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072章 《美人如姬》續集版  
   
第072章 《美人如姬》續集版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卜錦城離開後,齊 飛月聽話地趴在床上,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她撐著床鋪坐起來,拿了衣服穿上,然後從包里拿出手機打給溫如槿.

溫如槿 這兩天也正想聯系她,就立馬接了電話:"小月,你在哪兒?"

齊飛月:"聽 你口氣,似乎是有事?"

"是有事."

"正好我這會很無聊,你來卜錦城的公寓吧,在南京路999號."

"好."

掛了電話,溫如槿很快就開車過來.

溫如槿沒有來過卜錦城的這座公寓,車開到南京路999號後,死活找不到停車的位置,她不可能把車停在大馬路上,所以只好又打電話給齊飛月,請她問一下,哪里能停車.

齊飛月皺眉糾結了好一會兒,這才翻出卜錦城的號碼,猶豫良久,最終還是撥了出去.

卜錦城從公寓離開後就去了公司.

他的創娛國際幾乎囊括了豐城整個娛樂,不管是星際藝人還是剛出道的新秀,要想出名,最好的辦法就是從卜錦城這里入手,所以,他手下的藝人和娛樂公司,多如牛毛.

這麼龐大的企業,管理起來自然也很費神.

卜錦城每天都有很多文件要處理,沒有遇到齊飛月之前,他是工作狂,遇到齊飛月,他才收斂了一些,每天按時回家.

會議室里,卜錦城坐在最上首的位置,聽著底下的一班人馬討論《美人如姬》續集拍攝的問題.

《美人如姬》這部劇是齊氏承包拍攝的,它的續集,卜錦城不打算交給齊氏,他想用自己最厲害的團隊來負責這續集的拍攝.

今天會議的主題就是人員該怎麼安排,時間該怎麼安排,還有拍攝場地的選擇以及其他一些雜項事務,按理說,這種小事,是不用卜錦城親自來監督的,但《美人如姬》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他一定要親力親為.

討論間,有人提議:"卜總,我覺得在拍攝續集之前,先讓各大電台輪番播放第一部《美人如姬》,那樣的話,觀眾接受續集的可能性會更大,畢竟《美姬》被停拍了兩年,就算那部劇當年很火,也不敢保證到現在,存留在觀眾心中的喜歡還剩多少,雖然卜總是想圓滿當年的那個結局,但如果能賺錢,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卜錦城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美姬》被禁播了兩年,也確實需要再次回到觀眾的視線里,他抬了抬手,正要說話,擱在桌面上的手機就嗡嗡嗡地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看到"寶貝"這兩個字,他先是意外地挑了挑眉,跟著唇角就勾出一絲笑,手指觸上接聽鍵,他將電話貼在耳邊.

齊飛月嬌軟的聲音就從話筒里傳了過來:"卜錦城,你這個公寓沒有停車場嗎?"

"外面沒有,里面有."

"可是,大門我開不開."齊飛月郁悶地說.

卜錦城掃了一眼會議室里的人,見他們都睜著眼睛看著自己,他輕咳一聲,丟了一句:"你們繼續談論"便打開門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他問:"有人去找你?"

"嗯,小槿來找我玩,但是她說你這里沒有停車的地方."

卜錦城略沉吟半晌,說:"你等一會兒."

齊飛月還想問:要等多久,卜錦城已經把通話掐斷了,她望著手機屏幕,吐了吐舌,到底等一會兒是什麼意思?

卜錦城說的等一會兒其實並不是一會兒,溫如槿都在外面等了快半個小時,卜錦城才從公司開車回來,他先打開大門,把車停了進去,然後又打電話給溫如槿.

溫如槿很快就把車開了過來.

卜錦城在她停好車,關了車門下來的時候說:"你先等在外面."

然後他拉開門,直接進入公寓.

齊飛月聽到汽車的引擎聲就從床上跳了下來,她沒穿鞋,赤著腳跑到樓梯口,還沒下樓,男人已經沿著樓梯走了上來,看到她光著腳丫著跑出來,低斥道:"怎麼不穿鞋?"

"哦,忘了."

齊飛月看向他的身後:"小槿呢?"

"在外面."

卜錦城單手扶住樓梯,一手摟住她的腰將她提了起來,上樓後連拖帶抱地將她抱了進去:"換衣服,她既然來了,你就跟她出去好好玩,玩的時候稍稍注意一下背上的傷."

其實她背上沒有傷,只是被徐傑摔的有點青而已,過了兩天,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齊飛月能出去,當然是求之不得,立馬拉開衣櫃,隨便挑了一件裙子.

卜錦城沒有走,就坐在床沿看她.

