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06章 努力給我生個女兒  
   
第206章 努力給我生個女兒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暮南傾把電話掛斷 之後,又在外面站了一會兒,這才把手機揣進口袋回到小樓,齊虹下午睡過一陣子,所以並不困.暮南傾回來的時候,她正百無聊賴地玩著無名指上的戒子.

那戒子 質地上乘,但一看之下就知道是年代久遠了.

暮南傾推門進 來,齊虹就拿起戒子問他:"這是你買的嗎?"

"嗯."

"什麼時候買的?幾十年前?看起來好像老古董."

暮南傾臉色一黑:"我有那麼老?"

"反正不年輕."

這女人!

失憶之後,說話就口無遮攔,尤其說那些打擊他的話,簡直是信口撚來.

他哪里老了?

這叫魅力!

暮南傾才不承認自己老了,雖然他確實比齊虹大了很多很多,但愛情又不分年齡,再說了,當初最先表白的,確實是她,只是她不記得了而已.

暮南傾真心覺得自己很吃虧.

他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女子,伸手就捏住她的下巴,薄唇覆了上去,一吻過後,他說:"等你生了孩子,就會開始嫌自己老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

齊虹皺眉:"你想讓我生孩子?"

"嗯,該生了."暮南傾一本正經地說.

齊虹搖頭:"不生."

暮南傾又黑臉:"從今天晚上開始,我們不做措施了,你乖乖聽話,努力給我生個女兒."

"為什麼不是兒子?"

"要女兒."

"兒子!"

"女兒."

"就兒子!"

暮南傾一磨牙,將她直接撲倒.

反正他要女兒,不要兒子,生不到女兒,他就每天跟她做,直到生到女兒為止.

做完一次之後,又將齊虹哄著睡下,暮南傾披著大衣起身,走出院子,點燃一根煙銜在口中,邊吸邊給夏魚打電話:"情況如何?"

"很不好."夏魚如實回答.

"有幾層把握?"

"沒有把握."

暮南傾吸著煙沉默,過了一會兒,他又說:"明天我去接廖爾."

"廖爾?"

"嗯."

"那個傳聞中英國皇家第一的DT?"

"是的."

"那真是太好了,有他在,飛月小姐就能恢複容貌了."夏魚一下子放心下來.

暮南傾卻潑了她一記冷水:"不,廖爾再厲害,也不可能將齊飛月燒的面目全非的臉恢複."

"什麼?"

夏魚一顆心又提了起來.

暮南傾說:"能恢複她身體的,只有她自己,這件事,廖爾會去做,等他來了,你和喬妍就不必再留下,各自回去."

"哦."

夏魚雖然納悶,但沒有多問,只是說:"我隨意,但喬妍是卜錦城的人,不一定會離開齊飛月,卜錦城恨不得把這個病房拆了,怎麼可能允許喬妍離開?"

"他會."

暮南傾無比篤定道.

夏魚有時候真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神,似乎什麼事情都脫離不了他的掌握,又似乎什麼事情他都心中有數,且看明天,喬妍是不是會離開這個病房.

第二天.

暮南傾陪著齊虹又睡了一個懶覺,兩人一直睡到早上十點多才起床.

小城小鎮.

空氣格外的好,暮南傾選的這棟小樓臨江而建,雖然冬季的風有點冷,但周圍都被他加固了一層暖氣,即使是在露天的陽台,也不會覺得冷.

齊虹的身體也在這兩個多月里養的越來越好,懷中躺著心愛的女人,窗外又是幾淨橙明的天空,暮南傾躺在床上,側頭看著窗外的藍天,突然感覺這樣的時光無限好.

他所渴望的世界,也只是這麼簡單的幸福.

兩個相擁的人都醒了,但都不願意起床,暮南傾是舍不得松手,齊虹可能是前半生勞累過頭了,失憶後就格外的懶惰.

"該起了."

又躺了一會兒,暮南傾揉了揉懷中女人的頭,在外人面前總是一張冷漠冰冷的臉露出絲絲的暖笑來.

齊虹趴在他的胸口,搖頭:"不想起."

暮南傾捏了捏她腰上的肥肉,感歎:"又胖了."

"你嫌棄?"

"不是嫌棄,是覺得你越來越軟了."

齊虹想到這幾次他在床上的那股子狠勁,冷哼:"是越來越喜歡了吧?"

暮南傾意味不明地笑了下,趁機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厮磨了一陣子,這才不情不願地起床,漱洗,穿衣服,待收拾好,看到床上一臉紅潤的女人,又低下頭,輕啄了一下她的唇:"我去弄點早餐,你趕快起來,吃罷飯去接個人."

"接誰?"

"老朋友."

齊虹納悶:"我認識嗎?"

"我想,他會很高興認識你."

豐城機場.

