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跑哪里去了  
   
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跑哪里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跑哪里去了

這種玩意在現代一點也不缺少,現在看來,顧云橫竟然覺得分外的可愛,仔細端詳許久後,輕輕放下,正欲走的時候,顧云橫看見了角落里的情人鈴.是的,是情人鈴!!只一眼顧云橫就能確定.

伸手輕輕的拿起情人鈴,愛不釋手的撫摸了起來.

這才抬起頭來仔細的打量面前的商販,隱隱有些熟悉,這就是上次賣給自己情人鈴的那個人!!可是她明明記得那個商販說這情人鈴獨一無二!!

而她的情人鈴此刻正掛在寢宮的簾子上,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她都可以看的到,輕輕的一晃,清脆的鈴聲就在她的耳邊響起,腦海里滿是那個朝思暮想卻又讓她滿心傷懷的俊美容顏.烈西曉,她一次次想要忘記,卻又一次次闖進她腦海的那個男人.

商販看著云橫望著情人鈴出神,以為有門道,"這個情人鈴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公子若是喜歡的話…………"

"獨一無二?!據我所知,前不久就有人買走了一個情人鈴吧!!"還沒等商販說完,顧云橫就冷冷的說道,她現在可沒有心情聽小商販再重述那些忽悠純情小姑娘的把戲.

商販猛的盯著顧云橫,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思緒飄回前不久的那個身著華麗,滿是貴氣的女子,她還牽著一個小孩,那小孩靈氣逼人,甚是可愛.

可是眼前的這位公子怎麼會知道,難道說……商販腦袋里靈光一閃,立馬改了說辭.

"情人鈴情人鈴,當然是有一對了,但是前不久有一個女子買走了另一個,公子既然知道這情人鈴,想必那個姑娘就是你的意中人吧,如此一看,兩位當真是男才女貌,般配無比!!!!"

顧云橫見狀就知道是商販又在忽悠自己,心里不免好笑,輕佻的打開扇子,饒有興致的聽了起來.

洛牧九看著云橫眼里的戲弄,不免有些無語,都什麼時候了姐姐還有這樣的心情,眸子里卻滿是笑意.仿佛只有云橫站在自己的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不成問題.

商販絮絮叨叨了許久,只覺得嗓子干渴,這才停下來看著顧云橫,眸子瞬間轉移到了顧云橫手里的情人鈴,眼里滿是詢問,意思很明顯是在向顧云橫暗示到底要不要買.

顧云橫依然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看著商販的眼神,心里不由覺得好笑,自己看起來是那種冤大頭嗎?!或者說像是那類傻缺小白型?!

"說完了啊."顧云橫看著商販期待的眼神冷不丁的說了這麼一句,見商販的嘴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又不怕死的補了一句.

"說完了我就走了啊!!"

不管商販氣急敗壞的模樣,顧云橫拉著洛牧九就往前走去.

牧九爽朗的笑聲響徹而起,姐姐果然腹黑,一臉感興趣的樣子卻又給了商販重重一擊.當真是給了希望讓你興奮到了最高點,卻又把你推向了深淵.

"喂,喂……"身後傳來商販不甘心的叫喊身,可云橫哪有時間再去理會.任由他的叫聲淹沒在人海中.

不一會,顧云橫和洛牧九站在了朱雀樓前,心里開始嘀咕,不知道娘親會不會和云翳云爾在這里呢,畢竟娘親很是喜歡吃這里的飯菜.

洛牧九納悶的看著云橫站在這里,朱雀樓?!沒有看出來有什麼不同之處啊.姐姐卻看的如此出神.

"牧九,我們在這里吃了飯再走吧."

云橫想索性碰碰運氣吧,反正也沒有其他目標,有云翳云爾在娘親怎麼著也不會吃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倒是很久沒有喝過朱雀樓的竹酔了,現在胃里的饞蟲都被勾了出來.

"好的,姐姐."

牧九緊跟在顧云橫的後面就進去了里面.云橫倒是一點也不生疏,直接進了二樓的雅間.

小二見來人不打招呼就往二樓的雅間里走,心下一喜,變跟了上去.這能上二樓的一般都是非富即貴,眼神里滑過一絲貪婪,看來今天又要有大買賣了.

"兩位客官是想要吃點什麼?!"云橫剛找了一個好的視眼坐下來,小二就把菜譜放在了云橫的眼前.他早就看出了這兩位公子雖然衣著樸素,但舉止優雅,滿是貴氣.眼前這位公子顯然是兩人之間的主心骨,作他們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看眼色.

"把你們店里的招牌菜上幾個,還有竹醉!!!!"說到竹醉云橫不僅有些後怕,想她上次太過貪杯,喝了竹醉之後暈乎乎的,但是心里卻只感覺爽.

"好的,客官你稍等."小二一看就知道云橫是沖著竹醉來的,心里更是得意,想他們朱雀樓最為出名的就是這竹醉,喝過之後沒有人敢說不好的,這也是朱雀樓能火的主要原因,所謂欲來朱雀,必飲竹醉.

很快,小二就端上了云橫要的菜肴,還有那誘人的竹醉酒.

"小二,你可見兩個男子帶一個貴妃來到這里?!"隨著最後一道菜的落下,云橫語氣平淡的說出了口,畢竟自己的主要目的是要找娘親.也許這小二正巧見過也不一定.

"沒有看見……"小二眉頭一皺,這朱雀樓一日的顧客過萬,他哪能記得住,就算是見過,也早已經忘到了九霄云外.

顧云橫心知不能抱太大的期望,見小二滿是敷衍的語氣,倒也不為難.

給牧九倒了杯竹醉酒,又給自己倒上一杯,便品了起來,眼神楞楞的望向窗外.

牧九杯這竹醉酒吸引了過去,以前就聽聞朱雀九娘釀的竹醉酒甚是香甜,一直沒有機會品嘗,如今純純的酒香飄進牧九的鼻孔里,急急的喝了一口,一股暖意順著喉嚨流進胃里,牧九只想大呼其爽,端起就杯一飲而盡.

此酒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嘗!!

顧云橫本來因為情人鈴想起烈西曉,不免有些憂傷,而此竹醉酒散發的酒香更是讓云橫忍不住想要多喝幾杯.借酒澆愁愁更愁!!果然,幾杯下肚,借著後勁,顧云橫的眼淚就順著臉頰留了下來.

她以為只有不斷的讓自己忙起來才能忘記烈西曉,可如今發現這個人像是在自己的心里生根發芽,僅是不經意間的想起都會覺得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雙手握住心口,想要緩解心上的疼痛.但是顯然心病還需心藥醫.

洛牧九呆呆的看著淚流滿面的云橫,滿臉的迷茫,剛才還笑意盎然的姐姐轉眼見就變成了這樣,當下不知所措起來.

"姐姐,你怎麼了?!"洛牧九擔憂的問道.

"沒事,牧九我們走吧."伸手擦掉眼底的淚水,顧云橫強顏歡笑,轉身走到門口的時候,隨手甩了一錠金子在店小二的手上.

"兩位公子慢走啊!!"店小二撫摸著手里的金子,喜滋滋的說道.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給點教訓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情人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