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39章 天亮以後,請你離開  
   
第139章 天亮以後,請你離開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夏魚的這項讀取死 者記憶的能力在遇到肖晚晴之前,從來沒有失敗過,不管是面對多麼險惡的敵人和作惡多端的罪人,她只要想看,就一定能看到.

這是第 一次,她竟然看不到.

是肖晚晴的體 質特殊還是有人暗中動了手腳?

夏魚跟隨追緝隊多年,反思考能力也很出色,如果有人暗中動了手腳,她能想到的只有兩人,一個是北皇少野,另一個……就是她的導師,曾經任醫科大的骨科教授金賢.

是北皇少野還是金賢?

夏魚陷入了自己的思考,而齊虹卻在聽到她說肖晚晴是自殺後,臉色變了幾變.

她現在沒時間去思考肖晚晴到底為什麼要自殺,又為什麼要陷害在盛環的頭上,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搜找證據,快點把盛環從監獄里救出來.

"夏魚,我先送你回去."齊虹想通之後對夏魚說.

夏魚還在思考,就隨便應了一聲.

齊虹送夏魚回到夏宅,又匆忙返回,她沒有直接回別墅,而是又去了肖晚晴的住所.

同樣的,她沒法直接走進去.

沿著民房那差不多兩人多高的圍牆轉了幾圈,齊虹翻開手機通訊錄,從里面找到一個施工隊的管理人員,吩咐他叫兩個人過來並順便帶個梯子,自己的BOSS親自打電話來,那個叫譚維健的男人連忙二話不說立刻找了兩個手腳麻利的人並開車捎帶了一個人字梯迅速趕到了齊虹所說的地址,到了一看,才知道是肖晚晴的住所.

看著門上法院貼的勿入的字封,他小聲問齊虹:"齊總是想進到這個院子里?"

"嗯."

"可是,這是非法入侵."

"管不了那麼多了."齊虹說,然後利索地吩咐那兩個人把梯子架起來,然後攀了進去.

譚維健在一牆之隔的那邊問:"齊總,我要進去嗎?"

齊虹想了想,譚維健說的對,這是非法入侵,她並不想把其他不相關的人牽扯進來,如果真要追究責任,她一個人來承擔就夠了,她說:"不用,想辦法把梯子弄過來."

說罷,她悄然推開門廳進入到肖晚晴的居室里.

居室里有點亂.

應該是之前有人發現肖晚晴的尸體,報了警,屋內有很多凌亂的腳步印子,還有東倒西歪的她上次看過的武術圖冊,齊虹在一樓的電視櫃前到底翻找著,希望可以找到肖晚晴自殺的證據.

證據?

齊虹想到夏魚剛剛說肖晚晴是用劍刺的自己,那麼,劍呢?

劍上肯定有肖晚晴自己的指紋.

齊虹在一樓沒有找到那把劍,就上了二樓.

二樓的樓梯口在茶水房內,齊虹找了好久才找到,上樓的那一瞬間,她突地想到那天晚上,肖晚晴去給她跟盛環泡茶,花費了很長時間,莫非那個時候,她就已經做好了准備?

她突然邀盛環來她家吃飯,看來也是早有預謀.

可她沒想到,她也跟了來吧?

後來.

暮南傾找到了這里,把她帶走了,獨留下盛環一個人……

如果暮南傾不來,盛環不可能一個人面對肖晚晴,那麼,肖晚晴也就沒那機會陷害盛環了.

暮南傾.

想到這個男人,齊虹拳著手,狠狠地錘了一下牆壁.

到底,他在扮演著怎樣的一個角色?

齊虹氣憤地走上樓,上樓後發現偌大的二樓也就只有兩個房間,她推開其中一個房間的門,里面是空蕩蕩的,又推開第二間的門,這一間也是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齊虹四處打探了下,沒發現異常就又下了樓.

而在她剛轉身的時候,有一個人影從她的身後躥了出來,很快又消失不見.

齊虹離開後,二樓的窗戶一角被人打開,一個人站在窗戶後面,盯著齊虹漸漸離開的背影,對電話那邊的人說:"齊虹剛剛來了,她應該是來找證據的,但是電話和劍都被我處理了,她什麼都沒找到,但我覺得,她應該是知道了什麼."

