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007:他暴怒的報複  
   
007:他暴怒的報複

g,更新快,無彈窗,!

"爸爸從來沒有主動帶過我不認識的女生回家,你是第一個,而且爺爺奶奶看上去很不喜歡你,所以你會和我爸爸結婚嗎?"

"……果果."宋黎之沒有答案,可她害怕看到女兒失落的眼神,她甚至不確定,女兒想要的怎樣的答案.

"果果是個很聽話的孩子,如果你和爸爸結婚了,你就是我媽媽了,對吧,你會喜歡果果嗎?"

小蘋果滿目期待的等著宋黎之的答案,宋黎之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她還這麼小,原來她擔心的是她作為'後媽’會不喜歡她.

宋黎之再也忍不住的將小小的她摟在懷里,淚水濕了眼眶,在女兒看不到的時候,她偷偷的擦掉了臉上的淚水,她很用力很用力的點頭,"我們果果那麼可愛,怎麼會有人不喜歡呢."

眼角的余光撇到不知何時已倚在門口的一道高大身影,她倉皇的擦掉臉上的淚水,放開女兒,她這麼做,是不是越距了.

果然,他一臉陰森的冷睨著她,全身散發著一種懾人的寒潮,對站在他身後的保姆小月毫無波瀾的說了局,"小月,帶果果出去玩一會兒."

果果懂事的看看爸爸,或許他們父女之間有無言的默契,這一次她很聽話的跟著小月去玩.

果果剛走,陸明湛就帶著一身戾氣的大步沖到了宋黎之身邊,一把將她拽起,毫不憐香惜玉的硬拖著她離開了女兒的房間.

他手上的力道真的太大了,大的她細瘦的手腕難以承受,真怕他的力道再大一點點兒,她的手腕都有可能被他折斷.

他帶著一股暴躁的戾氣推開了旁邊的另一扇房門,將她直接毫不客氣的扔在了里面,就像在扔一個讓他極其嫌棄的垃圾.

他的力氣太大,宋黎之踉蹌的往前走了好幾步,如果不是因為膝蓋撞到了矮幾上,估計會直接趴在地上.

房門'砰’的一聲被他發泄的甩上,宋黎之渾身一顫,知道他一定是生氣了,因為她剛才在女兒房間里的流淚,而讓他如此的暴怒.

她忍著膝蓋的疼痛剛站直了身子,倏地手腕處突然又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扯住,緊跟著是身體的一陣天旋地轉,後背狠狠的撞到了身後水晶質地的矮幾桌面上,上面的可能是煙灰缸之類的堅硬物體擱在她的脊柱上,疼的她冒冷汗,隨之,高大的身軀壓迫而來……

他銳利的鷹眸冰冷陰鷙的緊凝著她,低沉的嗓音陰沉嗜血,"你哭什麼?"

果然,他如此生氣,就是因為她在女兒面前的心疼,她扭頭,別開他直視的視線,"我沒有."

他極其諷刺的冷笑一聲,帶著薄繭的大手強制的扭正她的臉,迫使她必須面對他,他嘲諷的揶揄,"怎麼,看到自己賣掉的女兒,是不是心特別痛啊,嗯?是不是特後悔當初貪錢的決定?"

宋黎之看著他,他一再的提醒她,不過就是為了讓她心痛,其實他真的沒有必要這麼麻煩,她只是看著女兒,就會覺得自己罪孽深重不可饒恕.

"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是會……"當初的她,別無選擇.

"唔……唔唔……"未完的話語淹沒在他突如其來的吻里,後腦被他緊緊的扣住,身體完全被他的身體死死的壓住.

唯一能反抗的兩只手也被他一只大手禁錮在頭頂,她死死的緊咬著牙關,在他面前唯一的尊嚴,就是守住最後的一道防線.

他的吻,不,這不是吻,是懲罰,是凶狠的懲罰,她不肯張嘴,他就咬她嬌嫩的唇,這懲罰太過熾熱,如一團好不容易點燃的烈火.

他強吻她,不准她把後面的話說出來,他忽然發現,這樣讓她閉嘴的快捷方式很管用,不禁能堵住她的嘴,還能讓他空虛的心找到著落點.

他無法打開她緊咬的牙關,他知道她抵死守著的是什麼,可他不允許.

他低喘著,面無表情的捏著她的下巴,修長的手指撫上她殷紅帶血的唇,用薄涼的口吻對她說,"宋黎之,你如果再不張嘴,我就扒光你的衣服."

話落,他如火如荼的吻再次襲來,這一次,宋黎之果然乖乖的任由他攻城掠池.

她的聽話換來他更加暴躁的怒氣,他猛力的推了她一下,她的後腦勺重重的撞在了水晶矮幾上,寂靜的房間里那咚的一聲,聽的他心口一揪.

他意識到自己手上的力氣太大了,至少對她而言,他太用蠻力了.

宋黎之感覺一陣眩暈,感覺腦漿在里面都換了位置,她忍著疼痛,一聲不吭.

"滾!"他暴躁的怒吼.

宋黎之緩過眩暈,慢慢的坐起來,卻沒有如他所願,滾.

陸明湛看她坐在矮幾上一動不動的樣子更加煩躁,立刻如一直被激怒的獅子,再次大聲的吼道,"滾啊."

她明明不是唯唯諾諾的性格,她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嗎?從前她什麼時候在她面前這麼懦弱過?

就因為賣了女兒,所以慚愧嗎?所以在他面前懺悔嗎?她就不能大聲的和他吵一架,然後告訴他,當初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才賣掉了女兒,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她絕不可能賣掉他們的女兒,那怕是騙他也可以,也比現在她這樣的行尸走肉好太多.

他的怒吼聲太大,宋黎之真怕他會動手打她,或者直接掐死她,她嚇得渾身一抖,卻依舊沒有要走的意思.

"我讓你滾你沒有聽到嗎?還杵在這里干嘛?難道是我剛才吻的你不夠嗎?還是你在等著,我直接把你扒光了,像當初我……"

"出去後我不知道該往哪兒走?"他的話越來越難聽,他的理智已經不在了,她打斷他的話,低垂著頭,無助的對他請求.

請求他讓她離開,也請求他不要再說下去,但她又真的不知道,走出這扇門,在這棟別墅里,她該何去何從.

他低眸,居高臨下的睨著她,久久的注視著,沒人知道他那雙陰鷙的黑眸里藏著的是什麼,更沒人能懂,他的心里到底在想著什麼?

......

上篇:006:最寶貝的寶貝     下篇:008:有些人可以一輩子不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