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36章 重生的齊虹  
   
第236章 重生的齊虹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卜錦城手中拿著的 正是南風家族百年來最隱秘的資料,這些資料是暮南傾故意留下來的,里面所記載的信息全是卜錦城想要知道卻一直苦于無法知道的.

暮南傾 故意留下這些資料,又是何意?

卜錦城一張一 張地翻看著,嘴角就泛起了一層冷意.

暮南傾這個男人……

呵!

門聲響起之後,卜錦城就把那些看過的資料裝入文件夾,再裝進匣子里,放在書櫃的最上方,然後就站起身,去開門.

門一開,齊飛月就問他:"這個別墅的二樓你去過沒有?"

"沒有."

卜錦城看她一眼,不動聲色地將門關上,又攬住她的腰,慢慢往客廳走:"你剛去了二樓?"

"嗯,不過,二樓的門在鎖著,進不去."

"你想去看?"

"也不是很想看,就是好奇,對了,你剛在暮南傾的書房做什麼?他的別墅不鎖門,書房的門也不鎖?你還說你跟他關系不好,關系不好還這麼自由自在的出入他的書房?"

對卜錦城和暮南傾而言,書房應該是極隱私極重要的地方,不會任人這般的自由出入吧?

齊飛月蹙著眉看著卜錦城.

卜錦城笑著揉了一下她的小臉:"不該想的別想,不該問的別問!天天想些亂七八糟的,心情會好才怪."

說著拉住她,朝別墅外走.

"今天的天氣很好,我們到戶外散散步."

兩個人的身影漸行漸遠.

別墅的二樓.

盛環靠在那層從里面能看到外面,而從外面卻看不到里面的玻璃窗前,靜靜地看著慢慢向叢林深處而去的兩個人,而當她的視線落在齊飛月的身上時,她微微地歎了口氣.

直到兩個人完全消失在視線里,她才返回到床邊,從床頭櫃上拿起手機,給暮南傾打了個電話:"阿月和卜錦城來別墅了."

"那他應該就去了我的書房,看了我留給他的資料了."

"我要做什麼嗎?"盛環問.

暮南傾斜靠在露天陽台的涼椅上,看著花叢中那個滿身洋溢著快樂和無憂的女人,漆黑冷冽的眉眼一寸一寸地溫柔了下來,他說:"時刻關注齊飛月的情況,及時向我彙報."

"好."

掛了電話,暮南傾就將手機擱在桌面,起身.

花叢里.

齊虹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裙,裙子上一點兒花紋都沒有,單純的白,配著她黑色的發,蹲在紅綠相間的草坪里,低頭玩著那只小寵物貓,那曾經距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完全的從她身體里褪了下去.

暮南傾站在她幾步之遙的距離看著,看到了一個重生的齊虹.

有時候,他也不知道該不該恢複她的記憶,從上個月開始,他就把北皇少野給他的藥藏了起來,他是想讓她帶著記憶而活,但他卻不想讓她帶著痛苦而活.

之前的記憶太不美好,連他都不願意去回想,而何況是她呢?

暮南傾一身簡單休閑的polo衫,英俊的面孔依舊是單調而冷冽的,他就站在齊虹的後方,一瞬不瞬地看著她嘻笑的臉面.

玩鬧一陣子之後,也許是累了.齊虹准備起身,丟開那只漂亮至極的長毛貓,站起身,只是,剛站起來,頭就猛地一疼,跟著眼前就一花,堪堪往地上摔去.

"阿七!"

暮南傾一驚,臉色驀然一變,長腿倏地邁去,急忙把她下跌的身體扶住,聲音急切而慌亂:"阿七!阿七!"

"南傾,我……"

齊虹虛弱地靠在他的懷里,眉心微皺,身體有一霎時的發涼,她抬起手揉了揉了額頭:"我是怎麼了?"

"先進屋."

暮南傾臉色很不好看,直接將她打橫抱起,三兩步就邁進別墅里面.

一進到別墅他就把她平躺放在沙發上,蹲下來問:"還不舒服嗎?"

"頭暈."

齊虹搖了搖頭.

暮南傾立馬抓住她的手:"別亂動,只是頭暈?還有沒有別的地方不舒服?"

"可能是剛蹲的時間太久,一時氣血沒有恢複上來."

暮南傾深深地蹙著眉,他看著齊虹白的有些透明的臉,心里一陣陣揪疼,她的身體一向是極好的,就從上次的事件之後,她的身體大不如前了.北皇少野擅自作主換掉藥,雖然是如了他的心願,可也讓齊虹受到了傷害.

暮南傾掩面,眼中泛著淡淡的哀痛.

"我讓北皇少野過來一趟,讓他再給你看看."

"嗯."

