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九十一章:失落,很想了解他  
   
第七百九十一章:失落,很想了解他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九十一章:失落,很想了解他

"那個!!"烈初云雙手交叉握在胸前:"為何不摘下面具示人呢.不管你容貌如何,都不會有人在意的."

他撇過眸子:"我在意."

心里頓時一冷.看來,或許只是真的有什麼秘密吧,才不願意摘下面具示人,她失落的低下頭.

"離姑娘,我要起身換衣服了,你還要留在這嗎?!!"他淡淡開口.

立馬抬起頭:"哦哦.我下去等你."尷尬的轉身,一小跑的姿勢跑了出去.關上房門.呼……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回眸,看著緊閉的門窗.洗臉,對了他要洗臉的吧,洗臉總會摘下面具的吧,轉身,只要透過門縫,一定可以看到里面的場景.

可是,烈初云啊烈初云,這種小人的事情,真的要做嗎?!!

咬了咬牙.

算了,忍了!!連好奇都耐不住,還能夠做什麼大事.她一揮袖子.離去.

屋子里的北葉塵,聽到門外的腳步聲越發的遠後,走到洗臉台前,看著那盆熱乎乎的水.輕輕摘下銀色面具,嘴角勾起了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弧度.

客棧下面.

烈初云叫好了早點.

一會兒,北葉塵梳洗好後,便走了下來……

兩個人坐在同一桌吃著早點.

"塵公子,你就沒有一點點好奇嗎?!!我從哪里來,去光國做什麼."她咬著饅頭,悶悶不樂的麼摸樣.

這個北葉塵,從沒有主動開口問過一句關于她的問題,卻又一次一次的幫助自己,救自己與水火之中.

細細琢磨起來,卻有一絲奇怪.

"嗯?!!需要問嗎?!!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我與你,不已經說好了麼?!!"他喝了一口茶水,輕輕的放下杯子.

杯中的碧色茶水,蕩漾起漣漪.

烈初云撅了撅嘴,是嗎?!!真的是這樣嗎?!!哎,雖然這樣說,情理上也說的過去,只是總覺得哪里不對勁,或許是因為北葉塵太過于神秘的原因.

烈初云揉了揉太陽穴,和他相處的這幾日下來,自己都快變成一個神經病了.哎呦,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冰冷的神秘面具男啊!!

別再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想的太多,她抓起自己的頭發,瘋狂的甩了甩腦袋:"煩死了煩死了."嘴里不停的念叨著……

面具下的眸子一眯:"你瘋了?!!"

她放下手,雙眸無神的看著他:"嗯,快了."

"嗯,那就要在你瘋掉之前,趕緊把你送到光國.免得惹上其它麻煩."他自己說著,語氣那般的隨意.

烈初云抽搐著嘴角!!汗,他是怕自己瘋了之後,拖累他嗎?!!鼓起雙腮,有些不願:"那我們就趕緊啟程吧……"

這里已經離光國很近了.

越是接近邊境,便越是荒涼.

"駕!!"

策馬奔騰,這些日子以來,她也終于對馬兒有了一些感情.至少,坐著不會像前幾次那麼的痛苦了.

最近走的山路都比較多,挑的都是小路.北葉塵說,這是近路,雖然要穿山越嶺,但比走大路要快上幾倍.

"救命啊,不要,不要啊."突然,從不遠處的小林子里傳來了女人哭泣的聲音.

耳尖的烈初云眨巴了下眼睛:"好像有人再求救."她回眸看了一眼北葉塵.

北葉塵立刻會意的,朝呼救的地方過去.

只見,在那樹蔭的遮蔽下.

幾個大男人.正圍著一個女子,撕扯這女子的衣服.

"嗚嗚嗚,不要,不要."女子哭泣的搖著頭.

烈初云立馬握起拳頭,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這些歹徒,祈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她想著便要沖下馬去.

就在自己還沒有下馬.

突然,身後的北葉塵蹬了一下馬背,騰空而起,手握這劍,並未讓劍出鞘,只當做棒打一般.只是兩三下子,便將那寫歹徒制伏在地.

地上的女子如同看著救命稻草的一樣看著北葉塵:"嗚嗚嗚嗚."因為得救,她更是激動的哭了起來……

隔著面具,北葉塵一個冷眸看著地上的歹徒:"滾!!"一聲厲喝.

地上的人,立馬連滾帶爬的離開.

女子雙手遮掩那被撕掉破破爛爛的衣服.掛著淚水,止不住的抽泣:"謝謝,謝謝恩公的救命之恩."梨花帶雨的痛苦著……

北葉塵並沒有說話.

這時……烈初云已經從馬兒上跳下來,她從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件披風,走了過去,蹲下身,將披風蓋子女子的身上:"沒事了,不要害怕."

女子這才將目光轉移到烈初云的身上.含著眼淚抿著雙唇:"謝謝."眸子又轉回到救了自己的面具男人身上.仰望著這個救命恩人:"恩公今日相救,小女子無以為報,請受小女子一拜."

"無需這般,我等只是恰巧路過罷了."北葉塵立馬阻止.

烈初云聳了下肩膀,俠義心腸,難怪當初會奮不顧身的來救自己呢.呵,雖然這個北葉塵有千般萬般讓自己郁悶的地方,但是,卻不得不讓自己去欣賞.