齊飛月是不可能當著他的面換衣服的,只好拿了衣服進到洗手間里,關上門,在里面把衣服換好.

出來後,卜錦城笑她:"你的身體我哪里沒看過?當著我面換衣服怎麼了?矯情!"

齊飛月:"你可以說我矯情,但這是原則問題."

她才不會當著他的面換衣服呢!

卜錦城也沒跟她計較這個,他是從會議上離開的,等會兒還得回去開會,所以也不再耽擱,看著齊飛月上了溫如槿的車後,他也開車回了公司.

再次回到會議室,討論已經結束.

拍攝時間和地點都定了下來,包括其中的演員也一一列了詳單,道具,服裝以及其他一些燈光設備全都分開呈列,非常具體詳細.

卜錦城從人員單名上掃過,當看到原皇後演員由童念變成明熙後,他拿起鋼筆,毫不客氣地將明熙劃掉,然後把名單再甩給安陽:"想辦法把童念請來."

安陽為難了:"總裁,你也知道,童小姐自從兩年前演了這部劇後,就走向了國際,如今她是好萊塢巨星,想請她不容易,而且就算請得動,她的行程能不能排得開還說不准呢."

"不惜一切代價請她來演,我要的是原班人馬!"卜錦城不松口.

安陽只得說:"那我試試吧."

"嗯."

卜錦城揮手讓安陽出去,他又拿出一疊文件看了起來,一直忙到晚上.

晚上卜錦城有酒會要參加,所以他今天接到齊飛月的電話後,就很快地做出了決定,讓溫如槿帶她出去,這樣,她就有了人照顧.

溫如槿帶齊飛月離開,也沒去別的地方.

齊飛月的後背還有輕微的疼,也不想逛街走路,跟著溫如槿回到她的小沁園,冷無言不在,只有她們兩個.

溫如槿把車停進車庫,打開車門下來.

齊飛月也拉了門下車:"你把我帶到這里來,是有事跟我說?"

"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就是想問問你,徐傑欺負你了?"溫如槿拿開鑰匙開門,側頭問她.

齊飛月淡淡道:"嗯,他那天想侵犯我.不過,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冷無言說的."

打開車門,溫如槿和齊飛月雙雙換上拖鞋.

齊飛月窩進沙發,抱著靠枕,看著溫如槿忙著清洗水果,她說:"冷無言倒是知道的不少,肯定是卜錦城跟他說的."

溫如槿把洗好的水果端過來,坐在她對面:"冷無言說,卜錦城從來沒為一個女人動過手,尤其是豐城的這幾個世家,他還說,你會害了卜錦城."

齊飛月聽到這話不高興了:"什麼叫我會害了他?他會害我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

溫如槿看著她,一臉擔憂:"小月,卜錦城這個人我覺得有點危險,你跟他在一起,真的要當心,我不想到時候你出什麼事."

"我不會出事的."

溫如槿不信:"上次小四說,她看到卜錦城身邊跟著明熙跟南風琉豔."

齊飛月想到那天卜錦城的樣子,還有南風琉豔的話,眼眸暗了暗,她說:"我明白的,小槿,你真的不用擔心我,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溫如槿不跟她談論這個,她只是蹙眉說:"你也知道,小四是國際警花,她基本上對各個國家的重要人物都很了解,她說'南風’這個姓,在英國,代表的是一種權威."

"南風?"齊飛月吃驚地問:"英國?"

"是的."

齊飛月瞬間就想到了前幾年,她剛回國的時候,跟南風夜視頻,他人就在英國,而且那個時候,她還聽到了一句"伯爵先生",會是他嗎?

南風夜?

南風琉豔?

都姓南風,會是一家人嗎?

不對啊,南風夜說,他沒有姐妹,那這個南風琉豔又是誰?

南風琉豔跟她長的很像,但是她姓齊,而南風琉豔卻不姓齊,她們沒有關系,但齊飛月心里隱隱地感覺,她跟她是有關系的.

如今她還沒法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只得安撫溫如槿說:"我會注意的,反正不是還有你跟小四嘛,我如果真出了事,你們也不會坐視不管的呀."

"就怕到時候你什麼都不跟我們說."溫如槿提前給她打預防針:"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一定要跟我們說."

"我知道,謝謝你,小槿."

溫如槿敲她頭:"跟我說什麼謝!"

邊說邊吃水果,聊到最後,溫如槿問:"那徐傑到最後怎麼了?"

齊飛月撇撇嘴:"被卜錦城廢了一只手,不過,我覺得,他那只手到現在也差不多快好了."

"你打算對徐家出手了?"

"嗯,從盛環中槍那一天起,我就沒打算再放過他們."

"齊總知道嗎?"

"沒必要對她說,她的責任已經夠大了,我不想讓她操心."齊飛月說.

