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169章  
   
第169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陸靳晏的助理不知何時過來的,安若初看到的時候就對陸靳晏說了一句,"你助理來了,我上樓了."

陸靳晏還想說什麼,但卻又什麼都沒說.

她說,'等他一敗塗地的時候,他們就兩清了.’

她是還不知道吧,在他們之間他早已萬劫不複,一敗塗地.

……

從今以後,在他陸靳晏的生命中,她安若初要怎麼驕傲怎麼活,再也不想卑微的愛他,反正他都不稀罕.

助理看到安若初下車,微微頷首,"安總."

安若初看了陸靳晏的助理一眼,也看到了他身後停的車,有人來接他,她也放心了.

安若初往他助理身邊多走了幾步,微微一笑,聲音很低,"他抽煙太厲害了,平日你經常提醒著他點,他經常待的地方,能讓他找不到煙就找不到."

助理對他家陸總和這位安總的事情了解的並不多,但他很清楚,這位安總對陸總很重要.

陸總辦公室抽屜里,有好多tou拍來這位安總還有他們孩子的照片.

助理點頭,"是,安總,但我們陸總……"明顯的有話要說,卻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安若初也是乾淨利落,本來連他抽煙的事情她也不想多管閑事的,"他其他事情和我無關."

說完,安若初沒有對他留下一句再見,就好像那個剛才因為他的一句話就不顧一切跑過來的人不是她.

就好像剛才那個哭的梨花帶雨的人也不是她.

其實過去一年,他們之間的互不相干和不曾見面都挺好的,至少那個時候,心沒有像現在的痛,如此的堵.

說好再也不見,就應該再也不見,兩個本已經不可能毫無關系的人,見了面就免不了糾,chan.

第二天陸靳晏在辦公室想要抽煙的時候,沒找到一盒煙,眉心不禁擰緊,按了助理的內部電話.

"煙呢?"

助理本來也建議過他少抽點煙,但一直都沒有控制他吸煙的那個膽量,昨晚安總的那一句話成了他實施給陸總戒煙的膽量.

"昨晚在安總家門口分開的時候,安總交代,要讓你戒煙,吸煙有害健康."

哈哈,說的明顯不是安若初的原話,但卻是比安若初的原話更給力.

陸靳晏有半分鍾的沉默,助理也不敢多說話,之後就是電話掛斷的聲音.

助理覺得自己是逃過一劫的長舒一口氣,要不是搬出來安總,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

看來以後好多事情都有商量的余地了,但必須加上安總.

陸靳晏修長的手指在黑色的實木辦公桌上輕敲著,心中複雜煩躁.

拉開左手邊的第一個抽屜,里面滿滿的都是安若初這一年生活中的點滴.

孩子出生時的照片,孩子准確的生日時辰,出生時的小腳丫,幾個月長出來的第一顆乳牙,第一,次走路,什麼時候叫的第一聲媽媽.

孩子好像都是先學會叫爸爸的,可那個時候,他不在他們母子身邊.

他嘴角不自覺的上勾著,只是照片下面的一份文件讓他臉上難得一見的淺笑瞬間消失不見.

抽屜被他關上,第一反應就是想抽煙,可整個辦公室里卻找不到一根煙.

助理的話還在耳邊重複,安總,安如初.

倚在身後的椅背上,閉目,長歎一口氣後,單薄的唇勾起一抹讓人心疼的苦澀.

安若初,告訴我,我該拿你怎麼辦?

……

安若初一大早到公司里要面對的就是那個趙總的上門找茬.

趙總自己來了還好,就算昨晚陸靳晏打人有錯,但畢竟的確是他先對安若初動手動腳.

可這個女人是哪位?趙總老婆!說什麼昨晚是安若初gou,,引,她老公?!

真不知道昨晚這位趙總回到家和自己老婆說了什麼.

看這位趙總在外面也裝的挺像個人,在自己老婆面前卻是這幅德行,原來傳聞他是吃ruan飯的,還是真的.

安若初還沒走到自己辦公室,就被那個惡劣的女人揪住了頭發,可能她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讓她出糗的吧.

安若初也不是好欺負的,她不說話不代表默認,是真的不屑和這些人一般見識.

但要是動手打她,她就不得不還手了.

她一個用力就將瘋女人推開,對方以為她好欺負,沒想到她還會還手,力氣還很大,猝不及防的就被安若初推倒在地.

本來穿的就是短裙,結果撕,拉一下,走,光了.

安若初第一時間也是覺得自己太用力,都是女人,這樣的難堪讓她多少有些不自在,她不是瑪麗蘇,她只是覺得,很多事情,就像那句話說的,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但下一秒,那個女人卻像是瘋了一樣的爬起來,完全不顧自己狼狽的形象,直接朝安若初打過去,報複的想要扯碎她身上的衣服.

