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084章 誤會,他最愛的女人  
   
第084章 誤會,他最愛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對啊,大哥,剛才那個沒禮貌的女人喊你學長,那就表示你們是一個學校的,我和你讀的也是一所學校啊,她認識你,怎麼不認識我啊?"

越想越覺得那里不對勁,陸明湛坐在副駕駛座上,一本正經的和開車的陸靳晏分析著.

陸靳晏看了他一眼,聲音低沉,"你真的不記得黎之了?"

"荔枝?什麼破名字啊,水果之中我最討厭吃的就是荔枝,總算知道我為什麼那麼討厭那個女人了."

只是嘴上說著討厭,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為什麼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陸明湛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這讓他有種對自己都沒有把握的失控感.

陸靳晏沒有再多說什麼,看來回去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給陸明湛的主治醫師打個電話過去.

剛到家,陸明湛因為心里的煩躁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躺著,陸靳晏讓他先吃點兒東西,他就很惱火的說,"不吃了,被那個女人都氣飽了."

陸靳晏很無語,宋黎之怎麼就氣到他了,就因為他主動的宋黎之說了聲你好,宋黎之沒給個回應?還是因為他看到了宋黎之和楚榮軒的擁抱,整個人才會如此的不爽?

"什麼女人?對了,敏妍和果果他們娘倆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薛玉琴盼了一年好不容易把寶貝兒子盼回來,也不知道是那個不識趣的女人,竟然壞了她寶貝兒子的心情.

"果果那邊的學校還有一周就放假,想等到完成這個學期再回來."陸明湛和媽媽說話,但一雙深邃的眼眸卻死死的盯在牆上的那個人性弧線上,他的房間里為什麼會有如此奇葩的圖形,是他畫上去的嗎?不,應該小蘋果,他才沒那麼幼稚.

"兒子,你今晚想吃什麼?我讓王媽給你做?"

陸明湛聽著媽媽的話,望著牆上的那個圖形,"隨便,能填飽肚子就行,你知道的你兒子不挑食."

陸靳晏給負責陸明湛手術的醫生打了個電話過去,答案讓一個正常人覺得,真的很狗血.

選擇性失憶,這是個什麼病啊,合計著他記住了想要記住的,忘了不想記住的.

還是,忘記了最想記住了.

陸靳晏的手機在此時收到一條信息,還是圖片信息,看到圖片後,他差點把兩個眼珠子瞪出來.

氣的拿著手機的手還在發抖的時候,手機就響了,來電的號碼是和發消息的號碼同一個人.

"喂."陸靳晏已咬牙切齒.

手機那段的人說話的聲音很小,顯得很是小心翼翼,"總裁,我覺得該和您彙報一下,所有就偷拍了照片給您發了過去,今晚,安總,似乎打算豁出去了."

"在哪兒?"陸靳晏冷聲問到.

安若初的助理把地址告訴了陸靳晏,然後弱弱的問了一句,"總裁,我明天是不是還可以繼續上班啊?"

陸靳晏輕笑一聲,這精明的小子,有前途,知道今下午的事情,足以讓他換了他.

"當然."陸靳晏很肯定的給他答案,但這兩個字里包含的意義太深.

安若初的助理立馬拍馬屁的回複,"總裁放心吧,安總這邊有什麼動靜,我一定第一時間和您彙報."

陸靳晏回到陸明湛的房間,他以為時差的關系他已經睡了,沒想到進了房間,就看著陸明湛一個人傻傻的站在牆面,深深地凝視著牆上的那個人影弧線.

"大哥,這是誰畫的?"陸明湛疑惑不解的問出口,一雙深眸緊緊的凝在上面,似乎是要從這個弧線里看到線里的本人.

陸靳晏也不知道是誰畫的,應該是他吧,而畫的是宋黎之的影子.

陸靳晏走到陸明湛身邊,和他並肩站著,看著牆上的那個人影弧線,"宋黎之,是你愛的女人,這應該是她吧."

陸明湛像是聽到特大新聞似的,不可思議的看著陸靳晏,陸靳晏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說了句,"手術的關系,你可能忘記她了."

陸靳晏離開後,陸明湛一個人坐在房間里,他雙手抱頭放在地上,身側是宋黎之的影子.

大哥說的話一遍一遍的在他耳邊重複,機場里,那個女人第一眼看到他是的悸動震驚和之後轉身時的複雜憂傷.

宋黎之,是你愛的女人.

陸明湛苦澀的笑了笑,怎麼可能,他怎麼會把最愛的女人忘記,而且,那個女人不是還在機場和另一個男人擁抱了嗎?看上去那麼的甜蜜.

所有,一定是大哥那里誤會了,他沒有那麼愛那個女人,而他和那個女人也沒有任何的關系,對,一定是個誤會.

