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七十八章坦白心跡  
   
第七十八章坦白心跡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學校里,林曉顏一直心神不甯,眼前不斷出現楚默宣的身影.以他的性格,突然爽約,一定是家中出了什麼重要事兒.可是陳叔他們不肯講,她又不便多問.

正在此時,阿禎的電話打了過來.

于是,她趕緊追問.

阿禎說她打電話的目的就是告訴林曉顏,楚默宣的父親生病住院,楚氏集團的股票又像過山車似的往下栽了.

"可是,這和楚董事長的病有關系麼?"林曉顏不明白.

不過,阿禎說她也說不清楚.

但她接著告訴林曉顏,聽小道消息說楚董事長好像向銀行,以及社會上借了一些高利貸,聽說現在連家里的房子都抵押了.她提醒林曉顏,要自己多留個心眼兒,別最後煞費苦心地嫁給一個假富豪.說不准現在的楚默宣就已經替他爹背著一身債,不光不是什麼富豪,還有可能是"負"翁.

可林曉顏卻爭辯說,這和她有什麼關系?別說現在兩個人根本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種關系,就算是,愛就是愛,又不是買賣,和窮富根本不搭邊.

你個傻丫頭.阿禎在電話里一個勁兒地罵,你都不想想,楚少爺是怎麼對你的.

他有錢的時候折騰你,沒錢的時候再跟你談感情,橫豎都是他沾光,你個笨丫頭就等著吃虧吧!

知道和阿禎再聊下去,也聊不到一個節拍上,于是林曉顏以還有事為由,收了阿禎的電話,接著撥打楚默宣的手機.可是一次又一次,對方就是不肯接聽.

陳叔見了,不停安慰她,說默宣不久就會回來,不必擔心.她抬頭望一眼慈祥的陳叔,勉強從嘴角擠出一絲笑,沒有辯解,也沒反駁.

"他家里出了什麼事麼?"她依舊不停問.

"應該沒什麼大事兒."楚默宣臨走前,一再告訴陳叔,千萬不要告訴她家里父親生病的事兒.

陳叔自然知道楚默宣是怕林曉顏擔心,因此,閉緊嘴巴,無論如何也不肯吐露分毫.

不過,林曉顏一早就接到了教授的電話,說校長已經跟她打了招乎,她今天就可以入校.

不用問,即便忙得焦頭爛額,對于她的事兒,他還是那麼上心.

"好好念你的書吧,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吩咐完阿松送林曉顏去學校後,陳叔拍了拍林曉顏的肩頭安慰道.

"嗯!"林曉顏重重地點點頭.她轉頭親了一下小果,又對抱著小果的詹妮弗揮揮手,道一聲辛苦,才微笑著上了車.

聽說楚默宣要見自己,項聰有些莫名其妙.按照指定的地點,他按時來到市中心的咖啡廳,不久,便見楚默宣衣冠楚楚地與助手出現在自己面前.

"叫你來,是警告你,以後離林曉顏遠一點."屁股剛一座定,楚默宣冷冷的聲音隨後響起.

"你什麼意思?"項聰盯著那英氣逼人的臉.

"她是我的女人?"他答.

"你的女人,有本事你把她娶回家!"說罷,他站起身.

"你會看到的."楚默宣被對方戳中軟肋,一字一頓地道.頓時,項聰感覺脊梁骨一下子冒出一股冷風,直沖自己的腦門.

回到別墅的家,楚默宣給母親打電話,說要跟她見一面.

楚母聽了,很高興地答應了.只是,她以為兒子會回家,沒想到,他卻說已經在酒店定了位子.

于是,豪門的一對母子,便如談判桌上的兩個敵對方,各自懷著不同的想法,坐在了一起.

一見面,楚默宣便向母親坦白,他要訂婚了.女孩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她最不待見的林曉顏.楚母面如似水,讓兒子給她一個訂婚的理由.楚默宣卻面無表情地告訴母親,他這是在告之他下一步的計劃,而不是和她商量.因為婚姻,首先是兩個人的事兒,其次才是家庭和家族.

"如果我不同意呢?"楚母擺出一副大家長的做派盯著兒子問.

"我希望得到您和爸的祝福."楚默宣回望母親的眼睛,"如果您認為有困難,那也沒關系."他很快又轉換成淡然的口氣.

"我就不明白,米琪哪點不好?你只不過就是因為反對而反對,錯過和傷害米琪!"

"有沒有錯過她,我的心會知道.媽!"楚默宣說完,低頭將注意力轉到面前的食物上.但顯然,與母親的對話影響到了他對食物的興致,因此,拿起的刀杈又放下.

"無論如何我和你爸都不會答應的."楚母最後還是攤了牌."可是,我不明白,為何你不拿拯救楚氏集團的條件去跟我們談?如果這樣,或許我和你爸會考慮."

楚默宣做夢也沒想到母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頓時,他感覺自己剛剛那顆還尚有一線溫度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寒冷的冰窖.

他終于知道,他為什麼一直以對抗的姿態生活在這個富豪之家,原因很簡單,他父母眼中的任何一切,都可以成為眼前看得見,摸得著的交易.

"我會下請柬給您和爸."看著母親昂首走出酒店,他從椅子上起身,對著母親的背影高聲道.

他知道母親應該會聽到,因為她微微將身體轉了一個角度,停頓了半秒,便徑直走開了.

楚氏集團的股票已經跌了兩天.在這兩天里,林曉顏沒有主動給他打過一個電話.這不由使楚默宣氣得直跺腳.

"是不想再繼續你的學業了?"晚上,他咬著牙問.

"總是一個老調調,就不能換個新的?"林曉顏嘴角上揚,給出一個不屑的笑.

"說好了每天的作業要彙報,不守信用!"他把後面的四個字加重了語氣.

而林曉顏卻諷刺他說,她現在學的課程深了好多,怕是發給他,他也未必看得懂.直氣的楚默宣說如果她再用這種口氣跟他講話,他就直接撲過去,把她從學校里拉回家.

他的一個"撲"字出口,林曉顏立馬安靜了好多.猶豫再三,林曉顏還是忍不住問了那個讓她擔心的問題,聽說他父親生病住了院,嚴不嚴重?

楚默宣一驚,連問是誰大嘴巴?嚇的林曉顏趕緊使勁兒捂住嘴.她太了解楚默宣的做事風格,要是讓他知道是阿禎透露了消息,指定不會放過她.

好在楚默宣仿佛心情還不錯,並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告訴她,父親的病並無大礙.

"聽說,楚氏集團的股票一直跌停,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麼?"

"你的消息蠻靈通嘛!看來阿禎這個女孩還真是不簡單啊!"聽得出,楚默宣叫阿禎的名字明顯是加了情緒的.

"別,拜托你不要讓你的朋友開除阿禎.是我逼她說的."林曉顏一股腦地解釋,是她懷疑楚默宣不辭而別,認為指定家里發生了大事兒,問陳叔,陳叔又不肯講,自己又特別擔心,于是懇求阿禎幫忙打聽.

沒承想,她的這一大堆解釋,又著了楚默宣的招兒.

"你對我這麼關心,是不是喜歡我?"

他說這話時,林曉顏正感口渴,伸手從桌上抄起水杯猛地灌了一大口,聽到他這句話,當即大驚,隨一口嗆到,直接把水全部噴了出去.

上篇:第一百章早知今日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楚少遭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