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第36章 殺神八部  
   
第36章 殺神八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對!對,那是我們的團長!您認識他?"彼德面露喜色.也許這個年輕人與他的團長是舊識?那就好辦了.

"何止認識!"陳奇淡淡說道.切里斯特為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他曾經警告過後者不要做沒有底限的事情,但看來效果不太明顯啊.

好像不對勁啊,彼德心中一寒,眼神不露痕跡地向周圍掃了掃.

"別想著逃跑,如果我願意,下一刻你的腦袋就會和堅硬的地面來一次親密接觸!"陳奇冷笑了一聲,識破了彼德的打算.

森寒的語氣頓時讓他不敢繼續輕舉妄動,冷汗已經不受控制地從額頭上滲了出來,他絲毫不懷疑如果自己稍有異動,絕對會在下一刻就被這個年輕的有些過份的男人一腳踹下去.

死寂般的沉默過後,是彼德咬牙切齒地堅持.他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地開始顫抖了,也許一分鍾之後,不!恐怕只需30秒,他就會因為體力徹底耗盡然後滑落下去,那時候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陳奇似笑非笑地盯著他,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大,大人,我什麼都告訴您了!"死亡的危機一步步地逼近,彼德越來越恐懼,過去的生命里沒有任何一刻讓他如此害怕死亡.

西方對于強者都會尊稱為大人,此刻的他已經清醒地認識到,陳奇這樣的人物絕對不會是無名之輩.也許自己這一次來到華夏,真的是個錯誤.

"回去告訴切里斯特,如果下次再讓我看到他把爪子伸到華夏,結局只會是滅亡!"陳奇說完手掌翻動,逃生繩瞬間射入了他的口袋,伴隨著繩子的還有一枚金光閃閃的六棱勳章.

"滾吧!"

彼德如蒙大赦,急忙放開了雙手,緊接著迅速朝樓下墜去.

"咦?快看,又有人掉下來了!"人群呼啦一下再次圍了上來.

極速墜落的人影在離著地面只有十幾米的時候突然展臂一甩,一條逃生繩瞬間吸附到了玻璃上,彼德狼狽萬分地跳了下來,陰沉的雙眼像毒蛇一般向上望去.

可是當他將手伸入口袋觸摸到那枚奇怪的勳章時,不由地一怔.

他疑惑地將之掏了出來,借著夜晚五顏六色的燈光一看,頓時像見了鬼般"啊!"地一聲坐了下去.

那枚六棱勳章蹦蹦跳跳地掉落在地上,一柄染血的刺眼小劍被紋刻在勳章表面.

那一枚金黃燦燦的勳章在夜晚的燈光照耀下是如此的刺眼和奪人心魄.

"六棱血劍勳章"殺神座下八部眾的身份標識.

西方黑暗世界中讓人聞風喪膽,就連'十二天王’都不敢輕攫其鋒的傭兵之王,殺神之神.

"八,八部眾?"彼德極致恐懼地瞪圓了雙眼,像是被嚇破了膽,呆呆傻傻連滾帶爬地撿起了血劍勳章,然後不顧眾人的驚詫目光,飛也似地逃離了現場.

要是讓彼德知道,剛剛面對的是'殺神’本尊的話,不知道他會不會被直接嚇死.

"呃!"這是什麼情況?一群人大眼瞪著小眼,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模樣.

"彼德?"秦力朝著急速狂奔的背影大聲喊了一句.

彼德此刻的心里除了驚駭就是逃命,哪會有空閑回應他的喊話.

"王顯耀和彼德都已經失敗了?"圍觀的人群似乎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歐陽天風並不關心彼德的異常,他只是一臉緊張地注視著鼎極大廈上那已經接近天台的挺拔身影,眼中的崇拜和敬畏毫不掩飾地流露了出來.

作為他的好兄弟,阿力如何會看不出這種異常:"歐陽,這個人你真的認識?"

"何止認識!"歐陽天風苦笑了一聲.

"嘩!快看!'保姆’登頂了"不少人驚呼出聲,人群興奮地歡呼起來.

不論陳奇剛剛多麼地不受人待見,但此時此刻他在所有人的心中就是英雄,因為他完成了一項史無前例的壯舉.

"我就說你一定行的嘛!"蘇軒揮舞著小拳頭得意地高聲喊叫道.

陳奇站在天台邊緣感受著有些溫暖的夜風,摸了摸鼻子無奈地搖了搖頭:"似乎有些太高調了."

不出幾分鍾,狂熱的人群已經蜂擁而至來到天台,這一刻他們看向陳奇的目光沒有了不屑和嘲笑,只有尊重和敬畏.

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好處,無論是誰,只要是金子就會發光,只要有實力就可以讓人敬你怕你,這是陳奇闖蕩多年得出來的不變真理.

蘇軒第一個跑了過來,狠狠地捶了捶陳奇的肩膀:"我就說你不會讓我被別人帶走的!"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可以帶你走咯?"陳奇戲謔地笑道.

"哼!想的美!"小魔女這幾日臉紅的次數呈直線增長,她從出生到現在恐怕也沒有這幾天臉紅的次數多.

歐陽天風神情複雜地來到陳奇面前,從那微顫的雙手上就可以看的出來,此刻的他定然十分緊張.張了張口但不知道從何說起,緊接著便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他雙膝微曲毫不猶豫地跪了下去,眸中亮晶晶的,諾大的男兒竟然帶著一絲哭腔:"師父,我終于再次見到您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秦力一臉呆滯地看著跪在地上的歐陽天風.

所有人的表情都和秦力一樣呆滯,就算陳奇實力不俗,也不至于讓你佩服到跪下的程度吧?

更新@K最Z快上SZ

"哎?你小子又來這一套?你忘了我說過的話?"陳奇眉毛挑了挑.他知道自己的壁虎游牆功已經被他認了出來,索性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啊?對對!"歐陽天風紅著臉趕緊站起身,他知道陳奇最不喜歡有人動不動就下跪,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怎麼能輕易就下跪呢.可是,師父不也是父母麼?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收你為徒了?"陳奇好笑地看著他,當初只是一時心軟而已,因為他從歐陽天風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是一種從不言敗,勇往直前的堅毅品格,所以才忍不住教了他一些東西.

"啊!"歐陽天風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上篇:第35章 誰算計誰     下篇:第37章 帶你擼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