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204章 求婚了  
   
第204章 求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陸靳晏,你在這里面十個月都學了些什麼啊?"是被洗腦了嗎?之前的冷酷跑那里去了?

還是被里面那些獄友教壞了?嚴重懷疑.

果然,"就是在里面交了個朋友,那小子是情場高手,就因為同時和四個女孩子交往,家里還有個新娶的媳婦,才被五個女人一起告進監獄里去的."

為什麼說起來那個所謂的情場高手的朋友,他滿是崇拜的小眼神啊.

"切,那也叫高手."高手就不會被發現了.

一路上兩個人都一直在講話,雖然安若初都是在嗆聲嗆氣的,但聽到他在里面的好多事情,對他之前的擔心也都漸漸消失了.

還以為在監獄里,他會收到不公平待遇,吃不飽,睡不好,還會經常打架之類,現在聽他說說,心里的苦澀就少了很多.

"在里面那麼好,你還提前出來干嘛?"安若初沒好氣的說他.

已經到了他家地下停車場,停好車,他認真的睨著她,深情的對她說,"因為太想你,所以拼了命的好好表現,早點出來見到你."

啊…...真受不了他這麼認真深情的樣子,安若初自己解開安全帶,逃一樣的從車里離開.

陸靳晏看她這麼可愛的樣子,不禁笑了.

跟在她的身後,凝望著她纖瘦的背影,她走的並不快,可能也是為了等他一起.

陸靳晏在心里發誓,這個女人,在余生里,他都要當寶一樣的寵著.

電梯里,剛開始兩人一左一右正了八經的站著,沒過三十秒,陸靳晏就直接將安若初推到了角落,兩只有力的手臂直接將她抱了起來.

安若初出于本能反應,雙手緊緊的抓著他肩上的衣服,兩條腿盤在他精壯的腰間……

這姿勢……嘖嘖嘖.

電梯門都已經開了,兩人還在如饑似渴的忘情擁吻著.

"咳咳……"有那麼點兒熟悉的咳嗽聲.

唇分,兩人同時望著電梯門口的方向時,那個咳嗽的人正是霍淼淼.

"陸總回來了?"霍淼淼客套的寒暄,不然這個時候,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然後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黏在一起了,陸靳晏根本沒有放下安若初的想法,安若初也沒有要下去的意思.

陸靳晏微微一笑,"對,今天剛出來."

然後電梯門口又多出現了一個熟人,是個男的,"陸總,安總,你們……"

是陸靳晏的特助,一直以來都還留在公司,幫助安若初處理大小事情,就是霍淼淼,在陸靳晏離開公司一周後就辭了職.

特助的話還沒說話,畢竟他們公共場合抱在一起這個畫面,太辣眼睛了哈.

霍淼淼給特助一個急眼,小手在特助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只聽特助,'哎呦’一聲,"親愛的,輕點兒……"

這稱呼……所以說,這兩人有一腿嘍.

陸靳晏抱著安若初往外走,"還差一層,我們走上去就可以."

特助立馬豎起大拇指,"陸總,好體力."

然後再次惹到霍淼淼一個冷厲的目光,特助立馬笑的殷勤,"親愛的,我們也進電梯."還不忘對霍淼淼拋著媚眼.

也就是說……

安若初終于明白了,上次有個樣稿,她一直不通過,就因為是之前霍淼淼在這里是身在秘書職位和設計部員工設計出來的稿子.

結果,特助天天就在她耳邊說那個稿子有多麼的好,有多大的賣點,以後的市場會多麼的可觀.

原來……

"水水,你睡了我的特助!"陸靳晏抱著安若初都快要走了,而霍淼淼和特助也已經踏進了電梯.

安若初震驚的聲音並不小,在安靜的樓道里都有傳音,霍淼淼幸災樂禍的對安若初笑著,聳聳肩,一副我就睡了你怎麼著的樣子,真是氣死安若初了.

電梯門都快要關上的時候,安若初才再次喊著,"秦特助,你要好好對我家水水."

女人啊.

"你不是不喜歡那個霍淼淼的嗎?"陸靳晏抱著她,邊上樓梯邊問.

安若初一副你真不懂女人的樣子,"秦特助對她好了,她就不會想著我身邊的男人了啊."

這女人,這一年宮斗戲沒少看.

他的體力真的挺好,抱著他爬了一層樓,大氣都沒喘,但為什麼是這邊啊?

"來這邊干什麼?"是之前她在他對面買的那所准備複婚的時候做新房用的.

陸靳晏耐人尋味的回答了安若初一個字,"你."

"什麼啊?"她怎樣?

"睡你啊."他壞笑著,然後門就開了,他放下了她,背對著整個房間.

安若初氣的臉紅心跳,這個男人,變壞了.

剛要和他翻臉,一個轉身,眼前的一幕,讓她驚呆了……

誰說紅玫瑰俗的?誰說她不喜歡紅玫瑰的?從現在開始,她只喜歡紅玫瑰.

