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三十九章情人現身  
   
第三十九章情人現身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剛剛楚默宣打開水籠頭放水,最後又沒把水籠頭關好,以至于不停流淌的水雖沒有聲音,但還是漫過了塞住了出水口的浴池,流滿了整個衛生間.幸好他們在下面磨蹭的時間不長,不然,家里指定是水漫金山了.

"水籠頭沒關?"林曉顏發現了淹水的原因,瞪著眼睛望向冷面鬼.可人家卻抱著孩子把臉轉向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只是他這種假裝的淡然沒過幾分鍾,便又急吼吼地跳起來.小果撒尿時被林曉顏的緊張打斷,此時剩下的半泡尿,正不偏不依地澆到了他新換的襯衫上.

"趕緊弄孩子!"楚默宣絕望地大叫,這怎麼得了,小家伙竟然尿到了他身上,這不等于要了他的命嗎?

看冷面鬼兩手舉著小果直叫,林曉顏嚇得趕緊跑去接過小果.而此時,抓狂的楚默宣幾乎是不管不顧地轉頭就往衛生間跑.

只可惜由于他的疏忽,衛生間的情況比小果尿濕的襯衫也好不了多少.只是,楚少真的是已經別無選擇.

咬著牙,閉著眼,楚默宣挽起褲腿,戴著膠皮手套下了水.一只又一只撈起水上漂浮的拖鞋,再一件又一件皺著眉頭撈起小果的小便桶,刷子,快用完的洗潔精……

最後,終于排除一切障礙物走到浴池旁,可袖子都挽到了肩膀上,還是沒能夠到浴池下面的塞子.

沒辦法,看來只能赤膊上陣了.但自己健美的身材總不能再讓傻妞看到吧?想到此,他准備轉身關衛生間的門,可每一步都得蹚水過去,實在可惡.

"你,你,轉過身,把眼睛給我閉上!"看著林曉顏和小果跟看耍猴似的望著自己,楚默宣腦門子的火一股股往上竄.

聽到冷面鬼的怒吼,林曉顏嚇的一哆嗦.到是小果淡定,以為冷面鬼在逗他,竟然咧開小嘴,咯咯地笑出了聲.

洗漱完畢,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感覺舒服了的楚默宣邁著輕快的步子往外走,此時,他好奇地想知道剛剛看自己笑話的那兩個家伙在干嘛?

只是等他興致勃勃地推開衛生間的門,卻發現一大一小兩個人,已經歪在床上睡著了.

燈光下,看著林曉顏恬靜的臉,楚默宣發現自己的心跳竟然比平常加快了好多.

孩子她媽,長得又那麼普通,沒有理由啊?他在心里默念,不知不覺卻說出了口?

也就在此時,林曉顏突然睜開了眼睛:"你干嘛?"她眼中帶著幾分恐懼,身體本能地往後仰.

"我……還能干嘛?"被人識破內心,真是件糟糕的事兒,"我看看小果脖子上的玉佛還在不在?"他惱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轉頭走向陽台.

熄了燈,拉上帳篷,黑暗中,他趕緊把雙手捂到"砰,砰"亂跳的胸口上,仿佛只有這樣,他那顆因激動而不安分的心,才不至于跳出來.

聽說丁宇航的手術安排在當天下午,林曉顏忙帶著小果來探望.只是,所有人都准備妥當,只等楚院長發話時,卻不見了他的蹤影.

正當方坤皺著眉頭催促醫生可以開始時,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等一下."在場的人不由抬頭望,只見醫院走廊的盡頭,一位藍眼睛高鼻梁的外國女子與帥氣穩重的楚院長,正邁著大步,從容堅定地向他們走來.

"蒂娜!"方坤驚呼,激動地一下子從病床上坐起來,"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你好朋友的主意?"蒂娜笑著望向楚默宣,"說我是家屬,按照規定,需要家屬簽字才可以接受捐獻."

"家屬?"方坤幾乎笑噴,"他有沒有跟你解釋清楚家屬的意思?"

"我知道."蒂娜低頭淺笑,"就是-配-偶,是戀人……"她蹩腳的中文再加上繞口的腔調,讓所有人忍俊不禁.

如此一來,剛剛還有些緊張的方坤以及丁宇航一家,也一下子放松了緊繃的神經,臉上露出會心的笑.

然而,接下來,看著方坤再次躺在病床上被醫生推走,蒂娜深邃的眼中還是忍不住落下眼淚.

"放心吧,他沒事兒!"一個女孩的聲音,輕飄飄地落在她的耳膜,那一刻,說不出為何,她心頭一震,連忙抬起頭.

眼前是一個身材單薄的女孩,五官上的任何一個零部件都說不上漂亮,但搭配在一起,卻怎麼看怎麼舒服.她個子不高,站在一起,至少比自己矮半個頭,可她的神態,她臉上的表情,讓她有一種對方比自己強大的感覺.

"嗨,您好!我是林曉顏.來看望您男友救助的小男孩."對方禮貌地伸出手,臉上恬淡的笑,親切的無法用語言表達.

"嗨,您好!"她遲疑著轉回身,自己都感覺臉上的笑多了一些溫暖與燦爛.正在此時,女孩的手機響起來.她一邊向蒂娜屈身致歉,一邊走到邊上接聽手機.

骨髓捐獻手術進行的非常順利,當天,楚默宣便將方坤與蒂娜接到自己效區的別墅.並特意吩咐管家,一定好好調理方坤的身體,盡最大努力給予食補.

傍晚,楚默宣帶著兩個人在院子里散步,蒂娜沒走幾步,便被那兩個精致的秋千吸引了去.

方坤笑稱楚默宣看似成熟硬朗的外表下,原來還藏著一顆童心.

楚默宣聽了,低頭不語.不解釋,也不否認.只是望著蒂娜在秋千上蕩來蕩去的身影,眼底是深深的藏不住的哀傷.

"一直都沒遇到中意的人?"方坤看著好友,一臉疼惜.

楚默宣輕輕搖搖頭,搖到一半,又停了下來,忍不住轉頭望向一樓林曉顏的臥室.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再對著好友擠出一個牽強的笑:"我還有事兒,得去醫院一趟.今天你很辛苦,記得早點休息,不必等."

說完,對著秋千上的蒂娜點點頭,緊趕幾步跳上車,很快就消失在朦朧的夜色中.

"感覺他的生活和人一樣不真實!"蒂娜不知何時走到方坤身邊,輕輕挽起他的胳膊,"還好,你這個替補也不遜色."

"正解!"方坤笑著對蒂娜伸出大拇指,他從來沒有感覺心愛的女人迷戀楚默宣有什麼不妥,換作自己,說不定比她反撲的還快.只是,多年的相識讓他明了,楚默宣的人生,並非表面看上去的風光無限.

車子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在去醫院和出租屋的岔道口,毫不猶豫地拐到出租屋的道上.

林曉顏怎麼也沒想到,她在醫院里接到的是項聰的電話.那一刻,除了深深的歉意,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

而項聰仿佛什麼都沒發生般,只是問林曉顏是否方便見個面,因為她落在日本的行李,都還在他那邊.

其實這幾天,林曉顏一直自責,從第一次見到項聰,她內心便產生一種從沒有過的溫暖與親切,只是每次他的相助一遇到冷面鬼這個臭男人,總會被無情地踐踏和羞辱.

想象著自己被冷面鬼強行抓回後,留下項聰一個人孤零零地拉著兩個行李箱從日本往回趕,她的內心便有一種深深的,說不出的內疚.

上篇:第五十九章擁你入懷     下篇:第六十章借你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