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24章 這里很危險  
   
第124章 這里很危險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南風夜推門進來.

一室黑暗.

他倒是有點奇怪, 沒想到齊飛月這麼早就睡了.

他在黑 暗的門口站了一會兒,等到適應了屋內的光線之後,清冷的眼眸微微抬起,掃了一眼緊閉著的落地窗還有那垂落而下的窗簾.

"阿月."

他站在那里沒 動,就這麼清清淡淡地喊了一聲.

齊飛月"唔"了一聲,那聲音明顯是含著困頓和倦意的,像是真的睡著又被吵醒,有著很濃的鼻音.

南風夜抿了抿唇,最終說道:"既然睡了就算了."

齊飛月沒回話.

她也不敢回話,卜錦城此刻正在她身下搗亂,還好南風夜夠紳士,沒進到臥室里面,也沒近她的床畔,不然,她要怎麼辦?

南風夜關上門.

一轉身,臉色忽地就變了,他迅速走下樓,把夜笙喊過來,問:"晚上有沒有發現可疑人物進入別院?"

"沒有."夜笙搖頭.

南風夜眉頭輕微地蹙了下,難道是他太緊張?

但是他剛剛推門的那一瞬間,明顯感覺到了一絲陌生的氣息,難道是他的錯覺?

南風夜鎖著眉頭沉思.

夜笙看著他不太好的臉色,問:"少爺是發現什麼了嗎?"

"總覺得不踏實."

"嗯?"

"你跟我說說今天飛月的情況."

"是."

夜笙很認真地回想了下,然後將齊飛月從早上下樓開始,一直到晚上上樓這段時間的所有大事小事全都詳細地講述一遍,其中重點提及的就是凱燕來別院的那一段時間,並且強調,雖然齊飛月很喜歡凱燕做的中國菜,但極少跟他說話.

也就是說,兩人到目前為止還屬于陌生人.

南風夜聽完,緊蹙的眉頭稍微緩解,他慢慢走出大門,站在噴泉池邊,抬頭仰望著二樓上那一扇扇緊閉著的窗戶,而此刻的窗簾後面,站著衣衫不整的卜錦城.

卜錦城只套了一件西裝,西裝也沒扣,就那般敞開著,露出他結實的胸膛,還有那上面齊飛月抓的抓痕,他倚在窗戶邊上,透過細小的窗簾縫隙,看了一眼下面.

見南風夜往這里看,他扯唇淡淡笑了下,隨即走到床邊,一把將齊飛月抱起來.

齊飛月不敢大聲驚呼,只咬著牙低聲提醒:"卜錦城,在別人的地盤上,你能不能別這麼囂張?"

"別怕,寶貝."

卜錦城低低的聲音很是沉穩,從容淡定,沒有絲毫的慌亂.

齊飛月咬牙.

她怕個屁!

還不是擔心他?

見鬼!

她擔心個毛線!

卜錦城將她抱起來,壓在窗戶上,吻著她的額頭,臉頰,眼睛,鼻子和小巧的嘴巴.

齊飛月其實很不自在,也很不安.

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低低喘息:"卜錦城,這里很危險."

"嗯."

完全陷入情慾中的男人敷衍地應了一聲,就忍受不了地闖入了她的身體.

齊飛月猛地一顫.

卜錦城則是舒服地輕哼一聲:"抱緊我."

"卜錦城,別在這里!"

這個地方,這種姿勢,她都不喜歡!

卜錦城低喃:"他就在下面,可他不知道,他想要的女人正在和我做……"

混蛋!

齊飛月真不知道他怎麼也能這麼壞!

他是故意的!

激情結束.

卜錦城單手摟抱住她纖細的腰,別一只手輕輕挑開半角窗簾,俊目往樓下逡巡了幾圈,松開窗簾,回首看著她:"走了."

齊飛月氣的根本不想搭理他.

用力將他的手臂扯開,忍著腿上的酸痛感,艱難地挪到浴室,給自己徹底清洗清洗.

她剛躺進浴缸里,卜錦城就跟著進來,他身上還穿著那件黑色西裝,而下面則是什麼都沒穿,原本應該很違和的,卻硬生生被他穿出一種狂野的性感和極致的魅惑來.

"我們一起洗."

一進來就大言不慚.

齊飛月冷哼:"卜錦城,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不要跟我說,其實這是你跟他合謀的?"

畢竟,當時,她是從他的公寓離開後,才被擄到這里的.

而卜錦城能這麼快速找到她,真的讓人很懷疑.

如果她猜的沒錯,她這次失蹤會比上一次更難讓人發現,因為從南風夜的話里不難聽出,這一次,似乎南風琉雪完全取代了她.

可卜錦城卻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卜錦城看著水中的她,悄然歎息了一聲,就脫掉西裝,抬腿跨進了她的浴缸里.

齊飛月:……

他能不這麼枉顧別人的意願嗎?

她有說跟他一起洗?

"你出去!"

"阿月."卜錦城擁住她,只是擁住她,下巴溫柔地摩挲著她的肩膀:"你可知道,當我得知你出車禍的那一刻,是什麼心情?"

