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52章 愛你勝過愛自己.  
   
第152章 愛你勝過愛自己.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夜笙講完電話後轉 身往車的方向走,還沒走近,在看到齊飛月發來的信息後立馬一轉,直奔病房而來,推開門,就看到齊飛月正站起身.

"二小姐!"

他沖進 來,口氣略顯急切.

齊飛月低垂著 頭,一點一點將齊虹面前的白色被單捋起來,將她的臉蓋住.

深吸一口氣,她說:"我姐走了."

夜笙一怔.

病房陷入了長久的沉默里.

夜笙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他知道她很悲傷很痛苦,可這種痛苦和悲傷是任何人都無法幫忙分擔的,她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承受,她的悲傷也只有她自己懂.

已經午夜十二點了,很快就要接近一點,這個時候的醫院雖然偶有嘈雜,但多大數的病房都甯靜了下來,連走道里也沒了人聲,可是距離齊虹不遠處的對面的那個安全通道的門後面,卻站著一身黑暗的卜錦城,輕呷著香煙,倚門的姿勢瀟灑而落寞.

"卜總."

身後,喬妍小聲開口.

卜錦城綿長地吐出一口煙圈,淡淡"嗯"了一聲.

喬妍說:"距離五點還有四個小時."

"我知道."

"可是飛月小姐看起來似乎是不打算走了.如果耽擱了時間,那齊虹……"

卜錦城將煙捏滅,對同樣站在身後的燕山說:"去把夜笙引開."

燕山點頭出去.

半刻鍾後,正在景豪別墅睡的迷迷糊糊的蘇苑突然收到一條信息,只有簡單的一句話:"夜笙在歐德醫院十層."

本來正迷糊的蘇宛在看到這個消息後立馬清醒!

換了衣服就出了門.

齊虹的病房里,夜笙向前走了兩步,對齊飛月說:"你先去休息一會兒,這里有我守著."

齊飛月搖頭,不說話,但卻沒挪動一步.

夜笙擔心她的身體,就強行地要把她拉到休息區.

齊飛月掙紮,聲音里有脆弱的哭腔:"我哪里有心情睡覺?夜笙,你有嘗試過失去至親的滋味嗎?我已經嘗過兩次了……"

失去至親……

夜笙眸光微暗,他轉身就往病房外走:"我去叫幾個護士過來."

直到夜笙消失在走廊里,卜錦城才從安全門的後面走出來,他盯著斜前方的那道門看了很久,抽出一根煙,蹙著眉頭點燃,捏在指尖,抿住唇,朝那道門走去.

齊飛月雙手撐著臉坐在椅子里,長發垂下來蓋住了她整張臉,而她臉上的神情,也讓卜錦城捕捉不到.

他狠狠地捏住煙,走上去,蹲在她面前.

雙手伸過來摟住她的腰,將她狠狠地抱在懷里:"你先回去休息."

就在他要站起來的時候,齊飛月掄起拳頭下足了狠勁往他身上砸,含著憎恨的嗓音說:"你放開我!我讓你滾!不要碰我!"

"你休息,我就走."

卜錦城陰沉著一張臉強行要把她抱出去.

到門口的時候,齊飛月緊緊抓住門檻,死活不放手,被卜錦城抱住的身子也掙紮的厲害,卜錦城無法,看著她嫩白的手掌心因為太過用力而出現了一絲紅,他的眼也一片猩紅.

低聲厲喝:"阿月!"

"我的事不用你管!"齊飛月怒吼.

卜錦城騰出一手來捏住她的臉,讓他能清楚地看到她臉上悲傷的神色,那哭的泛紅又有點腫起來的眼睛,他的心就如刀片一般,被寸寸凌遲著.

"為什麼不相信我?"他臉上也是痛苦之色.

齊飛月盯著他,一字一句:"為什麼要害我姐?她與你無緣無仇!你害死了她,下一個打算是誰?我嗎?"

"我不會害你."

他將她的頭抱住,按在懷里.

那里,心跳正有力地跳動著.

齊飛月的眼淚一下子就如有海浪般洶湧而來:"你讓我怎麼相信你?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你還想欺騙我到什麼時候?你當我是傻子?任你愚弄?"

"要用心."

卜錦城冷薄的唇貼在她的頭發上,眼中點點溫柔:"阿月,用心去看."

