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277章 等著  
   
第277章 等著

g,更新快,無彈窗,!

後來有一段時間,果以沒有再給他打過電話,恩澤也不好問爸媽或者姐姐,果以最近有沒有來電話.

他有些擔心她,卻有放不下面子,做不到主動的聯系她.

整整一個月,而且那個月是三十一天,她沒有一點兒消息,恩澤已做不到不聞不問.

第一次,

他主動撥了她的號碼,沒有存在手機里的一個號碼,卻深深的印在腦海里.

對方遲遲沒有接聽,連續撥打了三遍,他坐不住了,找到護照,相關證件,還帶了她熬夜時最愛吃的小米酥.

沒有時間和家人打招呼,甚至連衣服都沒正式的換一身,到了機場時,手機才終于通了.

終于不再是忙音,全身驀然間的怔住,卻遲遲沒有聽到她的聲音.

他微張著嘴巴,卻不知該先說什麼,他沒有喊過她的名字,也沒有叫過她二姐.

突然之間,他就不知道,第一句話,他該說什麼?

"你怎麼不說話?"他拿著機票,到等候區找了個位子坐著,低頭凝著手里的機票.

恍然間,就覺得,離她的距離,仿佛近了.

那邊的果以終于有了反應,在沒有聽到他的聲音,她還能把收到的委屈忍著,聽到他熟悉的聲音,而且還不是大吼大叫,她那根堅強的弦,一下子就斷了.

"嗚嗚嗚,嗚嗚嗚……"一句話也不說,哭的讓他一顆心,緊緊的揪著.

"你怎麼了?"他緊張的問.

她那麼神經大條的一個女人,怎麼會哭成這個樣子?

看了一眼機票上的登記時間,抬腕看了一下時間,瞬間就變得心急如焚,有種恨不得,下一秒就出現在她面前的渴望.

"你別一直哭啊,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好不容易哭出來的果以,再次聽到他的聲音時,覺得收到很大的安慰,突然也就不哭了,收回淚水,鼻音還很重,"我沒事,就是被那個有眼無珠的混蛋給劈腿了."

恩澤眉心倏然蹙緊,"……為一個混蛋,值得哭成這樣子啊."

果以在那邊低聲嘟囔,"不值得."

兩人一時間的沉默,果以聽到手機里傳來好像是在機場里的聲音,"你在機場?"

"嗯."恩澤如實回答.

"去哪里啊?家里人都還好嗎?"

"就你不好."恩澤語氣是平平淡淡的,心里卻是很沉重的.

以為時間可以淡化一些東西的,兩年了,那些他曾經努力逃避掩飾的東西,非但沒有淡化,反而因為沉澱里心底太久,都已經開始發芽,肆意的生長了.

果以不自覺的心酸,"我很好啊,前段時間還升職了呢."

恩澤說的也是毫不客氣,"很好你哭成剛才那個樣子?"

"……那是因為難得接到你的電話,還聽到了你的聲音,太想你了,感動到哭的."

果以貧嘴的解釋,也是為了讓他別太擔心她,雖然她不確定,這個弟弟是不是關心她過得好不好.

"等著."恩澤突然冒出這麼兩個字.

"什麼?"果以不解,等著做什麼?讓誰等著?應該不是在和她說話吧?

"手機快沒電了,先掛了."手機已經提示電量不足,也快登機了,就先掛了吧.

"噢."聽到他說要掛了,突然就變得很失落.

結束通話,果以盯著手機發呆,能接到那個臭小子主動打過來的電話,還真是難得.

不過他應該也不是很想她的,話都還沒說幾句,就掛了.

剛才他還說等著,應該是讓他身邊同行的人等著吧?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他發給她的那張照片里的女朋友.

從餐廳很晚才下班回家的果以,已經很累了,卻在家門口看到了好幾天沒見的不速之客.

爛醉如泥的倚在她家門口,身邊還有好幾個喝空了的瓶子.

根本不想搭理這個爛人,他也清楚現在她有多討厭他,所以才堵在她家門口,以防她對他不管不顧的吧.

想要開門進去,就必須先讓他讓開.

果以伸腳踢了踢他的腳踝,"喂,讓開."

聽到有聲音,坐在地上的那個男人睜開眼睛,看到果以的時候,笑的很是迷醉,"你回來了."

廢話,她不就站在這里的嗎.

他也是個中國人,因為他經常去她工作的餐廳吃飯而相識,他鄉遇故知,會有一種無形的熟悉感.

