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誘妻成婚:前任蓄謀已久 第282章 你不聽話試試  
   
第282章 你不聽話試試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不知道,沒看到她."他回答的語氣很生硬,因為昨晚已經確定他們兩個在談戀愛的事情,所以宋黎之就認為,其實他是在欲蓋彌彰.

看著恩澤笑了笑,沒說話,繼續擺早餐.

恩澤有點兒擔心果以,但現在看上去,明顯爸媽並不知道果以去了哪里?

正在糾結要不要出去找她的時候,她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裝從外面回來.

宋黎之笑著問果以,"出去運動了?"

果以點頭,"嗯."

在看到某人的時候,目光直接飄過,一輛的不情願,裝作沒看見.

吃飯的時候也是,平時吃個飯,兩人有說不完的話,今天……一句話沒有,明顯兩人在生氣.

碟子里的一個煎蛋成了兩人戰爭的導火線,誰都不讓睡,陸明湛一眼瞄過去,一刀把一個簡單切成了兩半,現在不用爭了,一人一半.

"你們這是怎麼了?"陸明湛邊吃飯邊問,表情很正常,就像是大人關心自己兩個吵架的孩子.

"沒事."

"沒事."

兩人異口同聲,互相看了一眼,但絕對是兩看生厭的目光,就是那麼不經意的一瞥.

宋黎之心細,看到果以的受傷有傷口,緊張的問,"果以,你手怎麼了?"

果以也算是逮到機會來報仇,看著恩澤,促狹一笑,而恩澤卻是嚴重警告的目光,他不讓說是吧,她偏要說,"他把我推倒了."

陸明湛和宋黎之同時看向恩澤,恩澤也不心虛,"如果你不砸碎我的獎杯,就算我推倒了你,你的手也不會傷成這樣子."

"你的意思是,是我自找的嘍."兩人誰也不讓誰的開始爭辯.

恩澤,"我沒那麼說."

果以,"你就是那麼想的."

兩人均是氣勢洶洶的瞪著彼此,這要不是大人在,他們是又准備打起來的意思吧.

宋黎之打斷他們,關心的問,"等一下,你們吵架了."

果以心里比較氣,昨晚讓她太委屈,一整晚都沒有合眼,他倒好,連個道歉都沒有,所有也就把事情誇大了說,添油加醋,"不,是打架,還是他打的我."

恩澤瞪她,她真是越說越離譜.

現在的狀況的確是果以也受傷了,陸明湛對兒子動手這件事情有些生氣,"啊?因為什麼?"

果以直接指著坐在對面的恩澤,繼續告狀,"他欺負我,嫌我煩."

恩澤討厭有人指著他說話,一把就打開了故意的手,"你怎麼不說我為什麼嫌你煩啊,是你先去打擾我工作的."

"屁話,我沒進書房的時候,你已經坐在那里發呆很久了,明明就是你自己遇到難題."

"那還是因為你先去了我的書房."

"……我……"果以覺得他真是太過分了,讓她一點兒會死嗎?

宋黎之看了陸明湛一眼,覺得這兩個孩子怎麼沒有他們昨晚想象的關系那麼好.

難道沒有在談戀愛?

宋黎之勸說,"好了好了,你們先都冷靜一下."

陸明湛問,"果以,除了手沒有其他地方受傷吧?"

果以搖頭,"沒有."

陸明湛威嚴的看著恩澤,手里的筷子已經放下,有些生氣,"陸恩澤,無論誰對誰錯,你對果以動手就是你的錯,以後不准再對果以動手,要是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我打殘你."

陸恩澤覺得自己很冤枉,事情根本就沒有果以說的那麼誇張,"爸,你覺得如果我動手的話,她今早還能好好的坐在這里,我只是輕輕的推了她一下而已."

"那也是你的錯,推一下也不行."

"……"恩澤瞪著果以,今天這件事都怪她,早晚找她算賬.

恩澤起身走人,陸明湛對他的態度很氣,"怎麼著,還說不得你了,你一個男人動手打女人,你很有臉是不是,你給我回來."

回去!呵呵,開玩笑,他又不是沒被老子打過,那是真打,而且還不能還手,他回去,和自尋死路有什麼區別.

恩澤裝沒聽見往外走,陸明湛看他膽小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正要過去把那臭小子給揪回來,好好的教訓一番.

宋黎之覺得,這個兒子也該教訓,就沒阻攔.

果以看形勢不對,趕緊的上前阻止,"爸,算了吧,我們大人不記小人過,估計他也不敢有下次,而且,也的確不是他想要動手的,可能是我錯了吧."

陸明湛對著就要消失在門口的恩澤說,"這已經不是誰錯誰對的問題,完全是他個人品德."

