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053:在這樣的夜里,鐵了心決定要你  
   
053:在這樣的夜里,鐵了心決定要你

g,更新快,無彈窗,!

陸明湛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無能無力,站在剛剛經過余震的地帶,他突然間茫然無措,他不知道宋黎之被埋在什麼地方,他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救出她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雙手該放下還是抬起來.

"三少."救援隊在他後面趕到.

經過一天一夜的搜索,被埋在下面的三輛車找到了大概位置,大概凌晨四點多鍾的時候,下起了大暴雨,讓救援工作難上加難.

陸明湛一分鍾都不休息的往下挖,有人來勸他,他也不聽,他每分每秒都在向老天爺祈禱,他願意用他所有的一切來換宋黎之的平安.

三天後,宋黎之在附近的一家醫院里醒了過來,她知道發生了什麼,最後體力不支昏迷之前,她感覺到了下身有燙人的血液在往外流,那個時候她就知道,孩子,保不住了.

在那黑暗狹小的空間里,死神降臨的那一刻,那是四年來,前所未有的輕松,死亡,才是他們的終點.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降溫,心髒跳動的加快,喉嚨間的漲疼……

一個並不太溫暖的懷抱將她用力的擁在懷里,不知道是他受傷了,還是因為擔心她太害怕,他抱著她的身體在顫抖,就連在她耳邊發出了嘶啞的聲音都在顫抖.

"黎之,堅持下去,黎之,我不准你就這麼放棄,黎之,還記不記得我對你說過,就算天塌下來,有我幫你撐著,現在天沒塌,地崩了,但有我在你身邊,你就不能有事,聽到了嗎,黎之,有我在,你一定要撐下去,不然我也會跟著一起放棄的."

宋黎之的淚水掉了下來,沒想到即使到了生命的盡頭,陪在她身邊的人,依舊不是陸明湛,而是楚榮軒.

"別哭,儲存能量,保持水分,救援隊很快會找到我們的."楚榮軒緊抱著宋黎之,車子被埋在地下之前,他發現上方的一個巨石就要擊破車頂砸在宋黎之的腿上時,他伸出了自己的腿,硬撐著撐起了一個弧度,等他將宋黎之的雙腿移開後,才放下了自己的腿,而此時,他的腿估計已經斷了.

……

宋黎之忽的睜開眼睛,倏地不顧身體上的疼痛而坐了起來,她環顧一圈病房,沒有看到她擔心的那個人,而此時終于等到她醒來的陸明湛焦急萬分的走了過來,"你醒了."

"榮軒呢?他在那里?你們把他救出來了嗎?我要見他."宋黎之兩只帶著傷痕的手緊緊的抓著陸明湛的衣袖,此時此刻她的目光是空的,她的眼里沒有彎腰在她眼前的陸明湛,只有用身體整個護住她的楚榮軒.

救援隊找到宋黎之和楚榮軒的時候,他們的生命已奄奄一息,當陸明湛看到楚榮軒不顧自己的生命而保護著宋黎之的時候,他是真的被震驚到了.

楚榮軒的整個後背上是一塊巨石,被砸破的車頂,鋒利的鐵皮就刺在他的右肩上,而他的右腿也已經斷了,可他還是拼了命的為宋黎之撐起了一個安全的空間.

而讓宋黎之活下來的,是楚榮軒肩膀上剛好滴在她嘴角的血……

所有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為之震驚,是有多麼的強大,才能讓一個男人在最危險的事情,為一個懷了另一個男人孩子的女人,不顧一切.

陸明湛也是三天三夜沒能合眼,眼眸布滿紅色的血絲,黑眼圈顯示著他的疲憊,他是多麼希望,在那一刻,守護在她身邊的男人,是他.

宋黎之見陸明湛一直不回答她,她就更急了,她想要下床,可是流產外加大出血,還有滿身的大傷小傷,讓她渾身一點兒力氣都沒有,剛一起身,大腦就一陣眩暈感.

陸明湛趕緊的扶她坐好,"你別亂動,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很糟糕,需要……"

"榮軒呢?"宋黎之打斷陸明湛的話,她不需要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她更想知道的是楚榮軒在那里.

陸明湛的心一疼,但也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畢竟那個楚榮軒,是拿命救了她的男人.

"他還在ICU,目前還……"

宋黎之一聽ICU就急了,她兩只手因為太擔心而用力的抓著陸明湛的手臂,一雙眼眸里都是對楚榮軒的擔憂,"他沒事的,對不對?"

