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念情深:總裁的落跑萌妻 第二百一十一章惡有惡報  
   
第二百一十一章惡有惡報

g,更新快,無彈窗,!

午夜,巨龍大酒店總經理辦公室.楚默宣坐在沙發上,嘴里叼著一只煙緩緩地吐出一個煙圈兒,自顧自地如若無人之境.

地板上,已經跪了三個多小時的阿強,緊張的已經尿了褲子.

"原來我這人沒耐心是出了名的,現在年齡大了.畫風也變了……"楚默宣不急不緩的望一眼阿強.

"楚少,工友真不是我害的."

啪.一根明顯有割痕的長繩狠狠地丟到他面前,"你以為沒有人證物證,就可以逍遙法外."

阿強一看,面前站著的,正是他殺害工友的好朋友.

"我一天到晚睡不著覺,就是因為你這種做惡的人,還沒事兒人似的做著白日夢."對方說著,舉起拳頭就要跟好阿強拼命.

見人證物證全在,阿強無法抵賴,只得交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阿強不僅霸道,還是個好色之徒.受害工友的老婆從老家到工地上幫忙打工時,被好色的阿強盯上,隨有了不軌之心.

可正當他瞅准機會對女方下手時,女方的丈夫,也就是被害的工友突然趕到,把阿強痛打了一頓.

在這個以出賣苦力討生活的小團隊里,人人知道阿強在社會上有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好多人本著甯可少一事兒,也不多一事兒的原則,凡事都讓他三分.因此,自以為自己就是團隊老大的他,怎能輕易咽下這口惡氣?

而就在這時,一個藍眼睛的老外不知怎麼知道了他.說如果他在巨龍大酒店的施工裝修時做個手腳,給施工隊制作個大麻煩,那麼將有一萬元的報酬,並當場支付了百分之五十的定金.

原本就想報複的阿強,見自己報仇還有人買單,當即就將工友列入"制造對象".于是,第二天,便有了工友高空墜亡的事件.

顯然,接下來的事兒已經不需要他楚默宣插手.于是,他吩咐左鵬,直接將這個家伙送到警察局好了.

處理完那個做惡的阿強,楚默宣駕車直奔別墅.

車開到一半兒,突然接到鄧子楓的電話:"默宣,告訴你個好消息!"鄧子楓因為激動,大開的嗓門兒又提高了八度."我和阿禎明天要去斐濟……"

話未說完,電話里孩子和女人的尖叫已經不絕于耳.楚默宣趕緊把手機從耳邊移開:"什麼呀,亂七八糟."接著,果斷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按下了結束鍵.

不得不說,鄧子楓的喜訊,讓他再次想起了林曉顏.那個他從腦海中拼命踢出去無數次,但最後卻穩穩地占據他整個身心的,又愛又恨的丫頭.

"您真的不打算去找林小姐了?"左鵬開著車,聽到了鄧子楓興奮的高叫,以及楚少無法掩飾的妒忌.

"去哪兒找?為什麼要找?她就知道逃,逃,逃,那就永遠逃下去好了."楚默宣咬牙切齒地發泄完一通後,狠狠地把自己丟到座位上.

他知道,自己終于成了一個曾經最瞧不起的,口是心非的家伙.

"你果然沒有食言."楚健豪的家里,望著沙發上坐著的,一臉英氣的兒子,楚健豪說不出的驕傲.他一直以為,兒子拿下楚氏集團的允諾,只不過是句安慰,沒想到,沒過多久,他就毫無懸念地坐上了他曾經座不穩的寶座.

"那麼接下來呢?"楚父問,"要去找那個拋棄你的林曉顏?"

"嗯!"楚默宣低頭,並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事到如今,你還是放不下她?算了,也許,她自有吸引你的地方吧."楚父望一眼一直微笑不發表任何意見的妻子."你,不想說點什麼嗎?"

"相信默宣吧!"楚母的目光一直盯著兒子沒有片刻移動."兒子啊,我們都老了.如果找到那姑娘,就把她帶家來吧!"

"是!"楚默宣望望父親,再望望母親,鄭重點了點頭.

"四季島,您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去?"已經決定了的事兒,突然又改了主意.這不是楚少的風格.

"是,我去……找她."在左鵬面前,他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加以隱藏.

"您是對的!"左鵬釋然一笑,對著楚少伸出大拇指."她是個好姑娘,值得您這麼做."

在出租屋,在四季島,親眼目睹了林曉顏為楚默宣不管不顧地付出,左鵬對這個女孩的好感,也寸寸加深.他總感覺,只有林曉顏這樣的女孩,才配得上他們的楚少,也只有楚少這種外表冷漠,而內心善良的真男人,才配有和林曉顏這種感天動地的愛情.

普通人找個人自以為茫茫塵世,宛若大海勞針,可楚少的高智商,任何時候都能超前于人.

一個電話打出去,鎖定林曉顏失蹤的日期,然後問火車站,有沒有個叫"林曉顏"的人買過票?趁對方查詢的當口,他想,只要傻妞坐的不是那種四個輪子咣當半天,走不了百十公里的大巴車,只要是實名制買票,一查一個准兒.

果然,他很快就收到了確切的消息.林曉顏當天買了一張去往七溪鎮的票.

說到七溪鎮,楚默宣點開電腦上的地圖,並毫不猶豫地訂了當天的火車票.

自從林曉顏在簡莫的面館打工後,簡莫的母親幾乎每天晚上必報道似的到她住所,訊問當天的進展情況.她的目的很明顯,無論如何,讓簡莫到醫院接受治療.

"如果一句話立馬就能改變簡莫,他怎麼可能固執地堅持到現在."林曉顏也很無奈,她不是不想幫簡莫,幫簡莫的媽媽,而是她知道,對于簡莫這種倔到骨子里的男人,只能一步步慢慢來,否則欲速不達,還有可能前功盡棄.

"好吧!"每次,簡莫的母親千恩萬謝之後,只能無奈地搖頭離去.搞得林曉顏一直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好像自己做事偷工減料,沒有盡心盡力般.

直到有一天,簡莫臉色蒼白地昏倒在面館,他們才七手八腳地把他抬到醫院.一做身體檢查,醫生的臉當時就沉了下來.

再不尋找合適的骨髓,估計這條命就沒救了.奈何簡莫醒來第一件事兒,依舊惦記著面館,無論如何也要支撐著身子回去.

"簡莫,你這個自私又自立的男人."林曉顏終于忍不住怒吼,在場的所有人,一下子驚呆了.

"是,因為你父母的自私,奪去了你愛人的生命.你氣不過,或者說,你放不下心中的愧疚.可是,兩年多時間過去了,你有沒有抬眼看過你的母親,正眼看過你的父親?他們錯了,並且他們已經為錯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你還要怎樣?難不成要了自己的命,再要了他們的兩條老命,一並為你逝去的愛人陪葬?"

林曉顏的一席話,讓剛剛吵鬧的病房一下安靜下來.這一刻,震驚的不僅是簡莫的父母,老板娘和她的丈夫,還有好幾位來醫院探望簡莫的鄰居.

就在空氣安靜的幾乎要窒息時,病房外突然傳來一陣哭聲,一個和簡莫母親年齡相當的婦人捂著臉快步走了進來.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幕後故事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辯解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