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一百七十五章半杯蔗汁  
   
第一百七十五章半杯蔗汁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前台小姐惱了,上前就要推阿禎.

男子卻指著她哈哈大笑起來."是你搶我的甘蔗汁,怎麼說是我搶了你的?"

原來,有一天阿禎感冒咳嗽,各種各樣的藥吃了一大堆,依舊沒一點兒好轉.有同事給她支招,說去喝杯甘蔗汁吧,上次他感冒咳嗽,一杯甜甜的甘蔗汁下肚,比靈丹妙藥都好使.

被咳嗽折磨的痛苦不堪的阿禎,經朋友指點,來到一家飲料店.誰想到她的手剛剛指向甘蔗汁,後面便響起了一個好聽的男中音:來一杯甘蔗汁.

店員看看阿禎,再看看男中音,很為難地問:兩位不是一起的?

在得到兩人異口同聲的否定回答後,他頓時為了難:能不能有一個發揚風格的?因為甘蔗汁,就剩下了一杯.

阿禎一下就急了,扯著破鑼嗓子吼叫,說是自己伸手先點的,應該歸自己.

男中音一聽就不樂意了,口口聲聲說是他先開的口,要買給自己的女朋友,憑什麼要讓給別人?為此,兩個人爭的面紅耳赤.店員實在沒辦法,只得不偏不倚,一人一半.

"你喝了那半杯甘蔗汁,嗓子好了沒?"兩年後,鄧子楓對那半杯甘蔗汁依舊念念不忘.

"你呢?給你女朋友那半杯甘蔗汁,有沒有把甜蜜的愛情進行到底?"

各自的話題一攤開,各自又不由同時會心一笑.

是的,那半杯甘蔗汁沒有治好阿禎的咳嗽,鄧子楓的女朋友,也沒有因那半杯甘蔗汁的甜蜜,而回心轉意.

"光跟你瞎扯些沒用的,差點忘了正事兒.給,這是陳叔給我的電話,讓我交給你."

一聽說從不與自己有過什麼交集的陳叔,突然留電話給他,鄧子楓一下收斂起慵懶的笑,趕緊接過阿禎手中的紙條.

電話接通,陳叔直奔主題:默宣的好朋友Gavin出現在德國,今天差一點搶走小果.如果可以,請鄧子楓趕緊通知楚默宣,要他徹查一下,此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Gavin出現在德國?鄧子楓緊皺眉頭,他去德國搶小果?理由呢?

見那個性格豪放的男人一臉嚴肅地低頭思索,眉宇間的英氣,令阿禎不由心頭一振.原來男人認真起來,竟然還有那麼一點點心動.

告辭離開.鄧子楓送她到大門口,並將自己的一張名牌遞給他.說有事隨時聯絡.阿禎微笑低頭,看了一下名片上的頭銜,當即做吃驚狀:"果然是鄧總啊!"

"鄧子楓!"他回道,"名字不是用來叫的麼,直呼我大名就好了."

"呵呵!"她輕笑,感覺比跟她搶甘蔗汁時的男人,可愛多了.

送走阿禎,鄧子楓再次打通了陳叔的電話.據他調查的資料看,Gavin還有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如果能確定那人到底是Gavin還是他的雙胞胎兄弟,好多事兒可能就比較好解釋了.

但同時,鄧子楓也提到,但為了安全起見,最好先離開.畢竟別人在暗處,他們在明處,人手又少,危險的系數也更大.

陳叔當即回應,說自己再考慮考慮.

"對不起,陳叔!我差點惹下大亂子!"趕走兩個搶小果的男人,阿松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陳叔卻笑笑說,這些事很複雜,不能光責怪他.另外,他還自責自己想得不夠周到,他是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應該有更有意義的事情做,而不是一天到晚困在家里,耽誤了大好的青春.

"等默宣了結完當前這幾件棘手的事兒,我們就考慮給你找份合適的工作."陳叔坐在沙發上,拍了拍阿松的手."不過,通過這件事兒,我們也得給自己一個教訓,以後得加強對小果的照看.實在不行,只能搬回國內."

"那德國的房子怎麼辦?"阿松擔心地問.

"傻孩子,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房子是為人服務的,不能因為一套房子而困住人啊."

不過,陳叔也提醒阿松,既然我們沒和老外見面,而且打跑了他派來的人.他很快就會知道自己已經暴露,接下來,為了搶到小果,可能還會想其它方法.所以,他已經決定,先訂當晚的機票,連夜回國.

為了安全起見,陳叔說阿松必須和自己一起回去.家里的房子讓詹妮芙幫忙打理一下就好.

做完安度的手術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一直看不到林曉顏,他隨問管家.管家說,林小姐一早出去到現在,一直還沒出來.

打著石膏還不消停,真拿她沒辦法.楚默宣心里不舒坦,食欲更差,沒吃幾口飯,又忍不住咳嗽起來.

此時,門鈴一響.穿著背帶褲的傻姑娘一臉神秘地出現在他眼前.

"今晚指定讓你睡個安穩覺兒."她說著,手里拿著一個布袋,獨自進了廚房.傭人一見,慌忙跑過去,打開一看,是一些叫不出名的中草藥.

為了不至于被夢少訓,管家和傭人一再表示交待給她們就可以了,但林曉顏還是堅持說要看著煎.

半個多小時後,一碗黑乎乎飄著中藥草苦澀的湯藥,端到了楚默宣面前.

"止咳的,雪婆婆說特別靈驗!"林曉顏像個推銷員般向楚默宣介紹.

"你確定不是想要了我的命?"楚默宣掃一眼湯藥,臉上的表情比剛剛溫和了好多.

"不喝拉倒."林曉顏假裝生氣,伸出左手就要去端那只碗.

"放下吧,不用你喂."他用挑逗的語氣對她道.

"貧嘴."林曉顏壓抑著唇角的笑,斜眼望一眼楚默宣,"晚上都咳成那樣了,還做這麼久的手術,不要命了?"

"是想做到一半兒休息一下的,可安度不讓!"他笑笑,把碗放到唇邊.

那藥還真是特別,明明聞起來濃濃的一股苦味兒,可含到口中再咽到胃里,竟然清涼中帶著一股馨香.

喝完藥,林曉顏催促楚默宣回房休息,但他卻笑說,要有東西送她.一把拉起她的手,直接上了樓.

就在林曉顏猜測會是什麼好東西時,楚默宣已經將一個裝有照片的紙袋遞了過來.

知道她右手不方便,他挨著她旁邊坐下,從里面抽出幾張照片.

"是小果!"林曉顏說出三個字後,眼中已經有了淚.

"好久不見小果,好想他!"說罷,手里拿著小果的照片,流下了眼淚.

他當下著了慌,趕緊掏出手絹替她擦拭,並順手將她擁到懷里.

這個善良又多愁善感的傻姑娘啊,每次都讓他那麼心疼.

看來,得抓緊時間將四季島的事情處理完,好帶著她一起去看小果.那麼久不見,講實話,連他也忍不住有些想那個小家伙和陳叔他們了.

"對不起!"林曉顏起身,去了衛生間.

可等她兩分鍾後從里面出來,沙發上的楚默宣已經沉沉地睡著了.

上篇:第一百七十四章險被算計     下篇:第一百七十六章慈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