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009:看到他的傷口  
   
009:看到他的傷口

g,更新快,無彈窗,!

陸明湛在心里冷笑著,這個理由還真夠充分的,王媽讓她來她就來啊,他讓她滾她是不是也滾啊?

他一副冷漠倨傲的姿態,毫無溫暖的凝著她,冷冰冰的說,"看完了,滾吧."

宋黎之身為醫生,一眼就能看出來他面色不佳,嘴唇干燥,眸光也沒有之前的銳利,他生病了,不是矯情的因為和她賭氣才不吃午飯.

"你不舒服嗎?餓不餓?"宋黎之又往前走了兩步,關心的問他.

陸明湛一言不發的注視著她,看著她越走越近,看著她眼里的關心,心里就更恨她了,宋黎之,既然沒打算留下來,又何必假惺惺的對他施舍關心.

他不說話,宋黎之就只當他在和她賭氣,大膽的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果然很燙,"你發燒了,是感冒了還是有那里……"不舒服?

"閉嘴!"後面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明湛暴戾的打斷,他一雙黑眸一瞬不瞬的盯著她,良久的沉默.

或許是醫生的本能,在病人面前就會毫無畏懼,她嚴肅的看著他,"你不要這麼倔好不好,你自己身體不舒服你不知道嗎?有病就治."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說了算,我想怎樣你管得著嗎?"陸明湛冷眼瞪著她,她現在是怎樣,怎麼敢抬著頭和他說話了?不是不想看到他嗎?不是在努力的想辦法盡快離開嗎?

"可你現在發燒了,我不能不管."四年了,他還是和從前一樣,身體不適就覺得抗抗就過去了.

"死不了."陸明湛煩躁的撂下一句,准備起身下床.

宋黎之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力氣,竟然一把把他又拽回到床上坐下,一本正經的對他說,"死不了也得接受治療,發燒不是小事,如果耽誤了治療,會引起很多並發症的,就算你只是小小的感冒,但你現在……"

"夠了宋黎之,你憑什麼管我啊,你是誰啊?"陸明湛打斷她喋喋不休的話,抬頭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他的眸光深邃神秘,讓宋黎之的心驟然一跳,她剛才是怎麼了,竟然敢拽他,還和他說那麼多他當然很清楚的大道理,她有些慌張的回答他,"我,我是醫生."

醫生.

好一個愛管閑事的醫生.

陸明湛冷藐的看著她,緊抿的唇角勾起諷刺的弧度,輕蔑的說道,"你真的想知道我怎麼了?"

"……"宋黎之看著他,不敢再說話,他現在這個樣子,就表示他在生氣,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又因為那一句話而惱成這樣.

他冷戾的嘴角輕蔑的上翹一下,一雙黑眸凝著她,心里真是五味雜陳,真想把她的心挖出來好好看看,那里面到底有沒有刻過他的名字,他在她的心里,重要嗎?

他修長的手指有條不紊的解著黑色襯衣的扣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她看著他的目光開始閃爍,有些害怕,還開始不知所措.

果然……

"我先出去了."她忽然轉身背對著他,身體僵硬.

陸明湛嗤笑一聲,他不就是解開了胸前的幾顆扣子嗎,她至于緊張成這樣子,他還能吃了她不成.

他大手抓住她,用力一扯,將她的身體重新轉了回來面對著他,長臂勾在她的頸間,讓她的身體不得不弓在他的面前,低沉醇厚的嗓音就在她的耳際周圍蔓延開來,"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怎麼了嗎?你不是醫生嗎?"

宋黎之抬頭看他,距離太近,他鼻尖的呼吸撲灑在她的臉上,如同夏天讓人燥熱的暖風,想逃離.

如此近距離的看著他一副冷若寒冰的模樣,她心里莫名的委屈,低聲說道,"你不是不要我管嗎,我也沒有管你的資格."

他看著她,想笑的,可真的笑不出來,就連嘲笑都笑不出來,"算你有自知之明,滾吧."說完,松開桎梏在她頸上的手臂,嫌棄的推開她.

他推開她的動作,讓原本就解開三顆衣扣的胸前若隱若現出一抹刺目的紅,做為醫生的宋黎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那紅色她太熟悉了,血跡.

她擰眉吸了吸鼻子,空氣中似乎還能聞到鮮血的腥味,她站在床邊,看著他,在想著什麼.

他都讓她滾了,她怎麼還站在這里,陸明湛抬頭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她眉心皺的那麼緊干什麼?就因為剛才他推開她,還讓她滾,她心中那只小獸終于要爆發了嗎?

他起身,想去更衣室換件寬松的衣服,因為發燒還有傷口裂開的關系,站的時候頭腦一陣眩暈,就在此時,宋黎之慌忙的伸手扶住他.

陸明湛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甩開她,不想讓她管,宋黎之卻不肯,死死的握著他健碩有力的手臂,看著他.

她小聲命令他,骨子里的那份倔強讓她很堅定,"你坐下."

他現在沒有一點兒多余的力氣和她吵架,他煩躁的看著她,不耐煩的說,"宋黎之,你都沒有自尊的嗎?我讓你滾,你還站在這里干嘛?"

陸明湛准備再次起身,這一次宋黎之強行的將他按坐在床邊,也不管他會不會生氣,就算下一秒他動手掐死她,她也要確定,他身上到底有沒有傷?

她不管不顧的強行解開他胸前的襯衣紐扣,一雙清澈的眸子里印著被鮮血染紅的白色紗布,淚水在眼眶里湧動.

她是急診科的醫生,比這個還重的傷她見的不計其數,處理過滿身是血的患者也數不勝數,可當鮮血是從他的身體里流淌出來的,傷口是留在他的心口時,她心疼的渾身微顫,心髒更是一抽一抽的.

陸明湛凝著她的一舉一動,從她看到他傷口的那一瞬間,她眼睛里的每一次淚光閃爍,她呼吸的每一次窒住,她放在他心口,想碰卻不敢碰的顫抖的手.

陸明湛倏地一下整理好衣服,傷口被黑色的襯衣遮住,他冷漠的說了句,"現在看到了,可以出去了."

宋黎之淚眼婆娑的看著他,他傷的這麼嚴重怎麼都不說,估計就連他的父母他都沒說吧,不然王媽不會不知道.

......

上篇:008:有些人可以一輩子不見的     下篇:010: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