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078章 卜錦城的嫉妒  
   
第078章 卜錦城的嫉妒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齊飛月身邊站著的 是年少英俊的陳襄南,她今天是陪著陳襄南來的,這對于卜錦城來說,無意于當眾給他扇了一巴掌.

豐城有 頭有臉的人物,哪一個不知道她齊飛月是他卜錦城的女人?難怪剛剛進會場的時候,他覺得有些人看他的眼光不一樣,原來症結在這.

卜錦城繃緊著 臉部線條,拉著明熙就走到了陳襄南面前.

陳襄南今年二十五歲,年輕,溫潤,一張還沒被歲月雕刻的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朝氣,沒有卜錦城的深沉城府,也沒有卜錦城的鷹鷙利眸,更沒有卜錦城那種狂妄的霸氣,他與齊飛月站在一起,完全是一個翩翩美少郎.

一個年少溫潤,一個青春靚麗,怎麼看都是非常登對的一對.

這個畫面看的卜錦城眸底猛地刺.

卜錦城往陳襄南面前一站,那泰山壓頂般的氣勢就鋪面而來.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他的冷意,包括陳襄南.

陳襄南微笑的唇角微微一沉,還是很禮貌客氣地向卜錦城打了個招呼,陳淮在面對卜錦城的時候,都有點HOLD不住,更不說陳襄南了.

齊飛月看看明熙,又看看卜錦城,最後挽住陳襄南的手臂說:"我們去別處."

齊飛月看著卜錦城親密地挽著明熙,也是生氣的,而她在氣什麼,她自己卻是說不清楚.

奇怪的很,明明你很討厭他,但見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你又抑制不住心底那發酵的澀意.

齊飛月要走,卜錦城卻不會給她機會走,見她手臂挽在別的男人臂彎里,他嫉妒的想要撕了她!她是他的女人,如今不單與別的男人一起出席這種酒會,還如此親密地挽著別的男人?!

卜錦城猛的一下就擋在了齊飛月面前,他身材高大,西裝又沉又冷,那重重抿起的唇角顯出凌厲的弧度,他看著她,死死盯住,問:"走什麼?看到我就要走?"

齊飛月挽住陳襄南的那只手暗地里用了力,把陳襄南握的更緊,她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很多人在朝這個方向觀望,便想息事甯人地說:"我沒想看到你就走,不過有點累了,想去休息一會兒,卜總不會連這都想管吧?"

卜總這個詞一出口,卜錦城的臉更加的黑了.

卜錦城看著她,氣的磨了磨牙,倏地,他別過頭不再看她,他怕自己會被她氣的當場就把她撕了,他忍了忍,按住自己拼命想要拽她過來的手,冷眸對上陳襄南:"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

那隱藏的意思是:我的女人你也敢帶出來,膽子這麼大,不怕死?

惹卜錦城的下場,就跟上一次敢暴他跟齊飛月的新聞的那家報社負責人一樣,都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了,而陳襄南雖然聽過卜錦城對齊飛月的霸占勁,但沒親身經曆過,不知道齊飛月在他心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尤其是他每次都帶明熙出席各種酒會,陳襄南跟所有外界不知情的人一樣,他覺得卜錦城只是跟齊飛月玩玩,根本沒把她當回事,所以,在接觸了這麼些天後,陳襄南就開始動了別的心思.

被卜錦城這樣開口直白地問,作為今天齊飛月的男伴,作為一個男人,陳襄南也不會失去戰場,他笑了笑說:"小月可沒跟我說過你是她的男人,她跟我說過,她沒男朋友,是單身."

這話齊飛月確實說過,可現在當著卜錦城的面,她可不敢再說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面對卜錦城,她心里也會發怵.

見陳襄南一副要跟卜錦城對上的樣子,齊飛月連忙拽緊他,小聲湊近他耳邊說:"陳少,我們走吧."

陳襄南同樣的附在她耳邊小聲回她:"不用怕,你不想與她再有瓜葛,就不要怕他,有我在呢,我幫你."