"姑娘,這,如此的荒蕪,你怎一個人出現在這個地方啊."好奇的問道.

女子又開始抽泣了起來:"我乃光國人士,因為有急事,所以才選擇這條竭盡趕回家,卻在路上遇見了劫匪,隨同的人都已經被殺掉了,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卻遇上了剛剛那些人.嗚嗚嗚嗚."

同是女人,烈初云不免心生憐憫:"哎.以後小心點."

女子點了點頭:"我叫秦芊芊,不曾請教公子姑娘姓名."她自報家門.

"哦,我叫烈初云."她笑了笑.

"哦,離姑娘."秦芊芊水汪汪的大眼睛又看向了面具男人:"公,公子呢?!!"

北葉塵沉默不語.

"哈哈哈,芊芊姑娘不要介意,這個公子,是什麼都如塵土一半,你叫他塵公子就好."烈初云巧妙的說著.北葉塵既然也不願意透露姓名,那自己也只好圓個謊言.其實,這也不算說謊吧.

只不料,烈初云剛剛說完這句話.

"北葉塵."他便開口,說出自己的名字.

"哦!!北葉塵恩公.為何,塵公子和離姑娘會出現在這呢.莫不然也是要去光國嗎?!!"秦芊芊歪了歪腦袋問道.

烈初云點了點頭.

秦芊芊抿了下嘴唇:"我,我的朋友,都死掉了,去光國還有一段路程,可否,與姑娘公子,結伴而行."她瑟瑟發抖的說著……

烈初云忘了一眼北葉塵,他似乎沒有什麼意見,還是那副隨意的感覺.既然如此:"好吧……"見她一個姑娘家家,也怪可憐的.

"謝謝離姑娘,塵公子."秦芊芊連聲道謝.

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去,夜行此路比較危險,所以決定先去隨意找個地方,過一夜.可這地方,看起來是沒有什麼客棧了.就算是最近的鎮子,以他們三個人此刻的龜速,估計是到不了了.

因為只有一匹馬兒.北葉塵讓烈初云和秦芊芊騎上了馬兒,自己拉著馬繩子走路.走了好一會兒,終于尋到了一處小屋.

看起來很破爛,似乎很久沒有人居住.湊合著過吧.

"我去找點吃食回來,你們先好生休息吧……"到了屋子,北葉塵便牽著馬兒要離開.

烈初云立馬站了起來:"我也一起去吧……"

"不必了,我一個人去快些."他淡淡回答.

"哦,那你是准備去哪找啊."她如同十萬個為什麼一樣問著問題.

"去附近的鎮子."

烈初云會意的點了點頭,從包里掏出一定銀子,朝北葉塵甩了過去.一臉嬉笑道:"那就麻煩北葉塵大俠,再多帶一匹馬兒回來吧……"求著他的時候呢,她就會改稱呼,什麼大俠啊.反正拍馬屁的功夫,全使上.

"哼,你也只有求我時,才這會是摸樣."他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一躍上馬.揚長而去.

對著他遠去的背影,烈初云吐了吐舌尖.

"離姑娘.你與塵公子,是和關系呢?!!"突然,秦芊芊的一句話,打破了烈初云的思緒.

烈初云猛然回頭,聳了下肩膀:"沒有關系啊,和你差不多,他路見不平救了我,然後和我做了交易,替我指路,送到到光國罷了."

聽了烈初云的話,秦芊芊立馬雙眸冒出閃光點:"塵公子,還真是俠義心腸!!"臉頰也飄上了微紅.

咦.

咦咦?!!

"芊芊姑娘."用手指戳了戳秦芊芊的肩膀.

秦芊芊才從走神中清醒過來,垂下腦袋:"離姑娘,覺得塵公子如何?!!"她小聲的問著.臉上的紅云更加的明顯了.

烈初云望了望破爛的屋頂,北葉塵啊,嗯:"挺好的,就是有點冷淡.不過,是個大好人."

"我也是這麼覺得,塵公子,真是一個大好人."她微微勾起笑容.垂著腦袋,自己一個人偷偷的笑著……

烈初云頓時感覺背後毛骨悚然,這個女的,怎麼呢?!!一副怪模怪樣的樣子,中邪了?!!還是……看上北葉塵了?!!

兩個姑娘就坐在屋子里,一直等著……

聽到馬蹄跑動的聲音,烈初云伸了個懶腰,他回來了?!!正准備站起來去看看,只見秦芊芊以迅猛的速度站了起來,跑了出去.

"塵公子,你可回來了."

北葉塵才剛剛下馬兒,她一下就撲到了北葉塵的懷里,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烈初云走了出屋子,看著面前的這幕,揚了揚眉毛,有沒有搞錯,魂國的女子不是很保守的嗎?!!她怎麼就這樣沖去抱住北葉塵啊.

"咳咳."故作咳嗽了一聲.

秦芊芊這才松開懷抱:"因為公子出去了好一會兒,天色也越發的暗了,芊芊著實有些擔心公子的安危,見公子平安回來,便好生的高興."

高興的都鑽到人家懷里去了?!!烈初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既然回來了,就趕緊進來吧.外面呆著也冷."

上篇:第七百九十章:中毒,生死攸關     下篇:第七百九十二章: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