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00  
   
正文 0100

0100

有了目標的兩人很快來到了那個屋宇下,那是一座簡單的小木屋,在龐大精美的國師府中顯得那麼不協調,它外面只有一小塊黃土空地,一角還種著一些花草,都是尋常百姓家常中月季,海棠之類的.

屋子的門緊鎖,顯示著主人不在家,蕭暮之靠近了,有些疑惑,他知道這是國師府,但雪海的府上怎麼會有這些?

蕭雪海沒想到男人會一眼看中自己的地方.

這間屋子是按照記憶中那間小木屋造的,蕭雪海喜歡在這里處理事情,因為這總能讓他想起自己的母親,呆在這屋子里,他才能感覺到,世間不只自己一個人.

有時甚至幻想著母親會像小時候一樣,從屋後撩開簾子向自己走來.接觸到男人疑惑的目光,蕭雪海一笑道:"我小時候就住這樣的房子,雖然小,但那時候覺的很溫暖."蕭暮之一愣,隨即笑道:"那你一定在房頂上看過星星."

"沒有啊,我不覺得星星有什麼好看的."蕭雪海實話實說,隨即伸手攬住了男人的腰,道:"我帶你上去."

直到蕭暮之點了點頭,得到允許的男子才一個輕靈的縱身,如幽靈般帶著男人上了房頂.

蕭暮之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在房頂上躺著,看著站立在自己身前的白衣男子,眼中不經流露出驚豔的神色.這樣的視角看上去,眼前的雪衣男子仿佛和諸天星辰合為一體,那驚心動魄的美感讓蕭暮之都忍不住驚歎出聲.

"怎麼了?"男人突然的一聲驚歎讓蕭雪海有些摸不著頭腦,忍不住轉身四處看了看,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他蹲下身,看著男人的目光跟著自己移動,一瞬間愣住了.

男人剛才是在看自己嗎?

一抹紅暈染上臉頰,蕭雪海連忙轉身.

蕭暮之醒悟過來,看著因為不好意思而背對著自己的男子,心中突然為這可愛的動作升起一絲暖意.拍了拍自己身旁,蕭暮之道:"睡過來,我們一起看."

蕭雪海對星星沒興趣,但他卻不會違背男人的意思,于是他躺下,側著身背對著男人.突然,身後的男人靠緊了後背,一手搭在了男子的腰上.

蕭雪海冰藍的眼眸瞪大,直視著前方的黑暗,身體卻敏感的感受著身後人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直到男人將自己身上的披風分了一半蓋在自己身上,蕭雪海才松了口氣,心中卻有同時升上了一絲失望.

剛才,他差點就以為……

想到剛才腦海中一瞬間冒出的旖旎想法和現實的情況,蕭雪海自己都忍不住感到丟人,但同時,身後人溫暖的體溫讓他貪戀不已.

驀的,蕭雪海仿佛想起了什麼,突然轉過身,看著已經打瞌睡的男人,不由無語.

半晌,唇角鉤起一抹無奈的笑意.

又睡著了,還說要看星星.

這一次蕭雪海沒有再將男人弄醒,因為南郭宏也說過,男人每次醒來的時間也就一炷香的時間,如果每次都強制性的弄醒,身體得不到睡眠會受不了.蕭雪海認命的歎了口氣,雖然不喜歡看星星,但能跟男人一起,他還是覺得很開心的,可惜現在沒機會了.

突然,蕭雪海好像發現什麼有趣的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男人的睡顏.

男人睡著的時候很平靜,但今晚卻有些不一樣.微低著頭,圈起了身體,如同一只安心睡在窩里的小獸,唇瓣微漲,呼吸間喝著薄薄的熱氣,癢癢的掃在了蕭雪海的脖子上.

這樣的男人讓人心里發癢,乖巧的讓人有些難耐,蕭雪海忍不住半撐起身子,低頭打量著已經熟睡的人,最後一個吻緩緩落在了男人微張的唇瓣上,冰涼柔軟的舌輕舔著男人的唇瓣,如同舔舐著主人手心的小狗.

原本輕柔的吻卻逐漸變得有些欲罷不能,一股熱流從小腹間升起,原本撐起的身體已經將男人壓住,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原本輕舔的舌已經不知何時探入了男人溫熱柔軟的口腔,不斷的糾纏著男人無力的唇舌,身體被重物壓住,呼吸間不順暢的感覺使得因為中毒而沉睡的男人皺起眉,但卻無法醒過來.

白發男子的身體逐漸興奮起來,有些難耐的磨蹭著男人的身體,雙手也探進了男人的衣襟,掌下的皮膚光滑而有彈性,柔韌溫熱的觸感讓人欲罷不能,手下的力道也不由加重,狠狠的揉捏著身下的軀體.

"……嗯……唔."無意識的抗議聲從男人嘴里傳出,如同一盆冷水澆在了男子身上,原本已經不可克制的動作驀的停下來,蕭雪海霎時清醒過來.

心中有一些後怕,更多的確實茫然和悲傷.

南郭宏的話驀的重現出來.

……你們是親兄弟,你們不會有結果的……

可是只有你愛就可以了嗎?你有沒有想過這個男人或許根本就不愛你呢?

"或許……根本就不愛我."蕭雪海喃喃自語,卻下一秒否定了自己的話.

男人是愛自己的!經過這麼多,他早已經確信這一點.

可是……男人對自己的愛真的只是兄弟之間的感情嗎?

"不……"猛的做起身,蕭雪海扶著額頭,痛苦的閉上眼,他不要,他不要只做兄弟.

可是該怎麼辦?

側頭看著熟睡的男人,蕭雪海又一次低下身緊緊摟住.

"暮之……蕭暮之,我們不要做兄弟好不好."

"我想做你的愛人,攜手一生的人,我不要做你兄弟,我後悔了,一開始我就不應該跟你相認."白發男子不斷喃喃低語,仿佛這樣就能改變已定的事實.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愛上這個人,又何必相認?可惜,從一開始主宰一切的只有恨意.

世間沒有如果,即便如果成真,結局也不會如人預料的一樣.

直到一陣寒冷的秋風吹過,蕭雪海才驀然清醒過來,許久,仿佛下定決心一般,將男人抱進懷里,緊緊的抱住.

他無法知道男人將來會不會愛上自己,但他對男人的愛卻沒有人能阻止,就算得不到回報,也永遠不會放棄.

人生短暫,往往做很多事情都得不到回報,但即使明知沒有結果也不能放棄,因為在人的一生中,只有那沒有回報的執著才是最大的樂土.

放棄一件事情,本就是愚蠢的行為,因為在不斷放棄中,人生正一點點流逝,當你年老會晤時才發現,自己一生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放棄.

所以有時候,人能不計回報的執著一次,豈非也是一種快樂?

蕭雪海想通般的笑了,隨即抱起男人,施展輕功下了房,慢慢向著住處走去.

上篇:正文 0099     下篇:正文 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