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90章 三閣一政期的南風少主  
   
第190章 三閣一政期的南風少主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齊虹也聽到了外面 傳來的鈴聲,正准備拿起筷子吃飯的手也是一頓,她抬頭問身邊的男人:"不是說這里沒有外人來?"

"嗯,我去看看."

暮南傾 凝著雙目,淡淡交待她:"你先吃飯,不要出來."

齊虹眼眸動了 動,說:"好."

暮南傾這才走過去開門,而開門後他就立馬走了出去,又反手將門關上.

門外.

站著卜錦城,還有燕山.

"果然,你回來了."卜錦城一看到他,就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

暮南傾的唇角很冷:"以後不許再來."

"那得看你拿什麼條件來束縛住我的腳了,你也知道,現在的豐城,是我說了算,你是過去式了,而我想去的地方,也沒人能夠阻止."

暮南傾轉身就往樹林的深處走.

卜錦城跟上.

燕山也要跟在卜錦城後面,被卜錦城伸手攔住:"不用跟著,我不會有事."

燕山站住 .

卜錦城跟在暮南傾身後,兩個人越走越往樹林的盡頭,直到走到無路可走的地方,暮南傾才停住腳步,他轉身,看著卜錦城:"來這里做什麼?"

"你把單思怎麼了?"

"我沒動她."

"我剛在山腳下看到夏魚了."

暮南傾嘴角動了動:"我讓夏魚把單思交給徐國昌."

"哦.我倒是很好奇,夏魚為什麼會聽你的話,北皇少野也是你的人?"

"與你無關."

卜錦城聳聳肩:"確實與我無關,可如果齊飛月知道她姐姐沒死,而這一切又是你搞的鬼,等到齊虹恢複記憶,怕是她們姐妹二人都不會原諒你."

暮南傾冷冷往他身上一瞪:"你想說什麼?"

"剩下的三分之一南風家族的股份."卜錦城獅子大開口.

暮南傾冷笑:"你吃這麼多,不怕噎死?"

"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你只說,給還是不給?"

"我若不給呢?"

"那齊虹就不會這般安然無憂了,她對我而言,可一點兒都不重要."卜錦城說.

暮南傾挑高眉,一臉玩味:"齊飛月對我而言,也一點兒不重要."

好吧.

卜錦城想:他愛上的是齊飛月,而暮南傾愛上的是齊虹,齊飛月跟齊虹又是姐妹,那他跟暮南傾是什麼關系?這惱人的人情關系網!

"為什麼要把單思交給徐國昌?"卜錦城轉開話題問.

暮南傾說:"她心術不正."

"這你也知道?"

"你自己去查,還有,不許再上山,十年前的事,不能讓齊飛月再查下去."

說到這個,卜錦城一直有疑惑:"為什麼你那麼費盡心思地要將十年前的事埋葬?難道齊氏夫婦的死確實是你搞的鬼?"

不可能.

卜錦城想:十年前,暮南傾跟齊虹有婚約,他不可能害死齊建業夫婦,可為什麼他不讓查?

"阿月很固執,我勸不動."

談話就這般不歡而散.

卜錦城從遠黛山上下來,沒有回公司,也沒有回公寓,把燕山遣走之後,他自己開車去等齊飛月,車停在齊氏大廈門口,他從右手邊的車用存物櫃里拿出一包煙,抽出一根,摸出火機點燃,微眯著眼睛看向對面的大樓,一根煙吸完,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剛好五點整,正是下班時間.

他將煙頭從車窗里扔出去,推開車門,准備去樓上接人,可是,腳剛踏到地上,迎面就撞上一個人.

不是別人.

正是消失了很久的夜笙.

暮南傾都回來了,夜笙出現在這里也不奇怪,卜錦城手臂撐在車窗上,看著夜笙.

夜笙沒什麼表情地站著.

卜錦城將車門關上,雙手插兜,氣勢沉穩地走過來:"我要去接阿月,你要一起上來嗎?"

夜笙搖搖頭,說:"不."

卜錦城挑挑眉,側過身走了.

等他走後,夜笙清冷的眉目就寸寸冰寒了下來,他盯著人行道旁邊的茂盛的竹林看了一眼,隨即抬腿,筆直地朝那里走去.

等走近,他立在泥石堆砌的護欄邊,對里面喊了一句:"出來!"

里面沒有動靜,只有沙沙的風吹竹葉的輕響.

夜笙又說一句:"出來,不要讓我說三遍,我知道是你,戰歌,或者,我該叫你一聲肖總監."

里面還是沒有人聲,也沒有動靜.

夜笙冷冷一笑,鑽進了竹林.

竹林里.

空無一人.

夜笙的臉猛地一沉,立馬出了竹林,朝著正東方的某個位置飛快地跑去.

而在他身後,原本應該已經上了樓的卜錦城卻慢慢地走了出來,他盯著夜笙消失的方向看了片刻,又轉頭看向那片竹林.