齊飛月冷笑,卻是將臉埋在了他的胸膛里,當卜錦城將她抱出病房的時候,她看著那漸遠的一片白,心中只有一個信念.

毀滅!

不管誰是主謀,但凡是牽涉進來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卜錦城將她抱到樓下的休息室,將她放在床上,隨著也坐了下來,齊飛月側著身看向窗外,卜錦城本來想給她一個安撫的吻的,可她拿著腦勺對著他,一瞬間,又有一股悶氣堵在了心口處,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卜錦城煩燥地將煙拿起來吸了一口,但煙味讓情緒和精神都已經達到極至的齊飛月受不住地猛然咳嗽起來,咳的很厲害,一下子就把卜錦城嚇住了.

他連忙將煙掐滅,扔到垃圾桶里,伸出手就輕拍她的肩膀,將她半摟在懷里,等她不咳嗽了,他才小聲開口:"你睡覺,齊虹的後事我來處理."

"不用!"

齊飛月推開他,眼淚遮住了雙眼,卻遮不住她眼中的仇恨.

卜錦城心中巨痛,卻是柔聲開口說:"別哭."

"你走!"

齊飛月別開臉.

卜錦城看著她眼中的淚順著臉頰一路滾落至床單上,心狠狠地鞭笞著,不顧她仇恨厭惡的眼神,伸出指腹一點一點將她臉上的淚擦干.

可她的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似的,一個勁的往下掉,卜錦城剛擦罷又有淚落下,他就將她壓在床上,吻著她的眼睛.

"寶貝,不要哭."

你可知.

你的淚比任何兵器都讓我痛!

齊飛月哽咽著不說話,固執地伸手將他往外推.

卜錦城也固執而沉默地擁著她,不管她如何掙紮,如何抵抗,他都用溫熱的胸膛將她包裹住.

筋疲力盡又傷心過度,齊飛月終究因為身體不支而昏了過去.

卜錦城看著她昏睡過去的臉,伸手將她的頭發輕柔地撥開,吻著她的額頭,淡淡道:"相信我,我不會害你,我愛你勝過愛自己."

可這話齊飛月聽不到了.

等齊飛月睡過去之後,卜錦城就給喬妍發了條信息,而喬妍收到他的信息後就和安陽一起離開了安全通道.

從這一刻到早上五點多鍾,卜錦城都陪在齊飛月身邊,他並沒有睡覺,只是盯著她沉睡中依然緊蹙著眉頭的臉,心也在這段既甜蜜又充滿壓抑的時間里備受煎熬.

五點.

早就安排好的醫護人員進入到齊虹的病房,將齊虹的尸體移到了體尸房,而早就准備在那里的喬妍和安陽在工作人員離開後,穿著白大褂,戴著白口罩,信步從容地以檢查為由進到了體尸房內,不出半刻,兩人一起出來.

等出了醫院,喬妍給卜錦城發了一條信息:"一切順利."

"知道了."

卜錦城將手機收起來,又看了一眼休息的並不太安穩的齊飛月一眼,轉身走了.

醫院外.

在離火化廠不遠處的一條轉彎的馬路上,停著一輛白色國產轎車,坐在駕駛位置上的司機看到從醫院出來的拖運車後,立馬啟動車子.

一起事故意外發生.

好在沒有人受傷,只是兩輛轎車相撞.

而在混亂中,一個黑影身手矯健地打開拖運車的門,找到早就做好標記的齊虹的尸體,快速離開,而在他離開後,又有一人潛入進來,將原來空出來的地方補填上暮南傾准備好的尸體.

等混亂過後.

兩輛車向相反的方向而行,誰都不知道這里面的尸體被動過手腳.

在原來白色國產轎車停的地方的後方,靜靜地泊著暮南傾的黑色魚人,而開車的人是北皇少野,等暮南傾抱著齊虹的尸體回來,北皇少野立馬開車.

"回哪兒?"

開過一個路口後,北皇少野問他.

暮南傾抱著懷中冰冷僵硬的尸體,面無表情道:"遠黛山."

遠黛山.

用齊飛月曾經的話說,遠不聞名,近無風景,所以,這座山基本上都沒有人來,也沒有人知道在這座千層之階之上,存在著怎樣的一幢別墅.

喜歡旅游和探險的朋友們偶然來到,想一登階梯去看看頂上的風景,都被人喝止.

