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02  
   
正文 0102

0102

如果在金烏王剛死時就吃下它的內膽,那麼一切都好辦了,可惜現在那條蛇已經爛的不成樣子.蕭雪海惱恨自己當初干嘛要養這些東西,更不應讓這些東西靠近男人.

緩緩坐到床邊,蕭雪海道:"退而求次的方法是什麼?’

南郭宏道:"蕭公子身上有昆侖神玉,如果不出所料,玉中必定有在昆侖山天池上形成的玉漿,把玉漿喝下去就能保住性命,只不過這嗜睡恐怕改不了了."蕭雪海一蹙眉,看著熟睡的男人,問道:"就沒其它辦法治?如果有鳳凰膽呢?"

南郭宏一副無奈的模樣,最後一攤手道:"鳳凰膽畢竟是只存在于記載中的東西,這次去大盛,能不能得到還是一回事,我看我們最好不要報太大的希望."

蕭雪海臉色一寒,半晌冷聲道:"我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說著,摘下男人帶在胸前的昆侖神玉,扔給南郭宏道:"你把玉漿取出來吧."

南郭宏結果玉,道:"好,明天早上大概就能完成,到時你記得將蕭公子叫醒."所謂的叫醒其實就是強制性的點人體幾處疼痛的大穴,將人從昏睡中弄醒.

而采取玉漿也必須小心,先要准備白玉杯到時好盛玉漿,還要准備雕玉的精致刀具小心將玉一點一點頗開,因為玉漿只有那一點,灑了一滴都不行,所以是項極細致耗精力的活,因此南郭宏承諾在明天早上.

見南郭宏離開,蕭雪海在床邊坐了會兒,也忍不住打個哈欠.

這幾日來一有空閑就守在男人床邊,睡覺休息的時間也少的可憐,此時知道男人已經不會再有生命危險,緊旋的心也放了下來,頓時壓抑已久的倦意席來,蕭雪海冰藍的眸子因為睡意而泛起一片設濕意,顯得朦朦朧朧,解衣寬帶後,蕭雪海上了床,睡到了蕭暮之身側,轉身盯著男人看了會兒,仿佛在確定他不會消失,白發男子才放心的攬上男人的腰身,隨即頭一低,埋在男人胸前睡著了.

蕭暮之又是被渾身尖銳的痛給疼醒的.

醒來時兩張截然不同的面孔正專注的看著自己.

已經明白事情原因的男人笑了笑,低聲道:"雪海,下次就不能換個方法嗎?很疼."捂著胸口,蕭暮之從床上坐起來,看著眼前眼眶紅紅的南郭宏,道:"南先生."南郭宏不冷不淡的點點頭,緩聲道:"蕭公子,再下將你的神玉頗開了,你不介意吧?"蕭暮之原本微笑的神情一愣,一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前,當即怔住了.

那玉是父親給的,兩塊,自己和暮然都有.

猛的看向南郭宏,蕭暮之聲音有些壓抑,但他知道,南郭宏拿自己的東西一定有原因.

不發一言,蕭暮之英俊的臉龐沉默著,隨即看著南郭宏,等著他的解釋.

猛的對上那一雙幽黑深邃的眸子,南郭宏不由一怔.

那雙眼睛顯得很平靜,卻十分堅定,它問你東西時,你甚至無法轉移視線.

于是南郭宏原原本本的說了事情的原因,隨即端來了一個指甲大小的玉杯,那玉杯通體薄如蟬翼,簡直巧奪天工,揭開小巧驚人的茶杯,里面盛著乳白色的液體,一陣清涼的香味傳來,所以聞到的人都覺得神清氣爽.

那杯中所盛的液體大概只有三四滴左右,蕭暮之臉上也不由露出驚歎的神色,他從來不知道,原來在自己的辟毒玉中還隱藏著這麼奇妙的東西.

蕭雪海接過南郭宏手中小巧精美的玉杯,送到蕭暮之唇邊,一臉笑意的道:"大哥,快喝下去,喝下去就好了."他的語調仿佛是在哄一個吃藥的小孩,蕭暮之唇角揚起一抹笑容,隨即低頭就這蕭雪海的手喝了,入口那沁人新心肺的冰涼使他不得打個寒蟬,卻在這一個寒蟬過後,整個人一瞬間清爽起來.

當即,蕭暮之揭開杯子,蕭雪海正准備給他捂上,蕭暮之阻著他的手,微笑道:"不防事,我很想走走."南郭宏看著原本虛弱的男人下了床,神清氣爽的打開房門,不由大為驚歎玉液的功效.

古有記載,昆侖者,西之極王母所在,王母會周王于瑤池,以玉案為桌,瓊漿為飲,食之得道升仙.

這斷記載中玉液的功效雖被誇大,但玉液本身確實是一種難得的藥物,有增強體魄,保持容顏,提神益氣諸多功效,比之千年人參,天山雪蓮,成精首烏來也是只強不弱,卻是難得.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那冰涼沁人的液體仿佛洗淨了一切的痛苦,蕭暮之從未感覺這樣的輕松,即使沒有了武功,即使經脈據損,那股從靈魂深處升起的活力與希望依舊無法抵擋.

蕭暮之如一個剛剛站立的嬰兒,甩胳膊動腿,清朗的笑聲在安靜的府中響起.

那笑聲蕭雪海從為聽過,清朗的如同深澗不染塵埃的清泉,如同陽光一樣沒有任何陰暗.

玉液確實很了不起,男人這一次站的很穩,來來回回的在門外的逛著,步伐加快了,行動間多了份靈敏.南郭宏目瞪口呆的看著,開始有些後悔,早之如此,自己也應該留上一滴合藥,全給這人喝了,也太浪費了.

蕭雪海呆呆的看著在陽光下的男人.

原來……只要這樣你就可以笑的很開心?

可是我卻悔了你的自由和快樂,蕭雪海從來沒有這樣厭惡自己,即使所有沒都嘲笑自己謾罵自己時,他也從沒有看不起自己.

曾經,迷茫過,自問過.

……我是不是真是一個下濺的怪物?

但即便如此,一次次從迷茫中清醒,他總會時刻告誡自己.

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可如今呢?

蕭雪海眨著眼,感覺陽光下的男人耀眼不可逼視,突然,男人回過身,朝著白發男子招手道:"雪海,快過來."

……雪海……雪海.

他叫的多好聽.

從來沒人回這樣叫他的名字,即使是娘親也從沒有這樣溫熱的喚過他.

但自從這個男人來了之後,自己幾乎每天都聽到這樣溫熱的喚聲,不管自己對他做過什麼,好的,壞的,他始終從未改變.

蕭雪海起身,跑了出去,一把將男人抱住.

上篇:正文 0101     下篇:正文 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