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98  
   
正文 0098

0098

在此之前,鳳凰宮只是江湖上的藏書大家,彙聚天下武學,掌握了豐厚的財力,唯一擁有的武功就是登云步.

登云步不能用來傷人,卻是這世間一等一的輕功.

獨孤家的祖輩們每當練成之後都會憑借這絕頂的輕功登上對面的雪山,據說那雪山之上有無數曆代先人留下的至寶,其中還有數種已經絕跡,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神藥.

獨孤鳳從來不信世間有這種藥.

但他卻突然很想登上那座山,因為山上有先人們的足跡.

因此,暫時放下了傷人的功夫,獨孤鳳開始修煉家傳的登云步,但卻一次次失敗了.

眸中閃過一絲清明,獨孤鳳突然嘴角一鉤,道:"我想起來了,這件事我確實對你說過."那早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記得自己當時是在床上對這個女人說的.

伸手一攬,黑鳳依偎進了男子懷中,嬌媚一笑,道:"黑鳳這次來是有事稟告的."

獨孤鳳魅惑的臉龐近在咫尺,黑鳳突然發現這個男人突然變了許多.

就好像,以前的獨孤鳳是不可能跟自己說這麼多話的,當然,床上例外.

但自從那次回宮之後,這個人仿佛禁欲一般將自己放逐在這崖頂之上,武功日日精進,性格也一天天好轉,或許這是好的改變?

剛開始黑鳳是這麼認為的.

後來才發現自己錯的很離譜.

眼前的人不再是一沉不變的冷酷面龐,反而會笑,甚至一笑往往會有勾魂奪魄的魅力,但這一切都只是表象.

他雖笑了,心卻更冷.

"說."低沉緩慢的吐出一個字,獨孤鳳將女人推開.黑鳳一笑,道:"聽聞齊越不久就有使者出使大盛."

獨孤鳳冷冷的看了這個手下一眼,道:"于本座何干?"

黑鳳抿嘴一笑,道:"教主你自是不管這些事,但黑鳳不得不說."

"本座不希望聽到廢話."原本低沉悅耳的嗓音瞬間冷了下來,不帶一絲感情.黑鳳笑容一斂,在男子生氣之前迅速恢複本色,恭敬道:"屬下是來稟報,左浮私自下山了."獨孤鳳淡淡道:"本座知道."左浮是妙毒醫仙的徒弟,整個事情也只有三個人知道而已,除了自己外就是右生了,因此對黑鳳不知情的稟報男子並不在意.

黑鳳一頓,繼續道:"左浮下山必定是執行教主的任務,但有手下們來報,左浮是向著南方而去,我懷疑他是不是想打齊越使者團的注意."

獨孤鳳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寒芒,猛的盯著黑鳳的雙眼,一字一頓道:"他去了南方."黑鳳沒有回答.因為她明白教主不是真的要自己再說一遍.

教主不喜歡聽廢話,同樣,他自己也不會說廢話.

妙毒醫仙此刻明明隱居在都城邯繕,開了一家小醫館,左浮為什麼會去南方?

他竟敢違抗自己的命令!

獨孤鳳的眼神瞬間暗了下來.

一時間只剩下沉默,山風呼嘯而過,撩起男子墨黑的長發.

黑鳳悄悄抬起眼,看著靜默不動的男人,強悍,剛毅,冷峻,卻又顯得魅惑不已,本因是矛盾的結合卻不可思議的出現在男子身上,而且那麼完美無缺.

這樣的男子,五年前自己就心甘情願的獻身,可惜……終究留不住,短暫的恩愛過後,只剩下漠然,就如同當初從未有過那一段旖旎的時光.

心中苦笑,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

教主……究竟要怎樣的女子才能駐進你的心中?我好不甘心啊.

許久,男子臉上逐漸平靜"知道了,下去吧,沒事不准再來打擾."

"是!"勁裝的女子幾個跳躍便消失在眼簾,獨孤鳳緩緩眯起雙眼,看著對面的雪峰,半晌,突然起身轉身下了山.

是夜.

白發男子手中端著一碗清粥,沉默半晌,伸手開始推著睡著的男人.

"醒醒,吃點東西再睡."搖了一遍男人毫無反應,蕭雪海蹙眉,將男人扶著坐了起來,仿佛是一個木偶般,男人只是一味的沉睡著.

雪白的手指停在了男人胸前,隨即,如同閃電般迅速在男人身前點了幾處大穴.

頃刻間,原本熟睡的人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猛的睜開眼,被痛苦驚醒的眼中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淚霧.白發男子連忙將男人摟住,安撫的拍著他的後背,道:"不怕,不痛了,就一下子."

蕭暮之渾身無力,但胸前卻有幾處如同被尖銳的利器刺入般的感覺,疼的讓人忍不住窒息.

醒來時,眼前一片朦朧,整整三日滴水未進的身體虛軟無力,燭光映入眼簾,使得許久未見光的眼睛反射性的閉上.

立刻,一只手放在了太陽穴邊,狠狠的一按,疼痛感使得蕭暮之不得不睜開眼.

許久,沙啞的聲音開口"……雪海."蕭雪海心中狠狠一抽,不知是喜是悲,緩緩蹲在床邊,冰藍的雙眸一眨不眨的盯著男人,輕聲道:"大哥,你睡了好久."

蕭暮之怔怔的盯著眼前的人,迷茫的腦海逐漸清醒,往事一幕幕的清晰起來,沉沉睡了三日,一切竟仿佛變的遙遠.

許久,男人緩緩一笑,溫柔的如同三月的陽光,蕭雪海原本冰冷的心瞬間舒展開來.

"是啊,你叫醒我的?"男人的聲音很嘶啞,蕭雪海連忙轉身倒了杯茶,茶水溫度適宜,顯然是一直准備著.

蕭暮之忍不住舔了舔唇,天知道他現在渴的要命,因此蕭雪海的水還端在手上,男人已經低下頭開始喝了,一杯接著一杯,直到蒼白干裂的唇逐漸濕潤泛紅,蕭暮之才停下.

蕭雪海松了口氣,看著明顯精神好轉,不再是睡意朦朧的男人,心中的大石頭終于落地.

隨即,他端起白粥,湊到男人嘴邊道:"大哥,趕緊喝一點,你都三天沒吃東西了."蕭暮之腦袋有些反映不過來,看著眼前溫柔小心的白發男子,一瞬間竟有些不知所措.

到底發生什麼事……雪海怎麼變得,變得這麼溫柔.

上篇:正文 0097     下篇:正文 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