兩人漸漸的有了話題,成了朋友,後來,得到了他的表白.

他在一家知名的網站公司上班,屬于IT男行列,生活很認真,工作很兢業.

他們會在一起最大的原因,也是因為,他也喜歡玩游戲,他說很少見有國內的女孩,像她一樣沉迷網游.

他也曾承諾過,等他有足夠的能力,就回國創業,然後他們就一起回國,待在外面久了,就會發現,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國家好.

他叫肖海.

她認識他,很好喝酒,更沒有見過他像今天醉成這個樣子,難不成現在他們兩人分手了,他還難受不成?

"有事嗎?"果以冷漠的問他.

肖海勉勉強強,晃晃悠悠的扶著牆站了起來,笑看著她,"果以,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在我毫無意識的情況下……我和她,不是那種關系."

本來因為恩澤的一通電話,果以覺得,無論最近發生了什麼,她都能慢慢放下了,可這家伙,深更半夜就是為了跑來往她傷口上撒鹽的啊.

"你和她有沒有關系,已經和我沒關系了."本來,從一開始,她才是第三者.

"果以……"

"我和你,更是沒有任何關系,所以,以後請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這里,我們結束了."

討厭那種藕斷絲連的感情,當斷就得斷.

果以開門,他向來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男人,以為他會自己離開的,沒想到他竟然跟著她進了房間.

還幫她先一秒關上了門,高高瘦瘦的他,賴皮的倚在緊閉的門上,癡癡地看著果以,傻笑著.

"我也知道,你不可能原諒我,我們之間結束了,我以為只要我努力的不去想你,就可以把你忘了,可是這幾天,我發現我過得生不如死,我想你,吃飯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想,夢里是你,睜開眼卻發現,我已經把你弄丟了,我滿腦子都是你,我沒有心情工作,什麼都做不好,果以,今晚可不可以,別趕我走."

他是真的喝多了吧?

果以冷清的看著他,心里五味雜陳,這個男人,她曾想過好好愛著的,也曾和他一起幻想過,回國,結婚,生孩子,一輩子.

也是他讓她懂得了,承諾是不可靠的.

情話,說說罷了,聽聽而已.

真正的生活,還是要面對現實里種種的坎坷和考驗.

"何必呢?"世界這麼大,離了誰還能活不下去不成.

肖海苦澀的笑著,"和你在一起快一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踏進你的家門,你天天像是防狼一樣的防著我,其實我知道,那只是因為,你並不愛我."

如果愛,怎麼對他一次次的拒之門外.

"所以,你前女友不拒絕你,就表示她很愛你,就算你們已經分手了,她還是很愛你,我可以這樣理解嗎?"

"那天晚上真的只是個意外,我喝醉了,公司里的人之前認識她,並不知道我和她已經分手,所以就打電話給她,讓她去接我,之後發生的事情,完全都是……"

果以冷笑,"都是什麼?情難自禁還是順理成章?噢,不對,是久別重聚,干柴烈火."

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她其實對他有那麼一點點兒緊張的,只是,已經回不去了.

"我是男人,正常的男人,平時我抱你一下,你都全身僵硬,那天晚上夢娜她……況且是在我喝醉的情況下,很多東西我都無法自控,所以,當時我拒絕不了."

真是無語,偷吃還能解釋的這麼理直氣壯.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太小氣,我裝矜持,而你喝醉後睡了前女友,我就該原諒你理解你是不是?"

在今晚之前,她還真沒覺得,他其實是個渣男.

肖海意味深長的凝著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醉的關系,目光真有種醉眼朦朧的迷離感.

他嘴角微微上勾一下,別開視線,長長的歎氣,"就算你原諒我,我也做不到面對你,你是美好的,面對你,我自己心里都膈應的慌."

好吧,他這麼一說,果以又覺得,其實他不渣,或許那一晚真的是因為酒精的關系,荷爾蒙無法自控.

沉默片刻之後,估計肖海再不走,果以又要下逐客令了,在果以沒有說話之前,肖海先說,"我就借你家的沙發睡一晚,我想守你一,夜,幻想過無數次,回國後我們有自己的家,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生活的畫面,現在因為我,一切都毀了,我想以後能在沒有你的日子里,也能好好生活,所以……拜托了."

果以做不到狠心的拒絕他,他想睡沙發就睡沙發吧,反正他也是來和過去那一段感情說再見的.

......

上篇:第276章 都要好好的     下篇:第278章 病入膏肓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