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24  
   
正文 0124

0124

"主人."風靈兒扯了扯獨孤鳳的袖子,獨孤鳳回過神來,低頭道:"你叫風靈兒?"

"嗯."

"靈兒,風靈兒,蕭靈兒……"獨孤鳳喃喃自語,忽的,眸中升起一股炙熱的光芒,突然想起剛才那個男人說的一句話.

那人的妹妹豈非也叫靈兒?

種種的巧合讓獨孤鳳有一種感覺,剛才那人很可能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

原本已經選擇忘記,以為總有一天會忘記那個男人,以為不去找,不去想,不接近,一切就好慢慢淡去,但此刻僅僅是男人很可能就在附近的這個想法都另自己有股狂熱的沖動.

"你……上去等我."獨孤鳳說完這一句,人已經迅速跑出去,迅速躍上房頂,身形如優雅高貴的鳳凰,幾個起落間就消失在了風靈兒眼中.

雨,突入其來.

獨孤鳳是在一家小酒館里找到男人的.那一瞬間,獨孤鳳有一種渾身寒透的感覺,那個平凡而蒼白的男人正在喝酒,而他的暮之卻是滴酒不沾的,那人喝上一點就會醉的和蝦一樣,而眼前的人明顯已經喝了很多了.

臉色瞬間有些暗淡,或許是自己想多了,那個男人已經失蹤那麼久,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呢?

但獨孤鳳還是慢慢朝著男人走過去,隨後在他對面坐下.

蕭暮之不知道該去何處,外面的天色已經姐姐下午,因為下雨,天顯得陰沉沉的,這個時候他明白應該回去了,可是卻不由自主的在這家小酒館里坐了下來.

對面猛的坐下一個人影.

蕭暮之苦笑一聲,難道想安安靜靜喝點酒都不行嗎?然而當看到對面的人時蕭暮之卻怔住了,感覺自己喉頭有些干澀.

兩人半晌無話,最後蕭暮之率先開口,道:"你……你怎麼到這來了?"

獨孤鳳眯起眼,感覺男人說話很奇怪,似乎和自己很熟,他一臉冷漠,道:"怎麼?難道本座不能來這里?"

蕭暮之笑了笑,放下酒杯,道:"有錢什麼地方去不得,你若要喝酒我將位置讓給你."說著放下酒杯有些搖晃的站起身,獨孤鳳見蕭暮之想走的樣子,忽然覺得心中一陣煩躁,冷冷的喝道:"本座讓你很害怕嗎?這麼急著走."

"不,只是我主子還在家等我."蕭暮之虛弱的笑了笑,他發現眼前的男人語氣無論怎麼惡劣自己都無法生氣,若真有什麼,那也只有一陣不舍.

自己原來一直留戀著這個男人帶給自己的溫暖.

他曾為了救自己而心甘情願放棄殺仇人的機會.

他曾經在最害怕最無助的時候還用身體給自己取暖.

獨孤鳳眸光閃動,聲音中帶著一絲驚訝,道:"你還有主子?"

蕭暮之呵呵一笑,道:"是啊,沒有主子誰給我發工錢呢?"獨孤鳳目光靜靜的打量著男人,真正的武林高手可以從人的呼吸行走間判斷人的武功與身體狀態,靜靜的打量了男人一遍,獨孤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道:"卻不知你……能做什麼呢?"眼前的人呼吸虛弱,動作軟弱無力,簡直比女人還不如,獨孤鳳到很好奇,這樣的人能做什麼.

但他卻不知,這一句話正好踩到了蕭暮之的痛處,蕭暮之神色一變,忍不住緊緊握著拳頭,誰知下一秒拳頭竟被獨孤風握在手中,隨即被男子輕易的掰開,蕭暮之一愣想縮回手,卻分毫也動彈不得,看著眼前男子唇邊的笑意,蕭暮之感到一陣不安,忍不住低聲道:"你,你放開我,我要回去了."

獨孤鳳盯著男人那張平凡的臉,忽然覺得有些奇怪,這人剛才喝了那麼多酒,怎麼現在臉色一點都沒變,一只手緩緩撫上男人的面頰,蕭暮之瞪大眼,伸手想抓下那只手,這時,卻聽外面傳來一陣吵鬧聲,門突然從外面被推開.

升平看見蕭暮之,頓時露出一副見到如來佛的表情,哭天喊地的大呼道:"蕭公子,總算找到你了."蕭暮之一見升平進來,立刻掙紮起來,獨孤鳳皺起眉.

……蕭公子……呵呵蕭公子.

"升平,我們回去吧."蕭暮之見獨孤鳳放開自己,當即轉身准備出去,卻聽身後的人忽然喝道:"蕭暮之!"

蕭暮之驀的頓住身形,冷冷道:"你認錯人了."說完,一把抓起升平就往外走,升平趕緊撐起傘跟著蕭暮之往守城府走去.

獨孤鳳目光灼灼的盯著兩人在雨中遠去的背影,心中幾乎已經肯定那人就是蕭暮之,只是……他為什麼不肯認我?為什麼要帶著人皮面具?

在太和城外也是那樣,將自己一個人留在外面.

獨孤鳳想到這里不由一陣茫然,他真的那麼不想見到自己嗎?

就在剛才他撫上男人臉頰的一瞬間,那冰冷光滑的觸感及淡淡的藥香味已經讓他肯定眼前的人是帶了人皮面具的,別忘了,他身邊可有左浮這個高手呢,人皮面具本就是各

種藥材做成的.

悵然的坐在桌邊,伸手拿著男人剛才喝過的酒杯,杯中清酒依舊剩下一半,忍不住低下頭,那杯子似乎還留有男人唇邊的齒香,忍不住低頭,伸出舌頭輕舔,許久,獨孤鳳一口喝盡杯中酒,若有所思的盯著對面,仿佛男人依舊坐在那里.

隨後,獨孤鳳冷酷的面容忽然泛起一絲邪魅的笑意,輕聲低喃道:"暮之,就算你真的不喜歡我,不想見到我,這一次,我也……決不放棄."

升平一只手撐著傘,一只手猛的扶住差點跌倒的蕭暮之,有些焦急的道:"公子,怎麼了?"他怎麼感覺男人心不在焉,仿佛受了什麼刺激似的.

但說話歸說話,升平腳下卻不停,中午時貪玩和蕭暮之走散了,後來急的他找了一個時辰,最後以為男人已經回了府,誰知回府一看根本沒有蹤跡,當即嚇的不得了,蕭雪海對男人的在乎程度升平是知道的,要讓國師知道自己私自帶人出去玩,還走散了,讓蕭暮之一個人呆著,那自己還不被國師給斬了.

思及至此,當即又跑出府找,希望趕在蕭雪海發現之前找到男人,跑了無數條街後才找到男人,想不到他居然跑到這麼個小酒館來喝酒.

此時也顧不得多問,只想著快點趕回去.

上篇:正文 0123     下篇:正文 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