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09  
   
正文 0109

0109

南郭宏微一沉默,突然道:"這韓機以前是武將,怎麼會由他出使?"

蕭雪海突然黑下了臉,冷冷道:"這個我怎麼知道,你下去准備,我們可能要提前幾天出發."

南郭宏還想問為什麼,但看到蕭雪海不悅的臉色也就不在說話,直到南郭宏走出門外,白發男子才疲憊的輕歎一聲.

韓機為什麼會從武將成為使臣?這當然要仰仗大盛的皇帝,不僅韓機,還有當時被自己讓人下毒弄傻的林勝黃延康兩人都受了世襲封賞,皇帝為何會如此?

因為對男人的愧疚,因為對男人的留戀,所以愛屋及烏.

明白皇帝對蕭暮之懷了什麼心思,蕭雪海一想起來就忍不住怒火中燒,臉色自然難看,但一想到突然出現的韓機,蕭雪海就忍不住升起一絲寒意.

以前的錯誤已經太多了,多的如今已經難以彌補.

蕭雪海愣愣的看著蕭暮之,隨即緩緩俯身保住了男人,沒有任何越軌的動作,只是那麼單純自然的抱著,如同一個弟弟依賴著哥哥的體溫.

事實上蕭雪海在害怕,這樣的生活,這樣的平靜他已經很滿足了,如果能這樣一輩子和男人安安靜靜的在一起,對蕭雪海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幸福.

其實,他要的真的不多.

只是不想在孤單一人,只是希望能永遠留在喜歡的人身邊,哪怕只能做一對兄弟,就已經滿足了.

可如今……

一切都才剛開始,渴望已久的生活正逐漸降臨,然而,曾經的錯誤卻忽然而至.

如果讓男人知道真相……

韓機是安排在他身邊的奸細.

那夜夜襲軍營之所以會失敗也是因為韓機通風報信.

林勝和黃延康的殘疾癡呆.

還有那無數在暗中操縱過的肮髒事情.

還有那所有早已預謀的傷害……

蕭雪海躺在男人胸前,聽著那平穩的心跳,自己的心卻平靜不下來,仿佛一根緊繃的弦.

他不怕韓機,但卻因為韓機的到來不得不正視自己之前的錯誤.

大盛……大盛,如果男人回到大盛,一切會和想像中的一樣嗎?能夠找到鳳凰膽嗎?

但,如果有一點失敗,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會敗露無疑.

蕭雪海優美的手掌不自覺的握緊.

掙紮,矛盾,隨即抬眼凝視著男人依舊蒼白的面容.

或許……不要鳳凰膽也可以,蕭雪海突然這樣想.

我可以照顧他,根本不需要解毒續脈,不就是喜歡睡嗎?每天多睡一下也沒什麼,雖然不能練武,但男人並沒有殘廢,現在不是已經好很多嗎?

蕭雪海有些自欺欺人的想著,卻在下一秒閉上眼.

男人在陽光下的笑容猛的竄入腦海,蕭雪海痛苦的咬住唇.

……自己怎麼可以這樣自私?

良久,在抬眼時,蕭雪海眸子已經浮上一抹堅定的神色.

他不想放棄男人的笑容,同樣,也不許有人摧毀他的幸福!

夜濃,烏云閉月.

齊越,來華殿.

這里是專門接待外國來使的住處.

萬物凋零之時,院中的松柏依舊玉樹挺立,月光偶爾穿透烏云,為黑夜披上一層朦朧的清光,此時,韓機正立在這松柏清月之下,身上是一襲大盛文官特有的大紅色朝服.

突然,韓機轉身,看著石桌旁坐著的一人,那人頭顱低垂著,看不清面容,身上穿著侍從的衣服,一動不動的仿佛木偶一般.一聲說不出是痛是悔的輕歎從韓機嘴里逸出,韓機朝著那人招招手,輕聲道:"勝,過來."

坐在桌旁的人沒有動,只是抬起頭望向韓機,呆泄的臉上毫無表情.韓機目光暗了暗,隨即做到了林勝身邊,望著那張毫無表情癡癡呆呆的面孔,後悔與痛恨潮水般的湧來.

"勝,我對不起你,我沒想到……他會這麼狠毒."不但割了你的舌頭,還下毒讓你變成白癡.

然而靜坐的林勝依舊不會回答他,如今的林勝只不過是個連吃飯都要人服侍的白癡而已.

"我一定會讓你好起來."韓機的手突然撫上了林勝日漸消受的臉龐.

蕭雪海,韓機只見過一面,遙遠的記憶中,那人的形象就像是從雪山上走入凡塵的仙人.那一次相遇,那一次拯救後,韓機被安排到了大盛,從此便是十年的歲月.

十年,家破人亡,心灰意冷,蕭雪海從遠方傳來的每一個命令都照辦不誤,生命仿佛只是一場無止境的服從,永遠找不到生存的意義,直到遇見了蕭暮之,遇見了一幫同生共死的兄弟!那一刻,韓機第一次體會到了生存的快樂,就再他幾乎沉醉于這樣的友誼時,遠方的白發男子卻給自己下達了新的任務.

直到那一刻才明白,原來自己被安排到大盛,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接近蕭暮之,一切的一切都被遠方的那人有目的的操控著.

眸中瞬間燃燒起熊熊的火光,韓機突然收回手,握住了石桌上的酒壺,就那麼猛的灌入口腔,隨即劇烈的咳嗽起來.

林勝呆呆的看著,依舊沒有一絲表情,仿佛是一個木偶.

韓機迷蒙的醉眼就這樣瞪著林勝,胸前被酒打濕,突然,抑制不住的流下淚來,男子將頭靠在林勝的肩上,驀的悲呼:"兄弟,我對不起你們啊!"

自己對不起的人何止林勝和黃延康?還有生死不明的蕭將軍,還有無數被牽連的人.如果自己當時能改變主意,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如今,如今是個什麼局面?蕭家親戚皆被貶職罷官,只剩下自己幾人在朝中坐著有名無實的高官,一幫兄弟或死或殘,或被放逐異鄉,這一切……難道不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早一點坦白真相,如果沒有通風報信暗做手腳,或許此刻自己正因和將軍兄弟們在朝中痛飲,何必落的滿身淒涼.

癡癡一笑,韓機疲憊不堪的歎了口氣,忽然抬頭看著天空一輪皓月,喃喃道:"將軍,你究竟是死是活?為何不快點殺了我報仇,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兄弟們,你若……你若真已魂歸地府,求將軍保佑屬下這次能取得解藥.屬下成事之後必定以死贖罪."

這一次,韓機說的是屬下,此刻的自己如何還能和蕭暮之兄弟相稱?又是一壺酒灌入,林勝無神的雙眼突然幽幽的盯著韓機身後.

上篇:正文 0108     下篇:正文 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