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244章 你去死,我就答應你  
   
第244章 你去死,我就答應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只能說,命運弄人,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能躲一輩子的.

他將她小心翼翼的護在懷里,一只手保護在她的腰間,另一只手護住她的腦袋.

突然的碰撞本來如可也是被嚇到,現在被他護著,心里一時間會覺得,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都無需好好保護自己,因為有他在,如可感覺到他因為緊張而緊致害怕的呼吸和心跳,但她,真的很為自己驕傲.

她沒哭也沒笑,平靜的很.

店長可被嚇壞了,本來她腳上就有傷,還是因為他的關系,走過來緊張的問,"沒事吧,有沒有撞到哪里?"

店長的說話聲可能是驚醒了剛才還陷入緊張情緒中的厲尊.

他緩緩的松開她,已經准備檢查一下,她到底有能有受傷的地方.

如可卻是已經疏離陌生的往後退了一步,嘴角帶笑,眼睛的目光卻沒有看著他,陌生的可怕,"謝謝."

禮貌,卻讓厲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然後她笑眯眯的看著店長,"我沒事,你快回去吧."

"真沒事?"店長不放心的問.

如可點頭,"放心啦,好好的."

店長走兩步回頭兩次的看如可,一直等如可進了電梯,他才放心的離開.

醫院里的電梯永遠都是這麼擠,里面的人塞得滿滿的,如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站在角落.

厲尊清楚如可不想和他說話,她已經把他變成生命中的陌生人,很悲傷,但卻不知如何是好.

他就站在她的身旁,全身的神經極度緊張,總感覺電梯里的每個人都有可能碰撞到她,恨不得什麼都不想,直接將她護在懷里他才放心.

很快,如可就走出電梯,而厲尊和潘云是直接到地下停車場的.

如可很平常的走出電梯,然後左轉,因為媽媽的辦公室就在那邊,這個厲尊應該也知道.

直到電梯門再次關閉,將兩個人徹底的隔絕,如可在松了一口氣,就短短幾分鍾的遇見,她已經耗盡過去幾個月積攢的所有能量.

無力的倚在冰涼的白色牆壁上,不禁苦笑.

這里沒人看到她,所以即使笑的很苦很澀,也沒關系.

進了媽媽的辦公室,剛好媽媽也在,進門就開始撒嬌,"媽,我腳崴了,好疼."

如可的出現宋黎之很意外,因為這個時間應該是她在花店上班的時間,往如可身後望了一圈,沒見和她一起過來的人.

擔心的問,"怎麼崴的啊,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過來的?"

"剛才在樓上崴的."嘟著小嘴,等著媽媽可憐心疼自己.

"跑醫院來做什麼啊?哪里不舒服嗎?"宋黎之一邊幫她看腳一邊問.

"毛毛懷孕了,是店長的,然後他們兩個人因為孩子的問題吵架,結果我受傷了,呵呵……"和媽媽笑的兩只漂亮大眼睛都眯成一道縫了.

"媽,那個時候你懷上我的時候,有沒有……"

"啊!疼!"話還沒說完呢,就被媽媽下了毒手,還好,咔嚓一聲之後,腳沒費,而且還不疼了.

傻乎乎的對媽媽笑著,豎起大拇指給媽媽點了個贊,"高手."

宋黎之對女兒寵溺一笑,把腳踝給她固定包紮一下,"中午留在這里陪媽媽一起吃飯吧."

如可想了想,"不想,你閨女工作也挺忙的."

"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你要是同意的話,就給你開個花店."

如可一聽,眼睛瞬間就亮了,"真的?"

宋黎之看如可那掩飾不了的開心,"真的."

如可一下就過去摟著媽媽的脖子,"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太好了,我還想著等我存夠了錢,就自己開一家花店呢."

其實她很有錢很有錢,有一筆很大的錢,但那些錢不是她的,當她決定不要那個人的那一刻開始,那些錢,也就不屬于她了.

"真的不留下一起吃飯?"

如可搖頭,"回花店."

"那我找個人送你回去."

如可一聽就急了,"別別別,你不說找誰我都知道,一定是那個你天天巴不得做你女婿的醫生,我告訴你,他最近天天往我們花店跑,你們醫院都不忙嗎?"

"真的?"宋黎之還不知道這些事情呢.

如可表示懷疑的看著媽媽,"不是你指示的."

"真不是,自從上次你說不喜歡人家,我就沒想過這件事情,媽媽還是覺得,把閨女一直留在身邊比較安心."

母女倆聊了一會兒,宋黎之還有工作,如可也要會花店,然而還是沒能逃過,被媽媽找了個護士把她放在輪椅上,推著她走出醫院的命運.

到了醫院門口,如可和護士道謝,剛要自己去打車, 面前就停了一輛,並不熟悉的黑色越野.

