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081章 那就這樣吧  
   
第081章 那就這樣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他背對著她,如神祇般讓人有所畏懼,想靠近又不看太靠近,只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如來自千年冰窖的寒冰,冷的攝骨,"宋黎之,我發現只和你單獨相處了一天,我就膩了,剩下的兩天,我不要了,你滾吧,滾的越遠越好,徹底的滾出我陸明湛的世界."

宋黎之看著他,完全忽略掉他剛才所說的混蛋話,忐忑不安的輕聲問他,"你到底怎麼了?"

陸明湛用力的甩開她的手,隨著那慣性的力道,宋黎之被扔在了身後的門上,門把手剛才頂在她的腰間,讓她疼的不禁皺緊了眉心.

陸明湛很自己的力氣的太大,眉眼之中的疼惜一閃而過,冷冷的語氣里是對她,不,是對他們這段感情,滿滿的揶揄譏諷,"我還能怎麼啊,我就是TMD不想要你了,我看到你就煩."

宋黎之一雙堅定的眸子里是對他話語的不相信,她再次固執的問他,"我要聽你的實話."

陸明湛的心猶豫被刀割一般的疼痛難忍,可那又怎樣,為了讓她放下,他不得不這麼做,他一雙黑眸冷酷無情,低沉冷冽的聲音灌入她的耳朵里,"實話就是我根本就不愛你,四年後再見,從始至終都是我對你的報複."

"……"宋黎之看著他,眼中沒有他想要的絕望或者失望,更多的是平靜中對他的不解,他為什麼要這麼說?明明就不是這樣的.

宋黎之的沉默讓陸明湛變本加厲,他不屑的挑起她的下巴,冷冷的睨著她平靜的小臉,"現在滿意了吧,可以在我的世界里滾出遠遠的了吧."

話畢,很是嫌棄的甩開她的臉,仿佛是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陸明湛……"你到底怎麼了.宋黎之叫他,希望能讓他清醒過來.

陸明湛冷哼一聲,坐在臥室里的雙人沙發上,兩條大長腿放肆的搭在水晶質地的矮幾上交接,冷冷的說,"別可憐楚楚的看著我,對你,我早心如死灰."

也就是說,無論她現在做什麼,怎麼做?他都會無動于衷了.

宋黎之走過去,站在他的身旁,試圖打開他的心,"可你昨天,還不是這樣的,如果不是我知道了我不孕的事情,你還……"說會守護她一輩子的,是她逼著他往後退,他才退的.

現在怎麼一,夜之間,就變成了這樣?

"昨天?"說起昨天,陸明湛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的諷刺至極,他繼續說,"昨天,那就是一個笑話,宋黎之,你知道昨天我看你走過每一個地方都回憶滿滿幸福沉醉的時候,我想到的是什麼嗎?"

宋黎之看著他,"什麼?"

陸明湛突然轉眸盯著她,一雙神秘的冷眸如同要將她撕裂吞噬一般的嗜血,幾個字幾乎是他從牙縫了咬出來的,"我特麼的看著你回憶過去的樣子,我嫌惡心."

宋黎之的心瞬間就像是被一把鐵錘打的粉碎如泥,她雙腿一個發軟,差點沒有直接癱坐在地上,她往後推了一步,目光也就凝在他的臉上,多希望她能捕捉到他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那樣她就會相信,剛才那些傷人的話,都是假的.

可他沒有,他渾身散發的都是一股強烈的來自十八層地獄的陰冷殘酷.

"可你不是說好了三天的嗎,還有兩天啊,我還有想和你一起去的地方,你還會陪我……"去嗎?

宋黎之多麼希望他會點頭,那麼依舊是冷若寒冰面無表情,但只要他還能點點頭.

可他,沒有.

他突如其來的吻吞沒了她未說完的話,他現在連她的聲音都不想聽到,可他卻還在吻著她.

他的吻凶狠,反複,熾熱的像一團火,似乎要將整個的她吞入他的腹內占有控制.

他長腿一跨,將她壓在沙發和他之間,大手緊緊的扣住她的後腦,另一只手鉗著她的下巴,逼迫著她高仰著頭,不准有一絲一毫的閃躲.

宋黎之沒躲,她也沒想躲,她任由他吞噬般的侵占掠奪,她還主動的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主動的回應他炙熱的吻.

兩人呼吸低沉急促,他貝齒不輕不重的咬在她完美性感的鎖骨上,"我想要你."

宋黎之的心一下就感覺到很疼很疼,無論是他剛才如火一般熾熱的吻,還是現在從內心深處說的四個字,都是那麼的痛苦,痛苦的讓她心撕裂般的疼痛.

她點頭,啞著聲音,溫柔的回答他,"好."

