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一百七十四章險被算計  
   
第一百七十四章險被算計

g,更新快,無彈窗,!

安度被人用擔架抬到了醫院.半小時後,骨折的片子便出現在年輕院長的辦公室桌上.

"這種骨折,別說人,神仙也辦不了."他皺著眉頭跟旁邊一位資深的外科醫生討論.

"別看我,就算您把我的腿打成這樣,我也不上這台手術."這位外科醫生是四季島有名的接骨專家,據說年輕時曾經在國外一家大醫院名震四方,後來因個人問題看破紅塵,被楚默宣請到四季島.

"聽說有一個叫蕭宇的外科醫生,對這種粉碎性骨折特別有研究,難不成島主是想請他來給安度做手術?"年輕的醫生從骨子里怵這位說一不二,做事從不按常理出牌的頂頭上司.

"拉倒吧你!"外科醫生對著年輕院長揮了揮手,"接骨手術這一塊,目前我說自己是第二,世界上還沒有一個說自己是第一的.問題是當前粉碎程度如此嚴重,要完整的接上,根本就不可能."

"誰說不可能?"兩人討論的正熱烈之際,背後傳來冷冷的聲音.不用問,正是他們的島主楚默宣.

"准備一下,今天上午你們倆都上手術台."兩位看到,島主依舊面無表情,好像對他們的討論,沒有一點不良反應.

"島主,安度的手術,別說是人,神仙也辦不到.您要我主刀這台手術,不是要我的命麼?"外科醫生攤著兩手,做欲哭無淚狀.

"誰說你主刀了?"楚默宣眉頭一挑,"我要你看著!"

楚默宣說罷,兩手插進褲兜,轉身走出辦公室.剩下兩位呆愣愣地大眼瞪小眼,一臉不可思議.

醫院外,楚默宣交給左鵬一張銀行卡."就這些了,都用到島上吧!"

"嗯!"左鵬欲言又止,最後點了點頭.

從他最後看到楚少的那一刻,他就有些懷疑,楚氏集團有可能在四季島地震之際,就已經出現了危機,不過,他還沒那麼確定.

如今高傲的楚少當著他的面說這樣的話,很明顯,楚氏集團,甚至包括楚氏醫院在內,都有可能不再需要他們的參與了.

想到此,左鵬的鼻子隱隱有些發酸.但抬頭,卻見楚氏正難得地露出一抹微笑:"放心,我的東西,遲早會拿回來."

左鵬的性格中,有太多楚默宣相似的地方,不輕易相信人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楚少的話無論多麼不靠譜,他都深信不疑.

就像現在,明明在別人看來,都不過是一句安慰的話,可左鵬,竟然就像楚氏集團已經回到了他們手里般,信心滿滿地點了點頭.

為了進一步得到阿松的信任,Darren有事兒沒事兒,便邀對方喝喝酒,吃個飯,甚至偶爾跑到商店里買點貼心的小東西.

就在他們認識的第三天,Darren提出,可否到阿松的家里,認識一下家人.

阿松一愣,猶豫了片刻說,自己家里的人比較特殊,他需要向陳叔請示一下.

聽說Darren幫助阿松找回了里面裝著重要證件的錢包,且阿松一再強調這名老外的性格和人品不錯,對一切保持警惕的陳叔只好告訴阿松:為了表示感謝,他作為家里人,請人家在正規的酒店吃個飯.

好狡猾的狐狸.聽阿松轉達了陳叔的意思後,Darren在酒店的房間來回踱步.最後,計從心頭,說不定,這反而成就了他的調虎離山之計.

第二天,按照約定時間,阿叔,阿松早早出現在一家格調高雅的酒店里,當Darren西裝革履,遠遠從停車場往酒店的門口靠近時,陳叔不由心下一驚,他一指Darren,問是不是那個人.阿松點頭,陳叔一把拉起他,順著後門就溜了出去.

阿松不明原因,急問為什麼.陳叔卻已經跳上車,告訴他趕緊回家.

果然,一向緊閉的大門已經大開,而院子里,兩個皮膚黝黑的大漢,正虎視眈眈地望著詹妮芙身後嚇的哇哇大哭的小果.

看著陳叔從門外急急趕來,詹妮芙緊張的心一下放松了.作為跟隨陳叔他們多年的傭人,她太了解家里這兩個男人的身手了.

當然,陳叔和阿松也並未讓她失望,不過三拳兩腳,便將那兩個家伙打翻在地.一問,正是Darren花錢雇來的臨時打手.目的只有一個:搶走小果.

見留著兩個人也沒什麼用,阿松連踢帶踹把兩個家伙趕出門.再回頭,陳叔雙眉緊鎖,直沖林曉顏的房間.

四處尋找後,他快速打通了林曉顏好朋友阿禎的電話.

解釋了半天,阿禎才知道,原來林曉顏在德國時,一直住在楚默宣的別墅里.

果真是家大業大啊!阿禎羨慕的兩眼放光,但眼下,陳叔卻告訴她一件十萬火急的事兒:趕緊找楚默宣的好友鄧子楓,並且留下了他的聯系方式.

鄧子楓?阿禎並不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從林曉顏口中,她知道,他就是楚少的發小兼好友.陳叔這麼急著找他,一定是德國那邊出了大事兒.

唉,真是豪門亂事多啊!阿禎從心底發了句感慨.

好端端的楚氏集團,被一個來路不名的女人一下子挖到了自己的盤子里,其它幾個行業不知道具體情況,反正服裝事業部自從她接管後,就沒有一個好消息出現過.先是原來吃不飽的訂單縮水更加嚴重,接著就是高層人事變動,搞得人心惶惶.自己要不是一本心思等著楚少翻牌,早投奔對林曉顏一往情深的表哥了.

不過抱怨歸抱怨,明明知道楚氏服裝已經氣數已盡,本份的阿禎依舊盡職盡責地做著自己的工作,用她的話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可事實上,連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楚氏集團的災,可不是她這種排不到人事部的小兵所能消得了的.

費盡周折,阿禎終于在一所氣派的高端寫字樓門前,報出了鄧子楓的名字.誰知此話一出,前台那位接待她的時髦姑娘,緊接著就毫不客氣地給了她一個白眼兒.

"小姐,請您說話尊重點.我們鄧總的名字,豈是一個無名小卒直乎的?"

"什麼鄧總?什麼尊重點?名字不就是用來叫的嗎?鄧總?姓鄧的人多了去了,我說鄧總有幾個人知道……"

"是誰要找我?"她正氣勢洶洶地跟前台爭辯,忽聽到背後傳來一個好聽的男中音.阿禎轉頭,見一位一身休閑打扮的三十多歲的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看過來.

"你──就是鄧子楓?"阿禎眼睛上下打量一下對方,眼珠在眼眶里轉了一圈兒又一圈兒.這個人,她好像在哪里見過.

難不成?她突然一下想了起來:"你就是跟我搶甘蔗汁的那個──家伙!"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你信我嗎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半杯蔗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