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四十七章木屋雨阻  
   
第四十七章木屋雨阻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來到小木屋時,陳叔已經弄好魚,正要生火.

見楚默宣冷著一張臉走過來,腦門上頂著兩個又大又紅的包,當即一驚.

憑在山林里生活多年的經驗,他判斷出,楚默宣多半是身體過敏,被有毒的蚊子叮了.不過,好在木屋的抽屜里有藥,于是,他連忙告訴林曉顏先去燒一鍋洗澡水,接著帶楚默宣去木屋里上藥.

楚默宣洗澡的功夫,作為大廚的陳叔在林曉顏的幫助下,已經妥妥地將四菜一湯端上了桌.

看著鮮美的野雞,香氣四溢的紅燒魚,以及清新的仿佛滲出露珠的蔬菜,兩位年輕人的肚子同時給出了強烈的反應.

也難怪,折騰了大半天,原有的能量早已消耗殆盡,此時,正是補充食物的最佳時機.

當即,兩個人迫不及待的一屁股坐在餐桌旁,奔著盤子就伸出了筷子.

林曉顏吃魚的功夫,楚默宣已經大快朵頤地吃完了一只雞腿,正當他的筷子伸向另一只時,林曉顏的筷子也及時撲了上去.

兩雙筷子,一只雞腿,兩個人誰都不讓誰.一旁的陳叔樂了.

"你已經吃了一個,這個是我的!"林曉顏毫不相讓.

"要不是你搗亂,四個雞腿都進肚了!"楚默宣冷目相對.

"你得像個男人,男人懂嗎?"她上綱上線地教育.

"是,我不像男人,你像,你像干嘛跟我搶?"

這下陳叔更樂了,合著這兩位搶雞腿只是幌子,斗氣兒才是目的.

"行了,別爭了,明天我再給你們打幾只不就行了?"陳叔喝了一口酒,開始勸說.

然而,兩雙筷子,兩只手,就是沒有一個低頭.

陳叔用眼睛瞄一眼林曉顏,再瞄一眼楚默宣.

心想,默宣這孩子不是從小不吃別人筷子動過的東西麼?今天這是咋啦?破例?

想到此,他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可關鍵時刻,楚默宣身上被蚊子叮過的地方大概又癢起來,于是,他轉移了注意力,伸出左手去撓.

這一松懈不要緊,林曉顏立馬就有了可機可乘,一把撥開他的筷子,直接將盤子搶到了自己面前.

"哼!"楚默宣從鼻孔里發出一個聲音,轉而把頭望向陳叔,臉上竟然有了一絲得意.

"你耍我?"林曉顏一下明了.所謂的搶雞腿,不過是逗她玩兒.她當即怒了,一把把盤子推到一邊,撅起了小嘴.

"好了,曉顏.看在陳叔的面子上,不跟他計較了哈."

陳叔連忙上前打圓場,並趕緊轉換話題:"我一直很好奇,曉顏你是怎麼來到這座城市,又怎麼會和默宣在一起的呢?"

林曉顏自稱自己的人生簡單的寫不夠半頁紙,但提到小果,提到小果脖子上的玉佛,她還是將懷疑的目光投向冷面鬼.

"他說小果脖子上的玉佛是他的,可又不肯承認小果是他的親生兒子,您不覺得這事兒有些蹊蹺嗎?"

陳叔一聽,笑著反駁,誰說帶玉佛的小孩就一定是默宣的孩子?這個理論顯然站不住腳啊!

被問的啞口無言,林曉顏又不便解釋說出賈思珍,只是撅著嘴巴跺著腳強辯:"陳叔,您就是像著他."

"怎麼會,陳叔想著,哪天趁這小子不在,我偷偷給你打野雞吃呢!"一句話出口,林曉顏臉上的表情立馬燦爛起來.

吃罷晚飯,天色將晚.陳叔最後泯了一口茶,單刀直入地問楚默宣,這次上山,到底有什麼事兒,直管講好了.