聽到她沙啞的聲音,他似乎瞬間清醒了很多,他的身體明顯一怔,扣在她肩上的大手猛然一個用力,腦袋埋在她的頸窩間,他低沉嗓音,冷冷的要求,"那你來."

宋黎之渾身一個冷顫,她似乎能感覺到剛才在他身上火熱的男人再次消失匿跡.

她睜開眼睛看著他,他也抬頭看著她,四目相對,他突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一個翻身,讓兩人在沙發上的位置完全做了調換.

她上他下.

他唇角勾起一抹冷清的嗤笑,態度揶揄,"怎麼?不願意?"

宋黎之看著他,看了好一會兒,她才終于回過神來,明白他想要讓她做的是什麼,她平靜的點頭,嘶啞的嗓音里發出一個音節,"好."

說完,她別開視線,低眸,想要去解開他圍在腰間的唯一一條浴巾,她突然有些害怕,害怕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怎麼才能討好到他,讓他不要變得像現在這麼冷酷殘忍.

她停在他腰間的手突然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怎麼都移動不了,她急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掉了出來,剛好就滴落在他的腹肌上.

他猛然的單手扣住她纖細的脖頸,讓她的身體往上,他一身陰鷙的冷眸死死的盯著她,"宋黎之,你現在這樣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是想證明什麼?不願意?還是做不了?"

宋黎之急的眼眶再次濕了,她無助的搖頭,帶著哭腔的對他手,"我沒有."

她不想去證明什麼,也沒有不情願,更沒有不願意,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消氣.

陸明湛看著她淚眼漣漣的可憐無辜樣,嘴角一勾,冷哼一聲,"做不了就算了,沒人逼你."

說完,他用力一推,將她一個踉蹌推倒在沙發的扶手上,他連看都沒看她一眼,輕蔑孤冷的說,"宋黎之,我對你這具殘缺不堪的身子,真是沒有任何的性趣可言."

他起身,剛要離開,宋黎之突然爬過去抱住了他精壯的腰,他站在沙發前,她跪在沙發上,他全身僵硬的站著,她死死的緊緊的抱著.

他冷聲威懾的命令,"放手!"

宋黎之搖頭,淚水終于如斷線的珍珠,無法控制,她哭了,滾燙的淚水如濃硫酸一樣,侵蝕他的皮膚,鑽入他的血液,吞噬他的心髒,讓他想要推開她,都變得無能為力.

之後,她哭了很久很久,哭的眼淚仿佛都哭干了,他一直都定定的站在那里,沒有回頭看她一眼,沒有幫她抹一下眼淚,沒有哄她一句別哭.

或許是哭累了,是宋黎之先松開了禁錮在他腰間的手,她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嘴角勾起苦澀難言的弧度,啞著聲音對他說最後一句話,"陸明湛,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也會好好的."

他們之間注定是分離,別說再給他們三天的時間,就是三個月,三年,他們終是還要分開.

就算不是他今天的殘忍,她也不會留在他的身邊,她連個完整的家都不能給他,他們之間注定是這樣的結束.

始終背對著宋黎之的陸明湛動了動唇,似乎是有話要說,但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那就這樣吧,再愛都曲終人散了,那就分手吧.

……

一年後.

剛從會議室出來的安若初接到了助理給她遞過來的手機,助理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來電者的名字,她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手機還在亮著的屏幕,"陸總有事嗎?"

手機聽筒里傳來比她還要寒涼的聲音,"到我辦公室來,立刻,馬上."

手機傳來信號切斷的嘟嘟聲,她不禁冷哼一聲,那麼急著見她,怎麼不直接過來從會議室把她揪走啊.

奧,她又不自量力了,她這樣的女人,那值得讓陸總親自動手啊,但他完全是可以找兩個保安來把她架到他的辦公室門口的.

"安總,兩個小時後和商大銀行行長的見面……"助理問的有些小心翼翼,他也跟著安若初干了一年的時間,可這一年,安總和陸家只在辦公室見過兩次面,這一次是第三次,前兩次都是……有進無出,再見到安總都要是第二天的事情.

集團上下都知道,安總和陸總是夫妻關系,可所有人也知道,安總和陸總只不過是形婚.

一年的時間,沒有人見到過他們一起上下班,就連他們同時乘坐在一台電梯里,他們之間的氣場也是普通的上下級.

最重要的是陸總,最近時常會在娛樂頭條看到他的身影,只因有一次他和某知名一線女明星同住酒店兩天一夜被記者偷拍.

他是有婦之夫,這也讓那位知名女明星走上了風口浪尖.

安若初知道陸靳晏為什麼突然要見她,如果不是這一次她徹底惹怒了他,估計他是巴不得一輩子都不要見到她這個所謂的妻子吧.

……

上篇:第080章 我想和你一起吃泡面     下篇:第082章 痛到不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