溫如槿還是很擔心,她說:"小月,徐家可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一個人,我真擔心應付不過來."

"我不是一個人."

"你是指?"溫如槿說,"卜錦城?"

"借力使力,我不會蠢到自己單槍匹馬去挑戰徐家老少的,我又不傻."

溫如槿就笑了:"是不傻."

隨即又正色道:"卜錦城你可切記也要防備,盛環出事的時候他在現場,卻冷眼旁觀,就證明他這個人不會為了你而傷及自己的利益,小心你得不償失."

齊飛月笑了下,慢慢轉頭看向窗外:"有所得就必然有所失,我只是利用他來對付徐家而已,他若過後怪罪我,我再跟他清算."

從她決定利用他的那天起,她就沒想過會安全而退,只要報了仇,以後他要如何清算,她都無所謂了.

這一夜,齊飛月歇在溫如槿這里.

卜錦城參加酒會,女伴還是明熙,這幾乎是固定的了,能走在卜錦城身邊的女人,從來只有一個,那就是明熙.

晚上.

卜錦城自然是跟著明熙回到了景豪別墅.

從上次南風琉豔被卜錦城氣走後,她就沒回來過,而且她上次還那般大膽地說她懷了他的孩子,他一直沒找她算帳,她心底多少還是有些忐忑的,所以,整個景豪別墅也就只有明熙在住.

卜錦城進到自己的臥室,脫掉西裝外套,襯衣和褲子,剛准備進入浴室,門被敲響了.

他皺了皺眉,套了一件汗衫,拉開門.

門外站著明熙.

卜錦城看了她一眼,又看著她手中的碗,問:"端的什麼?"

"解酒茶,你喝了再睡吧,宴會上喝那麼多酒,對身體不好,上次回去奶奶還說我了,說我沒好好照顧你,都把你照顧瘦了."

"下次我跟她說,跟你沒關系."

沒把他照顧好的,是齊飛月那個女人,跟別的任何女人都沒關系.

卜錦城面無表情地說完,接過她手中的碗,仰起脖子,幾口就喝完了,把碗遞給她的時候,他說:"今天晚上不要再來打擾我."

明熙諷刺地笑了下:"放心,我不會占你便宜的."

卜錦城:…… 為什麼每次說到這個話她都要扯到別的話題上去?

卜錦城抿了一下唇,沒說話,直接把門關上.

明熙看著碗底淺淺的水窩,低低一歎:老太太,你讓我抓住他的心,可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怎麼抓?

卜錦城進入浴室,打開花灑,閉著眼任水流從頭上灌下來.

想到今天上午在公寓里,齊飛月那只小手為自己服務時的感覺,他喉嚨一緊,猛地關掉花灑,拉開門,身上的水珠也不擦,直接走到床邊,把手機拿出來,打給那個小女人.

電話響了兩三聲,那邊才傳來齊飛月嬌軟的聲音:"喂?"

"寶貝."

卜錦城吻了一下話筒,寬大的肩背往後一靠,躺在了床上,目光在自己沖起的某處看了一眼,他說:"想你了."

齊飛月:"卜錦城,我們離開還不到一天而已."

"你還在溫如槿那里?"

"嗯."

"睡著了嗎?"

"上午睡了挺久,下午又睡了一會兒,現在睡不著,我在看書."

卜錦城扯著被子擦掉身上的水珠,盯著窗外的夜色看了一會兒說:"我帶你去吃夜宵,有一家店很不錯."

"你晚上沒吃飽嗎?"其實齊飛月不太餓.

卜錦城說:"寶貝終于知道關心我了?我晚上沒吃飯呢,只顧喝酒了,喝的頭都有點疼,現在還很餓,胃里什麼都沒有."

齊飛月倒是不知道,傳說中的卜錦城,堂堂的卜總,這會兒是在……嗯,跟她撒嬌?

她笑了下說:"那好吧,你來接我,我陪你去吃飯."

卜錦城嘴角勾起一抹笑:"先說好,那個地方有點遠,等我們吃罷後可能要留宿在那里,到時候,你別跟我鬧別扭,不跟我住宿."

"很遠嗎?"齊飛月問.

"挺遠的,比上次吃魚的地方都還要遠,開車要兩個小時."

"那……"齊飛月拿出手機看了看,已經八點了,開車過去不就十點了?她說:"那太遠了,換個地方吧,你不是很餓嗎?兩個小時堅持的住?"

當然堅持得住.

卜錦城想:為了今天晚上的福利,他怎麼著也要堅持兩小時.但是這話,他肯定不會跟她說的,便笑道:"有你陪我,兩個小時又算什麼."

齊飛月沒什麼可說的了:"那你趕緊來."