北皇少野來的時候,齊虹已經完全好了,她也就是那短暫的一瞬間,齊虹坐在沙發上,北皇少野單手插兜站在她面前,他並沒有使用什麼醫用器具,也沒有像中醫那樣的號脈,他只是用那雙魅色生生的眼,端詳了齊虹良久,之後才問:"你記起以前的事情了?"

齊虹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最後又搖了搖頭.

偶爾,她的腦海里會迸出一些畫面,但那些畫面太模糊,又太遙遠,感覺很不真實.

北皇少野被她點頭又搖頭的動作弄的一怔.

暮南傾則是神色憂慮,眉心糾結著一片解不開的結.

北皇少野怔了一秒鍾的時間,他就轉過身,對暮南傾說:"這是她第幾次暈倒?"

"從來這里後,她的身體都沒出過問題,這是第一次暈倒."

"唔,那沒大礙."

北皇少野拍了拍暮南傾的肩膀.

暮南傾臉色寒了一下,冷冽的眼眸在他的肩頭看了一眼,這才轉過身,從酒櫃里取了兩個酒杯,倒了兩杯酒,走過來,遞給北皇少野一杯,然後又出別墅,站在露天陽台的欄杆旁邊.

北皇少野接過酒就喝了一口,也跟著他出了門.

齊虹看了一眼他們兩個背對過去的身影,默默地又揉著額頭,閉著眼睛,眉頭皺的死緊,嘴里無意識地吐出一個名字:飛月.

是誰呢?

齊虹捶捶頭,又捶捶頭,剛剛突然而來的那股揪痛很是莫名其秒,是因為飛月嗎?她跟自己是什麼關系?她以前的記憶到底是怎麼樣的?

陽台上.

暮南傾喝完一杯酒,將酒杯放在欄杆上,又掏出一盒煙,點了一根,咬在唇間.

北皇少野笑道:"我一直以為,這個世上,是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讓風靡一時的南風寒在意和煩惱的,原來你也有這麼一天."

"我不是神."

暮南傾吐出一口煙,模樣冷冽又性感.

北皇少野聳聳肩,從他手里拿過煙盒,也給自己點燃了一根,邊吸著,邊把目光落向遠處的草坪.

陽台上的兩人都沉默地在想著什麼,過了一會兒,暮南傾將煙頭扔掉,轉身,丟出一句話:"沒你的事了,你回去."

北皇少野站著沒動,吸完一支煙後直接朝著草坪走了.

暮南傾進屋後就將陽台的門關上,走到沙發邊,彎腰蹲在齊虹身邊,拿起她的手,慢慢摩挲著,齊虹見他只低著頭,卻不說話,就說:"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嗯."

暮南傾不知情緒地應了一聲,摩挲她手的動作卻沒有停.

齊虹想了想,還是問:"飛月是誰?"

一聽到這個問題,暮南傾摩挲她手的動作戛然一止,驀地抬眼,帶著幾分驚疑地看著她:"你想起什麼了?"

齊虹皺眉:"沒有."

但看暮南傾的表情不動,就說:"果然她是我認識的人,是吧?"

暮南傾沒回答,倏地站起.

齊虹疑惑不解.

暮南傾卻又轉過身,進到書房,從書房里拿出一個匣子,遞給她:"你先看看這個."

齊虹接過匣子,慢慢打開.

匣子里放了一本厚厚的相冊,相冊的封面是一棟西洋房,座落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坪上面,而西洋房的後面,是一片淺淺的湖水.

齊虹打開相冊.

相冊里是一幀一幀的相片,全是同一個女人,不同時期的.

等齊虹翻看完,她抬頭問:"她就是飛月?"

"是,也不是."暮南傾淡淡道.

齊虹微微皺眉,正想問,到底是還是不是的時候,暮南傾卻又一把將她手中的相冊給抽走了,他說:"如果有機會,你肯定能與她見面的."

豐城.

遠黛山.

卜錦城帶著齊飛月從山上往一邊的叢林里走,齊飛月走著走著就禁不住地停下了腳步,返身回望那棟別墅,越看越覺得奇怪.

"錦城,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看著我們?"

卜錦城挑眉"嗯?"了一聲,目光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當看到那棟別墅時,他就皺眉道:"你覺得別墅里有人?"

"總感覺有人在看我們."

卜錦城黑眸一沉,深邃的瞳孔內緩緩地淌出一抹冷戾,那緊抿的薄唇透出幾分陰鷙,他緊了緊齊飛月的手,不動聲色地將眸光移開,說:"這個別墅從暮南傾走後就一直荒廢著,不可能有人,你多想了."

"是嗎?"

齊飛月又朝那個望不盡的窗口看去,總覺得那里有人.

是多想了嗎?

可能是多想了吧.

齊飛月轉過頭,沖卜錦城笑了笑:"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最近出的事比較多,所以我就有點草木皆兵了."

"嗯."

卜錦城將她往身邊帶了一下.

上篇:第235章 愛到一定境界就怕失去     下篇:第237章 苦後方知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