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085章 好啊,那就都受著吧  
   
第085章 好啊,那就都受著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董少爺跟著自己的父親離開之後,偌大的包間里只剩下安若初和陸靳晏兩個人.

安若初拿著自己的手包准備離開,反正這場戲因為他的突然出場被搞砸了,她也該退場.

"坐下!"一道冷戾霸道的聲音夾雜著對她濃濃的不滿,憤怒的在整個包間里蔓延開來.

安若初看了他一眼,真是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氣什麼?現在他這個樣子,還真像是抓到自己老婆在外面約,炮的合格老公似的.

包間里,因為兩個人的沉默變得很寂靜,靜的都好像根本沒有人坐在這里一樣.

陸靳晏不說話,安若初也就保持沉默,一張紅唇緊抿著,低頭玩著手里的手機.

"你到底想做什麼?"陸靳晏似乎是忍無可忍了,他以為她至少會給個解釋的.

安若初在手機上不斷滑屏的手指頓住,抬頭,一貫清冷的看著他,不答反問,"你說我想做什麼?"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站在窗口的陸靳晏回過身來遠遠的凝望著她,"你還缺多少?"他問她.

安若初對他的問題很是出乎意料,她以為他會再次出言羞辱她沒有自知之明,甚至羞辱她跑出來甯願出賣她的身體,也要想盡一切辦法的打垮他.

可他沒有,他竟然問她,還缺多少?

"20個億."四目相望,兩人之間明明只隔著一張圓桌的距離,可為何卻偏偏是個圓,找不到起點也不知道那里是終點.

他看著她,今天的她,很好看,很美,就好像第一次在相親的咖啡店里,一眼見到她時的那樣讓人移不開視線.

一年了,她在他面前只穿一種顏色的衣服,黑色.

從他出現在她生命中的那一天開始,她似乎就失去了笑容,不,在她看來,是失去了一切.

就在安若初以為他會一直這麼看著她而不打算說話的時候,只聽到他低沉的男中音在包間里蔓延開來,傳入她的耳朵里,一下就落在了她的心上.

"我給你."

安若初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心想,他是喝多了才來的吧?他明知道那20個億是用來破壞他這次研發新產品的.

"條件?"天下沒有白拿的錢,過去一年在商界上混,也是知道什麼叫天下沒有免費的宴席.

陸靳晏邁開修長的腿,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坐在了剛才董少爺坐的那把椅子上,陰鷙的眸子微微一眯,"和你剛才給董少爺的條件一樣."

呵,安若初笑了,笑的特諷刺,她扭頭妖冶的看著她,小手幫他整理一下黑色襯衣的領口,紅唇一張一合的和他說著,"你,我不賣."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說出去這是多麼可笑的一個笑話,和自己結婚一年的丈夫,今天要給她20個億,目的是為了讓她陪睡一,夜.

其實她也沒想過賣給董少爺,她就是想讓陸靳晏出糗,想給陸靳晏感受一下,背帶綠帽子是怎樣的一個感覺.

一只大手用力的桎梏著她的手腕,手腕上的珍珠手鏈隔在他的手心和她的手腕間.

安若初不知道他的手心疼不疼,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手腕都快斷了.

就在她准備睜開的時候,他的另一只大手已扣在她纖細的脖頸上,血眸怒瞪,額頭上的青筋暴起.

他是准備殺了她的吧.

安若初一點兒也不反抗的閉上了眼睛,她早就想死了,只是一直死不了.

陸靳晏如來自陰曹地府的陰冷聲音在安若初的耳邊蔓延,"安若初,我可以任由你在集團里為所欲為,你想怎麼玩,我由著你,但你這身子,只要還是我老婆一天,就必須是清白著的,我不要,其他男人也絕不准碰一下."

他的話真好笑,他說他什麼都由著她,他還知道,她是他老婆.

安若初笑了,即使悲悲涼涼還是笑的高冷疏離,她用力拿開他禁錮在她脖頸上的大手,不依不饒的反駁他,"憑什麼?陸總能在外面沾花惹草,我這個被冷落在家守活寡的女人就不能在外面……"

"不能!"安若初反駁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陸靳晏一聲怒吼切斷.

安若初的心隨著他的怒吼以及他眸中的怒火,重重的顫了一顫,他知不知道,這樣,她會誤會他其實有那麼一點點兒是在乎她的.

安若初掙了掙還被他大力桎梏住的手腕,真的很疼,本能就是想要逃離這份痛.

陸靳晏仿佛瞬間清醒,這才感覺到手心的堅硬,意識到自己攥著的是她曾經受傷的那只手.

緩緩松開,溫熱的指腹撫過她浸出冷汗的手心,心,不由得一抽.