他這樣對自己說著,心亂如麻.

……

安若初一身淺綠色裸背禮服出現在酒店包間里,董少爺早已等候多時,在看到安若初這樣一襲精心打扮的過來,他心里別提有多心潮澎湃.

董少爺殷勤的幫安若初拉開椅子,笑的心猿意馬,"若初,我們很久沒見面了吧,去年難得一次的同學會,你也沒參加."

安若初微微一笑,"別說了,我到現在好後悔著呢,那個時候應該在忙也抽出時間過去的,好多同學都回國後就沒見面,真的很想見到的."

一個大大的圓形桌子,董少爺卻就坐在安若初的身邊,顯得他們之間有多熟悉似的.

"那你有沒有想我啊?"董少爺曖,昧的調侃.

安若初平靜如水的微微一笑,開玩笑的語氣,"想與不想,我這不都坐這里了嗎."

董少爺笑那叫一個心花怒放,他將醒好的紅酒給安若初倒上,"來,喝一個."

過去一年,因為努力的想要在陸靳晏面前證明,她一定可以把他打垮,各種場合讓她已經有了一定的酒量,她拿起酒杯輕抿一小口,"董少爺挑酒的水平很高."

董少爺發,情的眉毛一挑,"那也要看和誰喝的."說著,大手就抓住了安若初的小手,"若初,其實你知道的,在學校那會兒,我就喜歡你."

安若初抿嘴笑笑,不著痕跡的抽出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董少爺,這才剛喝呢,就喝醉了."

這是被拒絕了吧,目前位置還沒有董少爺得不到手的女人,唯獨這個安若初,高傲的像是自己有多冰清玉潔似的.

他身體往後一靠,雙臂撐著座椅扶手上,不羈的挑著二郎腿,完全一副花大少的嘚瑟樣.

"安若初,別裝清高了,你這次單獨請我吃飯,不就是為了我把銀行里的那點兒錢嗎,你這樣子的疏離,讓我們沒法談下去啊."

說著,他的大手還不老實的在安若初裸露在外的後背上似有似無的撩撥著,唇角邪惡的笑很有把握的樣子.

安若初回頭看著董少爺,她當然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那她就直接開口了,"我想要20個億."

董少爺突然笑了,"安若初,你這價格……你太高看自己了吧,你覺得你一個已婚的女人,值這個價嗎?"

安若初不去在乎他的諷刺,這樣的諷刺在陸靳晏那里都早習以為常,她清冷的笑了笑,"沒試過,你怎麼知道值不值這個價."

董少爺突然起身,一張也算是俊美帥氣的臉湊到安若初的耳邊,聲音沙啞,"你這麼說,我對你的床,上功夫,真是好奇死了."

安若初扭頭看著對她很期待的董少爺,精致妝容下的笑容依舊平靜清冷,心,卻一下一下狠狠的揪疼著.

她對自己說,'對,就要這樣做.’她就要看看,當他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睡了之後,他臉上的表情.

陸靳晏,你可以夜夜做新郎,她讓其他男人做一次新郎,也不過分吧.

"20個億,你就說給不給吧."安若初沒心情和他調,情,有了那筆錢,她即使傷不了陸靳晏,也可能讓陸氏國際顫一顫.

董少爺抿嘴一笑,大手已經毫不避諱的放在安若初的後背上,聲音邪惡的讓安若初覺得刺耳的很,"給,別說20個億,你就是讓我傾家蕩產,我都想撕了你的衣服."

"砰!"一聲,包間里的門被人從外面踢開,董少爺的嘴剛要觸到安若初的肩,就在安若初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事情,幸好有人及時進來.

但她沒想要那個人來的,他是怎麼知道她在這里的?

被人打擾了好興致的董少爺一肚子的火氣,"誰啊,本少爺不是說過,沒有本少爺的命令,所有人都在這個房間一百米之外守著的嗎."

聽到董少爺的話,安若初的心不由得已經,這個董混蛋,早有預謀.

陸靳晏一身戾氣的站在門口怒火沖天的瞪著安若初,安若初想,現在她身上要是倒上點兒酒精,都能被他活活燒死吧.

"回家!"陸靳晏雙手握拳,冷聲命令.

安若初冷笑,他說回家就回家啊,拜他所賜,她早沒家了,就算他和她重組了一個家,那個家里,也從未有過家的溫馨.

董混蛋聽到如此威懾的聲音不禁回頭,剛要開口揶揄陸靳晏這個立馬要被戴上綠帽的老公,看到陸靳晏身後站著的那個人之後,直接識時務的閉緊了嘴巴.

……

上篇:第083章 再見,物是人非     下篇:第085章 好啊,那就都受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