不是齊飛月不相信他,實在是卜錦城可不是普通的男人.

她說:"我真的有點不舒服,你陪我去休息一會兒."

陳襄南伸手輕輕摟住了她的腰,點頭"嗯"了一聲.

本來卜錦城在看到他們親密地交頭接耳時,眼中就閃過一抹厲色殺氣,而當陳襄南的手伸出齊飛月的腰時,那眼中的殺氣驀地升騰,變成了血色地憤怒.

他松開明熙,一下子就拽住齊飛月的另一只手臂,他的手勁大的不可思議,齊飛月疼的輕呼一聲,他一驚,猛地又松開,看著她漂亮又痛苦的小臉,他真是恨不得把她揉到身體里揉碎了,叫她在這里給他找不痛快!

下手處罰她,可她一疼,他又舍不得了,不處罰她,他的臉面往哪里擱?

越來越多的人往這里看,還有一小部分的人干脆直接走過來,卜錦城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給她難堪,再怎麼說她也是自己呵在手心的女人,他最想做的就是跟她在床上度過一個又一個美妙的夜晚,而不是在這麼多人面前欺負她.

卜錦城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力壓下胸腔里騰騰升起的怒氣,面無表情地轉身,拉著明熙離開現場.

他一走,那沉重的壓力感就消失了.

陳襄南不是滋味地撇了下嘴,對齊飛月說:"看來,他很在乎你."

齊飛月苦笑一下:"是嗎?"

兩個人相攜著離開.

陳襄南把她送回齊家別墅,到了門口,他送她到大鐵門,說了句:"晚安"後,就開車走了.

齊飛月剛准備開門,身後猛地一緊,她被男人粗魯地拽到懷里,卜錦城毫不憐香惜玉地抱起她,拉開後車座的門,將她大力摔了進去,然後又是"嘭"的一聲巨響,車門關上.

卜錦城返回駕駛室,一腳踩在油門上,汽車蹭的一聲沖了出去,他也許是很生氣,油門踩到最底,速度飆到極致,齊飛月剛坐穩,卜錦城就一個猛轉彎,她又被摔在車門上,如此反複幾次後,齊飛月被撞的兩個胳膊疼的厲害,眼淚都潰堤而出.

透過後視鏡看著她的男人,在看到她緊咬著唇,無聲流淚的樣子,那胸腔里的怒氣有如大海咆哮,他低吼一聲:"哭什麼哭?你敢給我勾三搭四,就要有這個覺悟!"

齊飛月抬起淚雨婆挲的眼:"我什麼時候勾三搭四了?允許你左擁右抱,不允許我交個朋友?"

卜錦城將座位猛地往後一放,手臂伸出來拽住她的胳膊將她扯進了懷里,他緊繃著下巴,臉森冷地俯在她的上方:"朋友?哪個朋友會摟你的腰?嗯?摟你的腰的朋友那就不叫朋友!"

齊飛月聲音也跟著大了起來:"你不也摟了明熙的腰?你憑什麼說我?!"

卜錦城嘴角驀地繃直,他惡狠狠地瞪著她:"那能一樣嗎?"

齊飛月:"為什麼不一樣?你摟別人不是摟嗎?你在管我之前請先管好你自己!你沒立場說我,你也管不住我!"

齊飛月氣的去推車門,車門推不開,她就死活不讓卜錦城摟,也不讓他抱,強烈掙紮著要推開他,卜錦城頭疼,胸悶,火氣越來越大,直到腦中過濾出明熙的名字,他猛地如醍醐灌頂般,瞬間明白了什麼.

他按住她掙紮的手腳,眼內閃著奇異的亮光,看著她,目光咄咄:"你在吃醋?"

齊飛月掙紮憤怒的神情在這個問題下猛地涼了下來.

吃醋?

不可能!不可能!

齊飛月冷靜地想,她不是吃醋,絕對不是!可心底那漸漸擴大的難受感又湧了上來,是的,她承認,看到卜錦城與明熙那麼登對地站在一起,她是不舒服的.