車窗落下,如可也沒有太在意,一道熟悉的嗓音已傳入她的耳朵里,"上車."

命令的口氣,呵呵,他以為他是誰啊?在她心里,他已經什麼都不是了.

轉身剛要走,對這種人,能不搭理就不搭理.

如可真是覺得以前的自己瞎了眼,怎麼會愛上這種男人,快要結婚了,不,應該是已經結婚了吧.

結婚了,老婆懷孕了,還用那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她,來招惹她干什麼啊?

如可要走,厲尊怎會允許,在確定她真的已經懷孕的時候,他就想殺人了.

下車,主駕駛的車門沒關,追上如可,沒得商量的將如可打橫抱起,直接塞進車里.

預料到她會想要逃跑,遙控鎖上車門,讓她逃不了.

他剛一上車,如可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他就轟的一聲腳踩油門,超速行駛在車輛擁堵的街道上.

這個人又犯什麼瘋病!

一直到了海邊,他才停車,然後坐在車里,一句話也不說,沉沉的呼吸.

她可沒有閑工夫和他坐在這里看海,"你是打算再綁我一次嗎?"

如可涼涼的問,厲尊也終于有了反應,驀然回頭,一雙深海一樣神秘的黑眸,直直的帶著一股戾氣緊凝著她.

這人真可笑,她做錯了什麼啊?他要這樣惡狠狠的看著她.

他結婚,她走了,她做到不去打擾不介入他的人生,這還不夠啊.

"孩子是誰的?"他咬牙切齒的問.

如可不解的擰著眉心,什麼孩子?"這位先生,你問錯人了吧."

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她怎麼知道是誰的?難不成這個男人剛結婚,就被帶綠帽子了?

"我問你孩子是誰的?"他瘋了似的將幾張A4紙扔在她的身上,咆哮的怒吼.

要不是因為車窗開著,她真有可能被他的咆哮震破耳膜.

如可疑惑不解的撿起七零八碎的紙,呵呵,上面有她的名字,他又暗中調查她了.

真是郁悶啊,毛毛那家伙為了瞞著父母自己懷孕的事情,竟然用了她的名字做了各項檢查.

所以,這個人是因為誤認為她懷孕了,才如此生氣的嘍.

這就更可笑,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他能把自己老婆的肚子搞大,不能允許她和別的男人生個孩子啊.

將錯就錯也挺好,既然他已經認定她懷孕了,那就懷了唄,和他之間無需做過多的解釋.

總之不想和他再糾纏不清.

"當然是我男朋友的."她一點兒都不覺得不正常的回答他.

和男朋友在一起,懷孕了,不奇怪吧.

她的態度,讓厲尊陰鷙的黑眸更加深邃,"誰的?店長還是那個申醫生?"

這個人果然還在暗中調查她的一切,但似乎得知的消息都只是表面,應該是爸爸也在暗中保護著她吧.

如可佯裝煩惱的思考了一會兒,"還不知道,等生下來,長的像誰就是誰的."

這話差點沒把我們厲爺氣死過去.

氣的他心肝脾肺都疼,咬的後牙都疼,半天沒說出來一句話.

看著他氣的額頭的青筋都快爆了,如可突然發現,自己還有能氣死人的本事.

"打掉!"就在車廂里只能聽到海浪拍打著沙灘和海風的聲音時,他低沉陰暗的嗓音夾雜進來.

這人原來是真的有病啊.

如可裝作沒聽見,和這種人已經完全沒得了,打開車門下車,"這位先生,我們分道揚鑣吧."

她剛下車,腳都還沒踏實的落在地上,他就已經瘋子一樣的朝她撲了過來.

他將她禁錮在車門和他之間,一雙深眸怒不可遏的緊盯著她,"我說打掉,你聽到沒有?"

這一次他真的激怒了如可,"你這人有神經病吧,你管我懷不懷孕,你管我給誰生孩子啊?你是我的誰啊?"

"要怎麼才能把孩子打掉?"她的氣憤並沒有讓他改變想法,只是聲音比剛才更低了,就算妥協還是這麼殘忍.

"你要是想做這些殘忍的事情,回家對你老婆做,她不是也懷孕了嗎,你想下地獄,讓她陪你."

厲尊深凝著她,以前覺得他的這種眼神看她的時候,是心痛,是愛.

現在,她只覺得太刺眼,甚至惡心.

他頹廢的放開她,轉身,面朝大海,"只要你打掉孩子,讓我做什麼都行."

切,越來越可笑,為什麼現在變成他是無辜的那一個啊.

"好啊,這個可以成交,你去死吧,在我面前死,跳海吧,但我估計,你的尸體,鯊魚都咽不下去,因為太惡心."

......

上篇:第243章 我決定不要你了     下篇:第245章 死而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