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八十二章我要訂婚  
   
第八十二章我要訂婚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父親執意要出院,又不肯轉到他安排的病房,楚默宣只得讓左鵬開車一起接父親回家.

寬大的別墅里,一時之間仿佛安靜的令人窒息.楚默宣坐在餐桌旁,見父親緊皺著眉頭,拿筷子的手不停顫抖,于是不由走上前,將一把精致的湯勺遞到他手中.

楚健豪仿佛此時才把思路轉到兒子身上.他緩緩地抬頭,無力地望了高大帥氣的兒子一眼.接著一臉愁苦地開了口:"你從小含著金湯勺長大,如果一夜之間我們變成窮光蛋,被流放街頭,你可怎麼活?"

"爸,您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楚默宣望著父親,淡然道."雖然含著金湯勺長大,可我畢竟已經成人,而且我有醫院,贍養你們,應該沒有問題."多年來,這仿佛是父子之間,最為和平的一次對話,父親沒有對兒子吹胡子瞪眼,兒子也沒有不耐煩地轉身而去.

"嗯."聽了兒子的話,楚健豪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繼而低頭一口一口地把粥往嘴里送.

不一會兒,楚默宣吃飽飯,轉身走進院子.

望著兒子走出去時輕松的腳步,楚母一直擔憂的臉上多了一份釋然.她告訴丈夫,他生病這幾天,兒子已經按照他的意思,把錢原封不動地退還給了新任董事長.無論怎樣,現在楚氏股票經過幾天的跌停,對他們而言,已經是個很大的利好.至于周一情況如何,那就聽天由命吧.

"是啊,也只能這樣了."楚健豪長出一口氣,努力吃著碗里的粥.但最終,望著剩下的半碗,依舊是頹然.

楚母見了,端起剩下的半碗倒進自己碗中,口稱粥涼了,就不好喝了.隨勸丈夫上床休息.

楚父笑笑,扶著餐桌緩緩站起身,側轉身之際,又在妻子的肩頭輕輕拍了拍.

從餐廳走出來,楚父決定到院子里轉轉.沒走幾步,見池塘邊,兒子楚默宣正在悠閑地給魚兒喂食.

"唉!"楚父歎口氣,這個在溫室里長大,從未經曆過風雨的兒子,終就還是沒有長大.家里眼看就要大禍臨頭了,可你看他,還是那麼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

不過,楚健豪也不否認,在別人眼中,兒子仿佛永遠都是最優秀的.學習上好像沒花多大力氣,就進了德國最有名的大學,早早地修完學業不說,且突然轉行,聽說也是學校里數一數二的優等生.貌似他還搞過什麼發明?申請過什麼專利?只是他一直忙于生意,都不曾詳細地過問.

在他眼中,他仿佛永遠都是個孩子,在他的庇護下,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可他又不得不承認,貌似對這個世界毫無興趣的他,面對現實生活中一些棘手的問題,他仿佛又看得無比通透.他是他的兒子沒錯,只是作為父親,他仿佛從來沒有了解過,他的兒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他想要的是什麼?

他一直都有負罪感,那個來到世間還沒嘗到生活幸福的女兒,早早地離開了這個世界.這是他和妻子一生的傷痛,他們大半輩子守著這個默契從不提起,只是在心里,那個女兒的位置,其實從來不曾有人替代.因此,盡管兒子從小身體不佳,他們對他的要求卻也從不敢懈怠,因為,他承載了兩個孩子的命運,奈何這孩子從小性格倔強,數次交集後,他們夫妻終于明白,他們可以操控成千上萬人的命運,獨獨他的兒子,那個甯折不彎的小子,只能由著他的性子生活.他們走不進他的內心世界,因為他從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如今家族生死攸關的緊要時刻,他決定,無論如何,要和兒子談一談.

"默宣."他輕喚.

楚默宣轉頭,望了一眼父親又低下.

面對父母,他一貫如此,能沉默的絕對不找一個字代替.

"你感覺周一,股票會漲還是跌?"他想找個話題,但實在找不出.臨到最後,還是商場上的俗事.

