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一百二十五章惦念小果  
   
第一百二十五章惦念小果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面鬼,以後我們不吵架了!"她含笑著開了口.

"為什麼不?只要是傻妞喜歡的,想怎樣就怎樣!"他伸出食指點了點她高而小巧的鼻子."以後再不准去冒險!再不准逃跑離開我!再不准喜歡我之外的任何一個男人!"溫柔不過幾分鍾,楚默宣又還原高冷的霸氣.

"不准!不准!你當我是你的奴……"最後一句話未說完,又被他火熱的唇吞了去.

沙灘上,遮陽傘下,手工紡織的毯子上.林曉顏還在暈睡.

一旁的楚默宣盯著她,已經看了好久好久.

這段日子,她得承受怎樣的打擊與痛苦,才會不惜以損傷自己身體為條件,去換取他的蘇醒?

"許多人都說會為了愛情犧牲生命,他們不知道,真正的犧牲是,哪怕我痛苦一生,也要看到你的歡笑!"陳叔的話,一直在他耳邊回響.

是的,他見多了那些信誓旦旦說要為了他付出一切,甚至為了他去死的女孩,可是,如果她們遇到林曉顏這樣的困境,會犧牲渴望的愛情,不惜損害自己的身體去拯救他嗎?他相信,她們不能.

曾經,他一直不明白,自己怎麼偏偏就喜歡上,這個看起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傻丫頭,甚至當初不顧忌她單親媽媽的身份,與項聰爭風吃醋.說白了,接觸的多了,便被她身上的那股不管不顧的善良,沒有條件和要求的付出而打動.從而,開啟封閉已久的心門,換醒自己內心深處那個叫作"愛"的東西.

原本,他也以為,自己對她,只是憐憫與同情,只到項聰求婚,他才徹底明白,他屢屢壓抑著撲向她的沖動,其實是骨子里的男女之愛.更要命的是,自那次強吻她之後,他要把她擁到懷里的沖動,一日勝似一日的強烈.以至于,當那天看著她和項聰自酒店出來時,他痛徹骨髓的絕望,一下便將他打入無情而冰冷的地獄.

這是自妹妹離世後,他經曆的第二次致命的對世界萬念俱灰的打擊.

如今,一手握著玉佛,一手握著心愛的姑娘,再抬著看看蔚藍的天空,楚默宣的心里,是從不曾有過的愉悅與輕松.

終于從睡夢中醒來,林曉顏輕啟雙眸,見冷面鬼正伸手去摸自己的臉.

她側目,望一眼四周來來往往的人,趕緊躲閃:"你干嘛?"她嗔怪.

"口水,都流到毯子上了!"他臉上的柔情瞬間換作誇張的嫌棄.

林曉顏一驚,趕緊伸手摸自己的臉,"那有啊?"她轉頭望過來.可愛認真的模樣,讓一向習慣于冷臉的楚默宣,都忍不住啞然失笑.

但這次被戲弄,林曉顏並沒有急咧咧地還擊,而是輕輕垂下眼簾低聲說,她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在柏林的小果.

楚默宣不作聲,頭轉向大海的方向,半眯著眼睛,但看得出,剛剛那抹稀有的笑,已經蕩然無存.

"讓陳叔和阿松回去吧.現在島上沒什麼事兒了."過了許久,他開了口.

"可是,小果需要我!"林曉顏抬起半個頭,眼睛偷偷望一眼冷面鬼.

"小果需要你,我不需要.要是我再昏倒的話,就讓那喬亞吻醒我,或者隨便不知名的女子!"楚默宣黑著一張臉,狠狠地丟下這句話,一下子從沙灘上直起身,轉身便走.

"冷面鬼!"她在後面大聲叫.可那家伙仿佛沒聽見般,沒有一絲一毫停下的意思.

晚飯的餐桌上,氣氛有些怪異.楚默宣低頭吃著盤里的食物,一聲不吭,林曉顏有一搭沒一搭地一邊望嘴里送食物,一邊偷偷望一眼連眼皮都不抬的冷面鬼.

這時,陳叔和左鵬一前一後進了餐廳.楚默宣強擠出一抹微笑,邀請兩人一起進餐,可自始至終,就是不看林曉顏一眼.

吃了幾口飯,聊了幾個無關痛癢的話題後,陳叔最先看了口.說如果四季島沒什麼事兒的話,他要回柏林照顧小果了.雖然詹妮弗自那次事件後對小果無比用心,他來之前也安排了兩個傭人幫忙,但畢竟都不是自己人.他還是不放心,所以准備明天就和阿松動身.

陳叔的話,讓楚默宣剛剛緊繃著的一張臉有了些緩和,他表示感謝後說,如果陳叔更喜歡四季島的話,也可以讓阿松把小果接過來.可陳叔卻笑說,只要心里有快樂,在哪里都是天堂.他現在很幸福,也很知足,四季島有四季島的好,柏林有柏林的好,國內也有國內的好,到哪兒都一樣.

說到國內,陳叔停頓了一下,但還是就此打住了話頭.

"陳叔!"林曉顏望一眼冷面鬼,終于對著陳叔張了嘴.而陳叔卻用公筷夾了一塊魚放到林曉顏盤中,岔開話題說,先吃飯,吃完飯他有事兒找林曉顏商量.

無奈,林曉顏直得住了口.

書房里,只有陳叔和林曉顏.看著丫頭一臉的無精打采,陳叔當即笑說,他知道默宣好了後,她一直放心不下小果.他也是,所以決定趕緊回柏林,去照看.

至于她,陳叔給出個人的意見,四季島看著風平浪靜,其實還有好多事情需要默宣處理.

默宣放心不下父母,左鵬極有可能同他們一起離島,那麼接下來,四季島無疑只有默宣一個人.如果真是這樣,她離開的話,是否就真的安心?

聽陳叔這麼一說,林曉顏沉悶的一顆心豁然開朗起來.她不想離開冷面鬼,可是小果還小,她真的不放心.但如果把小果接到四季島,很顯然,冷面鬼處理完四季島的事兒,還是要回到國內的,這樣對康複中的小果無疑沒有一點兒好處.

睿智的陳叔總是最先想到自己,想到此,林曉顏不由感激的兩眼淚濕.

晚上,楚默宣的房間內一直燈火通明.寬大的辦公桌上,擺滿了病人的檢查結果,以及各種各樣的機械圖紙.

午夜,臥室的門被偷偷打開一條縫兒.正在畫圖紙的楚默宣停了一下手中的筆,不動聲色地把眼睛瞄向門邊,只見一雙穿拖鞋的粉嫩的小腳丫,怯怯地出現在自己的臥室門口.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昏迷不醒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島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