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三十八章:複仇成功後,就消失吧  
   
第八百三十八章:複仇成功後,就消失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三十八章:複仇成功後,就消失吧

烈初云跪下:"謝皇上恩典."開口道.

她的聲音傳入了軒轅夜的耳中,只見軒轅夜愣了一下,低下眸子,仔細看著站在下面的她,或許是站的有些遠,他看的並不清楚,也帶著面具,讓人的心中也有了幾絲疑惑,只是那聲音.那聲音.

軒轅夜輕輕皺起眉頭.這聲音似曾相似.似乎在哪兒聽過,似乎……像是她回來了一樣.

許久……

"皇上,貴妃娘娘一路從影國辛苦而來,是否該先回宮休息."有個大臣見皇上一直不開口,公主也還跪在地上.便試圖提醒道.

軒轅夜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地上跪著的她:"愛卿此言有理,來人,送琉璃公主到景逸宮."

"謝皇上."烈初云站了起身,在太監的安排下,走出了金鑾寶殿.

在她轉身的那一刻,面具下的流蘇飛起.似乎從縫隙在中露出了她的一些面容.

軒轅夜深鎖眉頭,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仿佛看到了那個女人,那個已經死去的女人……這,是怎麼回事?!!莫不曾是因為兩人皆是和親公主的緣故,讓他見到她,便想起了那個人嗎?!!

或許真的是這樣吧.

景逸宮,這兒是離聖華宮最近的一個宮殿,也代表著軒轅夜對這個女人的重視.在去往景逸宮的路上,烈初云的視線時不時往其它去往流云宮的地方看.她們還好嗎?!!強行的收回自己的視線,現在是慕容琉璃,不能再想那個顏諾離呆的地方了.

"參見貴妃娘娘."景逸宮跪了一院子的宮女太監.

她眸子一垂:"起來吧……"便在宮女的攙扶下,進了宮殿里面.

"請娘娘稍作休息,晚些了便是娘娘的喜宴.待會兒皇上會派人來接娘娘過去."太監留下話.

烈初云點了點頭.

太監退下.

那太監退下後,烈初云看了一眼身邊的小依.小依是慕容琉影吩咐佐為陪嫁丫鬟來侍奉她的.也可以說是協助她:"小依,你覺得我先前有露出破綻嗎?!!"小聲的問道.

小依靦腆一笑:"琉璃公主就是琉璃公主,何來向不向之說.不過,今個過後公主是越發的有貴妃氣質了."

烈初云垂下眸子.在王府的時候,小依就負責伺候她.雖然小依這個人不錯,也很聰明,但是有些小滑頭吧.在慕容琉影的命令下,她會聽從她的吩咐,忠心耿耿,但是慕容琉影一句話,也可以讓這個小滑頭對她刀劍相向.

呵……

不是每個人都是綠籬.

她不禁的又有些想起綠籬,回眸看了一眼小依,其實論俏皮的話,小依倒是也有些綠籬的神似.

讓她不禁的有些喜愛.

靜坐許久,烈初云閉著雙眸,將煩躁的心平靜下來,今日終于又聽見了他的聲音.當軒轅夜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時……心中撼動,隱忍三年,終于又回到了這個地方.可是軒轅夜,我現在還無法當面質問你為何當時不去找她!!我現在要做的,是抓出真凶,當真凶現形之日,便是你我挑明一切之時.

只是……

烈初云不禁皺起眉頭,只是……你有在乎過我要挑明事實嗎?!!我怕我是在自作多情,我怕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痛心你對我的置之不理,你卻若無其事.

如果真的是那樣,或許在複仇成功後,就消失吧.早就該消失的人了,不是嗎?!!

靜坐許久後.

"奴才給貴妃娘娘請安."太監跪在門外.

"何事?!!"

"回娘娘,喜宴以准備妥當,皇上讓奴才來請娘娘過去."

烈初云站了起身,單手放在了小依手:"走吧……"冷淡的說著,隨著太監一路到了准備喜宴的地方.

如今……

若有的人都已經就坐了,因為今日是她大喜的日子.其實,若不是東宮皇後,冊妃,即使是貴妃都不該有任何喜宴,只因為她和親公主尊貴的身份,所以才辦了這喜宴.算不上舉國同慶,但是卻是該來的人都來了.

再從最下面,走向上面入座時,烈初云的眸光不斷的看向在坐的各位,晚風淒涼,輕輕吹拂她面具下的流蘇.

含才人等等以前宮中的嬪妃.

還有……蕭貴人,她的身邊抱著一個小孩童,看起來有一歲多左右的樣子,在來的路上便有聽說了,蕭貴人產下龍子,已經冊封為妃子.

三年了,除了那些老面孔外,宮里還來了許多新人.眸光慢慢看了上去,在最上方的座位的不遠處,擺著一張桌子.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人,椅坐在哪兒,她梳著飛仙流云髻.發展淡雅而又高貴.簡美而又不失華麗.

特別是那種讓男人看了都心動的臉蛋,宸妃!!烈初云嘴唇輕輕顫動.又想起了那個畫面.綠籬的最後的聲音,在耳邊回響.

'娘娘……快逃!!記住,背後主謀是宸妃.’

'背後主謀是宸妃!!’

'背後主謀是宸妃!!’

