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17  
   
正文 0117

0117

正想著,蕭雪海已經被男人懊惱的樣子逗的呵呵大笑.蕭暮之無奈的瞪了他一眼,蕭雪海湊過去,伸手整理著男人因睡覺而有些凌亂的衣衫,待收拾好,便輕笑道:"從昨晚直睡到今天下午,要不要出去透透氣?"

這一年來一直呆在國師府中,半步都未曾出去,蕭暮之當即心動不已,不由得點頭,蕭雪海一笑,清冷的聲音忽的提高,道:"停下."

前行的隊伍霎時停住,馬車的轱轆聲也消失不見.,馬車外一人躬身撩開簾子,蕭雪海率先下了車,隨即伸手遞給蕭暮之,道:"下來,小心些."蕭暮之有些無語,苦笑著搖頭,感覺自己真被當個弱不禁風的人來照看了,下馬車而已.

他沒去理蕭雪海伸來的手.轉而扶著車門正待下去,忽見這高度頓時無語了,只見這馬車原是高官的行架設計,離地面至少也有一米,只見蕭雪海看著男人瞬間呆住的模樣,忍不住輕笑道:"大哥,你莫怪這車大,只是出使也不能寒酸你說是不是?"說罷不等蕭暮之開口,直接拉著他的手將男人半抱半扶的摻下馬車.

綠兒下了馬,蹦蹦跳跳的跑到蕭暮之身邊,笑嘻嘻的說道:"公子,馬上要入澱城了,澱城的野外風光極好,公子要不要乘馬游賞一翻."

蕭暮之微微驚愕,道:"這麼快就到澱城了."他雖未到過齊越,但對各國的城鎮地理,風俗人文卻是極熟,曆來就有:澱都十二月,沃野生奇葩的俗語,說的正是澱城野外各具特色的風光,一年四季均有不同.

蕭暮之想了想,莞爾笑道:"如今已是十月的天,最好看的莫過于寒江草埔了."

綠兒驚奇的睜大眼,烏黑的眼睛圓溜溜的瞪著蕭暮之,驚喜的叫道:"呀,公子也知道寒江草埔啊,我們正巧馬上就要路過那里呢."

蕭暮之含笑點頭.道:"嗯,如此說來,我們現在豈不是在萬壑林."綠兒一臉崇拜的看著蕭暮之,使勁點頭道:"嗯,嗯,就是在萬壑林,在走一兩個時辰就能出去了,公子,你好厲害哦."

蕭雪海靜靜站在一旁,看著男人一臉溫和的跟綠兒說完,男人的身上永遠是溫和平靜,清朗的如同山澗的泉水,如果不是曾在戰場上交過手,蕭雪海相信自己恐怕永遠看不到男人的另一面.

那一面是冷酷的,剛毅的,沒有任何憐憫的.但那一面永遠只對著自己的敵人,在自己面前,男人甚至從來沒有一個動怒的眼神,即使那一次打自己,到最後哭的最厲害的卻是他.

蕭雪海想到這里,忍不住鉤起了嘴角.蕭暮之忽的轉過身,道:"雪海,不如我們乘馬可好."這只使臣隊伍大概有兩百人左右,其中一百是皇家的禁衛軍,還有一百則是蕭雪海的士兵,個個都是極其厲害的.

蕭雪海看著男人臉上有些渴望的神色,心中立刻覺得自責,自己實在把他關的太久了.當即輕聲道:"嗯,不過要跟我同騎."蕭暮之也知道自己現在沒有能力去單獨駕馭一匹馬,也只得點頭,心中卻忽然生出些許的失落,不過這失落也很快過去,蕭暮之不是一個脆弱的人,既然已經注定了,又何必耗那心神去傷悲?

當即俊逸的臉上蕩出一抹笑容,蕭雪海看著這抹笑,冰涼的心也仿佛曬到一縷陽光,感覺冰涼已久的身體逐漸洋溢起絲絲暖意.

此時蕭雪海傳令讓眾人立刻啟程,等到寒江草埔在休息,中士兵都是土生土長的齊越人,自然知道寒江草埔的美景,當即都熱情高漲.

忽然,一人牽了一匹純黑色的馬到二人跟前,蕭暮之行軍多年,見過無數戰馬神駒,這匹馬卻也是不遑多讓的好馬,只見骨骼輕靈有力,身形健壯順暢,毛色柔順.雙目炯炯有神,鼻息平穩而厚重,卻是匹良駒.

牽馬那人蕭暮之也一眼認出來,卻是那日給自己送赤龍鞭的那個青年,青年將馬缰教到蕭雪海手中,隨即沖著蕭暮之笑道:"蕭公子,我叫升平,有什麼需要就吩咐我."綠兒沖升平吐了吐舌頭,脆生生的說道:"公子有我就夠了,才不用你呢."

升平蹙著八字眉,苦叫道:"綠兒姑娘,我這不就是跟蕭公子說說客氣話嗎,您別打岔呀."蕭暮之忍不住撲哧一笑,覺得國師府的下人們實在有趣,不由看向蕭雪海,蕭雪海並未生氣,反而縱容的輕笑一聲,轉頭看向蕭暮之道:"讓他們爭吧,累了自然閉嘴."

說完,蕭雪海翻身上了馬,雪白的衣衫翩然而動,忽的向蕭暮之伸出手,輕聲道:"大哥.上來."

蕭暮之正待上馬,士兵隊後面忽然傳來叫聲:"蕭……蕭公子,等,等等我呀."蕭暮之回身一看,卻是清河,只見他穿著士兵的衣服,滿臉的汗水,呼哧哧的跑到蕭暮之面前,話也說不清楚,直直的喘著氣.