看著她沉默下來,臉上的神情幾度變化,卜錦城知道他猜對了,這個小女人就是在吃醋,她看到他與明熙在一起,應該跟他看到她與陳襄南在一起時的感受是一樣的.

卜錦城得承認,這個認知讓他很受用,也很開心.

"寶貝,你不用吃醋,我心里只有你."卜錦城拿著她的手圈在自己的腰間,將她摟抱得更緊,他貼著她的小耳朵,小聲地說.

齊飛月如受驚的兔子一般立馬反駁:"我說了,我沒吃醋!"

卜錦城:"你有!"

齊飛月:"我沒有!沒有!"

卜錦城笑著吻了一下她的脖頸:"寶貝,你愛上我了?"

齊飛月大聲掙紮:"我沒有!"

卜錦城:"你有!"

齊飛月:"我沒有!都說了沒有!沒有!"

卜錦城低笑:"那你干嘛這麼生氣?還委屈的掉眼淚,看到我與別的女人在一起,你不舒服,不開心,是不是?"

齊飛月一下子心口悶的難受.

卜錦城雙手捧起她的臉,薄唇貼著她的紅唇,兩眼緊緊鎖住她:"寶貝,我們交往吧,做一對正常的男女朋友,牽手,約會,看電影,逛街,我想在大街上吻你就能吻你,想帶你出去就能帶你出去,好不好?我做你男朋友,你做我女朋友."

他也不想帶別的女人出去,但他與齊飛月的關系,真的不好定義.

她除了想利用他的時候,表現的異常溫順外,其他的時間,她對他不冷不熱,他感覺得到,還有齊虹,對他也有很深的成見和敵意.

他尊重她,所以在沒有得到齊虹的認可之前,他不公開他們的關系,但是不公開並不代表著他們之間沒有關系,這個世間,誰都沒有她和他親密,她不能趁著他忙著無暇分身時給他戴綠帽子,雖然她沒出軌,但她讓別的男人碰了她的腰,這也不行!

卜錦城大力捏了一把她的小蠻腰,惡聲惡氣道:"以後不准讓別的男人碰你,一根頭發都不行!"

她的全身上下,連發絲都是他一個人的,他不允許別的男人染指她一分!

齊飛月與他在一起了那麼久,是知道他的霸道和占有的,這個男人,只許自己左擁右抱,卻連她交個異性朋友都要管,管的也太寬了吧?

齊飛月從他懷里掙紮著出來,卜錦城用力摟住:"又跟我鬧?"

齊飛月:"你這樣抱著我,我沒法思考,也沒法好好說話,你松開!"

卜錦城不松,眉頭皺了一下,顯然對她的態度很不滿意:"怎麼就不能好好說話了?就這樣坐著!"

齊飛月:"你真要我做你女朋友?"

卜錦城笑著蹭了她一下:"什麼叫我非要?你本來就是我的女人,不管是徐傑還是陳襄南,他們都沒資格碰你,不公開我們的關系,那些男人就不會消停."

卜錦城是想著未來他會很忙,楚弈北那邊已經從南風琉豔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有可能他會離開豐城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他不在,就依齊飛月長的這副樣貌,不知道還有多少男人不怕死的往她身上沖,早把他們的關系放出去,那些人才會忌憚他,不敢對齊飛月下手.

而齊飛月想的卻是她要利用卜錦城來對付徐家,所以適時的示弱才是明智的.她稍稍軟化了幾分臉色,俯下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帶著濃濃的鼻音說:"我姐姐不同意怎麼辦?"

卜錦城輕拍著她的背,吻著她的發絲說:"這事我來處理,你不要擔心,只管開開心心的准備《美姬》續集的拍攝就行了."

齊飛月雙手摟住他的腰,"嗯"了一聲.

卜錦城說:"以後離陳襄南遠一點,我不喜歡他,更不喜歡你對他笑的那麼開心."

齊飛月抿了下唇,沒有吭聲.

