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171章 那顆腎是被賣了  
   
第171章 那顆腎是被賣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看到我會想到姐姐,當然不會那麼開心啊."

"NO,而是你大媽以為敲門的是,經常會住在她哪里的那個女人."

宋黎之越聽越糊塗了,那個神秘的女人到底是誰啊?是不是陸明湛太疑神疑鬼了?

"你趕緊一次說完,我怎麼聽得像驚悚小說似的,渾身不舒服."宋黎之的態度明顯敷衍了事,就連眼神也對他有躲閃.

陸明湛一雙似乎能洞察一切懸疑的眸子看著她,接著說,"你爸也經常去你大媽家,那里有他的拖鞋,喝水的杯子,甚至曬在陽台上的衣服."

"那很正常,我爸和大媽離婚,本來就是被我媽逼的,當初說好的,我給姐姐一顆腎,無論術後結果如何,爸爸都要和大媽離婚給媽媽一個名分."

陸明湛低眸看著宋黎之,目光幽深,宋黎之抬眸和他四目相對,"你這個眼神又是想說什麼?"

他低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你那個時候怎麼那麼傻,就不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嗎?那樣我們就不會分開那四年."

宋黎之也後悔過啊,"你不是很厲害的嗎,什麼事情一眼就能看穿."

那個時候他還沒有如此高的敏銳度好不好,這是在部隊的這些年才曆練出來的.

宋黎之想了想之後覺得大媽哪里有女人的東西不是很正常的嗎?"大媽家有年輕女人的東西也可能是之前姐姐用過的啊,大媽沒舍得扔,也是很正常的,而這個家里你覺得不應該屬于我媽的東西,也很有可能是我媽的,年輕的時候沒過過一天好日子,現在買回來補上心中的遺憾,也是很正常的."

宋黎之認真的看著陸明湛,"所以,一切都很正常,我爸這個年紀了,是不可能再有新的女朋友了的."

陸明湛覺得剛才他說了那麼多都是白說了吧,對牛彈琴呢,怎麼就什麼都沒聽懂呢?

"我說的年輕女人是你姐."陸明湛一字一字清晰無比的說出來.

懷里的宋黎之明顯一怔,抬頭怔怔的看著睜眼說瞎話的陸明湛,伸手放在他體溫正常的額頭上,"你說什麼胡話呢?是你仗打多了,腦子壞掉了,還是來這里水土不服身體不舒服啊?"

陸明湛就是要讓她心服口服,"客廳的玻璃矮幾下面那一層放著一份申請信用卡的資料,上面身份證的主人是宋琪,宋琪不就是你那個死了的姐姐嗎."

就知道不應該帶他來這里的,他的眼神太犀利了,總是能輕易的看清一切,"陸明湛,什麼都別說了,我姐已經死了,死者為大,你趕緊睡吧,我也困了."

"安若初,你為什麼不敢接受這個事實."陸明湛雙手扣在她的肩上,直直的盯著她看,她明明打心里已經相信了他說的話,卻還非要反駁他.

宋黎之看著他,有些事不是她不敢接受,是她不想,"因為這不是事實,我姐她死了,腎移植手術後她身體的排斥反應特別厲害,所以……"

有些事情不說出來就會永遠的印在心里,那些事不是不去觸碰都能避開沒有知覺的,"你親眼看到的嗎?"

"陸明湛,別說了,真的."宋黎之情緒開始不穩,她沒有親眼看到,但她願意接受所有人給她的事實.

"你明明就相信我說的話,你明明就知道很多事情,為什麼宋黎之,你在逃避什麼?"這樣的她,讓他很心疼.

宋黎之伸手摟著陸明湛,躲在他的懷里,甕聲甕氣的說,"我什麼都不知道,陸明湛,別逼我,我們明天就回家,我會來這里,只是想看看我媽,明天就走."

陸明湛也不逼她,大手輕拍著她的後背,有他在,他絕不會在讓她收到一丁點兒的委屈,"好,我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像你一樣."

"都過去了."宋黎之怕他還會有什麼想法,她是真的想要一切都過去.

陸明湛點頭,"好."表面已經答應宋黎之會不去干涉這件事情,心里卻已經暗下決心,必定讓曾經傷害到他心愛女人的人,得到應該得到的懲罰.

深夜,趁著宋黎之熟睡中,陸明湛離開了臥室.

整棟房子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陸明湛敢確定,這個家也就今晚是這般的黑暗.

只是這家人不知道的是,他這個女婿,對某些他想要探索的地方,是過目不忘的.

他走路的聲音極輕,甚至是完全聽不到聲音的,他敢打賭,這棟房子今晚開啟了各種警報.

