點了下男人的臉頰,蕭雪海起身,為男人蓋上被子,這才出了房門.

"好好看著,不許任何人打擾,醒了就通知我."

"是."門口的侍女委了委身,隨即看著自己手中的托盤,道:"那這東西?"蕭雪海看著那兩串糖葫蘆,心情頗好的笑道:"賞了給你吃吧,估計他醒來這東西也壞了."

"謝國師."侍女盈盈道謝,看著男子遠去的身影,這次咬牙切齒的看著手中端著的兩串糖葫蘆,真不明白國師為什麼會喜歡上一個男人.

看著那紅豔豔的顏色,紮的人眼疼,恨不得扔的遠遠的.如果是買給自己的當然好,可惜是買給那個男人,人家還不要的.

女子拿起糖葫蘆,狠狠的咬著.想扔也不敢扔,要知道周圍可是有很多影衛的.

夜晚,宮里的小太監只身到了國師府,手中捧著明黃的聖旨,站在黑漆漆的國師府內,小太監打了個寒蟬,等了一會兒,總算來了個侍女招待他.

"云公公,國師請您稍等,先坐會兒,他忙完了就來."來的人是綠兒,國師府來來去去也就那麼幾個侍女下人,冷清的很.

云公公也早就認識了,當即躬身道:"不敢,奴才侯著就是."綠兒抿嘴一笑,放了手中的茶點道:"既然如此,那公公就先用些茶點,綠兒還有事情,先下去了."說著,微微行了個禮便徑自離開,云公公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大廳.

簡潔大氣,乾淨的不惹一絲塵埃,仿佛自修建之初就沒有人居住過,大廳外修竹在秋夜的勁風中簌簌作響,樹蔭婆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每一次到國師府都要被嚇一次,咽了咽口水,云公公喝著茶,心中不斷念著各路神佛除鬼驅魔.

念了一盞茶時間,突然,只聽一個清冷的聲音淡淡道:"云公公,有何事宣旨吧."說完,黑暗中已經出現一個冰雪般的影子,霎那間,黑夜仿佛被點亮,一切妖魔都無影無蹤,只剩下眼前的白衣仙人.

上篇:正文 0091     下篇:正文 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