陸明湛看著她,他有一種已經失去她的感覺,眼前的這個宋黎之,心里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滿滿都是救了她的楚榮軒.

身為醫生的她,甚至都在自欺欺人,她希望他給她一個什麼樣的答案啊.

"陸明湛你說話啊,你告訴我,榮軒他沒事,他好好的,他不會有事的,你說啊."

宋黎之繃著神經在崩潰的邊際,她拉扯著使勁搖晃著一動不動的陸明湛,非要讓他說她想要聽到的話,悲傷的淚水一滴一滴如斷線的珍珠,無法抑制的往下掉.

陸明湛看著這樣的宋黎之,萬分心疼,但他,不想欺騙她.

"他現在還在昏迷之中,右腿斷了,脊椎多處骨折,即使醒過來,也有可能會終身癱瘓."這是主治醫生給出最好的奇跡,因為很有可能,楚榮軒會成為植物人.

宋黎之怔怔的坐在病床上,目光渙散茫然,她也是醫生,聽得懂陸明湛說的那些話,她只是接受不了.

她不想去控制住此刻不斷滑落的淚水,她甚至想要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一場.

楚榮軒說,'黎之,四年前你第一次出現在我們醫院里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

楚榮軒還說,'那個時候我就想,什麼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呢,應該不是我吧,在你面前,我還不夠優秀.’

楚榮軒最後說,'宋黎之,暗戀你,默默的愛著你,我不曾後悔.’

……

"黎之,別哭了."陸明湛看她哭的傷心欲絕,心疼萬分,他很清楚,此刻她的傷心,她的眼淚,都是因為另一個男人,但他,還是想要安慰她,心疼她.

宋黎之用盡所有的力氣打開了陸明湛靠近她的手,她一雙紅通通的眸子怒瞪著陸明湛,語氣冰冷刺骨,"陸明湛,如你所願,孩子沒了,我們,也徹底的……散了."

陸明湛從她渙散的眸光里看到她對他們之間的絕望,心一抽一抽的疼痛難忍,"黎之……"

宋黎之看著陸明湛,悲悲戚戚的苦笑著,四年後,他們就不該再有糾纏,因為結局注定是一樣的,情深,緣淺.

只因放不下那段有她的曾經,以至于努力了四年,還是放不下她,可如今,他又能怎麼辦呢?她的眼里,都是對他們之間的離殤,無望.

五年前.

初,夜.

陸明湛拉著宋黎之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兩人站在酒店門口,仰頭望著上空的霓彩燈光,hotel.

宋黎之都能感覺到他同樣緊張的手心都汗津津的,她拽了抓陸明湛胳膊,小聲的說,"要不我們回去吧."

陸明湛扭頭看著他,面色明顯有些僵硬,但還是男子漢的威懾語氣,"都來了,走什麼走,今晚你必須成為我的."

還記得,那個時候,他的語氣特別的霸道有張力,或許那個時候,他們心里最清楚彼此對對方的重要和深愛,所以,那個時候他們都是有底氣的.

"在這樣的夜里,鐵了心決定要你……"剛好有一輛機車快速的從他們身邊略過,而機車上的燒包音響,剛好就在他們耳邊唱到了這一句.

兩人不禁笑了,宋黎之笑的小臉通紅,因為真的很害羞,陸明湛笑的心花怒放,因為今晚,她將成為他的女人,不止今晚,從今以後,今生今世,她宋黎之都是他陸明湛手心里的寶.

酒店里的總統套房里.

宋黎之是第一次住酒店,那個時候的她還不知道,在那里住一晚的錢比她一年的生活費還要多很多.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宋黎之一雙小手放在腿上緊攥著,即使兩個人還什麼都沒做,她的臉也紅的如同熟透了的櫻桃,都快擠出水來一樣的誘人.

忽然,陸明湛對本就不自在的她撲了上去,他可能也是太緊張了,動作僵硬,就連看著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盯著她不放.

"我要開始了."他喘著氣,直直的凝著她.

宋黎之咬唇,不知所措,點頭會害怕,搖頭卻有覺得太矯情,他們本來是商量好之後才決定來酒店開房間的.

他的吻著急忙慌的吻上她的唇,接吻他們倒不是第一次,他也顯得比較輕車熟路,他的大手燙人的在她嬌嫩的皮膚上亂摸,讓她情不自禁的輕吟出聲.

她的一點點兒聲音,與他而言似乎是動人的邀請,他開始情難自控,火急火燎.

在宋黎之緊張僵硬的身體越來越軟的時候,他一個用力就將她抱起,灼人性感的唇瓣在她的唇間沉聲說道,"上,床."

