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49章 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  
   
第249章 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他的話說完後楚弈 北就扯了扯唇,本來是想說些什麼的,最終什麼都沒說,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下了瞭望塔,而君晚,她倒是挺好奇,就多問了句:"那位時太太……"

"晚上 你看過後就知道了."

卜錦城叼著煙 ,微眯著眼,不太上心地說,說完也下了瞭望塔.

不一會兒,他就與楚弈北走出了別墅,還是上次的三輛車,還是那些黑衣兵士.

黑色林肯開出來後,楚弈北淡淡問他:"今天還不去內閣的正議廳?"

"不去."

卜錦城單腿交疊,一身黑衣冷冽而桀驁.

楚弈北有點無奈地撫額:"你不去的話,豈不任由南風夜自說自話?劍門剛複蘇……"

"就因為才剛剛複蘇,所以現在不是進內閣的時候."

"你在等?"

"嗯."

卜錦城黑眸沉了沉,望向窗戶外的目光又帶著沒有任何溫度的寒意,可轉眼想到什麼,他的目光中又含了一絲柔軟.

他要等,等女皇真正登基的那一天.

如果女皇真的不是阿月,那他就真正進入內閣,做回真正的龍劍城,此後的路,就再也與卜錦城無關,如果女皇是阿月……

卜錦城閉上眼睛,不再去想.

一想到那個女人以那種絕決的方式離開他,他就心口發疼.

到了白金殿前,楚弈北下車,等他站穩後,那輛黑色林肯又奔馳著往別的地方去了,去什麼地方,楚弈北大概想的到,他轉身望著眼前全是用白金堆磊起來的宮殿,想著這座宮殿在那一年,被大火焚燒的樣子.

有一些曆史,即便是燒成了灰,也無法被塵土掩埋.

楚弈北眯了眯眼,走向那個白玉台階.

莊嚴而又大氣蓬勃的議閣正議廳內,坐了滿滿的人,而在最尊貴的寶座上,坐著戴著女皇帽,穿著女皇服,又面帶厚厚白紗的女子.

齊飛月正襟危坐,兩手端正地放在寶座的兩邊,一雙碧藍澄澈的眼睛乾淨的就像纖塵不染的星空,她靜靜地看著底下這一班大臣,看著他們都用一種期待又複雜的目光看著她.

她知道他們在期待什麼,她也知道他們在複雜什麼,不過,她輕輕地抿了一下唇,單手屈起,撐著額頭,任由他們看著.

她是新一代女皇沒錯.

她是曆史上第一個未婚先育的女皇也沒錯.

她還是曆史上唯一一個生了單胎的女皇.

可即便是這樣,他們還是得奉她為皇.

因為……

齊飛月把目光慢慢垂下,看著坐在自己右手邊的南風夜.

有這個男人在,她就別想脫下這頂女皇帽.

每天的議事都是一些讓齊飛月頭疼的話題,她不喜歡聽,也不想聽,從八點開始,他們就在等了,一直等到九點,那個被冠上左相的龍劍城還沒有來.

南風夜就說:"我們開始吧,他應該不會來了,這幾次議事他都沒來."

"這……"

"不太好吧?"

"確實是不太好."

楚弈北出現在白玉門前,整了整衣領,一步一步走進來:"左相沒來其實不要緊,我這個參議大臣不來,會議怎麼能開始呢?"

他淡定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斜了一眼南風夜,這才把目光看向寶座上的女皇.

這是他第一次看女皇真容,雖然,那張神秘的臉被蓋上了一層白紗,至少他看到了一雙眼睛,藍色的眼睛.

楚弈北也易了容,齊飛月雖然看了看他,卻不知道他就是楚弈北,只一眼掃過,就沒放在心里了.

南風夜微微眯眼,也斜了一眼楚弈北,這才開始議事.

議事持續了一整天,直到晚上這場冗長而又沉悶的議事才結束,結束後,楚弈北轉身就走了,也帶回去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有兩件有關女皇的消息."

沙發上,楚弈北翹著二郎腿,慢慢開口道.

卜錦城皺眉看著手中的生降錄,眼睛抬都沒抬,只不太上心地問了句:"哪兩件?"

"你最關心的."

"嗯?"

卜錦城慢慢抬眼,看向他.

楚弈北說:"兩件大喜事,一件是,十二月五號,女皇登基,二是,三天後,女皇大婚."

"大婚?"

"嗯."

"新郎莫不會是南風夜?"卜錦城眯眼問.

楚弈北笑道:"除了他,誰敢娶女皇?"

卜錦城將生降錄一合,站起身就走,楚弈北連忙在身後追問:"你上哪兒?"

卜錦城沒應聲,只沉默地往門口走,在踏出門檻的時候,不冷不熱地甩出兩個字:"躥門."

躥門?

躥誰的門?