她非常確信自己的耳朵沒有聽錯.綠籬說的人就是宸妃.綠籬失蹤她才會被騙到山上中計的.

雖然不知道綠籬是怎麼推算出背後主謀是宸妃的,但是綠籬那麼說了,那她肯定有證據……只是,只是她還沒有拿出證據就已經慘死.

其實說什麼證據也不重要了,綠籬的死就是最好的證據.

眸光停留在宸妃身上,那時間,她愣住了.

"在想什麼?!!"軒轅夜已經不知道何時站在她的面前.

烈初云立馬垂下了頭,知道自己走神了,便開口道:"琉璃只是有些不自在."只得這般回答軒轅夜.

軒轅夜牽起了她的小手.

烈初云愣了下,當他觸碰到她的手時,頓時只覺得有股酥麻的感覺湧入全身,或許是太過緊張了.

她訝異這心跳加速,埋著頭,在軒轅夜的帶路下,坐在了他的身邊,作為這場筵席的主要角色.

當烈初云剛剛坐下.

此時,在座幾乎所有人,以及妃子都站了起來:"給貴妃娘娘請安."她們統統行禮著……烈初云將眸光轉向了宸妃,她並沒有站起來行禮.想來她現在也是貴妃之位,也她不分上下的位份,自然是不用見面行禮.

"都坐下吧……"軒轅夜淡淡的說著……

"是,謝謝皇上恩典."所有人又退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但各就各位時,宸妃這才站了起身,走到桌子面前:"臣妾恭喜皇上為我們後宮多添了一位姐妹.琉璃貴妃乃是影國和親公主,是帶著福氣來的.必定會照拂兩國安定."她淡淡的守著.手帕輕捂了捂嘴,似乎要咳嗽.

身子看起來還是很弱,烈初云瞅著宸妃,眸光婉轉,真是會說話,若不是綠籬四千口口聲聲說背後主謀就是宸妃,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這個宸妃會使出那種陰招對付她.

"你身子弱,就不要站起來了,好好坐著就行."軒轅夜的聲音里依然有關切.

烈初云的視線,又轉過去,看向軒轅夜,說起來他還沒正眼看過我呢.不過這也不重要,只是這麼年過去了,軒轅夜對待宸妃還是那麼一如既往的好,一如既往的關系,榮寵不衰.是宸妃手段高明呢?!!還是軒轅夜你對宸妃已經愛到無法自拔了.

宸妃的目光,看向烈初云:"謝謝皇上.咦,不知琉璃姐姐為何帶著面具示人?!!"

烈初云垂了垂眸子:"我的面具,將由我的夫君親手為我摘下."她淡淡的說著,這面具不可能帶著一輩子.遲早是在摘下的,遲早是要面對這些人的.

"皇上不如摘下,讓我們姐妹一睹琉璃公主真容啊."蕭妃開口說道.她一只手哄弄著坐在一旁的小男孩.

烈初云眸光往軒轅夜那一看,她不能夠有半點的不自在,否則便暴露無遺.

軒轅夜這才將眸子看向她.

在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的時候,她眸子立馬變得冷淡,不能夠讓軒轅夜察覺出異樣.而軒轅夜那尖銳的眸光似乎已經看出了什麼.

他起手,緩緩取下了她臉上的流蘇面具.

流蘇面具因為碰撞而叮當作響.她垂著眸子,冷若冰霜,沒有任何的一樣.

他抱著半懷疑,與半好奇的態度,取下遮住她半邊容顏的面具,當面具從她的臉上拿開時……

第一個見到她容顏的是軒轅夜.

劍眉一挑,冷眸中一抹震驚.他輕啟唇,看著她的容顏,不禁的眉頭皺起……緊緊的看著她,似乎要說出什麼.

這時……

再坐認識烈初云的人.

"啊!!鬼!!"蕭貴人大叫了起來……

"離……離貴妃娘娘!!"

"顏,顏,顏諾離!!"

"她,她,她不是死了嗎!!"整個晚宴頓時哄鬧了起來,手指顫抖的指著上面的烈初云.

宸妃猛地站了起來,柳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盯著烈初云,桃色的小唇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離,離妃姐姐……"輕聲的喚道.

"是你,真的是你."軒轅夜富有磁性的聲音,這時聽起來略為沙啞.

對于她們的震驚烈初云早已經想到了,畢竟對于她們來說,自己已經是一個死去的人,她芊芊玉指,悠悠的玩弄著,並沒有做出很大的反應:"各位姐妹為何如此表情?!!是我的容貌嚇著大家了?!!"

"烈初云."軒轅夜一把抓住了烈初云的小手腕.

烈初云猛地皺起眉頭,他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叫她現實生活中的名字.抿了一下手:"皇上,我叫琉璃."

"你是烈初云!!"他仍舊這麼說著……

"皇上,您怎麼了?!!可是身體不適?!!"她抬了抬眸子.想要把手從他大手的禁錮中掙脫出來,卻發現他力氣大的驚人.

這會兒,宸妃走了過來,走到了烈初云的面前,雙眸直直的聽著烈初云的臉蛋.桃色小唇輕啟:"離妃姐姐."

上篇:第八百三十七章:和親,複仇之路     下篇:第八百三十九章:疑惑,驚起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