陸恩澤實則也是個暴脾氣,有些事他可以忍,但今天,他決定不忍,要是忍了,就等于認了他動手大人,是個懦夫.

囂張氣焰的重新回來,可不是為了挨老爸的拳頭,直接霸道的拉走了果以,"跟我走."

"喂,臭小子,你放開我,我不跟你走,你放開我!"現在跟他走,那和自投羅網有什麼區別.

絕對不行.

他攥著她手腕的大手力道很大,根本不是果以能掙脫開來的,陸明湛生氣的剛要上前阻攔,被宋黎之攔住.

女人的第六感很靈的,恩澤不會傷害果以,而且看他剛才瞪果以的目光,不是怒也不是恨,就是一對小情侶愛恨交織的吵架.

果以想要去咬他手臂,結果他一個順勢,將她扛麻袋一樣的扛在了肩上,還不忘威脅,"你要是再嚷嚷,我直接把你從窗戶扔下去."

"你敢!"才不信他會那麼做,那是謀殺,要知道這里是二十三層.

"你不聽話試試."

陸明湛氣的咬牙切齒,"這混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混了."

宋黎之無奈的笑,"他一直都這麼混."

"不管了?"

宋黎之聳聳肩,"你年輕的時候,比兒子混."

……

回到房間,恩澤將果以扔在沙發上,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果以被他扔的一陣眩暈,緩過氣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坐起來向他撲過去,他憑什麼這麼欺負她?憑什麼?

"陸恩澤,今天本小姐要和你拼個你死我活之後恩斷義絕."

從沙發上直接跳在他的身上,兩腿盤在他的腰間,雙手揪著他的耳朵,表情猙獰,說實話,很像一只發瘋的猴子.

恩澤也不吃虧,想要把她從自己身上甩下去,但內心也是擔心她受傷或者怎麼著,雙手抱著她,還擔心她會自己掉下去的樣子.

但該吵的還得吵,"厲果以,你趕緊松手,不然我不客氣了."

果以現在正在氣頭上,怎麼可能他一句威脅她說放就放,使勁的揪著他的耳朵,"陸恩澤,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了,信不信我今天就把你的耳朵給揪下來."

陸恩澤還是有點兒小聰明的,她臉上猙獰的表情看上去的確是恨不得殺了他,可耳朵並不是很疼,她明顯的手有余力.

眉頭緊蹙,表情痛苦,"啊,疼,疼,你還真的想要謀殺親夫啊."

疼?!

她也沒用多大的力氣啊,就是嚇嚇他,讓他知道她也不是好惹的,以後不准欺負她.

雙手都忘了用力氣,趁著她恍神的功夫,將她抵到牆面上,一只手保護著她,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怎麼?心疼我了?"

看他嘚瑟的樣.

耳朵疼是吧,那她換個地方揪,兩只手直接抱著他的腦袋,揪著他的栗色的短發,"疼是吧,那以後你就給姐記住了,不准惹姐生氣,不然我……"

"唔……唔唔……放開我……"伶牙俐齒的小嘴被他給堵上了,至于用什麼堵的,那肯定是最簡單有效還快速的方法嘍,嘴巴.

果以感覺自己的尊嚴在此時收到了一萬點的暴擊,她要反抗,雙手使勁的揪著他的頭發,他感覺到疼了,自然會放過她.

可是這家伙是從火星上來的嗎?哪里來那麼大的肺活量,她都感覺呼吸被完全奪走,全身無力,快要暈厥過去了好不好.

揪著他頭發的雙手已無力的落下,剛開始還抵抗的身體也漸漸妥協.

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今天就算她輸了,明天她還有有可能翻牌的.

許久,他感覺到她身體的癱軟,確定狂野的小獸已經被他征服,他才結束了這驚濤駭浪的一吻.

低眸,蠱惑的神情凝著她緋紅的小臉,還不忘挑釁,"服不服?"

果以不服氣,直勾勾的盯著他,沒打算就此妥協,但她現在真的感覺有心無力,連和他斗嘴都覺得太費力.

恩澤抿嘴邪魅一笑,"不服是吧,那我繼續."話音未落,他還真的打算要繼續的意思.

果以連忙將腦袋躲在他的頸下,撒嬌似的搖頭.

不要,她不要.

恩澤挑眉一笑,得意著,低頭在她發心深深的落下一吻,真誠的道歉,"昨晚對不起."是他沒有站在她的立場換位思考.

這一道歉很容易讓女生鼻酸的,本來就委屈著呢,張嘴就在他的肩上咬了一口,"這是懲罰."

"手還疼嗎?"關心的問.

"疼."其實並不疼.

"那怎麼辦?"就知道她會趁機撒嬌.

"你給呼呼."

"非常樂意為公主殿下效勞."

……

上篇:第281章 打架     下篇:第283章 我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