蕭暮之一愣,問道:"清河,原來你也在?"青河平複了下呼吸.一抹臉上的汗水,點頭道:"呼……呼,是啊,我們三兄弟負責照顧你當然要來了,不過……呼,國師罰我跟在最後面跑步,累……累死我了,公子,我……我不要跑了."

說完,眼神看向蕭暮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蕭暮之歪著頭,看著青河道:"既然雪海罰你,那你就跑,我也沒辦法."青河可憐兮兮的縮著身子,道:"公子……您給求求請唄."幾日相處下來,蕭雪海對男人的在意程度青河可是看在眼里的,當即不怕死的直接跟蕭暮之求救,完全無視蕭雪海騎在馬上投來的冰冷目光.

蕭暮之無奈的轉身,抬頭看著馬上的白發男子,道:"雪海,還是別讓他跟在後面,他那性子遲早惹禍."

蕭雪海冰冷的表情瞬間融合,輕聲笑道:"好,都依你,嗯,快上來."蕭暮之伸手被男子拉上馬,身下是黑馬溫暖的體溫,感受著那時而抖動的馬身,蕭暮之有種想大聲呼喊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騎馬了,這熟悉的感覺實在讓人興奮.

忽的,蕭雪海冰冷的身子貼了過來,雙手拉著馬缰將男人圈在懷里,蕭暮之無奈的不得不回到現實,原本興奮的心情立刻被潑了冷水.

青河聽了蕭雪海的赦免令,立刻歡呼一聲,急忙想著青裂的馬跑去.不斷的蹦來跳去,嘴里叫道:"大哥,大哥,我要上去."

綠兒和升平剛斗完嘴,一見青河,立刻精神百倍,驅馬上前:"嘖嘖,喲喲喲,青河,怎麼連匹馬都沒有,別說我們國師虧待你,顯得我們國師府寒磣."原本就是故意懲罰青河上次害蕭暮之生病,蕭雪海特意不准給他馬,此刻當然沒有,後面就算有幾匹備用的馬匹,沒有蕭雪海的命令青河也是不敢用的.

狠狠瞪了綠兒一眼,清河直接無視,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小丫頭,而是他親愛大哥的……坐騎.

沒一會兒,青河終于做上了青裂的馬,在馬背上不厭其煩的和綠兒絮絮叨叨,青裂被吵的不厭其煩,臉色跟鍋底一樣黑.

萬壑林算是比較有名的一處,這雖是一片林子,實則卻是一條著名的官道,兩旁的樹種皆是來自潘羅山的寒樹種,一到夏天,此處就清涼無比,是無數人辟暑的勝地,遠處高山秘籍之地還有很多達官貴人在此修建的避暑山莊,只不過此時已是深秋,這寒樹辟暑的特征是顯現不出來的.

但雖如此,這樹木的外形本就好,一路上秋風瑟瑟,時而聞的獸吼鳥鳴,到也不會無趣,蕭暮之早就聽說這寒木的功效,因此看的十分高興,時不時的轉頭,蕭雪海看著懷中興致高昂的男人,嘴角忍不住翹起一絲好看的弧度,噠噠的馬蹄聲在秋風中顯得格外蕭瑟,不過一路上綠兒等人的嬉笑吵鬧到是為旅途曾趣不少.

莫約行了兩個時辰,出了萬壑林,眼前出現一條寒江,江水時寬時窄,蜿蜒而去,兩岸皆是青綠的草地.

這草是寒江邊特有的碧珠草,如同松柏一般,極其耐寒,即使到了深秋也不會凋零,這就是澱城外有名的寒江草埔了.

眼見眾人眼中都流露出不舍的神色,蕭雪海清冷的面容微微一笑,對著身旁的青冥道:"吩咐下去,休息下吧,不准走太遠."青冥照列吩咐下去,士兵們立刻三三五五的散開,四處游玩.

蕭暮之看著眼前煙水茫茫,碧草茵茵的美景,忍不住低聲笑道:"還好這美景是在野外,若在城內,只怕游人爭相踐踏,早就不成樣子了."

蕭雪海放下馬缰,雙手抱著男人的腰,將頭抵在男人的肩上,輕笑道:"是啊,其實這樣好的景致若能在這里生活也是好的,就如古人所說:閑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

蕭暮之含笑的點頭,低頭看著那只摟在自己腰間的手,忽的有些茫然,腦海中忽然想起一副畫面,這樣的姿勢這樣的話,自己似乎也對一個人說過.

幽黑的眼眸微眯起,蕭暮之想到了獨孤鳳,記得有一日在一條溪邊,兩人吃飽喝足後自己也曾這樣摟著他,念了同一句詩.

蕭雪海半晌沒聽到男人的回答,輕聲叫道:"大哥?怎麼了?"蕭暮之猛然清醒,隨即失笑,心道:自己怎麼突然想起這些.聽男子問話,蕭暮之轉頭笑了笑,朗聲道:"我們也下去."

蕭雪海一笑,道:"好."

待二人下了馬,綠兒趕緊取來一件披風,蕭雪海接過手細細的為男人披上,道:"江水寒氣重,咱們玩一會兒就走好嗎?"已經貪戀上了這一份溫和平靜,蕭雪海有些害怕男人痛苦,不想在看到因自己當初的所作所為給男人帶來疼痛折磨.

蕭暮之點點頭,看著一旁的綠兒道:"跟青河他們去玩吧."綠兒嘟著嘴道:"綠兒才不跟青河玩."誰知剛說完,就屁顛顛的跑到青河三兄弟那邊去,很自然的,不一會兒,那邊又響起了吵鬧聲.

蕭雪海拉起蕭暮之的手,兩人緩步漫游著,江水雖寒涼,卻讓人覺得神清氣爽,一時間,連心都輕松起來.

上篇:正文 0116     下篇:正文 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