卜錦城見她不應,恨恨地捏了一下她的腰:"聽到沒有?"

齊飛月不情不願地輕哼一聲.

卜錦城說:"童念這人還不錯,你如果無聊沒事做就去找她玩,順便也彼此探討一下即將要拍攝的續集,明天我就讓安陽過來,你有什麼事,只管吩咐他去做."

末了,他又說:"晚上把時間空出來,我想約你姐吃飯,你也來."

齊飛月一直嗯嗯嗯地點頭,一聽他要請她姐吃飯,驀然一驚,霍然抬起頭來:"你要請我姐吃飯?"

卜錦城挑眉:"不然呢?你姐不同意我們交往,你會答應與我交往?"

齊飛月搖頭.

卜錦城就蹙眉,臉色不太好地說:"所以,我要找她好好談談."想到了什麼,他又說:"算了,晚上你不用來了,在家好好呆著."

卜錦城還有很多事要做,也就沒再多停留,計劃好之後,他就把她放到副駕駛座,系上安全帶,開車回到齊家別墅,齊飛月下車,他沒有跟著下車.

坐在駕駛室,握著方向盤的男人看著齊飛月安全進入別墅後,這才拿起手機打給安陽:"晚上把齊虹約出來,就說事關六年前的真相,我有東西送給她."

安陽掛了電話就立刻撥了齊虹秘書室的號碼,夏青悠接起後立馬就轉給了齊虹.

齊虹握著話筒,微微眯眼道:"六年前的真相?"

安陽:"是的."

齊虹說:"告訴你們卜總,我會去."

六年前的真相,什麼真相?

齊建業夫婦死亡的真相,那是一件冤案,也是一樁奇案,當時的警方追蹤調查了大半年,也派出了很多人,花費了很多人力物力和財力,但得出的結果還是跟一開始定義的一樣:意外車禍,不知道是警方無能還是有人刻意為之,總之那件事到最後就這樣結了案,最後也不了了之.

這是齊虹和齊飛月兩個人心中隱晦的結.

她們兩人都隱隱覺得自己父母的死是他殺,可苦于無證據,所以只好一拖就是好幾年,但是拖到如今,她們依然沒有揪出凶手,如今,卜錦城拋出了誘餌,齊虹如何不上勾?

卜錦城在齊飛月面前是溫柔的情人,但一旦他背轉過身,站在商海,他又是一位冷酷犀利的宦海領袖,出手精准,直擊要害.

所以,晚上的談判,從齊虹的答應赴局開始,卜錦城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晚上,金伯爵.

卜錦城訂了包廂,點了菜,點了酒,一個人坐在主位上看著手機上的財經報導,他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擔心,他對今天晚上的談判胸有成竹.

這是一個自信的男人,也是一個囂張的男人.

六年前齊建業夫婦的死亡,齊氏的逐漸沒落,不是一個人的事,也不是一個企業的事,更不是一個家族的事,那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局,而操控著這盤局的人,很可能就是豐城站在頂端的那幾個家族,而卜錦城敢揚言把六年前的真相告訴他,不是囂張是什麼?

齊虹如約來到金伯爵,找到房間號,推開房間門.

這一頓飯局,卜錦城和齊虹到底說了什麼沒有人知道,包括齊飛月,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過了那一夜,齊虹就突然松口,不再干預她與卜錦城來往的事.

齊飛月很好奇,撒嬌耍賴地問了齊虹很多次,齊虹都不動聲色地避開了.

從齊虹那里得不到想要的消息,齊飛月就直接問卜錦城,卜錦城何等精明,那雙魅惑的眼在齊飛月臉上探尋了很久,然後問她:"在你心里,我與你姐,是不是你覺得我讓你更放心?"

齊飛月說:"當然不是!"

卜錦城就理著她的發絲,笑意低沉:"那你為什麼會覺得,齊虹不告訴你,我就會告訴你?"

上篇:第077章 這難道就是天意     下篇:第079章 中了愛情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