楚默宣沉默良久,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小果生病需要去德國治療,他想如果陳叔方便,可否陪林曉顏一同前往,時間就定在三天後.

"誰答應過要去的?"林曉顏嘴上不饒人.

奈何她的反抗人家並沒放在眼里,眼睛始終一眨不眨地望向陳叔.

"嗯,好吧!我安排一下,隨時可以動身."陳叔幾乎連思考的過程都省略掉,直接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他的反應,不僅楚默宣沒有想到,一旁的林曉顏也愣了.

誰都知道,一個厭倦了繁華都市已經完全陶醉在清淨生活的人,一下子讓其舍棄一切再次回到之前的歲月,是一種怎樣的無奈.然而,陳叔沒有,他仿佛面臨的只是一個簡單的數學題,給出一個結果,就像得出一個數字,輕描淡寫到好像怎樣的結果都與他無關.

"您……不需要再想想了?"這樣的語氣,一點都不像楚默宣,就像他眼中也會有難得的柔情,只是面對眼前這個中年人,才肯吝嗇的稍有流露.

陳叔笑了,很誠懇地搖了搖頭.

楚默宣依舊在不停地撓,以至于等他們迎著山風走出木屋時,他緊皺的眉頭已經擰成了深深的"川"字.

陳叔建議,以他的情況,開車實在是危險,不如就在山上住一晚,這樣他安排一下守山的人,簡單收拾一下東西,明天便可同他們一起下山.

林曉顏有些為難,她口口聲聲說不想再看到楚默宣,實則惦記著小果,怕晚上出意外.

但以楚默宣的情況,開車下山實在也是太過危險.

好在陳叔安慰說,他先回平房那邊取些藥,再給左鵬打個電話,看可否開車來接.

兩人感覺陳叔說的有道理,只得先回到木屋中等待.

然而,誰也沒想到,剛剛還月明星高的天空,突然雷聲滾滾,不過十幾分鍾,豆大的雨點便在一道道閃電的脅迫下,拼命地向大地撲來.

不一會兒,木屋的前方,便形成了一條條急速流轉的小河流.

"見鬼的天氣."林曉顏抬頭望著窗外的雨幕,一臉絕望.

這突如而來的雨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看樣子一時半會兒不能停歇,那她怎麼辦?看不到自己的小果又怎麼辦?

可就在她望著雨思緒萬千之際,再轉頭,卻見剛剛活蹦亂跳的冷面鬼臉頰潮紅,正有氣無力地斜著身子歪倒在長長的竹椅上喘粗氣.

林曉顏吃了一驚.急忙沖到冷面鬼身邊,一邊叫著"冷面鬼",一邊使勁兒搖晃他的雙肩.

可這家伙只是吃力地抬頭掃了她一眼,便又合上了布滿血絲的雙眼.

"冷面鬼!冷面鬼!"你不要嚇我,林曉顏強作鎮定,把手伸向他的額頭,果不其然,額頭滾燙.

得先讓他躺下來.剛剛林曉顏吃飯時就已經發現,雖然小木屋離住地有一段距離,但設施同樣完備,里間就有一張乾淨的木床.現如今困難的是,怎麼把他弄上去.

她嘗試著再叫幾聲冷面鬼,說她想把他弄到床上休息,希望他站起身配合一下.

那家伙到也聽話,還真皺著眉頭抬了抬頭.但很顯然,他用盡全身的力氣,也沒直起上半身.

唉,不管那麼多了.

林曉顏上前,一把抓起他的兩只胳膊.

她努力往前拉,他也很配合地用力前傾身子,只是兩個人用勁兒的力道實在不好把握,她沒想到他還能身子前傾到九十度,他更沒想到她細細的胳膊竟然能一把把自己從竹椅上拉起.于是,失衡的兩個身體,幾乎差一點兒就臉對臉地貼到了一起.

上篇:第六十七章情敵對峙     下篇:第六十八章爭吵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