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153  
   
正文 0153

0153

所有人都膽寒了,立刻橫起武器擋在胸前擺出防禦的姿勢,蕭暮之自己其實也有些驚訝,當初他也曾中過春雨,但卻沒有像眼前這個人一樣死的如此之快.是因為自己有劈毒的神玉麼?蕭暮之想著,隨即苦笑,恐怕是因為那個男子犧牲自己,東方紫英才肯讓自己活下來吧.否則,如此劇毒殘忍的毒物,恐怕早就要了自己的命.

不知道為什麼又會突然想起獨孤鳳,蕭暮之心中有些壓抑,微歎了一聲,看了眼四周戒備殺手,輕輕勾起唇角,玩轉著手中碧綠的長針,猛然冷喝道:"沒聽見我都話嗎?不想死的快滾."事實上,蕭暮之是無奈的,他如今武功盡是,暗器手段早已經不負當初,在偷襲中可以百發百中,但現在所有人都防備起來,卻反而沒法下手了.只求能嚇到這幫人吧.

很幸運,那些人齊齊看向其中一個紫衣人,很顯然,那人是他們的頭.那頭頭陰郁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蕭暮之,仿佛在判斷眼前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殺傷力,然而,沒等他作出判斷,遠處已經傳來了陣陣馬蹄聲.

眾人齊齊看去,一只殺氣騰騰的精銳禁軍正起著鐵馬奔來.

那領頭的人發出一聲憤怒的喝罵,立刻身形一晃逃走,余下的人也立刻明白過來,一大群刺客瞬間跑的無影無蹤.

蕭暮之松了口氣,立刻起身,蕭雪海看著起身的男人,虛弱的笑了笑,道:"大哥,你沒事吧."蕭暮之趕緊上前,扶著蕭雪海,走近一看,才發現男子身上竟然有十多道傷痕,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沒事,我沒事,你靠著我,我馬上叫大夫."

"嗯……"蕭雪海應了聲,放心的倚在男人懷里,就這樣暈了過去.

蕭暮然跑上前來,看著渾身是血已經昏過去的人,頓時愣住了,張了張唇,有些氣息不穩的說道:"大哥,我們先回府,我已經派人去找大夫了."

蕭暮之一臉擔憂的點點頭,忽然道:"暮然,快派人去一趟外使殿,請南郭宏南先生過來."蕭暮然立刻吩咐下去,待將暈倒的男子放在床上,蕭家的大夫已經急忙忙的趕過來.

一見蕭暮之立刻就要行禮,蕭暮之擺手連忙道:"周大夫,過過來."床上的白發男子已經褪去了一聲紅衣,傷口已經做了清洗,簡單的止住血.周大夫連忙坐到床邊,解開了白布,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這才噓了口氣道:"你們將這位公子的傷口處理的非常好,我在開一副調養的方子,這些日子最好在床上靜養,不要妄動."

蕭暮之頓時松了口氣,一直緊繃的面頰也柔和下來.蕭暮然這才上去,端了杯茶,道:"大哥,喝口茶吧,你到現在都沒歇過."

蕭暮之也確實累了,低頭看著緊閉著眼的男子,眉間溢滿溫柔的神色,道:"暮然,你是不是很討厭他?"

蕭暮然皺了皺眉,也在床邊坐下,想了會兒,隨即搖頭道:"剛開始有,現在已經沒了,剛才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對了,大哥,你……你的武功是不是沒了?"

蕭暮之神色平靜的微微點頭,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雙手,道:"經脈已經斷了,武功當然不存在了."蕭暮然手中的茶杯一抖,隨即砰的落在了地上.

或許別人不知道武功對男人的重要,但蕭暮然卻很清楚,因為從小他就是看著大哥日日夜夜的勤奮苦練,用堅強的雙臂將自己抱在懷里.

他還記得,大哥最喜歡抱他到山頂,然後將他高高的舉起,朗聲道:"暮然,你看,大哥將來一定會好好保護這大好的河山,我一定要努力練武念書,我要像爹一樣保護國家,保護你們."

可如今,那雙有力的臂膀卻變的如此虛弱,蕭暮然顫抖的伸手拉起男人的手,看著腕上那刺目的傷痕,淚水猛的流了出來,狠聲道:"是誰,到底是誰做的,我一定要殺了他!"

蕭暮之笑了笑,拂去男子臉上的淚珠,道:"沒什麼,反正我現在也用不著上戰場,武功已經不重要了,而且……你也長大了,就算沒了我,你也能保護家人對不對?"蕭暮然一把將男人抱住,帶著哭腔的嘟囔道:"可是……可是大哥你努力了那麼久,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那人要那麼殘忍?"

蕭暮之怔了怔,看著床上的男子,雪白的眼簾緊閉著,薄薄的雙唇因為失血而顯得蒼白,雪白的發絲安靜的披散著,顯得脆弱而柔嫩,仿佛一碰就會碎.

良久,男人輕聲道:"那人不殘忍,他只是孤獨罷了,別恨他."蕭暮然不明白,卻從男人的目光中猜到,這一切都和床上這個人有關系.

周大夫已經開好了藥方,教到了一旁的下人手上,隨即背起藥箱對兩人行禮,道:"那老夫就告退了,這位公子只需好生調養即可,若有什麼問題叫我一聲即可."蕭暮之正待點頭感謝,門外已經傳來一個怒喝聲:"庸醫!"聲音剛落,一個健壯的中年大漢滿臉扭曲的沖了進來.

蕭暮之一看,立刻驚訝道:"南先生……"南郭宏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把將蕭暮之從床上掃開,若不是蕭暮然即使扶住,幾乎就要摔倒,蕭暮然頓時怒氣橫生,正待說話,蕭暮之阻止了他,轉而一臉擔憂的看著南郭宏.

只見南郭宏已經給蕭雪海把起了脈,臉色從扭曲逐漸到蒼白,眼神中竟是在顫抖,驀的,他轉過臉,看著蕭暮之,聲音激烈而發顫道:"為什麼……難道你就不能放過他嗎?……你害的他還不夠嗎?就算他曾經傷害過你,挑斷了你的經脈,羞辱過你,但他始終是你兄弟,你非要他把一條命都賠給你嗎!"

蕭暮然震驚的看著自己的大哥,又看了看床上的人.

……原來真的是這人干的.

蕭暮之渾身僵住

上篇:正文 0152     下篇:正文 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