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六十六章:二皇子的往事  
   
第一百六十六章:二皇子的往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六章:二皇子的往事

聽說,東罕二皇子也不是沒有忌憚,起碼忌憚父皇,覬覦皇位,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得登大寶,成為東罕第一人.

不過,貌似從民意上來看,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只要皇帝不是太過昏庸,都不會選一個這樣的人上位當皇帝的.

顧云橫想起另一條關于二皇子的傳言,關于他的原來的皇子妃.

與她初見,是在一家名叫"溫柔鄉"的客舍,他君九天被人追殺身負重傷,意外躲進酒樓後院,終因失血過多而倒下,閉上雙眼前的最後一秒,恍惚看到一美貌女子,鼻翼傳來一股淡淡的蓮花香.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身上的傷口已被人處理包紮過了,只見她顯得溫婉多姿,雙手端著擺放紗布和藥瓶的木盤.她說舉手之勞不需要他道謝,她也不想知道他的身份,也不好奇他為何滿身鮮血倒在自己的院落,只作平常,他亦沒有去追問她是何原因救自己,皆默契緘口不言.

那晚,她似乎興致極好,忽然說要邀他一起賞月.庭院中一方石桌上擺滿了酒,她一杯接著一杯,直嗆的咳個不停,依然沒有要停下的勢頭,似乎想一醉方休才罷,但他能感覺到,她有心事.默然舉杯而飲.

不一會兒她就有了些許醉態,臉頰染粉,她說"我彈琵琶給你聽可好?!"說罷,也不等他回答,徑自吩咐丫頭取來琵琶.琵琶聲起,堪稱絕妙.曲調里透著濃濃的相思和哀怨,一曲終了,她抬頭視線停在他的俊顏上,帶了幾分迷離,不覺伸手輕撫他的眼睛,"你知道我為何會救你嗎?!…………因為,你的眼睛和他,很像,一樣的深邃迷人"接著呵呵傻笑了起來,"他",應該是她心愛的男子吧,被如此美好的女子愛上,何其有幸.

她醉了,倒在他懷里,他忍不住低頭吻住她,他覺得自己愛上她了,既然那個男人能讓她哀怨,那就由自己來守護她吧……

第二天他借口傷口未好,繼續跟著她,一路上說著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各種有趣見聞,逗得她一直笑個不停.

終于到了王爺府,第二天便要拜堂,她非常緊張,和他辭別,告訴他自己的擔心和飄雪的承諾,他黯然心傷,發誓要默默守護她.

一場場面頗大的婚禮過後,她嫁入王府,卻被王爺笑著告知,王爺府底下是這國的女死刑犯的囚牢,傳聞都是假的,她的心稍稍安定下來,卻面臨著另一個問題,她真的願意嫁給他嗎?!願意和他孕育孩子共度余生嗎?!飄雪怎麼辦?!然而王爺溫柔呵護,竟然比飄雪更讓人感動,她一顆心漸漸淪陷,等到約定和飄雪私奔的日子,她已經懷有七個月的身孕了,即使想墮胎也無能為力了.

飄雪固執的把她帶走,她含淚悄悄離開王爺府.回到自己的國家,大祭司是不能娶妻生子的,她偷偷生下孩子,在縹緲峰附近隱姓埋名的居住.然後自從她大著肚子回來,飄雪的脾氣就暴虐異常,經常對她拳腳相加,她漸漸動了帶著孩子去找王爺的念頭,數次逃跑都被抓了回來,飄雪脾氣更加暴虐,直到一次父王把大祭司找去有事的機會,她終于抱著孩子逃出來了.

曆盡千辛萬苦回到王府,王爺已經另娶王妃,新王妃礙于王爺的命令收留了他們母子,卻因為新王妃無法受孕生子,對她懷恨有加,處處排擠陷害,王爺又經常不回家,日子過得特別艱難.

云橫等人打算到二皇子府上去查看一下,要想將二皇子連根拔起,至少要知己知彼,根據二皇子的種種表現,云橫懷疑二皇子可能是雙重人格.

云橫拿出一個包袱,滿臉得意,"這里面可是寶貝."

所有人都各自忙著自己的事,對云橫拿出來的寶貝沒有任何關注,如果是烈西曉拿出來的,那就是真的寶貝了,不過云橫的嘛,肯定又是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再說了誰家的寶貝會用一塊破布包著啊.

云橫挑著眉掃視了幾個人,嘖嘖,居然對她的寶貝不感興趣,云橫故意重重地咳了一下,假裝惋惜地摸了摸包袱,"寶貝啊寶貝,看來你是注定要被埋沒了,虧我還給你們每個人都准備了一份呢."

云落還是沒什麼反應,云翳云爾一下子沖到了云橫面前,兩眼放光,說不感興趣是假的,等的就是云橫的這句話,寶貝這種東西嘛,你有我有全都有才是皆大歡喜.

云橫嫌棄的看了自己的兩個手下一眼,就知道會是這樣,云橫故意在云翳云爾期待的目光下,慢慢的打開了包袱,露出了里面一坨黑漆漆的東西.

"宗主,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云翳云爾兩個人期待的表情一下子僵住,默默地轉身,果然,能用一塊破布包著的,能有什麼好東西啊.

"遲了,"云橫將那坨黑色的東西拎起來抖開,露出了一件衣服的形狀,"這夜行衣我可是每個人都准備了一件,快去換上."

云翳云爾苦著一張臉接過云橫的寶貝,夜行衣是什麼東西啊,他們兩個大男人又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晚上出門還要故意穿得這麼丑.

云落一臉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表情看著云橫的夜行衣,自家娘親的脾氣自己最了解了,這種事情往前湊才是犯蠢.

云橫注意到兒子的幸災樂禍,從包袱里拿出了一件小號的夜行衣,"落兒,娘親也為你准備了一件,怎麼樣,是不是很開心啊."

云翳云爾瞬間心里就平衡了,嗯,沒關系,他們家高冷的少宗主也要穿這種丑衣服.

大家換好衣服,云橫總算找到了一點熟悉的感覺,雖然材質和現代的不一樣,但黑色的緊身衣緊緊地套在身上,透著一種帥氣干練的感覺,就好像以前每次去出任務的感覺一樣.

云翳云爾也換好了衣服,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丑,相反,衣服很輕便,更有利于在晚上隱蔽性的大幅度運動,而且面巾遮住了面容,把身上的所有特征都隱藏了起來,眼前的云翳云爾仿佛就是複制的一樣.

云橫期待地等著云落出來,她給自己寶貝兒子特別改造的夜行衣,一定特別特別適合,結果等了半天云落都沒有出現.

終于,云落黑著一張小臉出來了,云橫看著云落,一下子沒忍住就沖過去捏起云落的小臉來,云翳云爾也一直強忍著笑意,不能笑不能笑,這種情況要是笑了,下場一定很慘.

云落好不容易掙脫云橫的狼爪,指著夜行衣帽子上大大的兔耳朵,"為什麼我的衣服上有這種東西?!"帽子上有耳朵就算了,為什麼後面還有一個毛茸茸的圓尾巴!!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遭逢故人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裝扮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