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一百四十七章意外受傷  
   
第一百四十七章意外受傷

g,更新快,無彈窗,!

"抱歉,一直沒聯絡!"林曉顏微笑著望過來.她不知道為何,明明相比冷面鬼,眼前的男子才是那種給人安穩與幸福的絕佳人選,可自己竟然從內心深處,從未有過與他共度人生的打算?

他是好男人,他心底善良,處處為她著想.他甚至為了她,也可以付出一切,而她,捫心自問,卻只能將他放在好朋友的位置.她斤斤計較著他的付出,千方百計地盡快給予奉還.可對冷面鬼卻並非如此,哪怕他討價還價地沾她的便宜,獅子大開口般敲她的竹杠,她都不曾有那種兩人來往誰欠誰更多一些的計算和糾結.

這是為什麼?林曉顏真的無法解釋得清.

"方便喝杯咖啡麼?"她知道,他有好多話要對她說.

"不方便!"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傳來.

楚曉顏轉頭,見冷面鬼鐵青著一張臉,已經站在身側.

"我們就要訂婚了,五天之後,本市最豪華的酒店,歡迎來捧場!"冷面鬼緊緊擁著林曉顏的肩,驕傲的下巴都舉到了天上.

"曉顏,你跟他不會幸福的!"項聰眼中滿滿的憂郁,林曉顏不是不懂.也許,是他不懂,她面前的這個男人,並非他想象中的樣子.當然,最為關鍵的是,她愛著他,且彼此相愛.至于將來幸不幸福,誰能確定將來到底是個什麼樣子?誰又能定義幸福到底應該長什麼樣?

"項總,對不起!"林曉顏被沒耐心的楚默宣連拉帶拖地拽上車,只能回頭淡淡地道.

坐在車上,從後視鏡望去,依稀可見,悵然若失的項聰,眼睛一動不動地望向他們車子駛離的方向.

回家的路上,楚默宣的臉色一直很難看.好在腳下留情,沒有開出那次飆車的速度.

"左鵬,以後楚氏集團服裝事業部那邊,要多配幾個人看守!"車子開到一半兒,那家伙終于忍不住發作,給左鵬打了電話.

"小心眼兒!"副駕駛位子上的林曉顏忍不住發了火.

"這是他不敢造次,否則……"他抬頭,發現前面一輛車,竟然正對著他們直沖過來.楚默宣當下一驚,急忙猛打方向盤.瞬間,車子一個急轉彎兒後,奔著左邊的護欄直沖過去.

只聽"砰"的一聲響.楚默宣一垂頭,整個上半身倒在了方向盤上.

聽說兒子車禍住院,楚健豪夫婦嚇得魂飛魄散.

急急忙忙奔到醫院,發現昏迷中的兒子,尚未清醒,而病床旁邊,瘦弱的林曉顏正捧著他的手,不停地哭.

"你給我滾出來!"咬牙壓了壓心頭的惱火,楚母對著林曉顏冷冷地道.

"說吧,要怎樣才離開我兒子?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為了我兒子的活命,就算我求你了成不?"

"對不起!對不起!"林曉顏臉上的淚一直不停地流."求您答應我,無論怎樣我們都不會分開的."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脆生生地打在林曉顏粉嫩的臉上.

"別做夢了,只要我有一口氣在,你連想都別想!"楚母精心化過妝的臉,已經氣的完全變了形.

"趕緊給我滾!"她怒吼著,手指門外的方向,凜冽地命令林曉顏.一旁的楚健豪雙眉緊鎖,鄙夷的眼神令她不寒而栗.

好在此時阿禎急步趕來,一把扶起地上的好朋友.轉頭對著楚母大吼:"滾不滾這話,您沒有資格說.作為楚氏集團的前董事長,前董事長夫人,難道不知道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的道理麼?"阿禎故意將"前"字加重了語氣.

里面的諷刺,兩位老人家自然聽得清楚.刹時氣得渾身發抖:"這是哪里來的野丫頭?這麼沒教養……"楚母手指阿禎,嗓門兒提高了八度.

"我沒教養?"阿禎眯一下細長的眼睛,下巴高高抬起:"沒教養的是那種不分青紅皂白,只看利不看心,只講虛榮,不講道德的人……"阿禎還要據理力爭,卻被林曉顏哭著強行拉了出去.

"真是物以類聚,物以類聚……"楚母氣的直跺腳,而楚健豪卻瞪著雙銅鈴般的眼睛,青筋暴跳.

就在此時,左鵬急急走了過來.

在看了楚默宣的傷情後,他一臉憂郁地走到楚健豪夫婦旁邊,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誰都知道,楚少喜歡林曉顏,他問過了醫生,醫生說楚少傷情並不嚴重,只所以沒醒過來,有可能發生了並非器質性病變的腦振蕩.

當下最好的方式,是盡快在他身體沒有發生大的改變時,喚醒他.他坦誠地向楚健豪夫婦表示,之前楚少曾經有過昏迷的案例,最後是被林曉顏喚醒的.

如果他們此時趕走林曉顏,毫無疑問對楚少的病沒有一點好處.

聽了左鵬的話,楚健豪夫婦一時沒有主意.

就算不是醫務工作者,電影電視看多了,也懂一點基本的常識.兒子與他們一直溝通不爽,當下正與林曉顏熱戀,顯然,她的陪伴比任何一個人都重要的多.

"唉!"楚健豪重重地歎口氣.轉身拉著妻子的胳膊往外走.這個節骨眼上,離開,是對兒子最大的幫助.

見楚家父母走了,林曉顏趕緊撲到左鵬面前,急問醫生都說了些什麼?

左鵬一邊安慰林曉顏,一邊把她推到病房.告訴她,醫生讓她好好跟楚少說話,說的越動情越好,越能打動人越好.只有這樣,他才能盡快清醒過來.

已經緊張的兩腿直打顫的林曉顏,此時才緩緩出了一口氣,轉身再次回到病房.

"冷面鬼,你傻不傻啊?為什麼要把方向盤往自己的方向打?為什麼?"想著緊要關頭,楚默宣緊皺眉頭拼命左打方向盤的畫面,林曉顏的淚又來了.

"要是沒有你,我可怎麼辦?"她繼續哭訴,緊緊抓著楚少修長白皙的手,放在自己臉上.

然而,無論她怎麼哭訴,病床上的楚默宣就像睡著了般,一動不動,沒有一點兒反應.

"對了,冷面鬼,你不是說我們五天之後就要訂婚麼?你得站起來啊!你站起來,我們才可以並肩走在一起,才可以……"想著醫生說的刺激他的事兒,林曉顏感覺,如今冷面鬼最上心的,應該就是訂婚了.于是,趕緊把這事兒拉起來.

沒想到話音未落,頭頂上,一個聲音卻緩緩響起:"才可以……怎樣?"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妹妹忌日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相擁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