宋黎之羞的將臉埋在了他的胸前……他們牽手戀愛三年了,有好多次他也都情難自禁的想要她,可是因為她的緊張害怕,他都忍了,最近他一直在她耳邊軟磨硬泡,說他忍無可忍.

他將她放在床上,宋黎之緊張的要命,他也好不到那里去,全身肌肉都硬硬的,包括那個地方.

"陸明湛……"她兩只小手緊緊的抓著他的大手.

"嗯?"他的聲音低沉沙啞,目光迷離灼人.

宋黎之緊咬著唇,看著他,"你,你要輕點."

他看著她,點頭,"好."

……

等兩人已坦誠相見,只差那一步的時候,宋黎之又緊張到不行,"陸明湛,等一下."

陸明湛壞壞的在她唇上輕咬一下,聲音沙啞到不行,"黎之,我真的快憋死了,別折磨我了."

"可是,可是,我害怕."她是真的怕,她聽室友說過,第一次是很痛的,都有可能會疼暈過去,如果過會她暈過去怎麼辦?

陸明湛抱緊她,親吻她完美的鎖骨,"黎之,我盡量小心翼翼."

什麼叫盡量小心翼翼啊,她還是害怕啊.

後來,他是怎麼用了什麼方法進去的,她忘記了,她只記得,她一直都在喊疼,還哭了,因為她的眼淚,他也亂了,他溫柔的哄著她,一直說會輕點,會慢點.

第一次的痛,與她,是刻骨銘心的,就連事後他說的那些話,恐怕這輩子,她都忘不了.

他說,"黎之,等你畢業,我們就結婚."

他說,"黎之,你是我的女人了,這輩子你都只能是我的."

他說,"黎之,我們生個孩子吧,我們兩個人帶著孩子一起去游樂場,一起去快餐店,我們一起送孩子去幼兒園,參加親子活動."

十個月後,她畢業了,他們沒有結婚,他們有了孩子,而她,卻把他們的孩子賣了一百萬,現實將他們想象中的美好未來,一一打破了.

如果那個時候,他們能預知未來,她不會生下小蘋果,他更不會賭氣的在她轉身離開的時候,沒有去追問她,到底為什麼離開.

……

回到病房.

回憶過去,又痛又苦.

陸明湛捧著宋黎之的臉,深情的吻著她,吻著住在她心里,深愛著忘不掉的女人.

如果生命中沒有她的存在,心髒中槍的那一次,他不會有那麼強烈的求生欲望,那個時候他只想再看她一眼,那怕就一眼.

他是她生命中的毒,一旦染上,就無法戒掉,當他找到她,發現她也就孤單一個人的時候,他就再也不想離開她的生活,他只想好好的守護著她.

飛機失事,渾身是傷,雨林中逃生,那個時候,他後悔了,後悔四年後跑回去找她,他特怕他就死在了那片熱帶雨林中,連個尸骨都留不下.

她一定會哭的痛不欲生的,為了活下去,他將隨身攜帶的新型毒,品注入了體內,他要活著回去,他不想她一個人無助的哭泣.

想到那個時候,他從雨林死里逃生,他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哭的泣不成聲那一次,他的心都碎了.

他吻著她,她的身體本來就虛弱無力,她想要推開他,她抗拒他的吻,因為他那麼狠心無情一次次逼迫她打掉他們的孩子.

淚水自陸明湛的內眼角滴落,滴在她的內眼角,摻著她的淚水,一並滑落……

他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她?宋黎之真的越來越看不透這個男人了,他逼著她打掉他們的孩子,卻還要這樣對她,他把她當成什麼人了,他就那麼恨她嗎?恨她四年前離開了他,恨她賣掉了他們的女兒.

她掙不開他炙熱的吻,她只能哭的泣不成聲,渾身顫抖,兩人的唇內都是淚水的咸澀味道.

他今生最舍不得的就是她掉眼淚,他吻著她的唇都在顫抖,他將她緊緊的摟在懷里,心痛的在滴血,無論她是怎樣的選擇,他都會留在她的身邊,守護著她.

"黎之,你的身體里,為什麼只有一顆腎?"陸明湛想到在她昏迷的時候,醫生給出她的身體檢查報告.

之前他懷疑過她腰間的那道疤痕,他也去醫院查過,是簡單的闌尾炎手術,現在想想,那家醫院是楚榮軒的,她早就料到他會去查,所以修改了病例.

宋黎之沒有看他,干脆淡漠的回答他,"捐了."

......

上篇:052:余震未了     下篇:054:四年前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