楚弈北轉頭,收回視線,下一瞬間,他又連忙起身.哦,他忘記了,他今天晚上也要躥門,躥誰的門?嗯,當然是那位時太太.

時太太……

齊飛月沒想到她的別墅里今天會這麼熱鬧,這才剛剛把車開進別墅呢,就遠遠地聽到了屋子里面傳來的歡笑聲,那笑的異常誇張的,除了她那個天才表演家小祖宗外,不會有第二人,但是,在那個笑聲之外,還有一個陌生的女人的聲音.

齊飛月非常疑惑,她將車丟給門口的阿蘭,問她:"今天來客人了?"

"是呢,太太,昨天那位先生又來了,還帶了他的朋友和他朋友的妻子."阿蘭笑著解釋.

齊飛月:……

這個龍劍城,不去參與議政,卻偏偏要來她的別墅,難道他知道了她就是女皇?可據南風夜所說,如果龍劍城知道了誰是女皇,肯定會動手.

他之所以按兵不動,那就是尚不知道女皇是誰,可……

他老來她的別墅干嘛?

主人不在,他也好意思留下?

齊飛月將車鑰匙交給阿蘭,讓她把車開進車庫,自己提著廉價的包打開了別墅的大門.

榮正原本在伺候著這些客人,一聽到門聲,她就連忙說:"肯定是太太回來了."

話剛說完,齊飛月就走了進來.

榮正忙笑著迎過來:"太太今天回來得有點晚."

"嗯,賭車."

"媽咪!"

玩的正歡的齊時念一看到齊飛月,立馬就撲了過來.

齊飛月笑著彎下腰,一把將蝴蝶似的齊時念抱進懷里,親了親她的額頭,問她:"今天在學校里有沒有調皮搗蛋?"

"沒有,我可聽話了."

"哦,你聽話?"齊飛月滿臉的不相信.

齊時念撅起那張嫩嘟嘟的小嘴,佯裝生氣道:"媽咪,在客人面前,你能不能不要給你親親寶貝抹黑?"

親親寶貝.

卜錦城坐在沙發上,看著門口的那對母子溫馨的互動,不知道為何,他心里就是有一種很想擁住的沖動,跟昨天一樣,尤其在聽到齊時念用那軟軟糯糯的嗓音說出親親寶貝四個字時,他的這種感覺尤其強烈.

忍著沖上去的失禮行為,他站起身,沖門口的齊飛月頷了頷首,說:"不好意思,今天又來打擾了."

齊飛月真想說,知道是打擾,你就不要來,可想是想,她卻不會真的這麼說,只得一邊拉著齊時念往屋內走,一邊親切地笑道:"沒關系,我這里也是好久都沒來客人了."

"你與你女兒的感情真好."

卜錦城順著目光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齊時念越來越與他記憶中的某人相似的臉面,心里有一個很大膽的猜測,他又把視線從齊時念的臉上挪開,落在齊飛月的臉上.

"時太太去過中國嗎?"

齊飛月手指一緊,笑道:"沒有."

卜錦城抿了抿唇:"你女兒有一雙很漂亮的黑色眼睛."

齊飛月頓了頓:"她的眼睛像她爸爸."

"哦,太太的先生是中國人?"

"嗯."

"是哪里人?"

齊飛月不太想回答,皺了皺眉,本來想隨便說一個名字來的,卻聽卜錦城又問了句:"時太太的先生是豐城人嗎?"

豐城?

齊飛月猛地一怔,倏地轉過身來.

卜錦城沒防備著她會停下來,而且又往後轉身,硬生生地與她撞在了一起.

一時間,女子的香氣鋪面而來,可這香氣卻不是他熟悉的,不是他的阿月該有的.

難道他真的看錯了?

卜錦城掩下心里洶湧而來的情緒波動,紳士地伸手扶住她的手臂,又避嫌地讓開幾步,歉意道:"我不知道這個問題讓時太太……"

"不是."

齊飛月抬頭看著他,一字一句,輕淡而堅定,仿佛是在給他說,又仿佛是在給自己說:"我先生不是豐城人,我也沒去過中國,我們是在英國相識的,他回國後,就再也沒來了.他或許死了,或許還活著,但我當他……死了."

"你就沒去找過他?"

"沒有."

卜錦城頓了頓,還是問:"你愛你先生嗎?"

齊飛月抿唇.

卜錦城微微看著僵硬的臉頰,說:"不好意思,這問題可能有些唐突,但我總覺得,你既然愛你的丈夫,就該回去找他."

"放棄我的,我不會再稀罕,而被我放棄的,我再也不會回頭."

齊飛月說罷,拉著齊時念就去了餐廳.

卜錦城站在那里,看著那道背影,眼眸越來越深.

上篇:第248章 我的天命就是你     下篇:第250章 極有關連的三個人