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199章 東殿的臥室  
   
第199章 東殿的臥室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齊飛月第一次見卜 錦城的時候,是在特殊情況下,她當時雖然進了房間,但心里其實還是在擔心一門之隔之外的夏小四,所以,進門的那一刻,讓她銘記于心的,是那破空而出的星辰天空,至于坐在天空之下的男人,她當時真沒特別注意.

她沒記 住卜錦城,卜錦城卻是記住了她.

這很不公平.

但卜錦城卻是 揉了揉她的發絲,說:"我跟我奶奶不一樣,不會跟你計較這個."

他計較的,她想逃也逃不掉.

齊飛月笑了笑,不置可否.

卜錦城重新拉著她的手,邁過門檻.

屋內.

滿片的喜氣洋洋,完全的中式慶生法,也是卜家老宅曆代傳統的待客儀式,客人先挑紅布,再在紅布上寫上吉祥語,如果你點的是金墨,那就寓意珠玉滿盆,要獻一斗金.如果你點的是紅墨,那就寓意龍鳳呈祥,要進獻紅玉,如果你點的是黑墨,那就直接進錢.

陸陸續續的人寫上吉祥語並列上相應的禮金,齊飛月看到屋內人的行為,就問卜錦城:"我要不要也寫?"

"不用."

卜錦城直接拉住她,穿過眾人,通過另一道小門,進到後面.

後面又是另一片天地.

跟前面的熱鬧和喧嘩不同,這里安靜的就像一處世外桃源,同樣的,沒有很奢華的東西,只有一個兩進院子,主院向東,偏院向西.

而東主院的門檻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東殿.

卜錦城把她拉進去,隨後將那個看起來就有了很多年曆史的大門關上,然後筆直地往里面走,負責這個殿的傭人們看到他,都很恭敬地喊了一聲:"小少爺好."

卜錦城一一點頭.

穿過一座空置的花園和小池,來到一個古樸的門前.

卜錦城推開門.

門內,坐著原本該在三圍外的另一處宅院里的卜老爺子,還有那個伺候在他身邊的燕衡,還有一個人,年齡看起來要比卜老爺子還要大,穿著尼龍中山裝,那個人一看到門口的卜錦城就立馬親切地喚道:"小少爺來了."

"鶴叔."

"剛剛老爺還在問,都飯點了,你怎麼還沒來."

權鶴跟這一大家子的卜家人不同,那布滿褶皺的臉上一直堆著笑,就連眼睛也是月牙形的,他跟卜錦城說完後,就轉過頭來,沖著齊飛月點了點頭,說:"你就是齊二小姐吧?快來坐,飯菜都已經上桌,再不吃就涼了."

那熱情勁,真的讓齊飛月有點受寵若驚.

她也笑著應聲:"謝謝."

權鶴笑著點了下頭,並沒有覺得這兩個字有什麼不妥,遂開始替卜老爺子擺著碗筷.

卜錦城和齊飛月雙雙落座.

這期間,卜老爺子沒有開口說一句話,直到一頓飯結束,他也沒再講任何一句話,更奇怪的是,這頓飯,齊飛月沒有看到卜老太太.

飯後.

卜老爺子和權鶴走了.

卜錦城也帶著齊飛月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就是東殿的正室,一座從外面看很厚重古老的閣樓,但這個形似閣樓的建築,卻有著很大的面積.

閣樓有三層,一層是釣魚台,二屋是臥室,三層是觀賞台.

卜錦城帶她上了二樓.

推開那道雕花木門,眼前的景象,讓齊飛月驚訝地挑起眉:"真看不出來,這里面的布局跟外面竟是相差了千年文明."

"嗯."

卜錦城進門後就開始脫西裝,對齊飛月口中的驚訝表示微微的好笑:"我以為你看了卜宅,會對我這個臥室沒那麼吃驚,畢竟中西合璧,在這個宅子里,已是司空見慣了."

"還不是很習慣."

齊飛月沿著他的房間打量.

整個房間的裝潢確實是完全的西方化,玻璃牆,吊燈,水晶簾,寬大的浴缸,還有那張擺在正中間的歐式大床,酒櫃,沙發椅,羅馬地毯……

卜錦城將脫下來的西裝掛在衣架上,轉身就看到她湊到那面透明的玻璃牆前,打量著什麼.

他走過來,從後面摟住她的腰,問:"喜歡麼?"

"什麼?"

"這個房間."

"還好吧,比起你在豐城的那座公寓,這里的裝潢似乎更像個家,也更溫馨."齊飛月說.

卜錦城"嗯"了一聲,松開她,走到酒櫃前倒酒:"原本豐城那個公寓,只是我想清靜的時候住的,並沒打算住很久."

在買那座公寓的時候,卜錦城並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遇上齊飛月,也沒有想到,他會愛上齊飛月,進而使得那座空蕩的公寓變得像了個家.

"要喝一杯嗎?"

倒了一杯紅酒後,他遞到嘴邊喝了一口,這才轉身問著齊飛月.

齊飛月把目光從那透明的玻璃牆上收回,朝他走來,邊說:"給我倒一杯低度數的紅酒."

