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018章 明明清貴的不行  
   
第018章 明明清貴的不行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她只考慮了一妙就接了起來,"卜少爺."

"過來接我."

只有四個字,也沒說地點,說完就掛斷了.

齊飛月擰眉盯著手機,又捕捉到剛剛短暫話語間聽到的嘈雜聲響,靜默地坐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起身,拿了包和鑰匙,開車去了名莊.

卜錦城能去的地方,除了名莊,她真不知道還有哪里.

走到吧台問了下,得知他的房間號後,她就上了樓.

樓上燈光一片朦朧,暗燈穿過長廊懸在頭頂和腳下,即便是昏暗如此,她還是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包廂,推開門,嘈雜的聲音便流瀉而出.

有人眼尖看到她,吹著口哨戲謔,"美女找誰啊?"

"卜錦城."

那人眸底明顯有著驚愕,還是給她指了方向,"喏,醉了,我們要送他回去他偏不,非要說有人來接她,原來是美女呀,難怪呢."

一片哄笑聲里,齊飛月提步走向最深處的沙發.

卜錦城是真的醉了,躺在沙發里一動不動,這個位置比較暗,根本看不到一點燈光,但是齊飛月卻在蹲下的時候,還是止不住地嘖歎.

男人長的太好,連暗色都擋不住.

"卜錦城."她伏在沙發邊緣喊了他一聲.

男人沒有動靜.

她又看了他一眼,猶豫良久,還是伸出手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臉,也許是真的醉的不行了,連這樣的力道都沒能喚醒他,正要抽回手,手背被人按住.

卜錦城睜開醉態的眼,大掌捏住她的手欲要把她的手拿開,卻在看到她的面容時,微微地怔住,"怎麼是你?"

"你打電話讓我來的."

卜錦城坐起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隨即又放下,擰著眉頭說,"打錯了,我原本是要打給明熙的."

"沒關系,既然來了,我就送你回去."齊飛月一臉平靜.

卜錦城看著她,緩緩笑了,"不用."然後松開她的手仰靠在沙發里,低頭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他說不用,齊飛月也不強勉,理了一下長發站起身,"那我走了."

這一回男人沒有吭聲,只保持著吸煙的姿勢.

齊飛月走向門口.

走廊里昏暗的光線打下來,明明有一些眩暈,她卻想到了在游艇上那一次.

明明她有兩個房間可選,最接近手邊的房間更能助她逃脫,她卻鬼使神差地選了對面的那一間.

深深吸納一番氣之後,她從門口又折了回來.

男人的姿勢不變,連眼皮都沒抬.

她彎腰抽掉他嘴里的煙,伸出手臂環住他的腰將他扶起,長發飄散下來落在他的臉頰和肩頭,她的聲音帶著清甜的香氣滿身鋪來.

"走吧."



很多年以後,卜錦城問她,"當時為什麼要回來?"

她說:"不知道,可能是覺得你太可憐了,卜公子喝醉了沒人管的樣子讓人看著挺心疼."

她終究沒有告訴他,因為她當時就已經做出了選擇.

而他也沒有告訴她,那一天,她如果真的走出了包廂,他們就不會再有任何交集,可是她回來了,而且打那通電話時,他很清醒--

他知道他要打給誰.

齊飛月是費了很大的勁才把他扶上車的,他本來就身材高大,現在又醉的不像樣,又沉又重,幾乎一半以上的重量都壓在了她身上.

卜錦城雖然醉了,可能也覺得她很辛苦,抱著她的腰,跌跌撞撞地去找電梯.

還沒到電梯前,一個不穩,他又摔倒了.

齊飛月看著他倒地的樣子,噗呲呲呲地笑出了聲,她真沒見他這麼狼狽過.

"還笑?扶我起來."

齊飛月一手拉他手臂,一手扶住他的腰,這個姿勢男人只要手臂一攬她便入了他的懷抱,但是卜錦城垂眸看著她的頭頂,最終沒有動.

他借著她的力道站起身,穩了穩身形,這才推開她,扶著牆壁沿著指示線走進電梯.

進到車里他便躺在後座,寸息不發.

齊飛月把他送到他的別墅,下車後又扶他進屋,這一次,他沒再推開她,很乖很配合,扶他到沙發坐下後,她找到客房,打濕了一條毛巾出來給他擦臉.

他躺在沙發里,她就坐在他的手邊,在她傾身欲要把毛巾貼上他的臉時,他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臂,"我不需要你這般伺候我."

齊飛月對上他的視線.

男人的眸黑漆漆的,一如這夜色下的深空,有星光,卻無溫度.

無聲對峙中,她忽地就笑了下.

在他難以置信的眸光里,她的唇落在了他的唇上,只是輕輕一貼她便離開,隨即若無其事地抽開他的鉗制,細心地用毛巾給他擦臉.