"不用管她,盛環的宣判明天就會下來,她沒有機會了."

"我知道了."

晚上九點,齊虹回到齊家別墅.

暮南傾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沉默地吸著煙.

齊虹一個晚上都在忙,根本沒空吃飯,如今肚子里空轆轆的,餓的前胸貼後背,她換了拖鞋後直接就進了廚房,准備給自己下碗面吃.

暮南傾將煙掐滅,手臂撐在廚房的門上,將她困在里面.

"晚上去了哪里?"他問,語氣很冷.

齊虹不理他,專注地打著蛋花.

暮南傾看著她低著頭的那張側臉,沒了往日的血色和紅潤,而她抿著唇,聚精會神地盯著碗中的蛋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整顆心都不受控制地狂怒著.

"齊虹!"

"我後悔了."

就在暮南傾徹底毛火之前,齊虹幽幽地開口:"我不該讓你下山的,我明明知道,你這個人,冷血無情,根本不是我能駕馭的,當年,你置我于不顧,如今也一樣,暮南傾,天亮以後,請你離開."

"你趕我走?"

暮南傾的聲音透著低沉的危險.

"不."

齊虹側身,指著自己的心口,緩緩道:"我在驅逐我的心魔."

暮南傾,你不會知道,你讓我背負了多麼沉重的枷鎖.

我父母的死.

肖晚晴的死.

盛環的牢獄之災.

這些.

所有的一切一切,是不是都與你有關?

暮南傾站在那里,氣息很急促,手指很用力,捏的整個門框都跟著顫動,但他沒有走,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就連齊虹做好了面,端著碗要出來,他也不讓,像一尊石像般擋住了整個廚房的門.

齊虹說:"讓開."

暮南傾只看著她,臉上面無表情.

齊虹也看著他,冷若寒霜.

暮南傾動了一下,他伸出手端走她手上的碗,說:"我來做."

"不用."

齊虹搶回自己的碗.

"等你吃過這頓飯我就走,我很久沒有做你喜歡吃的雞湯面了,今天給你做."暮南傾說著就將廚房的門關上,一並將齊虹鎖在了里面.

齊虹說:"暮南傾,我現在不喜歡吃雞湯面了,很久都不吃了."

"是麼?"

暮南傾臉色很難看:"我做的,你肯定喜歡."

齊虹出不去,也不願意看到他,就端著碗背對著他,一口一口地吃著蛋花面,等暮南傾做好,她也吃的差不多了,擱下碗,她說:"我要去休息."

"把面吃了."

暮南傾打開門,將做好的面端到餐桌上.

齊虹走出來,目不斜視,直接往樓上走,等她上了樓,洗好澡出來,看到暮南傾坐在床上,而床頭櫃擺著他端上來的碗,碗上冒著熱氣,雞香味飄滿整個臥室.

齊虹在看著那碗面.

暮南傾在看她.

剛出浴的她顯然讓暮南傾的荷爾蒙又躥了起來,他控制住自己想把她狠狠壓在身下的沖動,指了指碗說:"吃完我就走."

"不吃."

暮南傾危險地眯了一下眼:"是你吃面,還是讓我吃你?"

"兩個你都別想."齊虹冷冷的.

暮南傾詭異地笑了:"是麼?"

他站起來,徑自走向她.

齊虹猛地往後退了好大一步,捂緊睡衣,防備的很:"暮南傾,我告訴你,你若敢再強迫我……唔……"

話沒說完,男人已經一個劍步猛地沖到了她面前,將她往牆上一推,唇就覆了上去.

齊虹穿的是長睡袍,暮南傾輕而易舉地將她睡袍的帶子扯斷,蠻橫地將她脫了個光,不顧她的掙紮和大聲嘶喊,將她抱起來扔在了床上.

這個本應該染滿情慾的男人在低頭的瞬間,眸底湧現出森寒無盡的冷意:"讓我下山的是你,趕我走的還是你,你以為,我是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男人,嗯?"

他居高臨下,看著她染滿淚痕的眼.

齊虹偏頭不看他,也不看自己,她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狼狽,她從不願意在他面前示弱,也從不願意在他面前表露自己愛他的心跡,可他傷她如此,害她齊家至此,她……

暮南傾,為什麼非要逼我恨你!

