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199章 一見鍾情,你還要我怎樣  
   
第199章 一見鍾情,你還要我怎樣

g,更新快,無彈窗,!

"若初……"他很深情,很動情,也很用情至深的輕喚了她一聲.

多少個寂寞孤單的夜里,他曾傻傻的一個人,望著鏡子里的自己,對若初這個名字,千呼萬喚過.

"夠了陸靳晏,你今天話太多了."安若初直接自己快繃不住了,他在多說一個字,她都怕自己會在他面前哭成淚人.

陸靳晏抿嘴笑了笑,他今天不僅話多,看著她的時候,笑的也特別多,"還以為,你一直都恨我話太少呢."

聽上去像是開玩笑的一句話,可心,卻狠狠的揪疼著.

安若初剛要再次別開視線,躲避他此刻用情至深的眼神,他大手突兀的扣住了她小巧的下巴,不准讓她躲開他.

骨子里霸道的成分還是存在著的,他深睨著她,修長的手指愛不釋手的扣在她的下巴上.

"看著我好嗎?再讓我看看你."恐怕,真的是今生今世的最後了.

多少的不舍,甚至心有不甘,但即使在商場上再萬能的他,對她,他都覺得自己笨拙的像個傻子.

還好,她沒有躲開他的目光,她抬眸和他對視著,他性感的唇微微上勾一下,無奈卻也欣喜,他對她說,"我愛你,從我第一次見到你."

第一次見面.

他瘋了不成.

第一次見面就愛上了,卻折磨了自己這麼久?他到底是怎麼忍耐的,怎麼一天一天的熬過來的?

原來他真的是個瘋子.

從現在開始,安若初再也不要聽到他說任何一句話,他不是最喜歡沉默的嗎.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推開他,狹窄的車廂里,她絕望般一下一下用力的打著他,打到哪里她不管,他就是該打.

她哭著,哭的歇斯底里,哭聲撕心裂肺,他們之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一見鍾情啊,多麼美好的開始,卻讓他們走到了今天這樣的結束.

她打著他,哭著,說著,"你到底想要我怎樣?你到底想要我怎樣?陸靳晏,你為什麼要一次次這麼殘忍的折磨我?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安若初感覺自己就要快瘋了,真的是被他一步一步逼瘋的.

上輩子她到底欠了他什麼?這輩子他讓她折磨成現在這個樣子,還是不肯善罷甘休.

不,她是已經瘋了,在她淚眼模糊的視線里,他心疼至極的目光就足夠讓她潰不成軍.

恨他,更狠自己.

就如她崩潰的那句,"你還要我怎麼樣?"

她愛過,努力過,卑微過,她終于決定重新來過,在沒有他的世界里.

可他卻如同黎明破曉最後一分鍾的惡魔,在她就快要看到亮光和希望的時候,他又出現了.

不是帶著她一起走向光明,而是重新將他拉回黑暗,給她施已萬劫不複的魔法.

她在他萬丈深淵的地獄中,一次一次的掙紮不休.

她瘋了,徹底被她逼瘋了.

她撕扯般的解開捆在她身上的安全帶,就如同聲嘶力竭的解開綁住她整顆心的枷鎖.

她打開車門沖到暴雨中,陸靳晏一刻都沒耽擱的打開車門下車.

這麼大的雨,山頂的風很大也很涼,雨水打在身上,瞬間就沁入身體,冷風不吹,蝕骨的冰冷.

"若初……"陸靳晏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大手剛拉住她,准備將她拉回車里的時候.

安若初猛然的一個用力,反將陸靳晏拽向自己的方向.

傾盆大雨中,她帶著哭腔的嘶吼著,聲音完全的嘶啞,"陸靳晏,你是非要把我往死里逼是不是?好啊,現在一起死好了,死了都一了百了……"

"和你同歸于盡了,到時候我見到我爸,我也還能有懺悔的資格!"

都不知道,那麼瘦弱的一個她,是哪里蓄來這麼大的力氣,硬拽著陸靳晏就往懸崖邊走.

"若初,別這樣."陸靳晏拉回她,將她牢牢的摟在懷里.

如果知道她會這樣難受,就算是帶著所有遺憾入獄,也不會今晚把她帶到這里,和她說那些他罪該萬死的話.

"若初,冷靜一下,別這樣,是我不好,對不起……"

他越是這樣的卑微和懺悔,安若初心里就越加難受痛苦.

她甯願他還是那個冷酷無情的陸靳晏,至少在沒得到他愛的回應下,她還可以慢慢的死心.

現在這樣,讓她怎麼辦?

剛才的安若初是用了全部的力氣,那一刻她是真的打算跳下去一了百了.

她用最後的力氣推開他,大雨打在彼此的臉上

雨簾下,模糊的視線里,更多的是難以割舍的那份痛苦.

這段感情,本誰都沒有錯,走到盡頭,卻似乎已到了覆水難收的階段.