驀地.

他把手伸進褲袋,又掏出一只煙,就站在竹林旁邊將煙點燃,點燃後吸了一口,又貌似很不滿意地將煙隨手一扔,正拋向夜笙剛剛在竹林里所站的位置.

而隨著他的煙頭落地,竹林里瞬間就冒出一股青煙.

卜錦城看著那股表煙,懶洋洋道:"還不出來?"

半晌.

里面走出來一個人.

卜錦城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久,這才輕吐一句:"好久不見了,肖總監."

"肖晚晴已死,叫我戰歌."

卜錦城淡淡"哦"了一聲:"我倒是忘記了,肖晚晴死在盛環手中,而盛環--死在了監獄.可為什麼你沒有死呢?"

肖晚晴抿抿唇,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問:"卜總是怎麼發現我在竹林上面的?"

怎麼發現的?

卜錦城但笑不語.

過了一會兒,他才指了指她剛剛躲藏的那片竹林,問:"肖總監鬼鬼祟祟地躲在這里是做什麼?剛剛夜笙是在找你?"

"沒有."肖晚晴一口否定.

否定的太快,讓卜錦城更加疑惑了,但他知道,問她是問不出來什麼的,轉身也走了,而走到無人的地方,他就給暮南傾打電話:"肖晚晴沒死."

"我知道."

"你知道?"

"嗯,她的死是我計劃的."

卜錦城:……

他原以為盛環的死是他計劃的,沒想到肖晚晴的死也是他計劃的,他到底是想做什麼?費這麼大的周張……等等,不對,肖晚晴到底是誰的人?他一直以為肖晚晴是南風夜的人,難不成……

卜錦城想到某個可能,心,陡然一驚.

到頭來,真正操控著整盤局的,是……暮南傾?

卜錦城捏著手機,久久都沒有說話.

暮南傾也沒說話.

兩個人沉默了很久,最後,卜錦城將通話掛斷了,掛斷後,他又掏出另一個手機,給英國那邊的楚弈北發了一條信息:查查南風家族的家族譜,我懷疑暮南傾是三閣一政時期的南風少主.

楚弈北收到他的信息,立馬著手去查.

這邊.

卜錦城將兩個手機都收起來,這才真真正正地去樓上接齊飛月.

樓上.

齊飛月的總裁辦公室.

原本應該安靜莊嚴的辦公室此刻卻一片喧嘩,大辦公室里堆滿了人,除了齊飛月本人外,還有夏青筱,以及其他一些齊氏的員工,還有一些穿著深藍色制服的工人.

這些人在做什麼?

搬東西.

齊飛月從陽山公墓回來後就決定把總裁辦公室換到樓下一層,因為昨天晚上之事,還有今天早上在茶水間她心頭的異樣,她隱隱覺得再呆在這一層,會出事.

齊飛月收拾著自己辦公桌前的東西,夏青筱收拾她的,其他一些齊氏的員工搬著其他重要的文件內涵類的資料,而那些穿著深藍色制服的工人則是搬著齊飛月指定的幾件家具.

卜錦城一上來,就聽到了嘈雜聲,待走近,看到亂糟糟的辦公室,眉頭瞬間蹙起,他躲過門口推出來的櫃子,走到齊飛月的辦公桌前,伸出指頭敲了敲桌面:"這是在做什麼?"

"搬辦公室."

齊飛月抬頭看是他,簡短答道.

卜錦城問:"怎麼突然想要換辦公室了?這里不是齊建業和齊虹一直用的嗎?"

"嗯,沒原因,就是覺得這里的光線不太好."齊飛月說.

卜錦城抬頭看了看那偌大的落地窗,光線不好?這要是光線不好,那哪里的光線好?

顯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齊飛月說完那句話後又低頭去整理文件了,好幾代人的東西,整理起來非常麻煩,而且又牽涉到公司機密文件,這些文件都不能假別人之手,全都要她自己整理,所以特別費時,她現在忙,也沒時間搭理卜錦城,卜錦城看著她埋著頭認真整理文件的樣子,想到她之前無憂無慮的天真活潑的臉,心里一時真不是滋味.

他伸手按住她裝文件的手,說:"我來整理,你到旁邊休息."

"不行,這些都是公司的機密文件,讓別人看到你來弄,會有想法的."齊飛月拒絕地說道.

卜錦城冷哼:"什麼想法?誰敢說?"

齊飛月推開他:"你別打擾我,我很忙."

卜錦城抿唇不語,站著沒動,直到夏青筱將自己的辦公桌整理好,返過來幫齊飛月拿資料,卜錦城這才動了動,拉開齊飛月身後的老板椅,坐了下去.

等到齊飛月收拾好,所有的東西都搬到新的辦公室,卜錦城才從老板椅里面起身,環視了一下突然間就變得空蕩的辦公室,總覺得漏了什麼.

漏了什麼呢?

上篇:第189章 我記得你就好     下篇:第191章 她不是你的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