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37章 我的事,輪不到你管  
   
第137章 我的事,輪不到你管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舍不得嗎?

自然是舍不得的.

暮南傾把手指捏的 咯吱咯吱的響,臉上的表情比死神還要可怕,但卜錦城不怕他,將門一關,他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下,很耐心地等著齊虹.

房間內.

齊虹站 在那個白色病床前,手抬起來,卻死活不敢去揭那一層白布,她怕自己真的會控制不住,反複抬起又反複落下,她根本沒勇氣去看那個真相.

喬妍依舊坐在 辦公桌前,埋頭寫著醫學報告,余光掃到齊虹的動作和側部臉上的表情,很是同情地在心里歎了一口氣,但也只是同情,她並沒有悲憫之心.

醫者,救死扶傷?

扯淡.

想到某個男人跟她說的話,喬妍覺得,在醫術之路上,她可以勝他千萬,卻贏不了他的光芒萬丈.

欣慰一笑,她繼續寫她的專題報告.

而齊虹,手指落在了床沿,指尖抓住了那一抹柔軟又冰冷的床被,卻顫抖著,痙攣著,一下子倒在了夏青筱的懷里,把夏青筱嚇了一大跳,驚恐地叫出聲:"齊總!"

她以為齊虹昏倒了,其實並沒有.

齊虹只是……她只是突然想到了夏青筱第一次去她家時的情景,往事依然曆曆在目,可往事里的人,一個一個都拋下了她,她的父親,母親,如今是肖晚晴,明天,後來,又會是誰?

"齊總,你沒事吧?"

夏青筱心慌意亂,聲音都含了哭腔.

齊虹虛弱地搖了搖頭,蒼白地扯出一抹笑:"我沒事."

"我看你臉色很不好,你先坐那里休息一會兒,我來看看肖總監."夏青筱說著就想把齊虹抱到一邊唯一的一張四方椅子上,齊虹卻猛地推開她.

"齊總,你……"

"這件事,我一定要親自做,我要親自看."

"可是……"

"我沒事的,筱筱."

齊虹用手按住胸口,一點一點重新挪向床邊,夏青筱擔心她,也緊跟著走近,齊虹卻忽地釋然地笑了,那笑容沒有溫暖也不明媚,卻笑的淡定而感恩:"筱筱,謝謝你.當年我去看我父母的尸體,也是你陪著我,陪著我渡過了那麼危險的時期,那個時候,我以為我的世界全部塌了,可你看,我如今還活的好好的,我的世界沒有因為父母的離世而塌陷,也沒有因為他們的離世而崩潰,所以,我明白,所有的傷痛都會隨著時間一起消散,所有不好的一切都會過去."

她是在感謝夏青筱,也在為自己找到堅定下去的勇氣.

夏青筱卻是心疼無比,"齊總……"

齊虹不再說話,把手放在那冰冷的床單上面,終于將那床單掀了起來,露出床單下面女人血色全無的臉,很熟悉的一張臉,是肖晚晴沒錯.

齊虹盯著這張臉看著,一直看著.

多年前,齊家別墅.

齊虹放學回來,看到自家別墅里居然多了兩個小朋友,而她那個出差了將近快有一個月的父親此刻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在跟那兩個小朋友說著什麼話,齊虹歡騰地扔掉書桌,撲進齊建業的懷里,扭頭看著對面沙發上的兩個人,問齊建業:"爸,他們是?"

"哦,爸爸這次出差,意外救了他們,以後他們就跟我們住在一起了,他叫暮南傾,她叫肖晚晴."齊建業抱著自己的寶貝女兒,笑著向她解釋.

"哦."

齊虹從齊建業的懷里鑽出來,走到兩人面前,很是驕傲地伸出手,先是向肖晴晚介紹了一下自己:"你好,我叫齊虹."

"你好."

肖晚晴當時只有六歲,卻異常鎮定,並沒有因為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與陌生的人住在一起而感到恐慌,她沒有伸手,而是回了齊虹一個擁抱.

那個擁抱並不溫暖,卻讓齊虹高興了好久.

而暮南傾,齊虹同樣的伸手向他介紹自己,但這個當年僅有十歲的男孩,卻是掀起眼皮,漠然看她一眼,坐在那里動都沒動,別說伸手了,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一下.

齊虹:……

耍什麼酷!

以為自己是大少爺啊!

你不跟本小姐牽手,本小姐稀罕?

齊虹憤憤地抽回手,重新窩回齊建業的懷里,用手指著暮南傾的方向,控訴:"爸,他很討厭!"

"呵呵."

齊建業笑,為她的孩子氣.

不過也就是八歲的孩子,齊建業撫摸著她的頭安撫道:"你這麼討厭他,那以後讓他給你使喚好不好?"

"真的?"

"當然是真的,爸爸什麼時候騙過你."

"好啊!"