卜錦城給她倒了一杯.

倫朵莊園.

果香味的甜葡萄酒,很適合女生喝.

齊飛月接過來,就著杯沿聞了聞,然後看了一眼卜錦城,舉起來抿了一口.

"怎麼樣?"

"還行."

卜錦城就拉住她另一只沒有拿酒杯的手,坐進深藍色的沙發里,齊飛月舉起酒杯與他的酒杯碰了一下,卜錦城微微地愣了下,卻又聽見齊飛月說:"今天是你奶奶的生日,我還沒有跟她說句生日快樂."

"等會兒你可以當面跟她說."

卜錦城看著兩個人碰撞的酒杯,搖頭說:"我不代替."

齊飛月笑了下,沒有接話.

卜老太太已經很明確地跟她說過,她不會接受她,所以,也不會接受她的生日祝福吧?

卜錦城揉著齊飛月的手心,目光淡淡掃視著她的臉,她臉上一逝而過的各種複雜情緒都被他一一看在眼底,微抿了下唇,他低下頭,湊近她的臉龐問:"你有事瞞著我?"

"沒有."

"我奶奶剛把你單獨帶走,肯定說了什麼."

"是有說了一些事."

齊飛月看著酒杯里那稻草黃一樣顏色的液體,很輕很慢地吐出一句:"她說她知道十年前,我父親車禍的真相,還說他死的不冤屈."

卜錦城眉頭一皺.

很快他就擱下酒杯,兩只手臂搭在齊飛月的肩膀上,將她轉過來,很認真地說:"那你就不用再繼續糾結這件事了,任它過去吧."

他也不希望她查.

而且暮南傾也跟他說過,不讓她去翻十年前的舊帳.

十年前的事到底跟暮南傾有沒有關系,又有多少關系,卜錦城並不太想知道,他也沒那興趣去探究齊建業夫婦死亡的真相,如果不是齊飛月,齊家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齊飛月眉心跳了一下,很快她又輕淡地笑道:"不說這個了,剛剛吃飯的時候,沒有看到你奶奶,她不跟你們一起吃飯?"

"她要陪客人."

"可我剛在外面也沒看到她人."

"她要陪的客人並不在這里."卜錦城並不打算在這個事情上多說,說完這句話後,他就把她手中的酒杯拿過來,放在桌上,准備拉她去中間的大床.

"到午休時間了."他說.

齊飛月看了一眼那張大床,又看了看身邊的男人,准備把手抽回來.

卜錦城立馬將她那只想要逃離的小手握緊,轉頭,瞪她一眼:"我是只想午睡一會兒,如果你要搗蛋,我會陪你做點別的."

齊飛月:……

卜錦城拽住她的手,將她撈入大床,鎖進懷里.

正准備入睡.

門外.

有一個人在敲門,伴隨著傭人的聲音:"小少爺,老太太說讓你去一趟."

卜錦城狠狠地磨了一下牙,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小女人,很不甘心地捏住她的下巴,對著她的紅唇蠻橫地蹂躪著.

驟然.

他推開她,氣息略微急促地站起身,大踏步走到衣架前,將剛剛掛上去的西裝拿下來,轉頭,對床上的齊飛月說:"在這里等我,哪兒都不許去!"

說罷,頭也不回地走出去.

齊飛月伸出手指摸了摸被他蹂躪的有點發麻的唇瓣,又環視了一圈整個房間,低低一歎.

十五分鍾之後.

確定卜錦城不會再返回,她掏出手機,給林柏呈打了個電話:"卜錦城走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第一個院子的左門."

第一個院子,也就是剛剛那個完全西方化的別墅群的院子,卜老太太把她帶去談話的院子,齊飛月很快從床上起來,又把扯開的被子疊整齊,走到玻璃鏡前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發,這才拿著包,走出房門.

卜家的院子很多,又一個連著一個,齊飛月雖然一路上都有記下方向,但還是花了一定的時候才趕到林柏呈說的左門.

"柏呈."

一走近,她就笑著喊了一聲.

林柏呈原本是在看著那高簷外的天空,聽到她的聲音,立馬轉頭,溫溫淡淡地應了一聲:"飛月."

然後提步朝她走來.

走近後,他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她微微紅豔的唇,說:"走吧."

"嗯."

兩個人往門外走.

過了那道迎客的第一廳,踏出門的時候,齊飛月問:"你就這樣走了,會不會不太好?"

"不會."

林柏呈靜淡道:"我父親在里面."

"你父親?"

"嗯."

"哦."

第一次聽林柏呈提及他的家人,齊飛月倒是挺好奇,但沒有多問.

林柏呈去開車.

齊飛月等在門口.

等車開過來後,她就跟著上車,然後轎車就一路沿著那條入鎮的馬路駛了出去,直到上了高速,齊飛月才拿出手機,編輯短信.

"我走了."

編寫完之後,她就准備發給卜錦城,但是在點"發送"這兩個字的時候,猶豫了一下,也就一下下,手機鈴聲卻乍然響起!

齊飛月定目一看,是卜錦城的來電.

上篇:第198章 那次我沒記住你     下篇:第200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