過去的他才自主,以為他一個人就可以兩個人的愛情,其實,他真的還不懂愛情.

安若初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千言萬語她早就說完了,即使他沒有今天的一番真心話,她也不可能不等,放下他,她清楚自己做不到.

可今晚他的話,讓她痛極了,以為他愛的並沒有自己多,剛才才知道,他比她更痛苦.

很多時候,他的沉默,更是一種無言的悲哀和不知所措.

她好累,累的直接不顧自己身在何處,便坐在了地上.

很狼狽,全身的衣服早就被雨水打透,很冷,卻不過心里的絕望.

他終是理智的,走到她的面前,沒有將她拉起來,也沒有再說話……

脫掉了自己身上濕透的外套,雙臂撐在她的頭頂,用外套來做她的雨傘.

風太大,他就半弓著身子,能為她遮多少,他都竭盡全力.

安若初仰頭看著他,臉上的水早已是雨水和淚水的混合液體.

突然的站起來,摟住他的脖頸,吻,如剛才他那邊的瘋狂沉淪.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不然真怕自己會死了.

陸靳晏原本撐在她頭頂的雙臂,此刻圈著她瘦弱顫抖的身體.

海枯石爛也好,天崩地裂也罷,蝕骨沉淪也都暫時拋開一切的為之瘋狂.

我愛你,即使天誅地滅,我也心甘情願.

深夜山頂,狂風暴雨,蝕骨沉淪,纏綿不休……

車子下山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多,他突然很想停下車來,讓時間也停下.

安若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已經睡了,從下山開始,她就沒在說一句話,她安靜的倚靠在副駕駛的座椅里,像個失去了靈魂的木偶.

剛才山上兩人的衣服都已經濕透,在車里的時候,衣服也都……現在她只是圍著一條薄毯蜷縮在那里.

車里的暖氣很足,直到已經到達她住的地方,他才小心翼翼的刹車,其實是想讓她多睡會兒,也是想多和她坐一會兒.

可她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其實一路上特根本沒睡,只是不想和他交流罷了.

安若初睜開眼睛,找到自己的衣服,也不管是不是濕的,一件一件完全當他不存在的往身上穿.

這個時候,真沒必要再矯情.

穿好了,她淡漠的說了一句,"路上小心."

陸靳晏戀戀不舍得抓住她的手腕,安若初回眸,面無表情,目光冷漠.陸靳晏動了動唇,本來要說的話還是吞回到肚子里,薄唇喂喂上勾一下,"明早我把豆豆給你送回來."

"謝謝."

還是舍不得放手的陸靳晏,深深的凝著眼前近在咫尺,卻將要天各一方的女人.

突然,他手上的力道往後一扯,另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後頸,本來是想吻她一下的.

眼里的她,沒有任何的躲閃,無波無瀾,像個被掏空感情的木頭人.

他嘴角苦澀一勾,沒有再繼續,聲音低沉沙啞,"好好照顧自己."

安若初看著他,聲音淡的如最基本的禮儀,"我會的."

眼里的彼此那麼近,以後的距離卻那麼遠.

他沒有不放手的理由,她能做到這樣,反倒讓他比之前要放心一些,前提是,如果這不是偽裝的話.

"回家讓阿姨幫你熬點兒姜湯,別感冒了."這樣很平常的關心話,他卻是在分離之前說的.

"你在說一遍……讓我等你."那她就真的等,別說八年,一輩子她都等.

陸靳晏心疼的凝著她,嘴角微微上翹,如同在寵一個孩子,"傻瓜."

安若初執著的再次要求他,她就知道自己是個傻瓜,"我要你再說一遍."

真的要那麼做嗎?

他何德何能,對她就從來沒有好過.

"說啊."安若初真怕這個時候他又變得沉默了,她在期待著他能再說一次.

"等我."低沉的嗓音在半開門的車廂里蔓延開來,就這兩個字,安若初突然覺得,一切都值了.

是她太容易滿足,還是太愛這個男人啊.

安若初小嘴倔強的一努,像是在賭氣,更多的卻是給他的一份安心,"如果這幾年沒有我看上的男人的話,我會等你的."

剛說完,安若初就拿開他還扣在她後頸的大手,丟給他最後兩個字,"再見."

再見,不是再也不見,是下次再見.

陸靳晏沒有再下車送她上樓,真怕會賴在她的身邊直到最後一分鍾.

昏暗的路燈下,剛才的大雨也終于累了,綿綿小雨像會跳舞的精靈,在空中舞蹈.

她身上穿的衣服還是濕的,她倒是也知道照顧自己,領走的時候,還順便帶走了他車里的薄毯.

反正都這麼晚了,沒人會看到她這樣一副怪樣子,大半夜的披著一套薄毯往家里跑.

......

上篇:第198章 若初,你等我好不好     下篇:第200章 陸靳晏很想你,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