齊虹歡呼著拍手.

那個時候,她並不知道,這個男孩子會成為她以後生命中無可替代的存在,也成了她此生又恨又愛的人,看著眼前女人冰冷的顏面,想到曾經肖晚晴給予過她的溫暖,齊虹就算怪她,也在這一具冰冷的尸體面前,所有的猜忌都化為了煙消云散.

"走吧."

齊虹沉靜地將床單重新蓋上,轉身出了病房.

夏青筱愣了那麼一秒,回頭又望了一眼那個尸體床,跟著出門.

門外.

卜錦城坐在藍色鐵皮椅上面,看到她出來,問了句:"看清楚了嗎?"

"嗯."

"看到傷口了嗎?"

"沒有."

卜錦城意外地挑了挑眉:"你來這里,難道不是想看肖晚晴是怎麼死的?你不是來為盛環取有力證據的?"

齊虹冰冷地笑了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有人想要陷害盛環,想要把齊氏逼入絕地,又怎會讓我找到反駁的證據?我只是來看看她而已."

"齊總果然……"

卜錦城說到這里,往安全出口的電梯門那里瞥了一眼,最後搖了搖頭,一笑而過地走了.

他一走,夏青筱就很氣憤地問:"齊總,他是什麼意思?"

"不用管他."

"可是,他……"

"我有點累,想回去休息."

"好."

把齊虹送回別墅,夏青筱並沒有離開,這個特殊時期,齊虹不能倒下.陪了一會兒,齊虹就不讓她陪了,夏青筱不走,齊虹說:"卜錦城掌控著整個豐城的媒體,這件事肯定會被很多媒體報道出來,你先回公司,做相應的公關處理,不要讓事態惡化下去,我晚上再去公司."

"你真沒事嗎?"夏青筱還是很擔心.

齊虹勉強一笑:"我沒事,你放心好了,我沒那麼容易倒下的."

夏青筱走了.

齊虹一個人坐在客廳里,腦中回想著盛環在監獄里跟她說的話,還有剛剛看肖晚晴的時候,她慘白的唇瓣上略帶的烏青.

中毒嗎?

就盛環的描述,肖晚晴是死在她們一起去她家吃飯的那個晚上,那個晚上,她一直沒離開過,只有暮南傾來的時候,她才離開,而盛環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跟肖晚晴單獨呆了一小會兒.

她敢肯定盛環絕對沒有殺肖晚晴,可肖晚晴又是如何死的?

自己投毒給自己?

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就為了陷害盛環?

齊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她猛地站起來,沖著別墅門口走去,她打算再去肖晚晴的地方看一看,可是剛轉身就看到暮南傾倚在別墅的那扇厚重木門上,目光陰沉的可怕.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

齊虹不欲理會他,換了鞋子就要走,卻被暮南傾抓住手臂:"我打你電話,為什麼不接?"

"在忙."

齊虹很敷衍地回答.

暮南傾抓住她的手臂將她狠狠摔在地板上,又欺身壓上來,滿目陰沉:"是在忙還是故意不接?"

"這重要嗎?"

反正都是借口!

都是不想接他電話的借口!

"肖晚晴的死,你不要管."暮南傾看著她,冰冷地吐出這麼幾個字.

"你知道我如果不管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盛環會坐牢,有可能還會被判死刑,還有我,還有齊氏,也會因為這件事而受到牽連!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我的下場?"

齊虹躺在地上,一臉的面無表情,對他,她早就該斷情絕愛,奢望他能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手幫助,簡直是天方夜譚!

"我的事,你原來沒管過,如今也輪不到你管."

"阿七!"

"滾開!我的話你沒聽懂?從今天起,我齊虹與你……唔……"

話沒說完就被暮南傾按住了嘴巴.

暮南傾整條腿都壓在她的身上,胸膛貼下來,目光對上她的目光,一字一句警告說:"你膽敢說讓我不痛快的話,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齊虹忍著眼中的腥紅瞪著他,充滿仇恨地瞪著他.

暮南傾臉色很難看.

他並不是一個會溫柔的人,也不知道怎麼討女人歡心,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任何人,所以冷漠而無所顧及,但當他回頭,卻有個女人早已刻進了心里.

"阿七."

暮南傾低下頭來,親吻著她的唇瓣.

齊虹如一具尸體般躺在那里,任他冰冷的唇瓣汲取著她唇上的芳香,可她卻無動于衷,渾身發冷,有一種巨大的悲慟陡然間充斥著整個心房.

淚.

無聲而流.

酸澀又咸咸的味道滑入嘴唇,吻的忘我的男人身體猛地一僵,緩慢抬起頭來,就看到身下的女人淚痕沾濕,忍痛悲傷的臉.

他喉嚨一緊,伸手將她抱了起來.

上篇:第136章 是冷漠還是無情?     下篇:第138章 你以為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