紅玫瑰花瓣鋪成一條蜿蜒小路,花瓣有燭台的包圍,前面是心形的花瓣,里面有丘比特蠟燭擺成丘比特的圖案.

陸靳晏從背後摟著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安若初,下巴落在她的肩上,扭頭,唇瓣觸在她的耳垂下,輕聲問她,"喜歡嗎?"

安若初扭頭看著他,燭光下,她已經淚眼漣漣,想過他會求婚,但絕對沒想過,他這樣的一個人,還會有如此精心的布置, "……喜歡."

陸靳晏看她快哭的樣子,真是恨自己,這麼簡單的事情,他從前都沒有為她做過.

他在她頸間深情一吻,帶著她,繼續往前走,他說,"從前,因為我的不夠堅定,我們走了很多彎路,以後,你都只要快樂幸福的,生活在我為你築造的城堡里就好."

站在心形的花瓣里,他單膝下跪,跪在安若初的面前,高仰著頭,從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個心形的絨盒,打開,里面的鑽戒璀璨奪目.

"安若初,你還願意嫁給陸靳晏嗎?"

安若初其實都已經快哭了,她努力憋回去眼眶里打轉的淚水,調皮的伸出自己好看的小時,"那你先把那個鑽戒帶我無名指上,我看看鑽石夠不夠大."

已經答應了吧,但還是有點兒死要面子,總覺得就這麼順利的答應他的求婚,太便宜他了.

他悉心的幫她帶上,那一瞬間,他的心是激動的,從未有過的悸動.

原來,用一枚戒指,套住心愛的女人,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

他在上面親吻一下, 抬頭凝望著她,"夠嗎?"

真的很美的一枚鑽戒,應該不是剛買的.

安若初低眸看著陸靳晏,伸手將他扶起來,有些話不用說,就是已經答應了,"什麼時候准備的?"

陸靳晏抬手擦掉她眼角的一滴淚,抿嘴用情至深的淡笑著,"一年前,答應會和你複婚的時候."

安若初小嘴一撅,"那個時候你又沒打算和我複婚,這是單獨定做的吧?"

"我老婆眼光真好,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會待在監獄里八年,所以就想著,等你無論嫁給誰,這個戒指都送給你做結婚禮物."

安若初給他一個大白眼,"我老公買不起嗎,要你送."那個時候他是真的打算甩掉她.

陸靳晏虔誠的道歉,"我錯了."

當時的他真是傻透了,這麼好的女人,他不好好珍惜,還想著讓她去找更好的幸福.

幸虧,還有機會.

"餓了吧?"知道她還沒吃飯,他也沒吃,就等著她來了.

安若初點頭,不矯情,"嗯."

"走,吃飯."陸靳晏拉著安若初往廚房走,還有浪漫的燭光晚餐啊,真是准備的很到位啊.

"也是你准備的?"安若初問.

陸靳晏驕傲的點頭.

陸靳晏幫安若初拉開椅子,等她坐下的時候,他才做到了她的對面,幫她倒了點兒紅酒.

其實兩個人畢竟也算是二婚了,怎麼也都不像頭婚的時候那麼浪漫,估計老夫老妻的,更多的都是激,,情那里.

"怎麼不吃?"陸靳晏看她都沒有拿刀叉,以為是她不想吃西餐.

安若初欣賞著自己無名指上的鑽戒,像個小財迷似的,"鑽石太大,已手殘,拿不動刀叉."

噗嗤……

安若初,你還能再顯擺一下嗎.

陸靳晏都很無語,沒想到她還是這樣的安若初,端走她面前的心形牛排,專心的幫她切成一小塊一小塊.

安若初這才滿意的說,"就是這樣啊,人家男女約會一起吃牛排,都是男的幫女的切好."

"那我給你切一輩子."這樣的情話,陸大總裁現在已經順口就來了嗎.

牛排切好了直接就沒往她那邊放,陸靳晏叉了一小塊送到她嘴巴,"張嘴."

安若初不客氣的吃掉,邊吃邊問,"你以後會一直對我這麼好嗎?"

好怕這其實只是她的一場夢,她都不敢笑的太大聲,就連幸福的淚水都一直忍著不敢掉出來.

生怕她哭了,或者笑了,夢回被她驚醒.

她的不安,讓他很心疼,深情的凝視著她,"我發誓,只要我活著一天,你都是我手心里的寶."

呃……這樣也可以啊.

"那兒子是什麼?"安若初還不忘提兒子問一句.

陸靳晏想都沒想的回答,"等那小子長大了,就拿著我們辛苦賺的錢,疼別的女人去了,管他呢."

這話不應該是我們陸三少才會說出來的嗎.

......

上篇:第203章 是不是你就沖著我愛你     下篇:第205章 你怕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