天崩地裂也不足以形容他當時的心情.

齊飛月納悶.

車禍?

什麼車禍?

"卜錦城,什麼……"

"還好你沒事,雖然南風夜很可惡,但我還是很感激他,沒讓你受到傷害."

卜錦城將她從懷里慢慢推開,黑曜石般的瞳孔緊緊鎖住她:"就在這里住一段時間吧,他不會允許你出任何事的,豐城可能真的不太安全,我已經無法再忍受那種差點失去你的恐懼了."

齊飛月被他看的臉頰又紅了.

還有他的話.

聽著像是表白?

似乎很在乎她?

心里肯定是感動的,齊飛月說:"我沒事."

"嗯."

卜錦城溫熱的指尖揉了揉她臉上的紅腮,眼中泛起溫柔:"知道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之後兩人一起洗澡.

不可避免地又做了一次.

等到卜錦城將她抱起放在床上的時候,古老的壁鍾已經指向了半夜一點鍾.

齊飛月沾床就睡,完全困的沒了意識.

卜錦城給她蓋好被子,彎腰將衣服一件一件撿起來,重新穿上,等穿戴整齊,他低頭吻了吻睡夢的女人,然後如來時一般,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第二天,齊飛月醒來,看著空蕩的床鋪以及空蕩的房間,她還以為做了一場夢.

如果身體不是那麼酸疼的話,她想,她或許真的做了一場春夢.

春夢?

突地,腦中似乎有什麼閃了一下.

她記得,她好像在剛回豐城的時候也做了一晚春夢,而那晚的春夢怎麼跟昨天晚上的那麼像?像是……真的發生一樣.

她很清楚,昨晚不是春夢.

因為昨晚她很清醒.

清醒地記得卜錦城的每一句話,也清醒地感受著他身體的力度.

齊飛月清麗的眸子驀地一眯,那天晚上,或許也不是春夢,而是她真的被卜錦城那家伙給……

本來從美國回去她就是要與卜錦城保持陌生的距離的,卻不想,在她與他保持陌生距離的時候,他卻悄無聲息地睡了她!

枉她還以為做了春夢!

還被他嘲笑!

齊飛月一想到第二天吃飯的時候,卜錦城說的話,她就氣的錘胸!

這個……混蛋!

可哪怕她再生氣,卜錦城已經走了,她氣也沒用.

想到昨天晚上南風夜來找她,還說讓她陪他去一個地方,她就立馬掀被起床,去浴室里又清洗了一遍身子,刷牙洗臉,換衣服.

快九點的時候,她從樓上下來.

凱燕已經做好了早餐,而夜笙也守在餐廳旁邊,意外的是,一向都是晚上來的南風夜,居然也坐在餐桌旁,手中拿著英國報在翻看.

他穿著白色的英倫衫,袖口挽著,領口微微敞開,半倚在軟椅上,黑發打理的很整潔,一手撐著報紙低垂著頭看著,一手端著咖啡杯,聽到腳步聲,他緩緩抬起了頭.

英氣逼人的面孔看起來沒什麼變化,只那冷漠的眸子綴著細碎的光盯著她的面容看著.

齊飛月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畢竟昨天晚上她干了虧心事,就不動聲色地咳了一聲,笑著走過來:"等我吃飯嗎?"

"嗯."

南風夜將報紙折疊起來交給夜笙.

夜笙接過.

南風夜就向凱燕說:"把早餐端上來."

說完就站起身,把身邊的椅子挪開,又很紳士地彎了下腰,對齊飛月說:"過來坐."

齊飛月走過去坐在他旁邊.

夜笙站在兩人後面.

凱燕將早餐一一擺放在兩人面前.

就在齊飛月准備拿起叉子吃面包時,南風夜突然伸手將她的手抓住:"昨天你睡的很早,今天又起的很晚,身體不舒服嗎?"

看似關心的話語,卻含著很犀利的語峰.

齊飛月手指一緊.

南風夜眸光危險地眯起,卻是松開了她的手,往椅背里一靠,抬起右手,打了個手勢.

夜笙立馬走過來.

南風夜說:"去請廖爾過來."

"是的,少爺."夜笙領命出去.

廖爾是誰?

南風夜的私人醫生,已經六十高嶺,是英國皇家曆史上最出名的權威醫者,十三歲開設私人診所,從醫五十多年,任何大病小病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齊飛月不知道廖爾是誰,疑惑的目光轉過來.

南風夜沒理會她的目光,拿起刀叉開始切牛排,優雅緩慢地吃著營養早餐.

而已經完成自己的工作准備出去的凱燕聽到廖爾這個名字後,心頓時一驚,他走出別院後就立馬打電話給卜錦城:"少主,南風夜剛剛叫夜笙去請廖爾來給金小姐看病."

"知道了."

很久,那邊才緩慢吐出三個字.

聽起來像是卜錦城的聲音,但明顯的低沉了許多.

上篇:第123章 就是個麻煩的女人     下篇:第125章 他昨晚碰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