久而久之之後,這座山就真的成了一座空山.

北皇少野站在山麓,兩眼盯著暮南傾的背影,左研究右研究,就是根本看不懂這個男人.

從一開始,暮南傾找上他他就很奇怪,如今就更奇怪了.

他問:"你把南風家族三分之一的財產給了卜錦城,就為了讓他幫你拿下齊氏,如今你又把另一個三分之一給了我,就是為了要我手中的那一顆間歇性健忘藥,可到頭來,我看你對這個女人感情深的很,那又為什麼要做這些有可能讓他恨你入骨的事情?"

"你喜歡夏魚."

暮南傾沒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平靜地陳述這麼一句.

北皇少野挑眉:"跟我喜歡夏魚有關?"

"夏魚的讀取能力在肖晚晴身上失敗了,難道不是你做的?"暮南傾波瀾不驚道.

北皇少野邪魅一笑:"原來你早就知道了."

"嗯."

暮南傾面色無波:"不管你是為南風夜做事還是為我做事,這些都不重要,我與你,從來不是朋友,也不是合伙人,更不是推心置腹的兄弟,所以……"

"所以,我問了多余的廢話?"暮南傾沒說完,北皇少野就接話.

暮南傾抿唇:"各取所需."

北皇少野卻不放過他,還是很好奇:"你為什麼要花那麼大的財力兜那麼一大圈,用這麼一種死亡的方式得到這個女人?"

"無可奉告."

這一次,暮南傾冷薄的唇里吐出四個字後就筆直地上了台階.

北皇少野:……

多說一句會少根皮?

兩個登上台階,夏魚早就將准備好的東西擺在了齊虹原先住的那個房間,等暮南傾把人抱進去,夏魚就把他們兩個都轟了出來,獨下她與齊虹二人.

夏魚究竟是如何在半個小時內讓齊虹蘇醒的,暮南傾不知道,北皇少野大概能夠猜測出,但也只是猜測,反正在四十分鍾以後,夏魚推開了房間的門,對一個守在門口滿面緊張和一個坐在沙發里悠閑無比的兩個男人說:"已經醒了,她體內的藥需要熱水排解,要立馬洗個熱水澡,但是她的身體很虛弱,不能自己動手."

暮南傾"嗯"了一聲說:"我來."

夏魚點頭:"她目前的記憶屬于空白狀態,你該知道怎麼說吧?"

暮南傾緊抿了下嘴巴,直接去放熱水.

在他要關門的時候,北皇少野適時插話:"那藥是間歇性的,你可要把握好了."

暮南傾關門的動作一頓,臉色瞬間難看!

北皇少野卻是哈哈大笑,甚是愉悅.

夏魚忍不住白他一眼:"你也有這麼幼稚的時候!"

"還有很多時候呢,以後有你看的."北皇少野看著她,眼神半是揶揄半是認真.

夏魚直接無視他,走人.

她的工作完成了,可以正當地回家了.

北皇少野坐在那里,一直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階梯下,這才收回目光,深凝的視線盯向了那扇緊閉的房門.

門內.

又是怎樣的一副景象呢?

他的藥是臨床試驗過的,沒有任何紕漏,可……

嘴角扯起一抹笑,他也站起身,撣了撣深黑色的襯衫,他想:活了二十多歲,他都活在任性妄為里,只有這一次,他做了一回好人.

暮南傾,三分之一的財產買一個女人的重生,其實你賺大發了.

下山.

回到自己的莊園.

王峻很恪職地守在莊園門口,等到他的車開進來,王峻恭恭敬敬地將他的車門拉開,在北皇少野剛抬起一條腿邁出車門,王峻說:"少野,夜笙來訪."

北皇少野一愣:"誰?"

"夜笙."

北皇少野瞅了他一眼.

王峻說:"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就來了,而且看樣子是有急事,但我不動聲色地與他聊了好長一會兒話,他都沉默不語,也不透露半分,只說等少爺回來."

"無妨."

北皇少野說,然後淡然地踏出車門:"你只要知道,能請得動本少爺我的,這天下間不出五人,而他夜笙,絕對不會是這五人之中的任何一人."

"那……見還是不見?"

"見啊."

北皇少野莫名地笑了下:"為何不見?"

上篇:第151章 我讓你走     下篇:第153章 你的風光我會替你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