有任何聲音會報警,有丁點兒的亮光也會報警.

葉如煙一個人跪在一尊佛像前,完全沒有發現房間里已經多了一個人.

"以為只要這樣跪在佛前懺悔,你們犯的錯誤就可以被原諒了嗎?"

陸明湛的聲音讓靜心懺悔的葉如煙嚇得直接坐在地上,"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她明明就鎖好了房間門,而且宋國承也是怕陸明湛看出什麼,今晚家里的燈一盞沒開,只要發出一點兒動靜,聲控的報警器就會報警,可他……

是啊,他們忽略了陸明湛的身份,更小看了他的身手.

陸明湛站在佛前,看著金光閃閃的佛像,心里想著,'佛啊,如果你真的有靈,是不是該讓犯錯的人得到報應.’

他看都沒看葉如煙一眼,冷冷的說道,"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差點毀了女兒的幸福,甚至女兒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脅,你這樣的母親,應該是世間少有的吧."

葉如煙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為了男人在女人之間勾心斗角她還可以,但要是在真相面前,她是真的慌亂不已,因為有錯在先,心里素質也是差的很.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請你出去."葉如煙抬手指著門口,陰測測的月光下,她卻不敢直視陸明湛那一雙犀利的眼眸.

陸明湛更加確定的陰冷一笑,"不知道沒關系啊,在佛祖面前,我慢慢的說給你聽."

葉如煙不知道是被陸明湛氣的渾身顫抖還是嚇得腿軟,總之,狀態可不怎麼好.

"滾,離開我們家,當年我怎麼拆開你們的,如今我不想再做那些事情."

葉如煙,你這算是威脅吧.

陸明湛清冷一笑,"岳母大人,你當黎之還和從前那麼笨啊,你以為你們做的天衣無縫,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說罷了,好歹,你也是她的母親,你對她還有養育之恩,她只是想要一切都過去罷了."

葉如煙悲痛的看著陸明湛,這個女婿知道的太多,"既然黎之都想要過去,你又何必跑來我這里為她打抱不平."

"因為你們觸犯了法律,你們必須得到應該得到的懲罰."

葉如煙笑了,以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可以瞞天過海,終究是紙包不住火.

"陸女婿,我有心髒病,你說如果我現在暈倒在這里,你能解釋的清楚嗎?你和我女兒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幸福,還能繼續嗎?"

"身為長輩,作為母親,你還真是不知羞恥,那我也告訴你,我能過來,就一定是有備而來,你暈倒一個試試吧,我們的談話內容,我會播放給黎之聽的."

"你……"葉如煙的心髒是真的被氣疼了.

"岳母,你這又是何必呢,最後你還是沒有得到所愛的那個男人的心,如果我沒說錯,岳父是不住這里的吧,他甯願去住在那一間普通的房子里,也不願意住在豪宅里,只因他愛的不是住在這里的女主人."

話說的太明白,總是太傷人.

"賣掉黎之的一顆腎,我不知道你們得到了多少錢,黎之從我媽那里拿到的兩百萬,這些沒讓岳父的公司起死回生,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佛祖都在看著呢."

"最後,我只能說,大媽下的一手好棋,而岳母你,從一開始也不過是一顆棋子."

薛玉琴是何等厲害的一個女人,能從她的手里搶走一個男人,對方不是幸運,是她懂得如何抓住一個男人的心,有男人對她的愛,就夠她得到一切.

大媽看似知書達理,溫柔賢惠,背後卻藏著一把尖銳的利刀,對每一個想要和她爭奪的女人,步步逼退.

"別說了,你也只是來過我家這一次,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些的?是黎之告訴你的嗎?她真的知道所有的一切?"

"不,她不知道,她到現在還以為那個很疼愛她的姐姐已經死了,但她卻知道,她的那顆腎,是被你們賣掉了."

所以,傻傻的宋黎之到現在今晚之前還以為,姐姐是因為沒有得到她的那顆腎,才去世的.

所以她不願意去接受,姐姐明知道一切,姐姐明明還是很健康的活著,姐姐當初也是欺騙她的人.

"……"葉如煙雙腿發軟,癱瘓在地,"是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是我太爭強好勝,是我一時之間被誘,惑失了心,是我害的黎之自己一個人過了那麼多年的苦日子……"

如果懺悔有用的話,就不會有悲傷了.

陸明湛離開那個房間,出門的時候,宋國承正站在門外,他應該是什麼都聽到了吧.

陸明湛冰冷一笑,"我終于知道,為什麼我大哥明知道你是他的父親,卻從來不踏進這個家門的原因,你真的很不配."

......

上篇:第169章     下篇:第172章 最壞的惡人只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