心底在咆哮,在憤怒,在狂亂不堪中,把對他的愛埋葬.

"告訴我,晚上去了哪里?"

暮南傾脫掉襯衫和褲子,壓住她的同時,將被子蓋在兩人身上,他吻著她眼角的淚,輕聲問.

齊虹不說話,沉默而固執地看向床外.

暮南傾扶正她的頭,讓她看著自己,兩個人,面對著面,身體是熱的,氣息是紊亂的,但眼神卻都是冰冷的,他緩緩低頭,嘴唇貼在她的脖頸處,問:"你晚上去肖晚晴的住所了?"

齊虹驀地一聲冷笑:"暮南傾,你到底是誰?"

"所以,你是真的去肖晚晴的住所了?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這件事,不要管,為什麼你偏不聽我的?非要這麼固執?"暮南傾狠狠咬了她一口.

齊虹吃痛,身子顫了一下,就是這麼一下,讓暮南傾呼吸急促了起來.

"別碰我!"

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齊虹立馬低喝.

暮南傾轉頭就封住了她的唇,連著她唇內破碎的掙紮和抗拒,一並湮沒在他強有力的討索里,這一夜,隔音特別好的臥室內,時不時地傳來男人粗喘的聲音和女人哭泣的聲音,但一門之隔的窗外,是平靜如水的夜色,緩緩綻放在無人問津的窗台下.

第二天.

齊虹醒來的時候暮南傾已經不在了.

空蕩的房間里還殘存著濃厚的氣息,暮南傾昨天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纏著她要了一次又一次,齊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走的,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三點.

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她走到洗手間去清洗身體,看到鏡中倒映著自己微腫的唇瓣,散亂的頭發,她猛地一下抓住了洗手台前的瓷壁.

在洗手間里呆了將近快有一個小時,齊虹狠狠地給自己清洗了好幾遍身體,這才臉色泛紅地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床單是換過的,她穿的衣服也是換過的,整個臥室里除了氣息充斥著讓她討厭的氣味外,別的都很乾淨.

她走到衣櫃前挑選衣服.

換好衣服後,她到樓下去拿包.

因為一夜沒充電,手機自動關機,她把黑屏的手機拿出來,插上電源,剛開機,夏青筱的電話就拼命地打了進來,語氣很急切:"齊總,你快來,盛副總被判了死刑!"

"什麼?!"

齊虹一驚,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齊總,我從早上開始就打你電話,一直打,可是你手機關機,我去了別墅,按門鈴也沒人給我開門,我沒辦法,只好先來法院了.但我能力有限,我們請的律師根本就不是卜錦城的對手……"

齊虹捏著手機,整個人都在顫抖.

暮南傾!

他昨晚是故意的!

一瞬間悲從心生,莫大的失望和巨大的痛楚陡然間就籠罩了她,身體的痛,心口的痛,像一場暴風雨,淹沒了她.

她倒了.

倒在了地上.

手機被摔在了一邊,夏青筱的聲音還在那頭焦急地傳來,可她說了半天也不見這邊有反應,立馬就慌了:"齊總?齊總?你在聽嗎?齊總?"

一直聽不到齊虹的聲音,夏青筱果斷地開車趕到齊家別墅.

按門鈴沒人應,她又打暮南傾的電話,暮南傾的手機也是關機狀態,手足無措,心慌意亂之際,她撥了齊飛月的電話.

"二小姐."

"什麼事?"

"你在別墅嗎?如果在的話幫我開個門,我擔心齊總有危險."

"我姐?"

"是的."

"我不在別墅,我在外面."

"那要怎麼辦?"夏青筱差點哭了出來.

南風琉雪想了想說:"你別著急,我現在趕回來,你在門口等我."

"好."

掛了電話,南風琉雪卻坐在那里沒動.

差不多過了半小時之久,她才從咖啡廳里出來,開車回了別墅,到了門口,車還沒停穩,夏青筱就撲了過來,臉上是毫不掩飾的急切:"二小姐,鑰匙給我."

上篇:第138章 你以為你是誰?     下篇:第140章 你只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