卜錦城擱下手機,迅速換了一套休閑裝,開車去接齊飛月,兩人沿著環城公路一直開,開到郊區後,又開了一陣子,看到一片小區域的霓虹區.

卜錦城把車停在一家夜店門前.

"你說的就是這里?"

齊飛月打量著這個門面,很大很氣派,有九層樓,三層以上應該是住宿的地方,厚厚的窗簾遮擋,二層看不見,因為從她這個視角看過去,二層是全封閉似的,一樓應該就是他說的吃夜宵的地方.

卜錦城關上車門,走過來抱住她,用下巴上堅硬的胡渣紮了一下她的臉,然後唇低下來,吻住她的唇.

就在這人來潮往的門口,他摟住她擁吻.

周圍響起輕佻的口哨聲,還有人流氣地起哄:"哥們,能堅持五分鍾嗎?"

五分鍾?

卜錦城失笑,他接吻的技術怎麼可能只維持五分鍾?但是,他可不會為別人表演,他的小女人保守的很,這個時候把她惹急了,晚上他的福利就沒了.

想到這里,卜錦城意猶未盡地松開她,將她通紅的臉按在自己胸口,摟著她進門.

進來後,卜錦城就松開了她,讓她挑位置.

這個店確實很不錯.

跟上次他們一起吃魚的地方不同,上次的那個地方比較偏自然,而這次的地方卻是奢華高檔的,一樓裝修的很富豪,黃金色的壁紙,紫色的鑲花地板,每個吃飯的區域用一道鏤空的金鑲雕花門做為擋扳,方位以五行為主,似乎還納了古代的什麼陣法,是個特別奇妙的地方.

齊飛月指了指八卦圖中心的位置,說:"就坐那."

卜錦城眼睛往那里一瞟,笑了:"你可真會選."

"怎麼?"

"沒,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卜錦城拉住她往那里走,坐定後,那鏤空的屏風就遮了起來,桌子上有點餐器,卜錦城把點餐器拿給她:"你點吧."

"我不太餓,你點."

"沒事,點你喜歡吃的,順便點份這里獨有的漿果汁."

齊飛月"哦"了一聲,低頭開始點菜.

卜錦城靠沙發里看她,等她點完,卜錦城按了桌面上的一個按鈕,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穿著深紅色旗袍的服務員走了過來,收掉點餐器.

服務員走後,卜錦城向齊飛月招手:"過來."

齊飛月:"干嘛?"

"讓我抱著."卜錦城臉不紅心不跳地說.

齊飛月:"我坐這里吃,不用你抱."

卜錦城收回手,搖頭:"我是想給你介紹一下這里的特色,你不過來,我怎麼說?"

"你說你的,我聽得見."

卜錦城:"好吧."

他指了指桌子上面的幾個按鈕,對齊飛月說:"等菜上完後,這些按鈕會同時亮起,現在它們的顏色是一樣的,但是等亮起後,它們的顏色就不一樣了,你想知道,它們有什麼區別嗎?"

"你剛不是按了一個?"齊飛月不解地問.

卜錦城說:"那個是服務按鈴,但是這四個按鈕卻不是."

"那是什麼?"

卜錦城笑了笑,沒回答.

齊飛月被他的問題吊起,一時心里癢癢,禁不自出聲催促:"說啊,那四個按鈕是做什麼的?"

"你過來我就告訴你."

齊飛月:……似乎每次她都說不過他,都會掉進他的陷阱里.她坐在那里不動,撐著下巴看向別處,反正他愛說不說,她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

她不來卜錦城就真的不說,等菜都上齊後,那四個按鈕果然都亮了起來.

四個按鈕,四種顏色.

齊飛月很好奇,盯著那紅色,黃色,白色和黑色的按鈕,眼睛來來回回地掃,手指頭也好想去按一下,卜錦城見她想按,出聲提醒:"別亂按,按錯了你就慘了."

"到底是什麼啊?"她真是心癢的很.

卜錦城吃著菜,淡淡看她一眼:"你過來讓我抱著,我就跟你說."

齊飛月掙紮了半天,擱下筷子,走過來.

卜錦城一把將她抱進懷里,他低下頭咬住她的唇:"是你自己過來的,等會兒出了什麼事,你別怪我."

啊?!

齊飛月一個驚嚇就要起來.

卜錦城哪可能給她機會,手臂緊緊箍住她的腰將她壓進懷里,低耳說:"別動,你不是想知道這四個按鈕是什麼嗎?那你一個一個的按."

"能按?"

"當然能按,你按吧."

卜錦城摟住她的腰,放松地靠在沙發上.

上篇:第071章 曾經的恩怨     下篇:第073章 奇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