擦罷臉,她起身,腰身遽然被裹.

"我在想,你這是欲擒故縱還是投懷送抱?"

他的聲音清冷地響在她的耳側,沒有醉態的沙啞,只有低緩沉悶,扣擊在她的心口,有一種無處可逃的緊窒感.

她沒轉頭看他,只低低道,"我若說是投懷送抱,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輕浮?"

"的確輕浮."

他似是笑了一下,"我說過了,女孩子半夜三更不乖乖在家睡覺,老是在外面瞎晃是很不好的習慣."

"你說的對."她要起身.

他猛襲上來,手掌扣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轉過來,燈光濃墨重彩地灑在兩人之間,她按緊了沙發墊,神情緊繃.

他盯著她的唇看了幾妙,頭一偏,吻住.

"事不過三."他說,"只允許你兩次."

這話沒頭沒腦,齊飛月還沒聽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他已經離開了她的唇.

他只溫柔地吻了她的唇瓣,淺嘗輒止一番就松了開她,揉著她嬌嫩的臉蛋說,"很晚了,你先住下,明天再回去,我上樓洗澡,今晚不會下來."

意思是,她今晚是安全的麼?

齊飛月緊繃的神經終于有所緩動,她退開一步,雙手撐在沙發墊上,勉強笑著說,"我知道了."

卜錦城上樓.

齊飛月轉頭看著他沉穩又毫無凌亂的步子,咬著唇,無限委屈地想,她都送上門了,還主動吻他了,他都不要嗎?

轉頭間恍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事不過三,他說的是,第三次,她再投懷送抱,他就不會再放過了麼?

卜錦城上樓之後,很耐心地給自己洗了個澡,靠在床頭,他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明天我不想看到任何不利于齊家的新聞出現在視線里."

摞下電話,他點了一根煙,任煙肆意燃著,卻沒有吸一口.

想到她剛剛吻下來的那個舉動,他無聲低笑,這個女人,明明清貴的不行,摸一下都會跟他翻臉,卻主動吻了他,嘖,還真是--

要他怎麼說好呢,本該是極討厭的,奈何止不住心底的歡喜.

這一夜齊飛月睡的並不踏實.

一來這里是卜錦城的別墅,雖然她不認床,但心底難免還是提著一口氣,二來今天是她父母逝世八年後的忌日,三來她想到了卜錦城那天與暮南傾並肩垂釣的場景.

整個晚上,腦海里都在來回地播放這三件事,以至于她都沒怎麼睡,天剛亮就醒了.

她給卜錦城做了早餐.

她是齊家公主,向來是兩手不沾洋春水的,但在國外的那些年,她也逐漸地學會了做飯.

做完早餐出來,看了一眼時間也才六點鍾,卜錦城還沒下樓,她把早餐放在保溫箱里,又在餐桌上貼了一張字條,這才拿了自己的東西出了別墅.

她回到家沖了個澡,剛打開門就看到了齊虹.

齊虹看她一眼,倒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說,"趁現在還早,吃了飯我跟你一起去祭拜爸媽."

齊飛月當然求之不得,立馬笑著攙扶住她的胳膊往樓下走,"好啊,我以為姐今天沒時間呢."

"確實挺忙."她松開她,去玄關處換鞋.

齊飛月也走過去一並換鞋,邊換邊說,"不過,就算你不去,爸媽也不會怪你的."

"我知道."

換好鞋子,她抬頭看她,"今天怎麼起這麼早?平時你都是睡到八九點才起來的,有時候還會睡到中午."

看她臉色明顯的發暗,她擰眉問:"昨晚沒睡好?"

"嗯."齊飛月低頭把拖鞋放進去.

齊虹盯著她的頭頂,抿了下唇,最終什麼都沒問.

兩個人來到陽山公墓.

很多年前,陽山公墓並不是公墓,齊飛月還記得,很小的時候,這里是一片花海,她的母親坐在千秋上,任風吹亂著裙擺,卻安靜如怡地低頭看書的情景.

明明那麼溫柔的一個人,卻慘死在車禍里.

齊飛月低頭,忍住眼底漫上的灼熱,微微彎下腰,把那束四色幽蘭放在墓階前,又把白色郁金香擺在她母親照片的一側.

"爸,媽,女兒回來了."說完眼淚就掉了下來.

齊虹的臉上倒沒什麼特別悲傷的情緒,只是面色微重,她掃了一眼墓碑上的相片,又低頭看了一眼俯著半身的妹妹,伸出手輕拍著她的肩膀說,"你應該知道,爸媽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的眼淚,小月,不要哭了,讓他們在天堂安息吧."

齊飛月雙手捂住臉,卻怎麼也捂不住那洶湧而來的悲傷.

上篇:第017章 如果你非要這麼不討喜     下篇:第019章 那種事,值得你放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