廖爾第一次離開英國,也是第一次來中國,第一次來豐城,對富員遼闊的中國而言,一個豐城其實算不上什麼,但豐城經濟發達,機場更是人來人往.

廖爾一手牽著他的小外孫女伊爾莎,一手拎著棕黃色的簡單的行禮箱子,穿梭在人群中,往出口走.

暮南傾並肩與齊虹站在一起,十指緊扣,等在機楊出口處.

"Hai~"

出了人群,遠遠的,廖爾就看到了暮南傾,應該說,他看到的是那個叫南風寒的男人,他一臉激動,語氣都帶著無法言語的顫抖.

他可能從來沒想過,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這個英國史上最年輕有為的王相.

"王……"

"廖爾,叫我南傾."

廖爾走出來後就松開了小伊爾莎的手,很激動地給了暮南傾一個大大的擁抱,用著不太純熟的中國腔喊出那個尊敬的稱呼,卻被暮南傾打斷.

廖爾愣了愣.

純藍色的眸子因為上了年紀的關系,顯出幾絲混沌來,但依舊璀璨迷人,他盯著眼前成熟穩重的男人,嘴唇動了動:"南傾?"

"嗯,我現在的名字.還有這位."

暮南傾笑了下,他一向很少笑的,可以說,這個世上,除了齊虹,到目前為止,只有廖爾一個人有幸見到他的笑,雖然這笑容微薄的近乎沒有.

暮南傾將那只與齊虹十指緊扣的手往上抬了抬,道:"我妻子,齊虹."

廖爾頓時大驚:"WHAT?你結婚了?"

"嗯."

廖爾的目光倏地一下落在齊虹臉上,帶著地毯式的審視,從她的頭發一直看到她的腳面,看完之後,他略略失望,但還是很紳士地彎腰,擁抱了一下齊虹,又拿起她的另一只手,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廖爾."

廖爾講的是不太清楚的中文,所以齊虹是聽得懂的,她看了一眼暮南傾,暮南傾示意她可以回敬廖爾相同的禮節,齊虹就伸手抱了廖爾一下,說:"我叫齊虹,認識你也很高興."

"爺爺!"

被眾人冷落在一邊的小伊爾莎不樂意了,沖過來抱住她爺爺的胳膊:"還有我呢!"

廖爾就哈哈大笑起來,沖暮南傾說:"我淘氣又可愛的小孫女伊爾莎?蓋倫."

暮南傾低下頭來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黃色的卷發編著麻花,穿著長裙,上身罩了一件米白色的厚厚的毛衣,裙子下面是白色的長褲,一雙很紅很深的靴子,很奇怪的裝扮.

但女孩的臉是正宗的英國白皮膚,在陽光下閃著晶瑩的波光.

暮南傾蹲下腿,目光平視著伊爾莎:"你父親是誰?"

"啊?"

伊爾莎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小小的臉上露出幾分疑惑來:"我沒有父親."

暮南傾皺了下眉,重新站直身子.

他沒有問廖爾同樣的問題,只是說:"走吧,先帶你去吃飯休息,之後你就去工作.幫我照顧一個病人."

病人?

齊虹微感奇怪,問:"你不是說你在豐城沒有朋友?"

"是沒有."

暮南傾重新握住她的手:"只是一個病人而已."

"這個病人對你很重要?"廖爾問.

暮南傾低眉摩挲著齊虹的手指,淡淡道:"不重要,但她的命,卻十分重要."

一行四人回到了暮南傾買在臨江的那棟小樓.

小樓共兩層.

不大不小,上下兩層中間是簡易的實木梯,一般暮南傾和齊虹的活動地方都在二樓,一樓很少用,而樓外的那片青草地,以及連接著青草地的那一大片竹林,也是他們兩人常去的場所,所以,他將廖爾和伊爾莎安置在了一樓,但廖爾拒絕了.

暮南傾問:"不喜歡這里?"

"不是."

廖爾說:"接到你的電話我很意外,意外之後我也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病人情況危及,你也不會打電話給我,既然我來了,我就會如同之前一樣,把這視為使命,所以,我會一直住在醫院.你的住所,如果還有機會,我定會住一住的."

暮南傾微微一怔,隨即便道:"嗯,我讓夏魚來接你."

暮南傾打電話給夏魚,夏魚很快趕到,雖然速度夠快了,但暮南傾住的地方確實離豐城很遠,夏魚趕到後也到了下午一點.

暮南傾等著她開飯.

夏魚一進門,看著滿桌子的人和滿桌子的菜,真是受寵若驚:"等我?"

"嗯."

暮南傾招手:"進來吧."

夏魚推門進來.

齊虹則是抬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暮南傾,問:"她是誰?"

上篇:第205章 南風家族神一樣的男人     下篇:第207章 生存法則: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