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94  
   
正文 0094

0094

凝視著那雙漆黑迷茫的眸子,蕭雪海湊近男人,聲音很輕,仿佛害怕驚嚇到剛睡醒的人:"大哥,起來了好不好,都兩天沒吃東西了,我讓人點了燈,起來玩一會兒."

蕭暮之張了張唇,看著男子原本輕笑的面上浮起一抹憂色,想出口說話,卻發現自己已經困的連話的不想說,眼皮逐漸沉重下去,最終閉上.

蕭雪海愕然,隨即皺眉,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立刻,他朝著外面道:"馬上讓南先生過來."說完,看著男人已經沉睡過去的困倦面容,心中浮上了一層擔憂.

不一會兒,南郭宏就來了.

"南先生,你看下我大哥怎麼回事,從前天晚上一直睡到現在,好像怎麼也不醒."南郭宏一愣,心中頗不是滋味,道:"我這就給他看看……盟主,你身上也還有傷,多歇歇吧."

蕭雪海沒有說話,已經等在一邊.

南郭宏只好苦笑一聲上前診脈,看著睡的正熟的蕭暮之,南郭宏忍不住升起一絲嫉妒,你這男人,憑什麼讓雪海付出那麼多.

把脈時,南郭宏惡意的狠狠的捏了下蕭暮之的脈搏,男人沒有意料中的疼醒過來,只是皺了皺眉,發出一聲無意識的南呢,又睡了過去,這下,南郭宏也感到不尋常了,要知道人體的脈搏雖然柔軟,但若被武林中人捏住,在用上點暗力,那是非常疼的,可眼前的男人竟然只是皺了皺眉沒有半點反映.

這引起了南郭宏作為醫者的好奇心,當既仔細的檢查起來.

蕭雪海站在一旁,看著南郭宏的眉頭慢慢皺起,心也不自覺的收緊.

聲音依舊清冷,卻帶上了一絲焦急的意味:"南先生,怎麼回事?"

南郭宏放下男人的手腕,遲疑了一下,道:"應該是中毒了,可是我查不出是什麼毒."

冰藍的眸子瞬間迸發出淋漓的寒氣.

中毒……

竟然有人敢下毒.

看著沉睡的男人,蕭雪海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早點發現,竟然傻傻的以為他只是累了,沒有太多的時間自責,蕭雪海立刻問道:"連你也查不出?"

南郭宏皺著眉點頭,道:"這毒實在太奇怪,到現在還不會傷害人體,但卻會讓人感覺十分勞累困倦,如果不能解毒,只怕他將來睡的時間會越來越多,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最後……"即使沒有說完,蕭雪海也知道結果,整個人如遭雷擊,心狠狠的揪成一團.

最後……就再也醒不來了是嗎?

雙手慢慢的握緊,白發男子原本有了一絲感情的眸子再次恢複冷漠,如同千年凝結的玄冰,冷聲道:"將綠兒帶過來."

南郭宏驚訝的抬頭道:"盟主,不會是綠兒的."蕭雪海也不說話,只是徑自坐到床邊,凝視著床上的人.

這個人已經和自己有太多太多的糾葛,即使兩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一年,但那份執著卻已經持續了十幾年.

我怎麼舍得讓你有事.

大哥,對不起,我說過要照顧好你的.

沒有回答大漢的話,南郭宏急忙道:"這毒來路古怪,綠兒不可能有這種毒藥的,盟主,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想出辦法的."蕭雪海看向急忙解釋的南郭宏,冷聲道:"我自然知道."南郭宏一愣,道:"那你為什麼……"

"南大哥."突如其來的稱呼另南郭宏忘記原有的疑問,瞬間呆立在那里.

有多久沒有聽到男子這樣叫自己?

一年,兩年,還是十年?

一瞬間,南宏宏竟然僵住身體,不知該作何反映.

蕭雪海轉過頭,鄭重道:"從小你就像哥哥一樣愛護我,這些我都沒有忘記."南郭宏眼睛瞬間濕潤,他當然知道眼前的人沒有忘記,如果真的忘記了,以他現在的個性又怎麼會一次次容忍自己管著他呢?

白發男子繼續道:"我知道你無法接受我和大哥的關系,但……我已經回不了頭了,我愛他比你愛我更深."毫不掩飾的點破了南郭宏對自己隱藏的愛意,他並不是傻子,當然明白南郭宏對自己的好並不只是將自己當成弟弟.

南郭宏渾身一震.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良久,一抹苦笑出現在大漢臉上,南郭宏點頭道:"我明白了,這麼久的夢也該醒了……但,雪海,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南大哥,就聽我一句話,離開這個男人,你們不會有結果的."白發男子沉默良久,隨即緊緊握住了男人溫熱的手,沉聲道:"不可能."

南郭宏深吸一口氣,道:"你們是親兄弟……"

"那又如何,我愛他……已經無法自主,就算天下人反對,我也不會放棄,但是,南大哥,二十年來,你是惟一一個愛過我,護過我的人,雪海……希望南大哥能幫我."

南郭宏緊緊的閉上眼,許久才搖頭道:"可是只有你愛就可以了嗎?你有沒有想過這個男人或許根本就不愛你呢?"

"不會的,他愛我,我知道,我能感覺到."

"但他對你的愛跟你不一樣,他只是當你是親弟弟而已."蕭雪海驀的臉色僵硬,如同被人扇了一個耳光,然而南郭宏並沒有放棄,反而繼續說道:"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時,我都忍不住傾倒折服,可是現在呢?他是大盛的將軍,應該馳騁在戰場上,而不是被你挑斷了經脈像個男寵一樣圈養在府里!你口口聲聲說愛,那好,等他醒了,你問一句,他有沒有快樂過?"說完,南郭宏沉沉的吐了口氣,強自壓住內心幾欲喊出的悲傷,鎮定道:"雪海……不管過多久,我永遠是你的南大哥,我只是不想你走彎路,再這樣下去,這個男人遲早會挎的,他不是你,你孤單一人可以不畏懼天下人的眼光,可以不顧一切禮教,但……他不行,他有國,有家人,有家族百年的聲名,縱然你們是兄弟,但你們卻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他的毒我現在就去想辦法."說完,南郭宏徑自出去,一出門外,終于再也忍不住的流下淚來.

二十年了,終究還是瞞不住,或許這樣的愛終結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明白了,那個男子還是在乎自己的.

一個大男人流淚確實不好看,所以他只是咬著唇,低著頭急走,不讓任何隱藏在暗處的人看見.

上篇:正文 0093     下篇:正文 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