在另一個部門上班的'男朋友’林浩然,聽到同事在八卦,放下工作趕過來,剛好看到一個瘋女人在打安若初,公司的保安也剛剛趕來.

林浩然過去護住安若初,直接沒有去理會來鬧事的人,問安若初,"沒事吧?"

聲音溫潤無害,一雙不大卻很有神的眼睛只在安若初一人身上.

趙總老婆是認識陸靳晏的,這位明顯不是,便,陰,陽,怪,氣的揶揄,"有些女人就是有這個本事,昨晚還是前夫先生,今早就換了一個啊."

前夫.

這兩個字重重的敲在了一個人的心上,昨晚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對所有事情都只字未提.

"請趙總帶著你的夫人離開這里,我相信昨晚的真相是什麼,是當時在場的很多人也都看到的.你太太剛才也說了,我前夫也在場,如果你想把整件時間透,明,化,我相信只需要他的……"一句話.

趙總也算是個聰明人,聽的出來安如初話里的意思,沒讓安若初把話說的太透明.

雖然陸靳晏現在不是陸氏總裁,但他的一句話還是足以讓本城整個商界動一動.

"……要不……"世上還真有如此沒有出息的男人,在自己老婆面前說句話都打哆嗦.

可別以為這樣的男人是愛老婆,明明就是懦弱沒出息,恰恰相反,這種男人的出,,軌率是最高的.

"她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了?"女人不依不饒,說實話鬧成現在這樣,只不過是讓觀眾有了八卦,誰都沒台階下.

趙總在自己老婆耳邊小聲的說了句什麼,他老婆臉色明顯一僵,但還是為了維護面子,狠狠的瞪著安若初,"她敢!"

雖然聽不到趙總說了什麼,但大概也是能想到的,所以也就有了後來那個瘋女人的一句.

"她還真把自己當成好東西,陸靳晏要是還稀罕她,能和她離婚!"

是啊,她不是好東西,陸靳晏也不稀罕她,所以她被離婚了.

趙總帶著老婆離開後,安若初對身邊保護她的男人微微一笑,"我沒事,謝謝."

林浩然盯著她一邊臉頰的紅印,都這樣了,還說沒事.

只不過是不需要他的關心罷了,說到底,除了那個陸靳晏,誰都無法再走進她的心里.

她不想說的事情,他從來都不會問,溫潤一笑,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去工作吧,我那邊還挺忙的."

安若初看著對方,知道自己又讓他失望了,但並沒有說什麼,微微一笑,"你去忙吧."

十幾分鍾後,安若初的秘書送了一盒消腫的藥膏到她的辦公室,"是林經理讓我送進來的."

安若初盯著那藥膏,心里五味雜陳,對林浩然的關心,她其實是受不起的.

她不能給他什麼,就算他也說過,他會等,可她心里太清楚,讓她忘記那個人,太難了.

現在每天下班回到家,看到兒子一天天的長大,她沒有一刻是聯想不到他的.

"知道了,放那里吧."安若初從容的對秘書說.

秘書放下藥膏多說了句,"林經理還說,讓你先放一下工作,臉別腫起來了."

安若初點頭,"好,我會的."

秘書走後,她拿出手機給林浩然打過去一條信息,"謝謝."

其他的,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和林浩然在一起就是這種感覺,有很多話都不必說出來,只要對方都心領神會就好.

可和陸靳晏在一起的時候,她恨不得每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她都和他說的天花亂墜,那樣,他才會多看她一眼.

可陸靳晏,對她,從來都是小氣的惜字如金,一個字都不想和她多說.

同樣是喜歡沉默的兩個男人,林浩然的沉默讓她覺得輕松,舒,服,陸靳晏的沉默卻是讓她覺得委屈心酸.

拿出鏡子盯著自己臉上被扇了一巴掌留下的紅印,陸靳晏,如果你看到她被人打了,會怎麼樣?

所以當陸靳晏聽到他留在安若初公司的人告訴他,安若初早上被趙總老婆打了的事情之後……

一,ye之間,趙總的公司,徹底破產,永不翻身.

這就是陸靳晏,一個總是很沉默的陸靳晏,只要他想做到,想維護的,他定會不擇手段.

有的時候,他真的是一個極可怕的男人,安若初卻讓自己愛上了這個可怕的男人.

兩年前,安氏不是同樣在一,ye之間,一無所有了嗎.

是啊,那個人,也是陸靳晏.

......

上篇:第170章 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     下篇:第171章 那顆腎是被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