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47  
   
正文 0147

0147

蕭暮然冷笑一聲,早已經有了破釜沉舟之意,反正娘和靈兒已經被他悄悄安排在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安全地方,他如今孑然一身,還怕什麼!

當即,蕭暮然朝著床上只露出一雙眼的慕容止殘酷的笑道:"你就好好看著,你兄弟怎麼被我殺死吧."慕容止瞪大眼,漆黑的眼眸滿是惶恐.

不,不要,暮然,你停手吧.

蕭暮之兩人伏著身形,但還是能看到遠處氣勢洶洶而來的帝王.

一年的時間,那個俊美的少年已經長的高大挺拔,輪廓更加堅挺,一襲明黃色的繡龍金袍翩然而來.蕭暮之喉頭有些發哽,心中撲通撲通的跳起來,身體反射性的縮緊,潛意識里的恐懼冒了出來.蕭雪海敏銳的查覺到這一點,有些驚訝,但心中騰起一股怒火,男人向來不是個膽小的人,但卻會這樣的害怕慕容釋,可惡,該死的皇帝!

緊緊的將男人摟住,蕭雪海微微猶豫,隨即冰涼的唇印在了男人臉頰邊,蕭暮之轉頭怔怔的看著蕭雪海,這一次他沒有躲,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死死的捏著手.

慕容釋看著眼前的一扇房門,即使下人已經高喊了一路,里面的人絲毫沒有接駕的打算.帝王身後跟著一隊精銳的士兵,而整個晉候府也被禁軍包圍起來.

慕容釋黑著臉,正打算叫人一腳踢開房門,門已經從里面被打開.

蕭暮然斜斜的倚在門邊,與蕭暮之極其相似的眉眼桀驁不馴的輕佻著,半晌才仿佛是看到了前來的人,忙道:"哎呀,皇上駕到,微臣未能接駕,請皇上恕罪."雖說著,身體卻動也沒動.

在一年動蕩的局勢中,帝王早已經不是當初那般沖動,臉上陰郁的神色平靜下來,又變得如同朝堂上一般高盛莫測,神情淡然,道:"穆王爺可在你處."

蕭暮然微微挑眉道:"皇上既然知道又何必再問?"

慕容釋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人,半晌,緩緩吐出幾個字:"蕭暮然,你好大的膽子!"慕容釋想起當初邊關傳來退兵和蕭暮之失蹤的消息,本可以順理成章的給蕭家治罪,卻在最後關頭心一軟,擱了手中的朱筆給蕭暮然點了個晉侯爺.

那個男人一聲為國為家,終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也罷,留蕭家一條後路吧.

直到此時,慕容釋才深感當初的糊塗,如今真可謂養虎為患,這人不但想殺自己,現在連自己的同胞兄弟都敢謀害.

訓練有速的禁軍齊刷刷拔出程亮的刀,那凌厲的出鞘聲讓房頂上的蕭暮之心中一寒.

"把穆王爺交出來,朕……饒你不死."這已經是他能作出的最大讓渡,他可以饒他的性命,但絕不能讓他在有反叛的機會.

蕭暮然忽然大笑出聲,隨即笑聲一收,譏諷道:"皇恩浩蕩饒我不死,不過為了防我再生變心,估計不會讓我好過,唔,我想想,是不是要把我放大一個豪華的房里養起來,然後斬了我的手腳,瞎我的眼,割我的舌,沒准連我的命根子都要割掉."慕容釋忍不住嘴角一抽,這人居然全說對了.

有人對自己這麼了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這樣的人絕不能留,但在此之前……

慕容釋眼光一暗,沉聲道:"君無戲言,朕說不動你就一定算數."蕭暮然挑挑眉,笑道:"行了,沒人比我了解你,你的皇恩,我可是領教的太多了.想救你王兄?有本事就一個人進來."說完,蕭暮然哈哈一笑,啪的將門關上,里面依稀傳來他的大笑:"哈哈,慕容止雖然是個病秧子,但長的著實好,慕容釋,你當初做過什麼自己心里清楚吧?要不你教教我,我也好跟你大哥玩玩?"

這一下子,慕容釋猛的火了,俊美的面孔微微抽搐,冷冷道:"蕭暮然,你最好不要動,否則朕的手段你應該清楚."房間內是一片長久的沉默,許久,猛然傳出一聲衣物刺耳的撕裂聲,伴隨著屋內人驚慌的大叫.

"唔……不要,求你……"這下不止是慕容釋,連外面的士兵都聽的一清二楚,頓時齊齊變色.

慕容止拼命的搖著頭,漆黑的發絲亂了一床,他怎麼也想不到,暮然竟真的會這樣對他.緊緊壓住男子亂動的身體,蕭暮然泄憤的啃咬著,為什麼,明明只差一步就成功了.都是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卻每一次都背板我.

一把捂著慕容止的嘴,蕭暮然眼眶有些發紅,道:"你不是一直喜歡我嘛,現在還裝什麼清高,不敢被人知道是不是,現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了,你兄弟不會來救你的,他是皇帝,他的性命高貴無比,你啊,死了這條心吧."

蕭暮之兩人對看一眼,蕭雪海冰藍的眼眸中有一絲尷尬,這樣強迫的情形似曾相識,正想說什麼,蕭雪海忽然低聲道:"大哥,快看."蕭暮之低頭看去,發現站在門外的人已經不見了,當即心中一驚.

皇上……他,他竟然真的進去了,為了救穆王爺?

早在那件事以後蕭暮之就已經認清楚了帝王的冷血無情,但他實在想不到,慕容釋竟然會為了救慕容止而將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他不知道暮然想殺他嗎?作為一個帝王,實在是太魯莽了!

蕭暮之正想著,猛然醒悟過來,都這種時候了,自己竟然還會……關心他的生死.苦笑一聲,蕭暮之自己都想罵自己了.

蕭雪海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修長雪白的手指忽然在其中一片瓦上畫了一個圓,隨即指間挨著那個圓的地方,逐漸冒出細細的輕煙,瓦上開始堆起細細的粉末,蕭暮之微微露出驚訝的神色,這是內力深厚的外放現象,在武功未失之前他也可以達到這種境界,但實在想不到雪海也能將武功練到這個程度.

畢竟自己比他年長,學武時間長,自小又是各家名師教導,而雪海則是十多歲以後才開始練武,雖然比不上獨孤鳳這些絕世罕見的高手,但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了.

很快,瓦片不著痕跡出現了一個手指粗的小洞,蕭雪海指了指那個洞口,蕭暮之了然,立刻低下頭從小洞往房里看,瞬間發生的一幕又讓他目瞪口呆.

上篇:正文 0146     下篇:正文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