這個房間里的沉悶讓他覺得窒息,他突然起身,離開包間,房門被他發泄怒意,"砰"的一聲甩上.

安若初的心隨著被甩上的門聲,不由得一顫,顫的生疼生疼,但又能怎樣呢,疼,就忍著唄,總有疼到麻木的一天,到那個時候,就再也不會痛了.

安若初高高的將頭仰起來,聽說在眼淚快要掉下來的時候,只要高高的仰起頭,眼淚就會回去了.

她拿著手包離開包間,怎麼都沒想到的是,陸靳晏並沒有走.

她剛出門,他就將手里的純手工黑色西裝披在了她的身上,一句話都沒說,雙手插兜,大步走在了前面.

安若初看著他欣長挺直的背影,剛才好不容易逼回去的淚水再次蓄滿眼眶.

回家的路上,他隨意的問,"想吃什麼?"

她扭頭看著車窗外匆匆略過的街景,回答,"我不餓."

"既然想要看到我死的那天,就先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了,別死在我前面才是你的本事."陸靳晏面無表情,冷酷的說著.

這麼重的一個話題,他們兩個說起來,卻比上一句來的還自然順口.

安若初轉頭看著他,他的側臉很完美,完美的無懈可擊,她突然很想問問他,"陸靳晏,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她和他無冤無仇,他卻讓她的生活在一念之間坍塌淪陷.

"是你先招惹我的不是嗎."陸靳晏想都沒想的回答.

是啊,是她先招惹他的,是她先答應父親去勾引他的,他明明早已看穿一切,卻不曾戳破,因為他早已制定好了那致命一擊.

所以說,這一切要怪誰呢,只不過是她罪有應得,咎由自取罷了.

安若初低垂著頭,盯著自己手腕上的那串珍珠手鏈,真的很想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她的聲音很低也很啞,"如果我肯離婚,你是不是會如釋重負?"

以為自己已足夠堅強,對他的心,也早已塵封的密不透風,可在說出來的時候,淚水還是不爭氣的模糊了視線.

她安靜的等著他的回答,恐怕自己會錯過他的答案.

車子在路邊一個急刹車停下,他神睨著她,她終于想離婚了,可也就才一年的時間啊,她就忍不下去了嗎?

只聽到他冷冰冰的毫無波瀾的聲音在車廂里響起,"那你說一次試試看."

安若初倏然抬眸扭頭看著他,堅如磐石的一口咬定,"我不."

四目相接,她的堅定和她的濕眸,讓陸靳晏的心一怔,只看到她,突然像個倔強的孩子,在和別人爭搶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玩具.

她說,"陸靳晏,你越是想要和我離婚,我就偏不和你離婚,我就是要花光你的錢,我就要看著你不能和心愛的女人在一起而痛苦,我就要讓你恨不得殺了我."

他沒聽錯,她的聲音在哽咽,她的表情在高冷的不可一世,她也是個女人.

同樣需要被疼愛,被寵溺,被呵護的女人.

她的眼圈都是紅的,可她卻在努力忍著不准自己在他面前掉眼淚,他看著她,聲音淡漠低沉,"好啊,那就都受著吧."

他別開視線,准備重新啟動車子,他們之間就不能有單獨相處的機會,不然兩個人肯定都會崩潰.

車子剛要幾步,安若初就在陸靳晏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打開車門,跳下了車.

陸靳晏的第一反應是伸手去抓住她,可卻抓了個空,當時他的心就不由得一驚,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不把生命當回事.

看著她在車水馬龍中不顧安全的穿梭,他真是恨不得抓住她後把她捆起來,讓她那里都不准去.

因為她的高跟鞋太高,一輛黑色轎車的一個急刹車她一個踉蹌坐在了地上,車主打開車窗對她生氣的大罵,"想死就去跳海,還能喂鯊魚,別在大街上禍害我們這些無辜的路人."

安若初坐在地上,路上圍過來的行人有些多,卻沒有人願意過去拉她一把,她想要自己站起來,可腳崴了,手腕本來就用不上力氣.

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她另一只完好的手腕,強行的帶著霸道的怒意將坐在地上的她拽了起來,然後也不問她有沒有受傷,就帶著一身戾氣的拽著她走.

安若初強忍腳腕的痛一聲不吭,他將她塞進車里,這一次他鎖好了車門.

主駕駛座上的陸靳晏極度疲憊般的依靠在車椅背上,單手擰著皺成深川的眉心,聲音低沉疲憊,"安若初,你鬧夠了沒有."

"……"安若初半側著身子坐著,看著他,是她在鬧嗎?一直都是她在鬧嗎?他以為她是在無理取鬧嗎?

......

上篇:第084章 誤會,他最愛的女人     下篇:第086章 聽說你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