"漲."他又丟了一把魚食,吐出一個字.

"為什麼?"楚健豪當然不相信兒子有算命的本事,但這話,他愛聽.

"知覺."他轉過頭,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接著又追加了三個字:"您信麼?"

"信!"不知為何,兒子堅定的語氣突然讓他剛剛沉悶的心舒緩了好多.

又是一陣沉默.

"爸."他放下魚食站起身,"我要訂婚了."

"奧?哪家女孩?"楚健豪這次表現出少有的耐心.

"帶我們家來的那個."他答,依舊是淡淡的沒有任何感情的語氣.

"你,想好了?"楚父盯著兒子問.

"嗯."他點頭,又住了嘴.

不如他所料,他早就知道兒子所有的決定,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無論是他,還是他的妻子.

只是……又要吵起來嗎?他頓了頓,壓抑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知道了!"

望著父親緩緩地轉身離開,楚默宣伸手遮了一下刺目的陽光,大步向車庫方向走去.

Gavin任楚氏集團董事長以來,這是楚默宣第一次來到楚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只見這家伙一邊喝著咖啡,一邊不停地看著待簽的文件笑.

見楚默宣不敲門一陣風似的走進來坐在沙發上,他側轉頭看了好朋友一眼,眼睛再次回到手邊的文件上.

"在看糟糕的財務報表麼?"楚默宣對著他翻了個白眼兒,這家伙別看是個醫生,其實對數字相當敏感.

"你看看這個."說著,Gavin把手上的文件交給楚默宣.

他接過來一看,差點笑噴.原來這個文件不是別人的,正是林曉顏的閨蜜,阿禎的推薦信.推薦的也不是別人,而正是林曉顏.

信上,阿禎曆數林曉顏的種種好處,從人品到設計水平,從楚氏落難到挺身救急……當然,阿禎沒忘最後一個關鍵環節,拍新老板的馬屁.既然拍馬屁,就需要一個很強烈的對比,顯然,如果把楚健豪董事長拿出來的話,自然沒有什麼可比性,于是阿禎便拿出同新老板年齡差不多的楚默宣做墊背,言詞之中,不僅把楚默宣裝酷擺譜折磨林曉顏的事兒抖了個乾淨,且還打比方說多虧楚氏集團沒落到他手里,否則幾千號人別說現在還能領工資,估計早就掃大街去了.

"那新老板的意思呢?"楚默宣把文件丟到桌上轉頭望Gavin.

"這事我說了算麼?"他反問.

"算了,不聊這些了,我有事兒和你商量.咱去酒吧坐."楚默宣顧左右而言它.

Gavin會意,不再追問.

楚默宣就是喜歡好朋友這一點,好奇也罷,不好奇也罷,只要是他不想說出口的事,他永遠假裝不知.他們之間自然而然形成一種默契,不打探對方,但如果對方有需要,一定會毫不猶豫.在德國時如此,在國內,同樣不會改變.

"你……已經決定回國了?"兩杯酒落肚,楚默宣臉色微紅.

"是啊,原本就不是一個靠譜的人.不可能總待在一個地方."Gavin笑答.

"如果我說我要訂婚了,希望你喝完喜酒再走,這個理由有說服力沒有?"楚默宣喝下第三杯酒,把酒杯放在桌上問.

"和那個單親媽媽?"Gavin眼中閃著喜悅的光,"你真的愛她?"

楚默宣歪著頭,想了想.說自己也不是特別清楚,只是,就是想和她在一起,日日夜夜擔心的,都是怕被別人搶了去.

Gavin當即大笑,傻小子,這就是愛情啊.

楚默宣有些羞澀地低頭,不知為何,一提到她,心底總會湧出一絲甜蜜與幸福.他不是那種善于表達的人,可是,如今卻有一種特別強烈的表達欲望,他想讓他的好朋友,他的家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喜歡那個傻姑娘,那個傻姑娘是他的人.

上篇:第六十章借你肩頭     下篇:第六十一章全民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